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最長的一天 四

    轟隆隆,轟隆隆……

    裝甲邁爾指揮的車隊在穿越圖霍拉森林的一條公路上前進,8輪重型裝甲車在前,邁爾乘坐的6輪重型裝甲車在后,半履帶式運兵車在最后面跟著。邁爾的半個身子露在外面,舉著一架望遠鏡在東張西望。

    仿佛悶雷滾動一樣的轟鳴從他的身后傳來——這是波蘭人的大炮在轟擊邊境的幾處路口。

    守衛圖霍拉森林的波蘭軍隊仿佛是從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戰場上直接穿越來的,各種打法都是一戰式的。

    比如他們沒有在森林里面部署重兵,在裝甲邁爾看來,波蘭人的指揮官完全沒有機械化戰爭時代的常識。如果他們把幾十門37mm炮部署在森林里,第3裝甲師至少要花幾天時間才能突破。

    可是波蘭人只是在森林里面部署了一些裝備機關槍和迫擊炮的小分隊。這樣的部隊怎么對付得了裝甲師?根本就是瞎胡鬧嘛!

    而且更加瞎胡鬧的是,波蘭人正在往邁爾的裝甲偵察連屁股后面打炮。

    邁爾心想:“波蘭人的指揮官一定是知道有德國裝甲部隊越境,所以想用大炮轟擊,但是又不知道目標在哪兒(裝甲部隊的突擊速度太快,而傳統的炮兵反應又太慢)。于是只能胡亂轟擊路口……可是現在空中到處都是掛著炸彈的ju.87和hs-123,正在開火的炮兵根本無處躲藏,很快就會被炸個稀巴爛的。”

    “嗒嗒嗒嗒……”

    波蘭人的wz30重機槍的聲音又一次響了起來,車隊也隨即停止前進。邁爾抬起望遠鏡往槍聲響起的地方看去。

    那里是一處小村莊,就在公路旁邊,和之前被裝甲邁爾的連隊攻破的幾處波軍據點一樣,已經挨過炮炸了,到處都是殘垣斷壁。不過大炮的轟擊肯定沒有完全消滅駐守的波軍,他們還在進行毫無意義的頑抗,他隱約看見一道殘破的土墻后面有連續不斷的槍口焰噴出。

    “地圖。”

    炮手古斯塔夫.施瓦辛格連忙把一張地圖遞給了邁爾,邁爾很快在地圖上找到了這個村莊——它是代號為“a26”的目標。

    “呼叫一次炮火支援,目標a26。”裝甲邁爾給車上的報務員下令,然后又拿起通話器大聲說:“咱們的大炮就要開火了,2號車、3號車、4號車、5號車退到隊伍最后面去,其它車輛保持不動。”

    這時飛機馬達的轟鳴聲從天空中傳來,裝甲邁爾抬頭向空中望去,就看見幾十架ju.87俯沖轟炸機正掠過天空,往東飛去。

    它們應該是去摧毀因為開火而暴露的波軍炮兵陣地的!

    ……

    波蘭濱海集團軍司令官普熱捷米爾斯基少將的指揮部現在轉移到了一個堅固的地下室內。因為德國人的飛機在45分鐘前空襲了司令部的駐地,炸毀了幾十臺汽車,兩個堆放補給物資的倉庫,還把周圍的兩條公路炸的坑坑洼洼。還把附近托倫第4戰斗機團的一個機場炸成了廢墟,有幾十架pzl飛機來不及起飛就被炸毀在機場上了……

    另外,德國人的狂轟濫炸還讓集團軍司令部和下面幾個師旅的通訊一度中斷,花了將近一個小時才剛剛恢復。

    “將軍,第9師、第15師、第27師和東部戰術集群都報告遭到了猛烈轟炸和炮擊,各部炮兵都損失慘重……”

    集團軍參謀長格羅茨基上校捏著剛剛收到的電報抄件,報告損失的時候額頭上不住冒著冷汗。不過集團軍司令官普熱捷米爾斯基少將倒還算鎮定,只是面無表情地聽著。

    “將軍,濱海民防旅和第15步兵師還報告,德國佬的坦克正在通過圖霍拉森林,而且推進速度很快。”

    “坦克?德國人的坦克在通過圖霍拉森林?”普熱捷米爾斯基少將嘀咕了一聲,“德國人的主攻方向是圖霍拉森林?”

