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希特勒新政 八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順便給『起點』515粉絲節拉一下票,每個人都有8張票,投票還送起點幣,跪求大家支持贊賞!

    季米特洛夫、臺爾曼、烏布利希還有艾伯特這些人都走了,坐上最新式的容克G38大型客機飛去蘇聯首都莫斯科了。赫斯曼才不在乎這些人,無論是來自巴爾干的布爾什維克還是德國本地的布爾什維克,讓他們統統都去蘇聯好了,斯大林會好好“照顧”他們的。

    不過娜塔莉.列辛斯卡雅卻被赫斯曼留了下來,赫斯曼把她當成了紅顏知己,不大忍心讓她再回火坑里去。而且斯大林把她派來柏林,顯然就是看在赫斯曼的面子上放她一馬,或者是誤以為赫斯曼想要得到這個“尤物”于是就把她當成禮物送來了。總之都是好意,赫斯曼是不應該拒絕的。

    “娜塔莉,對將來你有什么打算?”在送走季米特洛夫等人的那個下午,赫斯曼就這樣問起了娜塔莉。

    “打算嗎?我打算乖乖坐牢。”娜塔莉半開玩笑,然后看了和赫斯曼在一起的克洛伊一眼。

    “坐牢?怎么回事?”克洛伊瞪著眼睛,露出吃驚的表情。“路德維希,你還沒有釋放娜塔莉?”

    “當然,她還是史塔西的階下囚。”赫斯曼開玩笑道,“她不是海因斯貝格-赫斯曼莊園的客人,而是囚犯。唔,我記得莊園里面有一個地牢,是很久以前留下來的。回頭讓人打掃一下,讓娜塔莉住進去吧。”

    “這可不行,”克洛伊笑嘻嘻地看著丈夫,“娜塔莉是我的好姐妹,你得趕緊放了她。”

    “放了她不是問題,”赫斯曼攤了下手,“問題是放了以后怎么辦?她還是一位布爾什維克呢!”

    “可以讓她退出啊,我們可以給她安排一份好工作。這一點都不難。”克洛伊看了丈夫一眼,“讓她當你的私人秘書也行。”

    這可不是意味著克洛伊可以默認赫斯曼出軌,而是對赫斯曼的信任。

    實際上赫斯曼在私生活方面是非常檢點的——這也是容克軍官集團的風氣所造成的。容克集團基本上是屬于保守派,別說本人不能出軌。就連娶什么樣的妻子也有規矩。

    歷史上那個當過總參謀長的勃洛姆堡元帥,就因為不小心娶了一個可能當過妓女的漂亮女人而成了被排擠的對象。

    赫斯曼年紀輕輕就在容克集團中占據高位,當然不能在私生活上出格。而克洛伊.馮.海因斯貝格對他而言,就是最符合容克集團審美觀的妻子,不僅長得漂亮。而且擁有顯赫的家世,還能給赫斯曼帶來一大筆財產和一個伯爵頭銜。

    “不,我有保盧斯就夠了,”赫斯曼笑著拒絕了妻子的好意,雖然娜塔莉看上去比保盧斯順眼,但是保盧斯是非常完美的秘書和副官,一個人可以干幾個人的活,而且永遠不會出錯。“而且娜塔莉是一位布爾什維克,所以我想給她安排一些和布爾什維克黨有關的工作。”

    “和布爾什維克黨有關?”娜塔莉蹙了下眉頭,她已經準備叛變革命了。自然不想再和布爾什維克搭上什么邊兒了。

    “娜塔莉,我們國防軍總參謀部下面有個陸軍政策會,是專門研究政治路線、經濟政策和國際問題的,我就是這個政策會的主席。”

    娜塔莉點了下頭。德國陸軍政策會可以用鼎鼎大名來形容,在蘇聯和德國之外,人們都用“軍國主義組織”和“法西斯組織”來形容它。德國陸軍政策會被認為是德國容克集團的大腦,是德國陸軍的靈魂。秘密戰備工作和暗中掌控德國政治的行動,都是由這個“政策會”先行研究,然后制定計劃,在四個容克集團的核心人物——興登堡、魯登道夫、施萊徹爾、赫斯曼(政策會主席)點頭之后。由總參謀部、國防部和工業促進委員會全力實行。

    “我可以讓你擔任陸軍政策會的顧問研究員,”赫斯曼說,“主要負責研究第三國際的組織和運作,以及蘇聯利用第三國際輸出其政治理念的各種手段。娜塔莉。你是第三國際的工作人員,早先還會布爾什維克的國際同盟工作,一定非常熟悉這些事情吧?”

    “熟悉,當然,我非常熟悉。”娜塔莉.列辛斯卡雅說,“可是你真的需要對第三國際進行研究嗎?”

