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國聯調查團

    一支波蘭生產的maroszekwz35反坦克步槍已經被架在了布拉格市中心的歐羅巴大旅社的套房窗口,細長的槍管已經對準了大馬路的路口——這是一條車來車往的馬路,不過尋常的汽車根本不需要用反坦克步槍來打。&這支威力巨大而且很難搞到手的反坦克槍,是用來對付斯柯達公司定制的防彈大轎車的。這種汽車不是大規模生產的普通商品,而是少量生產專供大人物使用的奢侈品。在布拉格一共只有不到10輛,其中一輛屬于剛剛卸任的捷克斯洛伐克前總統馬薩里克。

    今天這位前總統就會乘坐他的防彈汽車,前往布拉格市中心的一家法庭,他會在那里發表演說,呼吁捷克斯洛伐克人民團結起來,粉碎德意志分離主義者的陰謀——并不是老總統有多么睿智,而是捷克斯洛伐克所有的壞事情都是德意志人干的!

    他們就是這樣讓人討厭,無惡不作!在1931年前他們是山里來的小偷、騙子、乞丐和妓女……他們是布拉格城內的下等人,只配從事低賤的工作。而在1931年后,這些人又成了瘋子,幻想著他們永遠失去的帝國會重新起來,再一次把捷克斯洛伐克變成德意志人統治的殖民地!

    到了現在,他們又在煽動無知的斯洛伐克人鬧事,妄圖將捷克斯洛伐克從一個團結的共和國變成一個松散的聯邦……這樣一來350萬蘇臺德德意志人也就擁有了組織自由邦的權利。

    “兒子,布拉格這里不需要你,明天你就返回倫敦。”拄著手杖的馬薩里克說,“斯洛伐克人的事情鬧不大,真正的問題還是蘇臺德的德意志人……德意志人是整個歐洲的罪惡源泉。對捷克斯洛伐克來說也是這樣!我的意思是驅逐他們,所有的人都走。離開捷克斯洛伐克的土地,統統到德國去。”

    “父親,現在不是1919年了!”揚馬薩里克搖搖頭。“他們真的已經崛起,成了強國了。”

    “那又怎么樣?”馬薩里克哼了聲。“他們敢來捷克斯洛伐克撒野嗎?我們可不弱,而且還有法國、波蘭、南斯拉夫和羅馬尼亞。”

    捷克斯洛伐克和法國、波蘭有所謂“鐵三角同盟”,同時還和南斯拉夫、羅馬尼亞締結同盟,形成了所謂的“小協約國”。不過現在“鐵三角”少了一個波蘭,“小協約”中的羅馬尼亞和南斯拉夫怎么看都靠不住。而德意志帝國又是一年一個樣,國力日益強大……

    揚馬薩里克搖搖頭,剛想和父親說什么,汽車突然猛地一震。好像被什么東西猛地撞了一下,然后才是“呯呯呯”的幾聲巨響傳來。揚馬薩里克的腦袋好像撞在了什么地方,只覺得眼冒金星,額頭上一陣陣劇痛傳來。好一陣才反應過來——有人在向汽車開槍!

    他連忙回頭往旁邊看去,只見自己的父親大半個身子已經被鮮血染紅,眼睛和嘴巴都張得很大,仿佛想大喊,但又什么聲音都發不出來……

    ……

    巴黎,馬提尼翁宮。剛剛上臺的法國總理阿爾貝特薩羅突然有一種天要塌下來的感覺。2月份的時候西班牙就出了大事兒——第三國際支持的左yi陣線上臺掌權了,

    西班牙共和國很有可能會變成一個第三國際系的社會主義國家——成為社會主義陣營的一員!

    而法國的另一個主要鄰國德國。現在又自稱是國家社會主義,而且也是社會主義陣營的一員!

    法國現在要被社會主義包圍了,雖然法國國內也有很多社會主義者。譬如阿爾貝特薩羅總理所在的激進社會黨也自稱是社會主義。但是法國的社會主義主流不是第三國際系統,也不是國社國際系統,而是第二國際系統的。雖然都姓社,但是兩派之間的關系是什么樣就不用說了

    可是法國要去干涉西班牙革命恐怕也不大行,不僅因為現在的法國人民不想打仗,還因為現在法國的各種左pai為了防止法國“法西斯”——實際上他們和希特勒不是一伙的,恰恰相反,他們是法國的激進國家主義者,是反對德國的——奪權上臺。正在組建一個名叫“人民陣線”的政黨聯盟,法國的布爾什維克黨也將是其中一員。

    也就是說。法國的第二國際系社會黨人(白左圣母)和第三國際系的布爾什維克黨,以反對法西斯的名義聯合在了一起。共同打壓法國的國家主義者——其實就是貝當、魏剛、雷諾還有戴高樂這一類人。

    受制于“人民陣線”內部的布爾什維克,法國政府根本不知道怎么處理西班牙的亂子,而中歐那邊的捷克斯洛伐克又出了新的亂子。

    斯洛伐克人在鬧自治——這可不是小事情,斯洛伐克人是捷克斯洛伐克的主體民族組成部分!如果他們自治了,那么捷克斯洛伐克的德意志人、波蘭人、匈牙利人和烏克蘭人怎么辦?是不是也要自治?

