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前夜

    從光怪陸離的前線回到了彼得格勒,赫斯曼再一次變成了“安東諾夫同志”,因為大總參謀部派來了兩個報務員,赫斯曼得以從沙皇村脫身,回到了彼得堡開始擔任布爾什維克的軍事顧問——這也是列寧同志的要求。

    在看了赫斯曼攥寫的關于前線部隊(俄軍)的詳細分析報告之后,導師不僅吃了顆定心丸,而且對赫斯曼的軍事才干也贊不絕口。現在列寧同志已經有了成功控制彼得堡的把握,但是對于能否掌握全俄,他還是沒有什么把握。畢竟他的布爾什維克黨幾乎沒有可用的軍事人才,一旦俄國的反革命力量不甘心失敗,內戰就會全面爆發。到時候就要戰場上見真章了!

    所以“軍事專家”安東諾夫同志,順理成章就成了布爾什維克的軍事顧問。他也因此暫時和克洛伊、埃特爾分別,只是帶著化名“卡爾.左爾格”(因為卡爾不會俄語,所以就偽裝成美國GC主義先驅,也是馬克思、恩格斯老朋友的弗里德里希.左爾格的孫子)的卡爾.斯托克豪森回到了彼得堡的維堡區。

    而彼得堡城內的情況,卻讓赫斯曼有些啼笑皆非。從7月3日,也就是陸海軍部長克倫斯基在前線看完熱鬧回到彼得堡后,俄國人就開始提前慶祝勝利了,而且表現得相當歡樂。

    因為得到英美支援的俄軍有足夠的炮彈可以浪費,所以克倫斯基看到的炮擊場面非常熱鬧。但是因為進攻的意圖提前暴露——并不全因為赫斯曼的報告,前線俄軍太不專業,根本不知道如何掩蓋自己的進攻意圖——持續了整整三天的炮擊,效果幾乎為零。

    不過隨后展開的步兵進攻,卻依舊“大獲成功”。在首先發起進攻的第11集團軍正面,奧匈軍第19師的陣地上幾乎空無一人——當然沒有人了,在開戰前的一個星期就奉命撤離,只留下了極少數后衛部隊——“英勇”的俄軍官兵當天就突破了敵人的防線,撕開了一道超過二十公里的口子,并且向前推進了整整十公里,還“俘獲了超過一萬五千人”,“繳獲大炮超過一百門”。

    消息傳到彼得堡,頓時就是舉城歡慶!“完全擁護臨時政府”和“克倫斯基萬歲”的口號聲響遍全城。善于演說的克倫斯基還在瑪麗亞宮的廣場上發表了熱情洋溢的演說,最后還宣稱:進攻已經取得決定性勝利,俄羅斯將要贏得光榮的和平!

    隨后,1500名俄國女兵組成的方陣從瑪麗亞宮中開了出來,雄赳赳氣昂昂的,高唱著愛國歌曲,號稱要開赴前線去追殺德國佬。惹得圍觀群眾紛紛表態要去參軍當兵,“烏拉!烏拉!”的喊聲響徹整個彼得堡。連那些被布爾什維克控制的衛戍部隊團隊都發生了動搖,開始傾向于支持戰爭了。

    7月7日、7月8日兩天,彼得堡再一次陷入狂熱。前線又傳來了第8集團軍的捷報,那位想要把列寧同志抓取槍斃的科爾尼洛夫仿佛是有點真本事的,上任沒多久就把第8集團軍整治得稍微像支軍隊了。7月7日當天就攻破了奧匈第3集團軍的防御,第二天就奪取了重鎮哈利采,僅僅兩天后又迅速通過了洛姆尼察山谷,接著將奧軍逐出了另一個戰略要地克勞斯茨。真是一路狂飆猛進,都有點二戰機械化部隊的風采了。但是俄軍第八集團軍畢竟是用腳走路的,在一個星期毫無頭腦的猛打猛沖之后,第8集團軍終于耗盡的進攻的動能。

