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回到柏林

    從彼得格勒回到柏林的赫斯曼和克洛伊,突然大為震動。`因為當他們走出弗列德雷徹斯特拉斯火車站時,他們看到了似曾相識的場面:火車站廣場上,擠滿了游行示威的群眾!

    “打倒戰爭,立即實現和平!”

    “德意志萬歲,德意志必勝!”

    “釋放全部******,廢除戒嚴狀態!”

    “槍斃賣國賊!德意志祖國黨萬歲!”

    廣場上面,有兩伙群眾在游行抗議,一伙是支持戰爭的,另一伙則是反戰的!

    克洛伊緊緊抓住赫斯曼的胳膊,驚訝地道:“上帝啊,我們難道穿越時空,回到了四月份的彼得格勒了?”

    赫斯曼緩緩地點了點頭,低聲說:“有點像,不過也有不一樣的地方,他們赤手空拳,無論是支持打仗還是想要和平的人,都沒有武器。”

    克洛伊的聲音依舊低沉,“可二月革命之前,俄國無產階級也是赤手空拳的!”

    這時,一個四五十歲,拄著根拐棍,穿著洗得白的舊軍裝的男子走到了赫斯曼等人的面前,遞上兩份傳單,喊了一聲:“為了德意志祖國!”

    克洛伊接過傳單看了看,上面用加粗加黑的鉛子印著:德意志祖國黨萬歲!堅決戰斗到底!

    “德意志祖國黨?”克洛伊愣了一下,“什么時候成立的?”

    “上個月。 `”哈爾德的聲音從赫斯曼和克洛伊身后傳出,他剛才很熱情地去替赫斯曼辦理租用倉庫的業務了——用來存放他從彼得堡淘來的寶貝,對于這事兒哈爾德可熟門熟路,東線總部在柏林火車站就有專用的庫房,用來存放軍官們從前線稍回來的戰利品。

    哈爾德解釋道:“祖國黨是我們支持的,上個月才剛剛成立,用來對付那些搗亂分子!”

    赫斯曼知道這個黨,是魯登道夫在1917年9月支持成立的右翼政黨,目的是支持軍方領導政府,將戰爭繼續到底。這個黨派存在的時間并不長,但是展卻很迅猛,到1918年9月,它甚至過了老牌的德國社會黨成了德國第一大黨。從某種意義上說,國家社會主義工人黨繼承的就是它的衣缽。

    “路德維希,路德維希馮赫斯曼上尉!”

    這時赫斯曼突然聽見有人在大喊自己的名字,他循著聲音望去,原來是凱塞林。他穿著軍裝,身后是一輛掛著軍方標記的馬車。

    “哈哈,阿爾貝特,你果然當上少校了!”赫斯曼快步走上去,看見凱塞林已經掛上了少校軍銜,大笑了起來。

    “祝賀你!阿爾貝特。”

    “這都是托了你的福!對了,路德維希,晉升你當少校的命令已經下來了,還要給你勛章。”

    赫斯曼和凱塞林兩個大男人在大庭廣眾之下擁抱了一下,凱塞林說:“你猜猜是什么勛章?”

    “是一級鐵十字勛章嗎?”

    “那怎么可能?我都得到一枚一級鐵十字。  `”凱塞林用羨慕的語氣說,“你一定會得到更好的勛章!因為你現在已經是個傳奇人物了,連皇帝陛下都知道你的事跡,我想你將來會成為元帥的!”

    “你也會!”赫斯曼笑著回答,“我堅信這一點。”

    這個預言已經被歷史證明,而且凱塞林的確是個軍事天才,無論指揮6軍還是空軍都是一把好手。

    “阿爾貝特,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弗朗茨哈爾德上尉,東線總司令利奧波德親王的軍事副官——這是阿爾貝特凱塞林,大總參謀部的少校,我的朋友。”

    赫斯曼將哈爾德介紹給了凱塞林。然后幾個人一塊兒上了馬車,馬車行駛在柏林的大街上,抵達威廉街的時候。赫斯曼現街道上一片狼藉,到處都是被人丟棄的標語牌和傳單,還沒有來得及清理。

    “四月份開始,國內的情況就開始亂了!”凱塞林一直呆在柏林,親眼目睹了社會秩序逐步瓦解,革命的風潮步步逼近。“情況越來越糟糕……上面有人擔心展下去,我們這里會變得和俄國一樣!”

