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貨幣戰爭 八

    瓦爾T.拉特瑙心事重重地走下火車——他在熱N亞會議上并不是一無所獲,在4月16日,他和蘇俄外長契切林共同簽署了《德國和俄羅斯蘇維埃聯邦社會主義共和國協定》。這就是歷史上開辟了長達10年的蘇德合作時代的《拉巴洛條約》。

    不過在這個時空,蘇德合作在世界大戰結束后就沒有真正中止過,只是借道波羅的共和國進行。所以這份《拉巴洛條約》的意義,就是將原本秘密進行的合作公開了一些,僅此而已。

    而瓦爾T.拉特瑙最想要達到的目的——通過交出貨幣發行權以暫時挽救德國經濟,并沒有達成!

    通情達理的白里安下臺了,換上的是根本不講道理的雷蒙.普恩加萊。這個家伙一心想要挑事兒,恨不得把德國逼得開戰,哪里肯讓半步?

    “部長先生,車站好像戒嚴了!”

    聽到秘書的話,瓦爾T.拉特瑙忙抬頭一看,頓時吃了一驚。站臺上到處都是背著步槍的防衛軍士兵!

    真的戒嚴?怎么回事?難道發生政變了!?塞克特他們真的要拼命?

    “瓦爾T,瓦爾T!”赫斯曼的聲音突然傳到了拉特瑙耳朵里面,他忙張望過去,果然看見了路德維希.馮.赫斯曼正快步向他走來。

    “路德維希,這里怎么回事?”瓦爾T.拉特瑙忙問。

    “得到情報,有人要殺你!”赫斯曼和這個猶太億萬富翁握了下手。“就在火車站!”

    “誰?”瓦爾T.拉特瑙松了口氣,不是政變就好。

    “是一些白俄要殺掉你,”赫斯曼聳了下肩膀,笑道,“因為你和蘇俄簽了條約!”

    “就因為這個?”瓦爾T.拉特瑙反問,“聯蘇不是你們陸軍的主意嗎?”

    “是啊,”赫斯曼笑了笑,“但是那些人還是決定殺你,因為你比較容易殺。”

    準備暗殺瓦爾T.拉特瑙的是一個名為“重建組織”的右翼團體。這個團體的骨干是流亡德國的白俄和一部分德國右翼民族主義者,這個組織和希特勒的納粹黨也有那么點關系。該組織的主張是在德國復辟霍亨索倫王朝,在俄國復辟羅曼諾夫王朝。

    瓦爾T.拉特瑙和蘇俄簽署條約,自然得罪了“重建組織”中的白俄——那些白俄當然也知道德國陸軍里面也有人在推動聯蘇。

    但是塞克特、施萊徹爾和赫斯曼這些人哪里是他們敢動的?而且史塔西的特務早就把這個“重建組織”滲透了,他們真要敢打這個主意,米烏塔特種兵立即就會出動逮人!

    不過赫斯曼也不能讓他們把瓦爾T.拉特瑙干掉。雖然他是個有人討人嫌的猶太億萬富翁,但他到底是德國的外交部長,而且他去和蘇俄簽署條約是經過陸軍同意的。另外,和蘇俄簽署合作條約,對德國的國家利益是很有好處的,所以他也是忠于德國的。

    “放心吧,”赫斯曼拍了拍瓦爾T.拉特瑙的肩膀,“今天我到火車站接你,那些人自然知道你是不能動的,以后他們不敢再動你了。”

    “走吧,我送你回家。”赫斯曼微笑著做了個請的手勢,然后就和拉特瑙一起往外車站外走去。

    火車站外的廣場一直是柏林街頭政治的一個中心,現在活躍在那里的是納粹黨人和布爾什維克。赫斯曼和拉特瑙走出車站的時候,有不少兩黨的宣傳員在散發傳單。

    這兩個本來應該是死敵的黨,現在難得找到了共識。都在一個勁兒攻擊政府濫發鈔票的行為!納粹黨的格調更高一些,直接喊出了“貨幣戰爭——德國要斗爭到底”的口號。

    而布爾什維克黨則在繼續煽動武裝起義和暴動以反對政府的“印鈔政策”,還把矛頭指向了“法西斯主義”,呼吁德國民眾警惕法西斯主義的危害——在民族生存都面臨危機的時候,居然把矛頭指向從民族主義升級來的法西斯主義,這些德國布爾什維克的政治水平還真是讓人著急啊。

    赫斯曼和拉特瑙坐進一輛1906年款奔馳轎車的時候,兩人手中都拿著一張布爾什維克黨的傳單,這是赫斯曼手下一個特務交給他們的。

    “法西斯主義,看來德國的布爾什維克也發現意大利的國家法西斯運動了。”汽車發動起來的時候,赫斯曼看了看傳單,笑著問拉特瑙,“瓦爾T,你在意大利見過墨索里尼嗎?”

    “見過一面。”瓦爾T.拉特瑙并沒有隱瞞——也隱瞞不了!史塔西的特務全程都在監視他。

    “怎么樣?”赫斯曼問,“這個人什么時候可以上臺?”

    “上臺?墨索里尼?”瓦爾T.拉特瑙顯然不認為墨索里尼能上臺。他在意大利和墨索里尼見面,完全因為對方在意大利是個非常受人歡迎的明星政客,但是他的意大利國家法西斯黨終究比不了社會黨。

    “是的!”赫斯曼將手中的傳單折疊起來,塞進了皮包。“我認為他會在今年年內,或者是明年上半年成為意大利的首相。”

    “他怎么上臺?”瓦爾T.拉特瑙問。

    “革命!一個國家法西斯革命啊!”赫斯曼一笑,“瓦爾T,你能幫我個忙嗎?”

    “幫忙?當然。”瓦爾T.拉特瑙點了點頭,“你剛剛救了我一次,我怎么能拒絕幫忙呢?”

    “等你不當外交部長了就去意大利避避風頭,順便接近墨索里尼。”

    赫斯曼已經給在意大利監視熱N亞會議的卡納里斯下了命令,讓他去接近墨索里尼,不過效果并不理想。墨索里尼已經是個大人物了,不會對卡納里斯這樣的小角色有多少興趣——卡納里斯在意大利活動的公開身份只是個小公司的經理。

    所以赫斯曼就想到了瓦爾T.拉特瑙。他看著這個猶太富豪,笑道:“您是那300個人(指統治歐洲的300個猶太人)之一吧?”

    “那只是個玩笑,”瓦爾T.拉特瑙苦笑,“如果不是你,我今天很可能會被人打死!你說我這樣的人,怎么可能是歐洲的統治者?”

    “但是你仍舊有許多門路和關系,可以成為墨索里尼的座上賓。”

    “你說的對,”瓦爾T.拉特瑙點頭承認,“那么,我應該什么時候辭去外交部長呢?”

    雖然和蘇聯簽訂了條約,但是拉特瑙的主要任務仍然沒有完成。不僅德國的超級通脹沒得治,連魯爾區到了明年都要叫法國人占領了。

    “辭職當然是越早越好了,”赫斯曼嘆口氣說,“現在的局勢,留在臺上就是別人攻擊的活靶子啊!”

    ————

    第二更,求收藏,求推薦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