第四百二十三章 再見,蕭凡

    “諸位,這次齊毅大婚,娶林月如這個氣運之子,目的也很簡單,就是為了奪取林月如的氣運,成為下一代的氣運之子!”齊亂笑道,“這個目的我不用說,你們也能猜得到,而既然有些話攤開了,我也就說到明處好了!”

    “誠然,這次大婚齊毅會獲得諸多好處,但是諸位,對于氣運之子,我敢說這個世界上除了我們齊家之外,再無任何一人或者勢力對于氣運之子的了解會比我們齊家更深!”

    “齊毅在和林月如這個氣運之子結婚之后,會自然獲得林月如身上的一半氣運,而與此同時,林月如身上的氣運在轉移的同時,也會有一定量的流失,這些流失的氣運,則正是我齊亂送給諸位的大禮啊!”

    齊亂的笑容很是燦爛,他大笑著說道。一?看書www?·1?·cc

    聽到齊亂的話,頓時沒人再吭聲,但也沒有馬上和緩下來,仍舊是冷漠的看著齊亂!

    “氣運有什么好處,我就不再多說了,這些流失的氣運本來我們齊家也是要全部收集起來的,而現在,我們齊家愿意將這些氣運拱手相讓,各位還想怎樣?難不成真想破壞掉齊毅的這場婚禮?”齊亂笑吟吟的說道。

    仍舊是沒有人說話,整個紫云天閣之中也仍舊是靜寂一片!

    “看來諸位是嫌好處不夠了!”齊亂頓時點頭道。

    “當然,齊毅成為下任氣運之子,修為必當會在最短時間內跨入世界極巔強者之境,到時候你們齊家就有四位世界極巔強者了!”很少開口的第七使徒漠然說道,“而你們齊家獲得了這么多的好處,就給我們這么多人一些流失的氣運?這恐怕是遠遠不夠!”

    “明白了!”齊亂仍舊是微笑,然后他像是早有料到一般,事先從懷中拿出了一張紙,隨手一拋,這張紙就憑空停留在了半空之中,有字的那一面面向了所有人。?壹??看書·uuxs?·c?c

    而看到紙上的字。頓時在場的所有大人物都眼中精光一閃,沉默不語起來。

    “諸位,這上面的代價如何?可別說我們齊家沒有大出血!”齊亂笑道。

    沒有人說話!

    “如果諸位還不滿意,那我們齊家也沒辦法了!”齊亂還是在笑。但此時他眼中卻是精光閃爍,顯然紙上的條件正是齊家的底線,如果還談不攏,那就只能開戰了,到時候大不了大家都落不了好處!

    片刻之后!

    “同意!”裁決魔神先開口。然后不再看齊亂一眼,閉上了眼睛,淡淡說道。

    “同意!”第五使徒也是開口,隨即也平靜了下來。

    “同意!”濕婆至高神輕笑,微微點頭表示滿意。

    至于一直沒有開口說話的大日佛祖和六大靈部太上長老則根本是看都不看這張紙一眼,顯然佛門,靈部和齊家早已經達成了某種協議!

    “那就繼續吧!”齊亂重新放松了下來,不再開口,繼續看向了下方的齊王宮!

    剩余的世界極巔強者也是全都沉默了下來,繼續觀望齊王宮內的事態展!

    ........

    “第二拜。??壹看書www·uuxs·cc拜父母!”齊家老者喝道!

    齊毅,夏若蕓和林月如轉身,然后面相正前方坐在那里,笑意盈盈的藍靜,緩緩的彎下了腰行禮!

    這一次,林月如沒有任何的遲疑和抵抗!

    而隨著林月如的這一拜,齊王宮上方的天空之中再次閃過一道紫色的雷霆霹靂,這道紫色的雷霆霹靂較之剛才出現的那一道,顏色更深,簡直呈現紫黑色之態。

    紫云天閣的諸多世界極巔強者也是忍不住這一道紫色雷霆霹靂所動容!

    “第三拜。夫妻對拜!”齊王宮內,齊家老者喝道!

