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希特勒是有后臺的

    幽靜的咖啡館中,希特勒沉默了一會兒,藍灰色的眼睛緊盯著施萊徹爾。“將軍,您的意思是,我們要用選舉奪得政權嗎?”

    “下士,你還有別的辦法嗎?”赫斯曼反問。他知道答案,希特勒想通過暴動奪取政權。

    希特勒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是一笑:“那好吧,我們就用選舉對付社民黨!不過……我們工人黨目前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黨,沒有多少號召力啊。”

    “會有的!”施萊徹爾打量著希特勒,這時候的希特勒和剛才演說的時候簡直是兩個人,渾身上下沒有一點瘋狂的氣息,顯得特別理智。

    “好吧,”施萊徹爾想了想,說,“我有辦法……我可以促成魯登道夫上將和你們德國工人黨合作!”

    “真的嗎?”希特勒的小胡子抖動了一下,激動地說:“這太好了!有上將閣下支持,我們一定會變成一個全國性政黨的!”

    希特勒雖然很有煽動和組織的天賦,但是他的名望還是太小,在慕尼黑還小有名氣,別處的德國人根本不認識他是誰。而魯登道夫是世界大戰中的英雄人物,人人都認識他。

    在1918年11月革命后,魯登道夫旅居瑞典,寫了幾本在德國銷量很好的書,包括1919年出版的《魯登道夫的個人故事》與1920年出版的《我對1914-1918年戰爭的回憶》和《總參謀部及其問題》。在這三本書中,他宣稱:在戰場不敗的德**隊是被左翼政客“從背后插了一刀”。這個觀點讓他得到了許多從戰場上回來的老兵和軍官的擁護。

    在1919年春,魯登道夫返回德國,立即就投身政治。參加了所謂的“民族俱樂部”,計劃消滅魏瑪共和國和建立軍事獨裁,還參與了1920年3月的卡普暴動。

    不過在赫斯曼和施萊徹爾這兩個小軍國主義者(情報處和政治處的權力是非常大的)的包庇下,魯登道夫沒有政變得到任何處罰,繼續逍遙法外宣揚他的主張。

    赫斯曼和施萊徹爾在這段時間中,都會定期去拜訪魯登道夫和興登堡。而將魯登道夫抬出來和希特勒的德國工人黨合作,也是他們兩人商量后的結果。

    他們的計劃是把艾伯特轟下臺,然后捧興登堡或魯登道夫去當總統!同時讓議會中的中右和J右政黨組成聯合政府,牢牢把持住德國政權。

    因為只有這樣,總參謀部才能放開手腳備戰!

    “下士,除了促成上將閣下和工人黨合作之外,我們還可以向工人黨定期提供資助。”赫斯曼伸出五個手指頭,“現在每個月給五萬馬克,將來視情況增加。不過,這是有條件的資助!”

    “您請直說吧!”希特勒的興奮溢于言表。有了魯登道夫這面大旗和每月5萬馬克的經費,他有把握將黨員的規模在短期內擴大十倍!

    “第一、國家社會主義德國工人黨必須通過合法選舉上臺。”赫斯曼說,“第二、德意志帝國總統必須由我們軍方的退役將領擔任,人選必須經過總參謀部認可!”

    這兩個條件也是赫斯曼和施萊徹爾商量后得出的,總理的位子可以給希特勒。但是魏瑪的大總統可不能給希特勒,這個位子太要命了,給了希特勒那可就沒有什么力量可以制約他了——德國的政治規則和中國不一樣,職和權比較分明。即便是艾伯特這樣在軍隊里面沒有一點影響力,甚至被軍隊敵視的人當了總統,也照樣可以行使武裝部隊總司令的部分職權。要是換了希特勒上去,那么赫斯曼和施萊徹爾恐怕只能跪舔了。

    “好的,沒有問題!”希特勒誠懇地一笑,“我從政的目的并不是為了攫取權力,而是要拯救國家。就我個人而言,是沒有任何要求的,我沒有妻子和孩子,也沒有私人財產,我活著就是為了德國,為了德國人民!”

    “當然,我知道這一點。”赫斯曼點點頭,“但是只靠演說和煽動是達成不了目的,還需要我們軍方進行努力。我們一直在努力,只是大家不知道而已。我期待著在將來,軍方和您的政黨可以親密、團結,共同拯救德國。”

    被后來的歷史稱為“咖啡館會晤”的會談到這里就算結束了。赫斯曼和施萊徹爾同希特勒握了手,然后就從咖啡館的后門離開了。

    希特勒深吸了口氣,有些興奮地問身邊的羅森堡:“我沒有做夢吧?將軍親自來見我,還要促成我和魯登道夫上將的合作!”

    羅森堡拍了拍希特勒的肩膀,“好好干吧!將軍很看好你,你和將軍一定會成為我們德意志的救星!”

    ……

    “什么?你們要我去和一個下士合作?”

    魯登道夫的老家波森現在已經被割讓給波蘭,所以他搬到了巴伐利亞的圖青居住。赫斯曼和施萊徹爾在見過希特勒后,立即就趕去那里見他了。

    “是的,在目前情況下,一個工人黨最好由一位下士而不是上將來領導。”

    赫斯曼在替希特勒說話。他知道這個下士的本事——他的本事太大了而不是太小了!所以赫斯曼現在只能在和希特勒合作或是早早消滅他之間做出選擇。

    消滅他很容易,現在有一個米烏塔特種兵中隊常駐在柏林郊外的措森兵營,由斯托克豪森上尉指揮。只要赫斯曼的一個電話,斯托克豪森就會派出殺手。但是現在殺掉希特勒,還有別人能去團結德國的中下層嗎?

    而且,希特勒在歷史上干得并不差,在很短的時間里把德國從趴在地上起不來的弱國,變成了世界上最強大的軍事國家。赫斯曼雖然知道希特勒是用什么政策取得成功的,但是知道是一回事,做到是另一回事。

    至于希特勒在后來的戰爭中犯得戰略性錯誤,很大的原因是德國沒有做好戰爭準備。在沒有做好戰爭準備的情況下打仗,那么兵行險招就難免了。

    而赫斯曼相信,通過自己的努力,一定能讓德國在狀態非常良好的情況下投入戰爭。

    不過為了保險起見,赫斯曼還是覺得要給希特勒頭上加個金箍。免得他發現有一手好牌后就急不可耐,把發動戰爭的時間再往前提。

    而這個金箍就是魯登道夫上將。對德國的軍國主義者而言,他是戰神——他說不能打,希特勒也不敢說一定贏。

    當然,實在不行,赫斯曼還有最后的殺招!這個時代的納粹是不可能擁有蓋世太保這個特務組織的,因為德國已經有了一個史塔西!

    赫斯曼鄭重地說:“1918年的教訓告訴我們,絕對不能忽略中下層的意志。而且現在德國的中下層正變得越來越龐大……窮人每天都在增加!我們要團結他們,這樣才能有一個穩定而強大的政權。我們希望您和興登堡元帥可以成為國家的最高領袖,但是只有我們的力量是不夠的,必須要有一個能夠團結中下層人民的,以國家社會主義為號召的工人黨!只有這位下士,能給我們一個這樣的黨!

    上將閣下,您只要見到希特勒下士本人,就會相信我所說的一切了。”

    魯登道夫看看赫斯曼,又看看施萊徹爾,最后才點點頭:“好,讓他來圖青和我見面吧。”

    ————

    求收藏,求推薦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