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還有奧匈這個豬隊友呢

    “陛下,我想我們應該首先考慮能從布爾什維克領導下的俄國得到什么……”

    赫斯曼看了一眼皇帝,他猜想今天的晚餐和餐前的單獨召見,一定是皇帝想更深入地了解俄國目前的情況。對他而言,這也是一個拯救第二帝國的機會……雖然有點困難,但還是要死馬當活馬醫一下的。

    “得到什么?”威廉二世自問自答,“波羅的海沿岸的土地,我想要就能拿下來,就算是富饒的烏克蘭,我也能拿下……只要我想要那里!”

    “黃金,價值二十幾億金馬克的黃金!”赫斯曼說,“布爾什維克可以把它們秘密移交給我們。”

    這個消息威廉二世已經知道了,他現在并沒有流露出太感興趣的表情。黃金當然很好,但是對于處于戰時的德國也沒多大用處。現在德國被英美封鎖,需要的東西并不是用黃金就可以買到的。

    “還有糧食……”赫斯曼加重了語氣,“烏克蘭擁有歐洲最多的黑土地,只要那里的局勢恢復平靜,農民就可以開始耕種,最晚到明年,烏克蘭的糧食就會改善我們國內的供應。陛下,其實沙皇輸掉一切的根本原因,就是沒有足夠的面包去喂飽彼得堡的人民!”

    “沒有面包……”威廉二世冷哼一聲,“真是愚蠢!不過這樣的事情在德國是不會發生的!”

    實際上面包已經很少了!四月份的時候,德國就發生了一場罷工浪潮,工人要求充分提高廉價的食品和煤!7月,在阿倫,興登堡、萊比錫等地發生糧食騷動和罷工。而奧匈帝國和土耳其面臨的困難,比德國更加嚴重!

    “陛下,奧匈帝國和土耳其帝國呢?他們有足夠的面包嗎?萬一奧匈帝國和土耳其解體……我們怎么辦?”

    革命在歐洲是傳染病!如果奧匈出問題,那么德意志帝國八成不能幸免!

    赫斯曼緩緩的,一字一頓地說:“我的陛下,我們不應該忽視這樣的事實:德意志帝國是不能孤軍奮戰的,我們的安全有賴于帝國的盟友奧匈帝國。而這奧匈帝國遠遠比德意志帝國脆弱,他的民族問題很有可能在國內供應惡化的情況下變得致命。如果革命在奧匈帝國境內普遍地發生,那么我們也將面臨戰敗的厄運!”

    實際上,一戰中同盟國的迅速崩潰就是從奧匈帝國的解體開始的。

    在1918年9月和10月,陷于困境的奧匈帝國被革命浪潮席卷,境內的許多地區宣布獨立。10月14日,內外交困的奧匈帝國末代君主卡爾一世宣布接受“十四點協議”(美國總統伍德羅.約翰遜提出的和平條件)。10月28日,奧匈帝國的重要組成部分捷克宣布獨立;10月31日,匈牙利也宣布獨立。龐大的帝國土崩瓦解!

    而奧匈的瓦解,也意味著德意志帝國失去了一個擁有強大工業實力、5200萬人口和遼闊土地還有幾百萬軍隊的盟友——即使奧匈帝國的軍隊戰斗力再不如人意,對于1918年秋的德意志帝國來說,也是絕對不能失去的戰友。

    失去了奧匈,德意志帝國的戰敗就不可避免了!而德國11月革命實際上就是在敗局已經鐵定的情況下才發生的。

    所謂從背后射來的子彈,如果有的話,打死的也是奧匈帝國。德意志帝國不過是給奧匈帝國陪了葬!

    “你居然還能想到奧匈帝國……”威廉二世的心事仿佛被赫斯曼說中,他臉上浮現出了憂慮。

    赫斯曼接著又說:“除了糧食,我們還可以從俄羅斯得到朋友……布爾什維克是可以成為朋友的!”

    “布爾什維克?朋友?”威廉二世愣了下。他可沒想過要和列寧當朋友——在皇帝陛下看來,布爾什維克就是危險而致命的病毒。

    “陛下,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赫斯曼說,“布爾什維克所實行的制度使之不容于英國、美國和法國。在布爾什維克同我們和談之后,英、美、法三國肯定會支持布爾什維克的敵人和布爾什維克作戰!”

    “一場內戰?”德皇問。

    “的確會有一場內戰!”赫斯曼道,“就目前俄國內部的情況而言,這是不可避免的,因為布爾什維克力量有限,列寧等人只是借助俄國人民極度厭戰的機會暴起成事,而他們的敵人正在等待機會。”

    “陷于內戰的布爾什維克還能向我們提供糧食?”威廉二世反問。

    “陛下,在俄國糧食出自烏克蘭。我們如果能促成烏克蘭中央拉達和布爾什維克控制的蘇維埃達成自治協議,那么烏克蘭就能成為俄國內戰中一個比較太平的地方。那樣我們就能從烏克蘭得到糧食和煤炭了……”

    赫斯曼向德國皇帝推銷起了“烏克蘭自治”的計劃。因為他知道烏克蘭會成為一個焦點——這塊六十多萬平方公里的黑土地不僅是俄羅斯的糧倉還是俄國的重工業基地——如果烏克蘭獨立,那么列寧的政權就真沒法下臺了,而烏克蘭也很可能陷入混亂!

    而且德國如果提出讓布爾什維克無法承受的條件,和談就會拖延下去。德國甚至還需要在東線發動新的進攻以迫使布爾什維克屈服,這將會推遲西線行動的時間。而時間對德國而言,是異常寶貴的!

    歷史上,德國人在東線和布爾什維克糾纏到了1918年3月才簽訂條約。此時距離美國參加戰爭已經有11個月了,足夠美國動員和武裝起數量龐大的軍隊。

    現在赫斯曼已經給德國爭取到了2個月——十月革命變成了八月革命——如果再能盡快促成和約簽訂,那么又能給德國再爭取到寶貴的一兩個月。這樣或許就能替第二帝國爭取到一個體面的和平了……

    “另外,我們還能從俄羅斯得到幾十萬說德語的人口。”赫斯曼看到皇帝沉默不語,接著又提出了一個列寧沒有說過的條件。

    “幾十萬人口?是俄國的德裔嗎?”威廉二世問。

    “是的,幾十萬德裔,都是過去從德國的土地上遷移到俄國的移民后代。如果我們能把他們集中到里加灣附近,將有助于波羅的公國的建立。”

    “波羅的公國……你也知道這個計劃了?”威廉二世摸了摸自己胡子,然后站了起來。“好了,今天我聽到了不少很有建設性的意見。不過現在,我有些餓了。少校,我們去吃飯吧。”

    說完話,皇帝就昂首挺胸出了自己的辦公室,赫斯曼連忙跟了上去。心里琢磨著他剛才說的那一番話,到底能有多大的效用……如果真的能夠拯救第二帝國就好了。不過考慮到威廉二世、興登堡元帥和魯登道夫的頑固程度,事情恐怕沒有那么容易。

    ——

    今天又是四更啊,羅羅那么努力,大家就不投幾張推薦票鼓勵一下?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