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歷史性的會面

    “保羅.阿德里.莫里斯.狄拉克、埃爾溫.薛定諤、托馬斯.亨特.摩爾根……這個摩爾根是干什么的?我好像在什么地方聽到過他。『≤,”

    1933年12月10日,蘇聯偉大領袖斯大林在從蘇聯駐挪威大使館前往奧斯陸市政廳領取諾貝爾h平獎的途中,手里拿著一張名單,上面寫著今年和他一起“中獎”的科學家和文學家的名字。也不知道是誰給他的,斯大林沒有注意,只是在轎車里面拿著看了一眼,結果就發現不對了。

    “托馬斯.亨特.摩爾根是個反動分子!”

    蘇聯外交人民委員此時正坐在斯大林身邊,聽到斯大林問起摩爾根,連忙解釋道:“他就是那個資本主義的孟德爾—摩爾根遺傳學派的摩爾根……外交人民委員部已經向諾貝爾生理和醫學獎評委會提出了嚴正抗議。”

    “哦,那這個摩爾根為什么會得獎?”斯大林感興趣地問。

    “因為他提出了反動的《基因論》。”李維諾夫說,“他認為生物的遺傳性是通過一種名叫基因的物質所決定的,而進化則來源于基因突變……這種觀點違反了馬克思主義,否定了勞動創造人類的科學論斷,所以是反動的。”

    違反了馬克思主義,這可不是小罪過!在蘇聯國內,孟德爾—摩爾根遺傳學派早就被定了性,再翻不了身了。而斯大林正是給這個反動學派最后定性的人!所以他記得托馬斯.亨特.摩爾根的全名。

    “我想起來了!”斯大林將手里的紙張折了起來,交給了李維諾夫,“國家社會主義者很喜歡這個摩爾根……摩爾根的觀點就是為他們服務的。”

    雖然赫斯曼不大贊成宣揚種族主義,但是種族主義、民族主義、國家主義在德國差不多是一脈相承的——許多自負的日耳曼人都認為自己的種族比別人優秀,而“優良基因”理論正好迎合了他們。

    “這會是一個陰謀嗎?德國人在瑞典很有影響力,”斯大林有些不快地問。“他們讓國家社會主義的生物學家和我一起得到諾貝爾獎,這等于證明了國家社會主義比馬克思主義正確。”

    現在國家社會主義和馬克思主義之間的“真理之爭”已經有愈演愈烈的趨勢。在國社國際和德國的推動下,歐洲和美洲的許多國家都出現了國社系的政黨。而且由于國社思想并不反對私有制和貴族,因此還得到了許多國家高層的認可。

    在5月份的倫敦經濟會議召開期間,希特勒還和英國****愛德華交上了朋友——兩人對于國家主義和社會主義的觀點非常接近,而且愛德華王子也同意歐洲團結對抗美國的觀點。

    除了交上愛德華****這個朋友。希特勒還在倫敦收獲了小以色列國和法德波公路項目,而修建中東鐵路的提議則被小心看守著大片殖民地的英國人否決了。

    而法國和波蘭則對修建公路有點興趣。法國將會修建一條巴黎通往德國萊茵區的高速公路,波蘭則修建一條連接基輔—華沙—德國本部邊境的高等級公路(并不是高速公路),同時法波兩國的高速(高等級)公路還會和德國正在修建的高速公路連接。

    通過這個在后世看來非常原始的公路網,法國理論上就能在蘇聯入侵波蘭的時候,通過公路長途調集軍隊去增援波蘭了——這條公路實際上是在波蘭人的極力要求下開工的。因為“右岸烏克蘭問題”的存在,畢蘇斯基知道波蘭絕對沒有可能被蘇聯“原諒”。

    當年吞并右岸烏克蘭的代價,就是如今需要面對一個充滿惡意,并且越來越強大的蘇聯!

    所以這位身體一日不如一日的波蘭獨裁者。現在不肯放過任何一個讓波蘭多獲得一點安全保障的機會。在推動“法德波公路工程”的同時,還在積極尋求和德國解決西部邊界問題。但是波蘭國內膨脹的民族主義情緒卻不允許畢蘇斯基立即將旦澤交給德國……

    “斯大林同志,或許我們可以要求諾貝爾獎的評選委員會將1934年度或1935年度的生理和醫學獎頒給米丘林同志。”李維諾夫思索著說,“但是現在,我們不宜和德國人因為這點小事鬧翻。”

    “不必了,”斯大林搖搖頭,摸出自己的煙斗把握了起來,“我們如果在這個問題上和他們計較。反而會顯得我們氣量太小。”

    蘇聯偉大領袖的眉頭漸漸靠攏在了一起,德國國社黨操縱諾貝爾獎委員會。給摩爾根這個反動學術權威頒獎只是小事。但是德國和波蘭關系的逐漸緩和,卻讓斯大林感到非常擔憂。

    ……

    “總理,斯大林來了!”