    要都自治了,捷克人還有多少地盤?那點地盤還能還能支撐一個**的軍事強國嗎?

    更讓法國總理感到頭疼的是,捷克斯洛伐克的“國父”馬薩里克,在幾天前居然在前往布拉格市法庭時遭到了暗示——被人用反坦克步槍轟殺在防彈汽車內!

    而這場暗殺事件,頓時就化為了軒然大波!

    捷克斯洛伐克總統貝奈斯在馬薩里克被殺的當天就宣布了緊急狀態,下令征招40萬名預備役軍人入伍,還對軍隊展開了清洗,解除了數千名斯洛伐克族的軍官和士官的職務。

    同時,貝奈斯總統還命令軍隊開進了德意志人聚集的蘇臺德地區,并且宣布戒嚴。

    而且,捷克斯洛伐克政府還認為馬薩里克遇刺事件和蘇臺德國家德意志人黨有關,宣布取締該黨——這樣的行為實際上是捷克斯洛伐克的慣例,凡是遇到內部問題,就把德意志人推出來當罪魁禍首。

    可是這一次,捷克斯洛伐克政府的行為卻立即遭到了德國的強烈反應!

    德國總統魯登道夫在捷克斯洛伐克取締蘇臺德德意志人黨的當天,就下達了一期******,將在一個月內擴充陸軍至150萬!

    同時,大批德*隊開進靠近捷克斯洛伐克的邊境地區,德國空軍的戰斗機、偵察機也開始頻繁越境偵察,大有為了“蘇臺德兄弟”和捷克斯洛伐克一戰的架勢。

    事情到這里還沒有完,就在德國和捷克斯洛伐克劍拔弩張的時候。一個名叫“斯洛伐克人民陣線”的組織卻公開宣稱對刺殺馬薩里克事件負責。

    而這個組織正是匈牙利布爾什維克黨和斯洛伐克布爾什維克黨下屬的一個游擊隊!

    也就是說,馬薩里克之死和蘇聯有著間接的關聯,和蘇臺德德意志人黨是沒有關系的,他們是被冤枉的。

    就在布爾什維克站出來背黑鍋的時候,蘇臺德德意志人黨的頭頭康拉德漢萊茵和斯洛伐克天主教人民黨的領袖安德雷赫林卡神甫一起跑到了瑞士日內瓦,向國際聯盟哭訴德意志族和斯洛伐克族長久以來遭受到捷克人的殘酷壓迫!

    而且,這兩人還指控捷克人在1919年欺騙了協約國——捷克人和斯洛伐克人根本不是一個民族!所以捷克斯洛伐克也不是什么民族國家,而是一個多民族國家!

    占人口比例超過60%(也沒那么多)的非捷克族人,現在正受到捷克人的剝削和壓迫,處境比奧匈帝國事情更加悲慘。

    又過了幾天,捷克斯洛伐克境內的匈牙利人、烏克蘭人和波蘭人的代表也紛紛到了日內瓦告狀哭訴。在英國和法國的報紙上,鋪天蓋地的也都是各種捷克人的惡行。

    “總理先生,德國的無所任大使里賓特洛甫先生到了。”

    法國總理的秘書將一位四十歲出頭,看上去有點輕浮的中年男子領進了辦公室。

    “總理先生,”里賓特洛甫的法語很好,他沒有說什么寒暄的話,就直入了主題,“我國的希特勒總理派我來巴黎,向您轉達他對‘捷克斯洛伐克問題’的意見,他認為應該在國際聯盟的框架內全盤解決問題。”

    “全盤解決問題?”法國總理仿佛有些不大明白。

    里賓特洛甫說:“捷克斯洛伐克問題主要是民族問題,即捷克斯洛伐克到底是不是一個民族國家,如果不是,那么捷克斯洛伐克境內的各民族是否有權自治,是否可以以民族自決脫離捷克斯洛伐克。希特勒總理的意見是,組成一個國聯調查團,對捷克斯洛伐克的內部民族問題進行全面調查!然后依據調查結果,再決定捷克斯洛伐克問題的解決方案。”

    “派國聯調查團?”法國總理思索了一會兒,覺得這的確是個解決問題的辦法。“那么調查團的組成,希特勒總理有什么意見嗎?”

    “可由行政院常任理事國各派一名代表參加。”里賓特洛甫微笑著說,“整個調查過程,都可以向各國記者公開……實際上,整個歐洲都知道斯洛伐克人和捷克人根本不是一個民族,他們的語言、文化甚至對基督的信奉程度都完全不一樣。”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