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庫爾蘭計劃

    在馬德格堡監獄和畢蘇斯基的會面,只是雙方一連串接觸的開始。一方面如此重大的事件是不可能由一兩次會面商談就達成一致的。

    另一方面在蘇德之間重建一個大波蘭只是《灰色方案》的第二號方案的一部分,而《灰色方案》本身不過是一個應對最壞局面的預案。

    而在1918年初,形勢仿佛還沒有壞到這種程度。當赫斯曼在2月15日(離開馬格德堡后,赫斯曼還去里加灣視察了一番)返回柏林的時候,消息還不算太壞。在伊普爾附近發起的攻勢取得了一些進展,已經收復了第三次伊普爾戰役(1917年7月22日到11月6日)中的全部失地。不過在索姆河一線進行的阿拉斯和拉菲爾攻擊,卻沒有取得新的進展,顯然在這個方向上的進攻已經受阻。

    兩次近乎孤注一擲的攻勢,雖然都取得了一些成功,而且相對于西線過去四年的陣地戰而言,采取新的進攻方式的德軍所取得的成就是值得夸耀的。但是當赫斯曼坐在大總參謀部的餐廳里用午餐的時候,他還是感覺到了壓抑的氣氛。這和大約一年前,俄國發生二月革命時大總參謀部內的情況剛好相反。

    “三月份和四月份可能還會有三次大規模的攻勢,那時應該會取得更大的成功。”

    “是的,多半可以迫使法國求和,他們的鮮血都快流干了,應該堅持不了太久。”

    赫斯曼在東方處的兩位同僚,豪斯霍費爾上校和施萊徹爾少校正和他議論著前線傳回來的各種消息。三個人都神神秘秘地坐在角落里,和其他用餐者保持著相當的距離,這樣他們可以比較放心地談話。

    “也許法國人會像俄國人一樣,在勝利在望的時候崩潰。”赫斯曼嘆了口氣,“也許不會,那么我們就有麻煩了!”

    其實他已經很清楚法國人不會崩潰了,魯登道夫的發動的兩次進攻雖然取得了一些進展。但是并沒有給予敵人難以承受的殺傷——現在畢竟不是飛機呼嘯,坦克轟鳴的二戰。除非于是東線俄軍“士兵指揮軍官”的情況,要不然就算突破也不過是幾十公里頂天。而且雙方的傷亡都差不多,就是殺敵一萬自損九千這樣的交換比。與其說是在打仗,不如說在拼人口……現在英法一邊一下子多了美國這個擁有一億人口的國家,許多頭腦清醒的德軍軍官,其實都已經知道事不可為了。

    “路德維希,你的那份‘大波蘭’計劃弄得怎么樣了?如果形勢始終不能好轉,我們就會需要它了。”豪斯霍費爾上校說。現在大總參謀部已經在準備求和了,制定《灰色方案》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這個……得有計劃的去投降!決不能跟俄國一樣,對外輸得一塌糊涂不算,自己人再來一場內戰。

    而要求和,當然就要參考《十四點和平條件》來了,其中就有關于波蘭的。既然敵人要給波蘭入海口,那就給吧!旦澤是不行的,那就只有在新占領的俄國土地上找個港口了。

    所以赫斯曼提出的“大波蘭”方案,在大總參謀部的高層看來還是不錯的。既能保住旦澤,又能把波蘭變成一道隔絕俄德的屏障。這樣,未來俄德建立鞏固同盟就很有希望了。

    “方案已經弄好了,畢蘇斯基那邊沒有問題,至少……在艱難的時刻(指戰敗)到來前沒有問題。他很快就是勝利者了,波蘭共和國之父,大權在握的獨裁者,現在是不會自殺的!”

    畢蘇斯基什么時候都不會自殺,但是那天在和赫斯曼見面的時候,要敢拒絕的話,那就要被自殺了——這是明擺著的,德國人都愿意支持大**聯邦了,再要嫌少,那還能讓畢蘇斯基活?

    “不過等到艱難的時候真的到了,波蘭人還是有可能背叛的。”赫斯曼的語氣陰沉了下來。

    歷史上,一戰后的德國人對波蘭的怨恨不是沒有道理的——波蘭共和國實際上是在德國的幫助下恢復的……如果沒有德國,列寧才不會答應波蘭獨立呢!可是波蘭在一戰后非但不知報恩,還狠狠咬了德國幾口,吞下了西普魯士和波茲南。這分明就是一匹白眼狼嘛!

    “如果那樣,他們將來一定會付出沉重代價的!”豪斯霍費爾上校是地Yuan政治專家,他當然知道波蘭同時和蘇德為敵是多么瘋狂的事情。他思索了一下,又說,“我還要親自去一趟馬德格堡,找畢蘇斯基好好談談……如果他能在德意志陷入困難的時候表現得像一個真正的朋友,將來波德兩國一定會成為最親密的朋友。”

    波蘭人多半沒有這樣的智慧,要不然他們也不會總讓人瓜分了。赫斯曼想到這里的時候,興登堡元帥的副官舒倫堡走了過來,他用低沉、充滿憂慮的語氣說:“赫斯曼少校,元帥閣下請你立即去他的辦公室。”

    ……

    赫斯曼抵達興登堡元帥辦公室的時候,元帥正在吃中飯,他的座椅旁邊放著一個小茶幾,上面放著一只盤子,里面是吃了一半的咸豬蹄、面包和咖啡。在元帥對面擺了兩張椅子,其中一張椅子上已經坐著一個三十歲出頭的上尉,大眼睛、大鼻子、大耳朵還有一張大嘴,是個看上去很神氣的人。他看到赫斯曼的軍銜稍稍愣了下,然后站起身行了軍禮。

    興登堡說:“這位是尼古拉斯.馮.法爾肯霍斯特上尉,是戈爾茨上將的副官——這位是路德維希.馮.赫斯曼少校,藍色馬克斯勛章的獲得者,現在是軍事情報局東方處俄國組的組長。”

    聽到“藍色馬克斯勛章”,這位法爾肯霍斯特上尉的大眼睛更睜大了一些。而赫斯曼同樣也打量著這位法爾肯霍斯特上尉,如果他沒有記錯,這位就是二戰中的“挪威征服者”法爾肯霍斯特。

    興登堡道:“根據目前的計劃,戈爾茨上將將會出任波羅的地區駐軍的最高長官,和阿道夫.皮拉爾.馮.皮爾堡男爵一起,共同管理波羅的地區。赫斯曼少校,現在請你把《庫爾蘭計劃》的大致內容告訴法爾肯霍斯特上尉。”

    皮爾堡男爵赫斯曼是見過幾次的,他是波羅的地區的貴族大地主。在德國入侵庫爾蘭的時候帶路有功,現在是波羅的地方議會的領導人,赫斯曼從俄羅斯搞來的德裔都要他想辦法安置——這當然是個異常艱難的任務,不過這位男爵卻把那么多人安置的井井有條。

    而赫斯曼制定的《庫爾蘭計劃》的核心也人口遷移有關,就是要將波羅的的德裔都集中到庫爾蘭和立夫蘭,然后將這兩個原屬沙皇俄國的省合并成庫爾蘭自治邦——這個國家就相當于歷史上的拉脫維亞。

    ;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