    齊毅一步上前,然后緩緩轉身,夏若蕓和林月如則彼此向著對方走近一步。然后也是轉身,面向齊毅!

    這是三拜之中的最后一拜,也是最重要的一拜,而一旦這一拜結成,那么齊毅和夏若蕓以及林月如的大婚就將定實,三人就是毋容置疑的夫妻。并且齊毅也將成為林月如這個氣運之子的丈夫,獲得林月如大量的氣運分成!

    齊毅,緩緩彎腰,夏若蕓也是緩緩彎腰,鞠躬行禮,而林月如的腰身也是不自覺的微微的彎了下去!

    但是,林月如只彎了一絲,就再也彎不下去了!

    “恩?”

    齊毅此時終于有一絲動容,他驚異的抬頭看向林月如!

    此時的林月如臉上滿是冷汗,她死死的咬著牙,嘴唇白,滿頭冷汗,拼盡全力控制著身體,不讓自己的腰身徹底彎下去,因為她是在全力在抵抗著齊毅的精神控制力,所以她感覺自己的整個身體都仿若要被撕裂一般,充滿極致的痛苦!

    “氣運之子終究是氣運之子,在大氣運加身的情況之下,即使是普通人,也擁有著乎常人的恐怖力量,只可惜這股力量你不會使用罷了!”齊毅看著林月如,在心中輕聲贊嘆道。

    “歷史上能夠自我覺醒的氣運之子也都只是少數,而你,不會是其中之一,所以,你和其它很多的氣運之子下場也并無太大區別,或早或晚,都將被我們齊家所找到,然后被我們齊家一一剝奪氣運,從而成就我們齊家的偉業!”齊毅輕嘆,而隨之,他眼神一冷,精神力再度襲出,直接強行控制著林月如的腰身向下緩緩彎下!

    看著一點一點接近的地面,林月如美麗的臉上滿是絕望之色,她非常清楚自己這最后一下若是拜下去的后果是什么,與此同時,她的心中也是在升起莫名的危機之感,她隱隱的感覺到,自己這一下若是真的拜下去,不光坐實了自己和齊毅的婚姻之實,而且還會產生更大的可怕后果...!

    但是,有什么辦法呢!

    根本什么辦法都沒有!

    先不說自己的身體已經無法收到自己的控制,正在緩慢彎下,即使自己拼盡全力反抗也是無濟于事,更何況自己的爺爺林正天還在齊家手中,若是自己堅決不同,那爺爺林正天必將死的凄慘無比。

    自己,有什么反抗的本錢?

    什么都沒有!

    所以,罷了,罷了,事已至此,一切就都算了吧!

    人,終究無法反抗自己的命運,終究是要屈從于自己的命運,我,林月如,亦終究只是蕓蕓眾生中的普通一員,命運對我,也終究是無法對抗的存在!

    既然無法反抗,那就順從吧!

    只是,那個人!

    我為什么會想起那個人?為什么會思念那個人?會什么會連我自己都沒現我已經深深的愛上那個人?

    為什么?

    他有什么好的?他就是一個混蛋,一個該死的大混蛋,他什么都不好,全身上下每一處都透漏著混蛋的味道!

    可是!

    我就是無可自拔的想起了他,就是無法遏制的思念他,就是...不可救藥的愛上了他!

    但愛情,不向來都是有緣無分么?

    所以!

    “我希望有一天,有一個蓋世英雄,會在萬眾矚目的情況下從天而降,他身披金甲圣衣,腳踏七色云彩,來娶我...!”

    林月如突然笑了起來,然后清脆而悅耳的吟唱起來,她的聲音宛若黃鸝一般柔和悅耳,響徹在整個齊王宮內外所有人耳中,甚至直入云霄,傳入那紫云天閣和九龍殿之中!

    “再見了,我的英雄之夢!”

    “再見,蕭凡!”

    林月如的笑容如同最為嬌艷的鮮花在盛開綻放一般的燦爛,但是她的眼淚卻不受控制的不斷涌出,順著滿是笑容的美麗臉龐不斷滴落而下,與此同時,她的腰身也是重重的向下彎去!

    ...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