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貨幣戰爭 十

    赫斯曼將一束鮮花放在了一座墓碑前,墓碑上的名字是馬丁施德曼。一個在原本的歷史上默默無聞的小人物。他沒有讀過多少書,死的時候不到50歲,是埃森煤礦的一名工人。因為在煤礦工作時曾經受工傷,右足有些跛,加上年紀又大,所以在世界大戰時沒有被征入軍隊。

    在1918年革命風潮起來的時候,他還是一位工人運動的積極分子,因為煽動煤礦工人罷工而差點被老板開除,還被埃森市的警察抓進監獄關了幾天。

    而現在,曾經想要開除他的煤礦老板,曾經抓捕他的警察,還有曾經領導他去從事“反戰運動”的前埃森市工兵代表蘇維埃主席,還有魯爾區煤鐵聯合會里面的許多公司經理和董事長。現在都穿著最肅穆的喪服,聚集到了埃森市郊這處被樹林和各種雕塑環繞的墓園。出席馬丁施德曼先生的葬禮。

    因為,他是被法比占領當局以煽動罷工為罪名判處死刑后槍斃的

    赫斯曼向墓碑鞠了一躬,然后轉過身,看著前來參加葬禮的人們。他們中的大部分人都知道赫斯曼是總參謀部派來調查魯爾危機的。在葬禮之前,赫斯曼已經同他們中的大部分人談過話了。

    “先生們,女士們,”赫斯曼說,“你們都看見了,我是一名防衛軍的軍官,皇帝陛下的擁護者,還是一位伯爵,在1918年的革命中我這樣的人被稱為軍國主義分子。而這位馬丁施德曼先生則是一位反對戰爭的工人運動家。

    在魯爾危機爆發前,我和施德曼先生雖然不認識,但肯定是政治上的敵人,相信你們中的很多人也將他視為敵人

    如果在魯爾危機之前他被人殺死,相信我們中的很多人會感到高興。至少不會懷著最悲憤的心情來這里參加他的葬禮,向他表示最崇高的敬意。

    但是今天我們來了,我們發自內心的向他表示敬意,因為他是我們的英雄,他是德意志的英雄,他為了保衛德意志的魯爾區獻出了生命

    我想說,是他和另外200多位為了同樣的目標獻出生命的德意志人,讓我們所有活著的人明白了一個道理:今天的德意志,今天的魯爾區,已經沒有所謂的階級分歧了,我們都是一樣受壓迫的德意志人我們所有人的命運,和德意志祖國是連在一起的

    昨天的資產階級、中產階級,在這場協約國強加給我們的超級通貨膨脹中,都已經或者即將變得一無所有

    而協約國之所以可以肆意欺凌和掠奪我們,就是因為德意志從1918年11月以后,就再也沒有一個堅強的領導核心。我們四分五裂,我們將彼此視為敵人。在1918年11月,我們沒有意識到失去了一個強大的德意志的嚴重后果。但是現在,越來越多的人已經覺醒了。馬丁施德曼先生就是其中之一,因為他是作為一名德國國家社會主義工人黨的黨員而獻身理想的

    所以,我再一次呼吁你們能夠團結起來,在古斯塔夫克虜伯先生的帶領下去向艾伯特總統、國會和內閣請愿”

    赫斯曼所說的請愿,其實是一場“和平政變”的開始因為請愿的主要內容就是兩條:第一是艾伯特總統辭職并且立即舉行總統和國會選舉;第二是立即停止濫發紙幣的行為,在全國實行緊急狀態管制。

    而且,將要發起請愿的還不僅僅是埃森市,包括科隆、杜塞爾多夫、多特蒙德、不來梅、漢諾威、法蘭克福、慕尼黑、漢堡、德累斯頓、斯圖加特、柯尼斯堡等德國大城市和首都柏林,都有人在運作請愿。不僅是陸軍,祖國人民黨、民族黨、納粹黨、民主黨,甚至許多天主教中央黨的分部,都全力以赴投入了這場“和平政變”之中。

    柏林總統府內,心力憔悴的艾伯特總統早就通過社會民主黨的渠道得知了“和平政變”的事情。這件事情已經策劃的推行了很長時間,國會里面至少60的議員都參與其中。社會民主黨要再不知道,那就真是聾子和瞎子了。

    但是知道歸知道,艾伯特總統和社民黨在政府中的領袖,外交部長赫爾曼米勒還有社民黨主席威爾斯等人,現在卻想不出什么辦法去對付謀劃“政變”的人們。

    因為那些人并不是用調集軍隊包圍總統府的辦法推翻政府,而是用和平請愿、抗議、游行和國會投票的辦法把艾伯特趕下臺,這都是合乎魏瑪憲法的這不就是社會民主黨從一八幾幾年斗爭至今想要的結果嗎

    “總統先生,根據憲法第48條”社民黨主席威爾斯小聲提醒。

    魏瑪憲法第48條是個很坑爹的存在說起來也是社民黨的私心,想要利用這個緊急狀態授權去對付國會制定魏瑪憲法的時候,社民黨已經知道他們有可能輸掉國會選舉了

    可是憲法第48條只能對付國會,對付不了老百姓游行抗議,更對付不了超級通貨膨脹啊

    現在全國的印刷廠都在開足馬力刷馬克馬克的幣值一天要跌幾回

    所有拿工資過活的人都是按日結薪,大家一拿到錢,就會以百米沖刺的速度去商店和市場購買維持生活的必須品。如果跑得慢了,難免就要蒙受經濟損失了。

    這樣的情況下,不僅人民不滿意,就連社會民主黨黨部的黨工也同樣不滿就是讓他們來投票,艾伯特這個總統多半也要下臺。

    “總統先生,據我所知是陸軍在背后推動此事。”威爾斯皺著眉頭說。“如果您被趕下臺,興登堡或是魯登道夫就會上臺,軍國主義就將在德國復活。”

    “并不是陸軍,而是榮譽軍官團。”艾伯特總統有氣無力地說,“興登堡、魯登道夫、胡蒂爾退役上將,德官聯盟主席、提爾皮茨退役海軍上將,國會議員,祖國人民黨主席、馬肯森退役元帥,國會議員和格勒納他們都參與了我能拿他們怎么辦讓塞克特上將派兵去抓他們有可能嗎”

    當然不可能了,且不論軍隊聽不聽魏瑪政府的。就算是依法行事,企圖發動請愿和投票讓總統下臺也合法啊,魏瑪共和國又不是蘇俄

    “只能搶先解散國會了,”外交部長赫爾曼米勒這時提出,“解散國會重新大選會為我們贏得最多兩個月時間相信他們不會在大選結果出來前發難。”

    “這兩個月我們能做什么”

    “和協約國談判”赫爾曼米勒說,“如果他們不想德國再次出現軍國主義政府,應該會做出讓步。”

    “條件呢”

    “賠償總數為300億金馬克,其中部分賠款用國際貸款支付,魯爾區和萊茵區恢復正常狀態。”

    求收藏,求推薦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