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希特勒新政 七

    這是在措森的海因斯貝格-赫斯曼莊園的一次小小聚會,這所別墅是赫斯曼和克洛伊的新家,非常漂亮,原本屬于猶太銀行家族門德爾松家族。¥℉,在門德爾松家族從德國撤離時,被赫斯曼用一個非常低廉的價格買下——在猶太人問題上,希特勒是惡人,而赫斯曼是扮好人的,所以門德爾松家族的成員和赫斯曼的關系居然不錯。

    而赫斯曼和克洛伊買下這所莊園,其實是為了工作上的方便。國防部、總參謀部、海軍部和海軍參謀部以及一大批下屬機關都將在1931年內,全部從柏林城內遷到靠近柏林的措森。這里在不久之后,將成為德國國防軍的大本營所在。身為副總參謀長的赫斯曼在今后的大部分時間中,也將在措森辦公。

    不過今天參加赫斯曼莊園聚會的客人卻不是“赫斯曼一幫”的骨干分子,而布爾什維克!有德國布爾什維克的領袖恩斯特.臺爾曼、瓦爾t.烏布利希、約翰.舍爾和弗里德里希.艾伯特(艾伯特總統的兒子)等人,還有第三國際派駐德國的代表,季米特洛夫、娜塔莉.列辛斯卡雅、**夫和塔涅夫。如果不是多了赫斯曼、施特拉塞和魯道夫.赫斯這次“法西斯”,今天的聚會幾乎要變成德國布爾什維克黨的中y委員會會議了。

    “同志們,”赫斯曼在酒會開始的時候,就開門見山說明了舉辦這次聚會的用意,“今天將你們從軟禁或是囚禁之地請到措森,是為了友誼,兩個社會主義國家和兩個社會主義政黨之間的友誼……”

    “兩個社會主義國家?”季米特洛夫大聲追問。“您的話是什么意思?”

    赫斯曼回答:“國家社會主義和一國社會主義,”他笑了笑,“實際上我們之間的差別并不是很大。沒有必要也不應該將對方視為仇寇。”

    國會縱火案和之后對德國內部的清洗,在赫斯曼看來是完全必要的,就和之前的《限制猶太人法案》一樣。德國的內部不清洗一下,各種猶太金融寡頭、布爾什維克造反派和社民圣母婊橫行無忌,納粹黨的國社根本無法推行,世界大戰也打不了。德國也不可能成為歐洲的領導力量。

    但是希特勒總喜歡把事情做過火,而且不是一般過火,而是非常過火。有時候,還會因此影響到德國的整體戰略。

    所以赫斯曼現在就要扮演一個“好人”的角色——當然他并不總是“好人”,在擴軍備戰的問題上,他是惡人,而希特勒則準備去扮演一只人畜無害的和平鴿。

    不過這不等于赫斯曼和希特勒是政治上的死敵,他們是有分歧,但更多的是分工。

    比如在對蘇問題上面。赫斯曼的分工是繼續充當蘇聯人民的老朋友,以便維持蘇德合作的良好關系。而希特勒則扮演親西方的反蘇派,動手清理蘇聯支持的德國布爾什維克黨和第三國際在德國的勢力。

    “你竟把法西斯主義說成了社會主義!”恩斯特.臺爾曼怒視著赫斯曼,仿佛馬上要發作的模樣,娜塔莉在他的身邊,忙重重拉了他一下,不讓他去破壞和諧氣氛。

    赫斯曼則趁著這個機會又急又快地發表著自己的觀點:“臺爾曼先生,作為一個馬克思主義者。你至少應該有實事求是的精神。德國和意大利完全不一樣,國家法西斯黨和路線和國社社會主義工人黨的路線也完全不同。

    德國的國情和意大利也不一樣。就如我們和蘇聯完全不同。適合蘇聯的社會主義路線是不能用于德國的,否則臺爾曼先生你就應該是德國的領導人而不是如今的階下囚。而且,誰都不能否認這樣一個現實,德國國家社會主義工人黨是得到了德國大多數勞動人民擁護的黨!

    德國大多數的勞動人民用自己的選票選擇了國家社會主義工人黨而非布爾什維克黨!這是誰的錯?是德國勞動人民瞎了眼,還是德國布爾什維克黨的路線不符合德國國情?

    我想,你們這些德國布爾什維克在去蘇聯的途中。應該好好反省一下。而不是去指責他人!”