    “將軍,南線的第9步兵師也報告說發現了敵人的坦克和步兵。”濱海集團軍參謀長格羅茨基上校說,“那里是我集團軍和波茲南集團軍的結合部。一旦被突破,我集團軍就有可能被敵人包圍。”

    說著話,格羅茨基上校就忍不住嘆了口氣。濱海集團軍被擺在了一個非常危險的位置上——處于德國本土和東普魯士之間,正面是波美拉尼亞的德軍主力部隊,背后是東普魯士的德軍。一旦波美拉尼亞的德**隊突破了第9步兵師的防御,渡過布拉希河(位于圖霍拉森林以東,是波軍的第二道防線所在),那么整個濱海集團軍的5個步兵師、1個騎兵旅和2個民防旅就有可能被德軍包圍。

    “那好吧,濱海騎兵旅暫時不動。”普熱捷米爾斯基少將說,“告訴普日雅科夫斯基少將,一定要堅定防守,不可絲毫動搖,至少要在圖霍拉森林一線堅持1個星期。”

    這位濱海集團軍的少將在下達這道命令的時候,當然不會想到他的第15步兵師和濱海民防旅面對的是強大的德國第19裝甲軍!這是一個擁有2個裝甲師(第3裝甲師、第10裝甲師)的強大裝甲突擊力量,光是坦克就多達711輛(分屬27個連,其中三號坦克55輛、四號坦克36輛,其余都是二號坦克和38t坦克)——這是整個濱海集團軍都無法對抗的力量!

    ……

    “大將閣下。”德國空軍總司令兼東線空軍司令官凱塞林航空兵上將看見赫斯曼大將走進了自己的作戰指揮室——東線空軍司令部和東線總部都設在斯德丁海軍要塞內——立即放下手頭的事情行了抬手禮。

    “情況怎么樣?”赫斯曼是踩著準點來的,現在是1939年9月1日上午7點,戰爭已經爆發了2個小時又15分鐘。

    如果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這點時間連炮火準備都不夠——一場會戰的炮火準備通常會持續好幾日。

    但是在機械化稱王的第二次世界大戰中,2個小時又15分鐘有時候就可以決定命運了,因為第一波空襲的結果基本已經出來了。

    至于前線各集團軍群的報告,則還要再過一兩個小時才會送到總部。因此赫斯曼在這段時間內只能過問一下空軍和海軍的情況——不過德國波羅的海艦隊現在正在封鎖旦澤港,沒有什么好報告的。

    歷史上“石勒蘇益格-荷爾施泰因”號訓練艦開炮轟擊波軍基地的一幕因為赫斯曼的反對并沒有發生。

    “我們出動了1998架飛機,轟炸了所有已知的前線機場、前線炮兵陣地、交通樞紐和指揮中心還有部隊集結地。敵方的損失非常慘重,具體數據還在分析(分析照片)。而我方的損失非常輕微,目前統計到的,有26架飛機沒有返航,另外還有38架飛機不同程度受損。”

    根據后來的統計,在第一波空襲中被炸毀在地面或在空戰中被擊落的波蘭飛機多達600多架。而德國方面的損失不過24架墜毀,41架損傷,飛行員陣亡、失蹤、被俘一共40人。可謂是大獲全勝了!

    “第二波空襲什么時候可以開始?”赫斯曼問。他現在不擔心地面上的進攻,因為決定地面進攻是否順利的因素在天空上。

    “正在準備,最多再有1個小時就能發動。”凱塞林報告說,“另外,所有的ju.87和hs-123還有炮兵偵察機,現在都劃歸各集團軍調遣了。”

    沒有制空權是打不好閃電戰的,而取得了絕對的空優之后,以德國空軍目前的對地攻擊能力,波蘭軍隊在白天的時候連動彈都困難。只能眼睜睜看著德軍的兩個集團軍群(北方和南方)發動鉗形攻勢。

    如果一切順利,到了明天早上,幾個擔任尖刀的裝甲軍(第19軍、第22軍、第15軍、第16軍、第8軍等),應該已經突破了幾十公里,沖到波軍一線部隊的背后去了。

    ……

    1939年9月1日,上午7點45分,戰爭爆發已經有3個小時了,第3裝甲師的先鋒,裝甲邁爾的連隊已經沖到了圖霍拉森林的邊緣。

    大部分的半履帶車和3輛8輪裝甲車被他留在了后面的3個村莊——那里都是波軍的前沿據點,是用來遮蔽主要防線的。波蘭人將他們的第一道主防線設在了森林以東,背靠布拉希河。

    “注意,注意搜索正前方目標!如果發現了什么,就立即開火。”裝甲邁爾拿著通話器,大聲下令。這里已經接近敵人的主要防線了,一定要小心一點。

    “篷篷篷!”邁爾的命令剛剛下達完,就聽見20mm炮開火的聲音,他知道前面的裝甲車在開火。“2號車!馬克斯!發生了什么事?是你在開火嗎?”

    “坦克!發現波蘭的坦克!”耳機里傳來了2號車車長馬克斯的回答,“是tks坦克,至少有10輛,不,是15輛,還有很多騎兵,我們好像遭遇敵人主力了……”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