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貨幣戰爭 十三

    “總統先生,慕尼黑已經被納粹黨完全控制了!”

    艾伯特總統剛剛抵達威廉街的總理府,就從看守政府總理維爾海姆.古諾的口中聽到一個很壞的消息。

    “一個以魯登道夫上將為首的全德臨時政府已經成立!他們宣稱要發動全國革命,推翻十一月罪人的政府……”

    這其實是一個假消息。希特勒并沒有控制整個慕尼黑,他只是將巴伐利亞邦的幾個大人物扣在一個很大的啤酒館里面,然后發表了一些蠱惑人心的演說,表示要不倦不休地努力奮斗,直到十一月罪人政府被推翻,直到在今天德國的悲慘廢墟上再次建立起一個強大的自由的光榮的德國。

    但是離控制整個慕尼黑還差得很遠,更不用說什么全德臨時政府了。不過防衛軍總參謀部卻把事態往大了說,好以此為要挾向艾伯特總統施加壓力。

    “外交部長知道慕尼黑的事情了嗎?”艾伯特總統顯得非常鎮定,似乎一切早在他的預料之中。

    “已經通知了。”維爾海姆.古諾回答。

    “那好吧,”艾伯特拉過把椅子,在總理辦公室里坐了下來,說,“我就在這里等候消息,如果到明天中午,英國人仍然不支持我們的話。那我就提出辭呈……就讓他們去和魯登道夫討論賠款的問題吧!”

    ……

    德國外交部長赫爾曼.米勒5月下旬的時候就離開柏林去了倫敦,和剛剛上臺的英國首相斯坦利.鮑德溫討論解決魯爾危機的辦法——勞合.喬治在熱N亞會議后不久下臺,換上了保守黨的安德魯.博納.勞,在5月20日勞首相被確診出了喉癌,于是提出辭呈,首相寶座就歸了財政大臣斯坦利.鮑德溫。

    “首相先生,如果您不想讓您的內閣在幾個月后成為一個戰時內閣,就請支持我們提出的方案吧!500億金馬克(比先前提出的300億又加了碼)對我們而言已經是個天文數字了,不可能再多了。如果換成魯登道夫上臺,你們一個金馬克都休想從德國拿到手……”

    斯坦利.鮑德溫叼著煙斗,一張非常儒雅的長方形面孔上沒有一絲驚訝——德國現在的情況,發生革命不奇怪,不發生革命才讓人感到奇怪呢!

    而且,由魯登道夫這樣的保皇黨發動革命,對大英帝國而言也不是最壞的結果。如果換成布爾什維克,那才叫人頭疼。

    “部長先生,您的意見我已經知曉,”斯坦利.鮑德溫吸了口煙,慢條斯理地說,“但是政治上的重大決定必須要召開一系列的會議……這是不能貿然決定的。”

    “那就請您趕緊召開會議!”赫爾曼.米勒說,“不過我要提醒您一點,反對社會民主黨政府的力量非常強大,如果你們不能在明天之內做出正確的決定,你們就將失去德國了!”

    ……

    “快快快,拿上香腸去總理府抗議!一人拿一根,回來的時候還有面包!大個的面包!”

    天色蒙蒙放亮的時候。在柏林市內的各條小巷子里,突然出現了許多發放香腸的馬車,香噴噴的肉腸子堆得好像小山一樣!每輛馬車邊上總有幾個穿著舊軍裝的男子,大聲嚷嚷著領取香腸的條件……

    “我們去總理府抗議什么?你們又是誰?”

    有覺悟比較高的群眾發問。

    馬上就有人回答:“是去打倒十一月罪人,他就是總統艾伯特!他現在就在總理府!我們要求他立即辭職!”

    “可他是合法的總統啊!”德國人還是比較**律的。

    “不,他不是合法的!”又有人高喊,“根據憲法,總統應該有人民投票直選,艾伯特不是德國人民選出來的。而且他也不是國會選舉出來的,他是在十一月政變中上臺的篡奪者!”