    “你們的政策是戰爭!希特勒和你們容克軍官團所走的是戰爭路線!”歷史上東德的偉大領袖瓦爾t.烏布利希高聲指責希特勒和赫斯曼的路線。

    “不,你說的不對!”赫斯曼用同樣大的聲音反駁,“那不是戰爭,而是革命!一場解放全歐洲乃至全人類的革命……社會主義將會在這場世界革命中推翻資本主義!蘇聯目前實行的第一個五年計劃和將要實行的第二個五年計劃的目的,也是為世界革命打下物質基礎。”

    赫斯曼沒有再和那些必將要在蘇聯吃盡苦頭乃至丟掉性命的德國布爾什維克繼續廢話。而是高高舉起了酒杯:“今天的酒會,就是為即將要啟程返回蘇聯的德國布爾什維克黨員送行的。雖然我們國家社會主義者和布爾什維克在社會主義標準上存在分歧。但是我們認為這種分歧并不是不可調和的敵我矛盾,而是同志間的爭論。所以在德國人民已經做出選擇的情況下,我們將會把你們送往蘇聯,在世界革命取得勝利之前禁止你們返回。

    現在預祝你們旅途愉快,并且在蘇聯為社會主義事業繼續做出貢獻。蘇德友誼萬歲!社會主義事業萬歲!”

    還可以這樣?在場的德國布爾什維克黨人全都有點發怔。娜塔莉.列辛斯卡雅卻突然高舉起酒杯,大喊道:“蘇德友誼萬歲!社會主義事業萬歲!”

    季米特洛夫回頭看了眼這個女人,他知道娜塔莉和赫斯曼夫婦的關系很好。接著又想到斯大林在德國開始重建武備,赫斯曼成為德軍三號人物的時候把本來被流放的娜塔莉送來德國,然后就發生了國會縱火案。

    他的腦筋轉得很快,已經想到了什么,也高舉起了酒杯:“蘇德友誼萬歲!社會主義事業萬歲!”

    季米特洛夫是第三國際西歐局書記,他跟著赫斯曼喊口號,說明赫斯曼的主張是得到第三國際認可的——因為季米特洛夫在國會縱火案后并沒有遭什么罪,只是被軟禁在柏林最好的凱撒霍夫大飯店中,和到德國訪問的外國領導人一個待遇!現在又要被禮送回蘇聯,因此也不存在叛變投敵的可能性。所以一幫德國布爾什維克也只好跟著喊口號,然后就是酒會開始。

    “也許我們該出去一邊欣賞夜色一邊喝酒,”赫斯曼在酒會開始后就找到了娜塔莉和季米特洛夫,“今天晚上很暖和,我們到陽臺去吧。”

    三個人到了寬敞的大石頭陽臺,從那里往外望去是一個正規的花園,一個優雅的噴泉,再遠就是森林和牧場。三個人就坐后,仆人送來了飲料,然后就關上了通往餐廳的房門。

    “季米特洛夫同志,我們是不是可以把國會縱火案看成一場德國社會主義的********?”赫斯曼舒服地靠在安樂椅里說,他的臉遮在黑色的陰影中,看不清表情。“國家社會主義路線取得了勝利,雖然和蘇聯實行的路線不完全相同,但畢竟還是社會主義。”

    季米特洛夫勉強用愉快的聲調說:“你的意思是說,我們得承認德國是一個社會主義國家?”

    “德國當然是一個社會主義國家,”赫斯曼用更愉快的語調回答說,“除非你們想把我們當成階級敵人,我想你們還是承認的好,至少可以讓蘇聯在國際上顯得不是那么孤獨。在國內的宣傳上也是有利的。”

    “什么?你是想對蘇聯國內的輿論指手畫腳嗎?”季米特洛夫警惕地說。

    “是的,”赫斯曼點了點頭,“我必須對此向斯大林同志提出忠告……在過去的十幾年間,我們一直都是‘對蘇聯最友善的資本主義國家’。這是蘇德合作得以順利開展的基礎。而現在,國家社會主義工人黨上了臺,并且將在德國推行真正的社會化政策——雖然德國的社會化和蘇聯不一樣,但是可以肯定,計劃經濟和國有經濟的成分一定會有顯著提升,工人階級的社會福利也會增加——但是國家社會主義工人黨和布爾什維克黨之間并不友善。就如同托洛茨基派和斯大林派之間并不友善一樣……如果今天在德國掌權的不是國家社會主義工人黨,而是托洛茨基,蘇德關系會變成什么樣子?”

    “可能會打起來!”娜塔莉.列辛斯卡雅陰郁地說。

    “那是社會主義的災難!”赫斯曼說,“國際資本主義者會開香檳慶祝的,而德國和蘇聯這兩個社會主義國家會同歸于盡或者是先后被資本主義毀滅!”

    “這是肯定的!”娜塔莉再次附和赫斯曼。

    赫斯曼沖這個紅顏知己笑了笑,然后又看著季米特洛夫,“季米特洛夫同志,為了不讓國際資本主義得逞,蘇聯應該承認德國是社會主義國家!哪怕國家社會主義工人黨和布爾什維克黨之間就社會主義標準問題存在爭議。”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