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不承認

    塔林城建于13世紀中葉,有上城和下城之分,上城是給貴族和宗教階層等上層人士居住的,一直保持著中世紀的風格。建于堡壘山頂部的托姆別阿宮就是塔林上城的中心,這座始建于丹麥殖民時期的巨大堡壘,經過了幾百年來不斷的擴建改造,現在已經不是一座單獨的城堡,而是一系列被城墻包圍的宮殿,有點類似于中國的紫禁城。現在這里不僅是波羅的聯合公國的權力中心,同時也正在成為整個俄羅斯帝國的心臟。在托姆別阿的城墻內,帝國的各個衙門都在重建。

    赫斯曼和克洛伊現在也住在托姆別阿的城墻之內。按照計劃,他將作為德**方的代表團成員出席沙皇、皇太子、皇后和三位女大公的葬禮——十一月革命后的德國,出現了嚴重的政治分裂。一方面是社會民主黨、獨立社會民主黨為代表的“民主社會主義”力量;一方面是大總參謀部控制的容克軍官;一方面則是斯巴達克同盟領導的激進的社會主義派別。

    斯巴達克同盟雖然否認參與了謀殺沙皇,也譴責了對皇太子和三位女大公的殺害。但是他們對于殺害沙皇和皇后卻給予了正面的評價,認為是必要的革命手段。

    受到他們的制約,在人民委員會中擁有三名委員的獨立社會民主黨也表示反對派人去參加沙皇葬禮,也不同意就沙皇、皇后、皇太子和三位女大公在德國遇害而道歉。因此德國的合法政府人民委員會并不打算派人來塔林參加葬禮。

    而德**方的態度卻和人民委員會不同,興登堡決定繼續執行支持白俄的政策。在他看來,讓俄羅斯帝國作為主要戰勝國出席將要舉行的和會,對德國是非常有利的。因為德俄兩國現在面臨共同的敵人布爾什維克,雙方只有聯合才能戰勝對手。

    所以德**方準備派出一個相當高規格的代表團,帶隊的將是東線德軍的實際總指揮馬克斯.霍夫曼中將。

    不過已經戰敗的德國,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成為沙皇葬禮上最重要的賓客。英國、法國和美國這三個國家的代表團才是最為重要的。可是直到1918年11月30日,英美法三國依舊沒有確定該派什么樣的大人物來塔林。他們只派了一個協約國駐波蘭軍事代表團“途徑”波羅的。

    ……

    托姆別阿宮內,在通往會議廳的走廊上。兩個幾乎同樣年輕的校級軍官,正一邊走路一邊說話。他們一個是德國陸軍中校路德維希.馮.赫斯曼。另一個要比赫斯曼俊美許多,是個可以用漂亮來形容的男子。他名叫費利克斯.尤蘇波夫,是一位俄國公爵。也是女大公的托姆別阿近衛軍司令官,現在掛著上校軍銜。尼古拉二世的心腹神棍拉斯普丁,就是被他謀殺的。

    另外,這位尤蘇波夫公爵還是曾經的超級富豪。尤蘇波夫公爵家族是俄羅斯名門中的名門,他們的源頭可以追溯到金帳汗國時代,是汗國某位首領的后裔。十八世紀初,這個家族的后人成為了彼得大帝的親信,從而確立了尤蘇波夫家族在帝俄時期的顯赫地位。此后在伊麗莎白女皇及保羅一世統治時期,尤蘇波夫家族都出過沙皇的心腹寵臣。因此積累了巨額財富。而且,尤蘇波夫家族的前輩們還非常善于投資,將財富投資于煤礦、鐵礦和油田。到1917年革命前夕,尤蘇波夫家族的財產估計價值三億五千萬至五億美元。

    而這三億五千萬到五億美元財富的主人,就是赫斯曼身邊的尤蘇波夫公爵——他的母親是尤蘇波夫家族唯一的直系繼承人,而他同樣是家族直系唯一的繼承人。

    不過現在,如此巨額的財富都成了俄國內戰的犧牲品,除了逃離俄國時攜帶的少量財富和尤蘇波夫家族在俄國國外的幾處住宅,這位公爵已經一無所有。這大概就是尤蘇波夫那么積極投入女大公陣營的原因吧?

    可是英美法三國對奧麗加女大公的態度,卻大大出乎了這位公爵的預料。

    “這簡直就是在羞辱俄國,我們怎么會和這樣的國家結盟?”尤蘇波夫向赫斯曼提到了昨天上午陪同女大公去塔林港迎接協約**事代表團時的遭遇。

    其實赫斯曼和皮爾堡男爵、弗萊徹中校(庫爾蘭防衛軍參謀長)也去了塔林港。不過卻沒有參與之后的會談,甚至連和協約國駐波蘭軍事代表團團長哈羅德.亞歷山大中校握手的機會都沒有。在奧麗加女大公和尤登尼奇上將的斡旋之后,這位英國中校才勉強愿意和一位能代表“駐波羅的德軍”的軍官見面——他的立場是不承認庫爾蘭防衛軍的合法性,因此不和庫爾蘭防衛軍的軍官接觸。他把庫爾蘭防衛軍看成是“駐波羅的德軍”。

    “羞辱?”赫斯曼問。“公爵,您是指亞歷山大中校不愿意和我們握手嗎?”

    昨天的一幕的確是羞辱!赫斯曼猜想那位年紀和自己仿佛,卻已經當上中校的亞歷山大一定是歷史上的亞歷山大元帥。可是亞歷山大中校的傲慢應該是針對德國人的吧?或許他會提出驅逐波羅的德國人之類的要求……

    “不僅僅是這個!”尤蘇波夫氣呼呼地說,“這個該死的英國人居然不承認女大公的地位!”

    “不承認她是波羅的聯合公國的君主?”

    “連波羅的聯合公國本身都不承認!”

    “那么波羅的這里還算是俄羅斯帝國的地盤?”赫斯曼問,“他們不承認《布列斯特條約》,這里應該是俄羅斯的一部分吧?”

    “不,他們連俄羅斯帝國也不承認!”尤蘇波夫說,“所以英法美三國政府不會派出代表團出席沙皇的葬禮……”

    “這樣啊……”赫斯曼的眉頭擰了起來,“他們想干什么?難道不想打敗了蘇俄嗎?”

    這個態度的確大出了赫斯曼的預料。白衛軍的主要將領都已經承認了奧麗加,羅曼諾夫王朝的成員也都對她表示了擁戴。奧麗加成為白俄共主去和列寧打對臺仿佛是天經地義的。英法美為什么不支持?

    難道是為了庫爾蘭自治邦的德意志武裝人員嗎?赫斯曼很快否定了這個問題,因為沒有庫爾蘭防衛軍,波羅的聯合公國很快就會被蘇俄紅軍占領。這樣俄國白衛軍就會失去反攻彼得格勒的基地,而占領彼得格勒則是復辟俄羅斯帝國的最佳捷徑。

    如果協約國將蘇俄看成未來的主要威脅,他們沒有理由在這個問題上刁難白俄……如果他們真的打算支持沙俄復辟,那他們更不應該用“不承認”去羞辱俄羅斯的女皇!

    他們到底想干什么?帶著一肚子的疑問,赫斯曼和尤蘇波夫公爵已經到了一間敞開著大門的會議廳外。就在這時,奧麗加女大公的吼聲突然從會議廳里傳出。

    “中校!在波羅的聯合公國的土地上有100萬德意志人!三個人中就有一個。而我本人也是德意志人!你們堅持要驅逐,是不是想把我也趕走,然后讓列寧的人來這里?”

    ——

    求收藏,求推薦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