    在維堡區一所廢棄的工廠里面,布爾什維克黨**********建立了一個臨時的軍事指揮部。

    這個指揮部的負責人是五月份才返回彼得堡的列夫.達維多維奇.托洛茨基。他留著山羊胡,帶著一副圓邊框眼鏡,有著和列寧一樣的寬大額骨,不過不是禿頭,而是有一頭亂糟糟不知道多少日子沒有修剪過了。

    托洛茨基可是個大名鼎鼎的人物,一個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派別托洛茨基派,一度可在國際共運當中讓人聞風喪膽——誰要是被扣上托派的帽子,小命可就不保了。

    不過在眼下,他卻是布爾什維克中的一顆耀眼的新星。和斯大林、加米涅夫、季諾維也夫、加里寧這些赫赫有名的布爾什維克不同,托洛茨基是帶著一個派別集體加入布爾什維克的。他是一個名叫“聯合的社會民主黨人區組織”的革命團體的頭頭。這個團體擁有大約4000人,在彼得格勒工兵代表蘇維埃、工廠、軍隊中有相當大的影響力。

    區聯派的加入也是社會革命黨和孟什維克加入臨時政府的連鎖反應——從5月份開始,彼得堡的“中間派”迅速消失,政治版圖成了兩派對峙。一些不贊成臨時政府(聯合政府)路線的派別,比如區聯派、社會革命黨****和孟什維克****都向布爾什維克靠攏。布爾什維克的力量,得到了明顯的壯大。不過他們仍然是少數派,在前線的好消息不斷傳來之后,支持者變得更少了。

    “安東諾夫同志,這個科爾尼洛夫真是一位難得的猛將!”

    看著赫斯曼將俄軍第8集團軍最新的進展標注在一張軍用地圖上,托洛茨基就忍不住眉頭緊鎖著大發感慨了——布爾什維克什么時候能有這樣的軍事專家就好了。

    另外,看第八集團軍的進展,總是讓人擔心啊!這一戰不會出什么意外吧?

    “我想科爾尼洛夫本人,現在一定不會有這樣的看法。他的第8集團軍在前四天的進展神速,打出了一個寬90公里、縱深64公里的突出部。但是隨后卻一連停頓了三天,毫無進展。”赫斯曼抬頭沖托洛茨基一笑,然后慢悠悠地說,“另外,第11集團軍在7月1日的進攻之后,就再無進展……動用了1300多門大炮轟擊了三天,而進攻的勢頭卻只維持了一天,這仿佛已經說明問題了。

    至于西南方面軍中兵力最多,擁有20個步兵師和4個騎兵師的第7集團軍這幾天來卻全無消息……根據計劃,他們應該向當面的德國南方集團軍發起進攻,以牽制德軍行動的。托洛茨基同志,你難道不覺得現在的前線形勢非常古怪嗎?”

    說著話,赫斯曼看了看未來的“紅司令”,伸手一指地圖上俄軍第8集團軍打出來的突出部的北面,然后再輕輕滑動,指向了德國南方集團軍的防區。

    “德軍會南下攻擊第8集團軍的右側?”托洛茨基扶了扶眼鏡,注視著赫斯曼手指的方向。

    “二十四個師的第7集團軍打了一個星期,卻沒有任何消息,這本身就說明問題了。”

    “的確……”托洛茨基摸著自己的山羊胡子,“如果第7集團軍有什么值得稱道的戰果,克倫斯基早就開始大吹大擂了。”

    “根據我的經驗,一個星期的猛烈進攻,要么取得突破,要么就傷亡慘重。現在他們沒有任何突破,那就是后者了。所以現在德國南方集團軍已經完全失去了牽制,可以自由行動了。如果考慮到德軍早就知道俄軍的進攻重點,他們一定已經預先調集好了反擊的部隊。第8集團軍的災難很快就要到來了,然后就是全線崩潰!”

    他抬起頭,認真地看著托洛茨基,一字一頓地道:“布爾什維克掌權的時刻很快就要到來。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認真考慮清楚,用什么手段奪取政權?”

    ——

    先向各位大大求個票票。然后是通知,為了控制字數,讓羅羅的書在新書榜上多留幾日,從今天開始一直到周六,羅羅都是兩更。上午7點和下午7點各一更,請各位大大見諒。周日恢復三更。

    ;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