    在挪威首都奧斯陸市政廳的一間小會議室內,德國總理阿道夫.希特勒穿著燕尾服,在外交部長牛賴特和赫斯曼等人的陪同下,已經到了一會兒了。

    德國駐蘇聯大使舒倫堡從門外進來。報告了斯大林的抵達。希特勒和斯大林在領取諾貝爾h平獎之前,將會在這間小會議室內進行一次歷史性的會面。至于會面要討論什么,則是兩國最高的機密。

    “牛萊特先生,舒倫堡先生,你們不必參加會面。”希特勒說。“有赫斯曼步兵上將在就行了,他的俄語很好,可以充當翻譯。”

    赫斯曼說:“蘇聯方面陪同的是外交人民委員李維諾夫,他的德語也足夠好。另外,今天的會面純屬私人性質,不必進行記錄,所有的秘書隨從都不必參加了。”

    連記錄都不留!這是早就安排好的,會面將在完全保密的情況下進行。而這個安排也是保密的,直到最后時刻才會告訴隨行人員。

    牛賴特和舒倫堡互相看了對方一眼,他們都是“老外交”了,當然不相信斯大林和希特勒會只是拉拉家常,談談天氣。

    “遵命,總理先生。”德國外交部長和德國駐蘇聯大使沒有提出異議。

    然后,會議室里的人都站起身,走到門口,按照早就安排好的順序站立。希特勒將第一個和斯大林握手,然后是赫斯曼,再接著是牛賴特部長。而舒倫堡大使則會在斯大林到達后為他一一介紹德國方面的領導人。

    ……

    “希特勒總理,很高興在挪威和您見面。”

    斯大林穿著一件綠色的沒有肩章和領章的軍服,主動伸出手和希特勒的手握在了一起。

    “總書記同志,這是一個歷史性的時刻!”希特勒回答說,“蘇聯和德國,兩個社會主義國家將會團結起來創造和維護和平。”

    “對!”斯大林重重點頭,“社會主義反對戰爭,所以德國和蘇聯都將是世界和平的********著!”

    然后就是一片鎂光燈閃爍,來自世界各地的記者用他們的鏡頭記錄下了這個偉大的時刻,同時也記錄下了兩人的講話。

    兩個決心維護世界和平的“社會主義領袖”在簡短說了幾句關于和平的話語后,就消失在兩扇厚重的木門內了。

    “坐吧,都坐吧。”赫斯曼親自關上了會議室的大門,然后轉過身用德語和俄語說。“會議是完全保密的,不會有任何書面的東西留下,可以暢所欲言。”

    斯大林和希特勒都在打量著對方,仿佛沒有先開口的意思。赫斯曼笑了笑,說:“時間緊迫,再過一個小時,總書記同志和總理先生就要領取h平獎了。”他頓了下,“那么在兩位領取h平獎前,不如先討論一下戰爭的問題吧。”

    他的這些話都是用德語說的,李維諾夫將之翻譯成了俄語告訴了斯大林,蘇聯領袖笑了起來:“路德維希,既然你如此直率,那么我就直說了。蘇聯無法容忍白色波蘭占領右岸烏克蘭、西烏克蘭(指東加利西亞)和西白俄羅斯。”

    赫斯曼將斯大林難懂的格魯吉亞口音俄語翻譯成了德語,然后對希特勒說:“總理先生,這是蘇聯一貫的國策,我們過去都是贊同的。”

    希特勒沉默了一會兒,仿佛在認真思考,然后才輕輕點了下頭:“我們對波蘭的要求并不多,收回旦澤市,將波蘭走廊變成波德共同領土……不過我們可以理解蘇聯對波蘭的領土要求。”

    李維諾夫將希特勒的話翻譯成了德語,斯大林看了坐在希特勒身邊的赫斯曼一眼,然后說:“理解是什么意思?”

    “就是不支持,不反對,不干涉。”希特勒說,“我們的目標是和奧地利、波羅的共和國、捷克斯洛伐克實現統一,并且收復旦澤自由市,將波蘭走廊變成兩國共同領土。3000萬波蘭人不是我們想要的,我們從來都沒有統治過那么多波蘭人……我們德意志民族自己也就8000多萬人口。”

    “但是你們想要捷克斯洛伐克!”斯大林說,“那是一個非常不錯的工業化國家,如果德國得到捷克斯洛伐克,英國、法國和意大利就再也對方不了德國了,哪怕聯合在一起也不行。”蘇聯領袖嘲諷地笑了起來,“可是英法又怎么會如此愚蠢,將這么一個重要的國家交給德國呢?”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