    “和俄國?不會那么糟糕吧?”克洛伊插了句話。

    “不可能!”凱塞林道,“上將閣下已經預見到了這一點,所以成立了祖國黨,我相信祖國黨有力量打敗他們!德國的布爾什維克是不可能上臺的。”

    赫斯曼卻搖搖頭,用陰沉地語氣道:“實際上,俄國的布爾什維克當初也非常弱小!”

    “那都是你的功勞!”凱塞林看了赫斯曼一眼,然后又看看克洛伊,沒有往下再說什么。

    這時威廉街的外交部很快就到了,克洛伊是外交部的人。下車前,她給了赫斯曼一張紙條,然后在耳邊輕聲地說:“這是我在柏林的地址,就在選帝侯大街附近,明天下午五點去那里找我,我介紹個古董商人給你認識。”

    “謝謝,我一定去。”赫斯曼和克洛伊擁抱了一下,和她道別。

    克洛伊一走,凱塞林的話匣子就打開了:“路德維希,上將閣下要見你,立即就要見!”

    一個上將居然急著要見一個上尉,看來一定有非見不可的理由。

    “是為了和平談判?”赫斯曼問。

    “不,上將閣下想知道你是怎么幫助布爾什維克奪取權力的!”凱塞林看了眼赫斯曼,“他不想見到一個說法語或英語的赫斯曼上尉來德國。”

    ……

    “上將閣下,我想您誤會了,我在布爾什維克上臺這件事中的作用并不是決定性的。”

    赫斯曼一到大總參謀部,連口水都沒喝,換了身軍服就被帶到了魯登道夫上將的辦公室里。他看到上將的辦公桌上放著兩個非常精美的盒子,他猜想里面應該是勛章和軍銜。

    魯登道夫并沒有把這兩樣寶貝馬上交給赫斯曼,而是問起了俄國布爾什維克上臺的前因后果——當然,是單獨詢問。

    “不是決定性的?沒有你,八月革命恐怕都不會生吧?”

    “是的,但是布爾什維克仍舊會上臺,最多推遲兩個月。”

    “兩個月?十月革命?你仿佛對列寧很有信心。”

    “并不全是因為列寧。”赫斯曼頓了一下,望著端坐在辦公桌后,仿佛一尊神像的魯登道夫。“實際上是列寧的對手太愚蠢,直到八月革命前一天,他們都有機會阻止列寧和布爾什維克奪權。”

    “怎么阻止?”魯登道夫問。

    “和平!”赫斯曼用沉重地語氣說,“如果沙皇在3月份求和,他現在還是俄羅斯的主人。如果李沃夫公爵在4月求和,他現在肯定還在臺上。如果克倫斯基在7月份,甚至在8月14日求和,現在他肯定還是俄國臨時政府總理。”

    “那么,布爾什維克現在求和了,你認為他們的政權能夠維持多久?”

    到1991年!如果歷史沒有生重大改變的話!

    不過赫斯曼卻不能這么回答,他現在要替列寧說話,免得魯登道夫沒完沒了地宰蘇俄,以至于耽誤了西線的戰事。

    “上將閣下,這取決于我們!”

    他鄭重地道:“布爾什維克的統治還非常脆弱,真正鞏固的只有彼得堡一地。如果我們不能有效地支持他們,也許到十月份,我們就得去和某個頑固的俄國將軍打交道了……實際上,打仗在俄國從來不缺少民意。和平的道路一旦走不通,那么戰爭是不會缺少支持者的,到時候我們又將陷入泥潭。”

    ——

    羅羅凌晨暴更,大大們能把推薦票投一下嗎?另外,羅羅再狂求一下收藏!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