    還真沒說錯!艾伯特的總統真不是民選的,而且也不是國會選舉的,而是國民會議選舉的——國民會議制定了《魏瑪憲法》,又選舉艾伯特當了總統,然后等到轉年國會選舉出來,就中止運行了,但是艾伯特卻沒有下臺。

    “對!艾伯特是非法的總統!”

    “他還是十一月罪人!”

    “1919年1月他還下令軍隊鎮壓我們!”

    “他還濫發紙幣,是協約國剝削德國人民的幫兇!”

    “打倒艾伯特!”

    “十一月罪人滾下臺!”

    有了法律依據,又有香噴噴的香腸,而且所有人都因為這場通貨膨脹破了產,各種不滿情緒頓時就沸騰起來了。人們紛紛領了香腸,然后從一條條大街小巷匯集起來,揮舞香腸,喊著亂紛紛的口號,就往威廉總理府而去了。

    ……

    “全體,起立,檢查武器裝備!”

    “完畢!”

    “依次下車!”

    隨著一聲聲口令,全副武裝的士兵,紛紛從十幾輛停在威廉街總理府外的卡車上躍下地面。然后就在軍官的指揮下,在總理府周圍布置起了防御。

    然后,一輛漆成野地灰色的奔馳6轎車也嘎的一聲在總理府前停了下來。車門打開,就看見赫斯曼陪著塞克特上將從車廂里面鉆出來,而后大步向總理府大樓走去。

    他們是來向艾伯特總統、古諾總理報告慕尼黑暴動最新進展和柏林市內發生****的情況的。

    “總統閣下,現在的情況非常危險,德國正處在內戰邊緣!”塞克特上將一臉凝重的大聲說道,“不僅巴伐利亞的情況正在失控,連柏林市內也出現了****分子!現在的情況和1918年11月非常類似啊!”

    艾伯特端坐在椅子上,冷淡地看了塞克特和赫斯曼一眼,“你們想干什么?你們知道這個國家禁不起任何折騰了嗎?你們以為我不知道,現在的事情都是你們在搗鬼嗎?”

    “總統先生!”赫斯曼知道艾伯特不是傻子,干脆挑明了說,“我們是為了德意志!希望您也能為德意志的利益考慮,辭去總統職務。我們可以保證您的安全,也能保證《魏瑪憲法》繼續得到遵守。”

    “遵守憲法就能挽救國家嗎?”艾伯特并不懷疑軍官團會在表面上遵守憲法。“現在的問題是德國必須要切實遵守《凡爾賽條約》,真正吸取教訓,永遠實行和平國策,只有這樣才能贏得協約國的信任,德國才有生路!”

    “總統閣下,我想提醒您,現在不遵守《凡爾賽條約》的是您!”

    塞克特上將淡淡地道:“您的政府沒有依照條約支付賠償,還濫發紙幣使德國的經濟陷于崩潰!真是這樣的局面,才招致了法國和比利時的入侵。現在正需要一個真正能負起責任政府來挽救德國!所以希望您可以順應民意,自動下臺。”

    “你們能履行《凡爾賽條約》?”艾伯特只是一聲冷笑,“你們以為我不知道,這幾年你們都在做什么嗎?你們私底下保存了大量的違禁武器!你們和蘇俄秘密聯手,正在開發新式飛機和坦克!你們還在暗中支持匈牙利布爾什維克的游擊隊和協約國的聯軍周旋!這些事情如果讓英國和法國知道了,會有什么樣的后果?

    你們以為我不知道嗎?你們現在要取得政權,并不是為了拯救德國的經濟,也不是為了魯爾危機,而是為了更好的在暗中準備下一場世界大戰嗎?你們的政策,最終將要毀掉德國!”

    “那么,您愿意辭職嗎?”赫斯曼微笑著發問。

    “不!我現在不會辭職的!”艾伯特頓了頓,咬著牙說,“今天中午12點以前不會!”

    塞克特和赫斯曼互相對望了一眼,同時笑了起來。赫斯曼說:“總統先生,英國人不會給米勒外長任何令人滿意的答復的。因為沙赫特博士正在說服了約翰.梅納德.凱恩斯先生!”

    ——————

    求收藏,求推薦xh:.147.247.73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