    她有點懷疑赫斯曼是以權謀私。專門替她設計了一個職位……

    “是的,”赫斯曼沉吟了一下,然后點頭道,“在不久的將來,我們也將成立一個類似于第三國際的政黨聯盟,或許會起名叫國家社會主義聯盟,或許叫國社黨國際。”

    “路德維希,你打算輸出國家社會主義?”娜塔莉.列辛斯卡雅仿佛吃了一驚。她怎么也沒有想到赫斯曼會來這一手,這是要和第三國際搶生意啊!

    “沒錯!”赫斯曼笑了起來,“第三國際的理念過于進步,我們都知道,馬克思原本計劃讓資本主義最發達的國家首先進入社會主義的。但是社會主義革命卻首先在一個落后的國家取得了勝利,這也是蘇聯布爾什維克黨在革命勝利以后不斷遭遇到困難的主要原因。如果勝利首先在美國和英國,情況將會大有不同。”

    “但是現在蘇聯輸出革命的重點卻是比他們自己還要落后的國家和地區。”娜塔莉用冷淡的語氣說。

    “是啊,第三國際的主張是很難適用于落后地區的,”赫斯曼說,“那些地方想要真正發展起來,就必須根據那里的實際情況制定發展的路線。而我們國家社會主義者所遵循的經濟路線——李斯特主義,恰恰是用于落后國家的。我們德國當年采取這種路線時,還是落后于英國、法國、俄國,甚至沒有完成統一的歐洲落后國家。但是現在,我們已經是世界第二大工業國,超過了英法俄。這樣的成就,充分說明了國家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而且,我們還擁有幫助落后國家建設工業的經驗,這是蘇聯所沒有的。”

    在赫斯曼的推動下,德國在世界大戰結束后就一直致力于“輸出工業化”,最大的成功當然是蘇聯的工業化建設。除了蘇聯,意大利、日本、土耳其、巴西、阿根廷、芬蘭、智利、中國甚至暹羅王國,都多少受惠于德國的“工業化輸出”,得到了提升本國工業能力的機會。

    相比之下,蘇聯就嚴重缺乏這方面的經驗。他們在過去的兩三年中,也試圖幫助自己那個東方盟友提升一下軍工水平。派出了不少專家,還送去了一些蘇聯生產的機器。可是效果卻不盡如人意,最后蘇聯專家不得不求助他們的德國老師。

    “我們可以輸出國家社會主義,同時再輸出工業設備和技術,”赫斯曼說,“兩者是可以配套進行的,而且我們的主義并不需要對一個國家進行翻天覆地的改變,也更適合那些承受不起太大動蕩的小國……”

    像俄國布爾什維克那樣鬧法,的確不是隨便什么國家都能承受的。之前的匈牙利革命就個血的教訓,鬧了好幾年,最后還是讓帝國主義聯合起來撲滅了。

    所以赫斯曼估摸著,如果把國家社會主義整理一下,將李斯特經濟學、俾斯麥開創的社會福利、希特勒的中下層路線和集權主義政府全都捏在一起,整合出一個國家社會主義思想,然后再輔以德國技術和工業設備的輸出(當然是要錢的),一定會為德國在世界上爭取到一些靠譜一點的朋友。

    而且,輸出國家社會主義的對象不一定是落后國家。現在可是大蕭條期間,不僅是德國,英國、法國、美國這樣的發達國家,同樣需要實行各種各樣的“新政”。而德國由于希特勒上臺,在實行“新政”方面走在了最前面。

    歷史經驗告訴赫斯曼,希特勒的新政要不了幾年就能取得令世人矚目的成就。如果德國能夠搶先成立個國社主義國際之類的組織,滿世界去宣傳“猶太金融寡頭陰謀論”和“國社主義新政”。

    將各種各樣的“新政”都貼上納粹的標記,如果有可能的話,再扶植起美國納粹、英國納粹、法國納粹、西班牙納粹等等之類的。其中的一些可以成為德國在未來的盟友,另一些可以去給英美法等國的主流政壇攪局。

    而且,德國還能透過這些輸出國家社會主義的行為,讓全世界都知道德國的理想,德國的目標,德國……不是為了征服和掠奪而戰,而是為了打造一個比自由資本主義和殖民主義更加和諧,對全人類更加有利的制度而斗爭。

    “路德維希,你的想法是好的,”娜塔莉.列辛斯卡雅聽完了赫斯曼闡述的理念,一秀眉卻緊緊擰成了一團。“可是你知道什么是宗教戰爭嗎?”她用充滿擔憂的眼神看著赫斯曼,“斯大林是社會主義的教皇,而德國國家社會主義如果要擴散自己的思想,那就是路德宗!社會主義的教皇一定會將你們視為仇寇!”

    赫斯曼只是無所謂地一笑,“他可以選擇成為教皇,或者和我們德國國家社會主義者共同奮斗,但是我們不會放棄自己的理想!”

    【馬上就要515了,希望繼續能沖擊515紅包榜,到5月15日當天紅包雨能回饋讀者外加宣傳作品。一塊也是愛,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續。)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