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奇襲 二

    馬克西姆馬克西莫維奇李維諾夫年輕時曾經長期在倫敦居住,還娶了一位英國猶太富商的女兒。因此被認為是蘇聯布爾什維克內部的“親英派”,當斯大林準備向西方靠攏的時候,他就會得到重要。而當斯大林準備聯合德國的時候,他就失去了外交部人民委員的職位和中y委員的地位。

    不過他只是被“雪藏”而不是被“清洗”,因為斯大林還有用得著他的時候。

    比如今天,1939年9月3日,他就千里迢迢從莫斯科飛到了倫敦——作為蘇聯偉大領袖約瑟夫斯大林的密使。

    在前往白廳街的途中,李維諾夫就發現這座他非常熟悉的城市已經滿是火藥的味道了。雖然英國還沒有向德國宣戰,但是誰都知道,戰爭很快就要爆發了,因為倫敦已經開始布署防空了。

    灰蒙蒙的天空中飄著不少白色的氣球,很大,很高,用鋼絲繩系在地面的卡車上面。這是防空氣球,如果飛機不小心撞上去可就糟糕了。這種氣球可以防御敵機的低空轟炸。

    高射炮陣地也正在布置,空曠的廣場上架起了老掉牙的3英寸高射炮,機場、碼頭這些比較重要的地方架起了37英寸的新式高炮。

    另外,李維諾夫還看到消防隊員在進行演習,許多建筑物在加固或是拆除什么東西,玻璃窗上也開始貼米字形的膠帶。

    顯然,英國人非常擔心他們的首都遭到德國飛機的轟炸!

    可是據李維諾夫所知,德國人目前并沒有進攻英國的打算reads;。他們的海軍太弱小了,一旦和英國開戰就意味著海上交通被切斷,所以德國人的盤算一直都是拉上蘇聯嚇阻英法。

    因此,現在倫敦的防空準備只能說明一點——英國很快就要向德國宣戰了,而且法國一定會跟進。

    波德戰爭很快就要變成一場帝國主義間的世界大戰了!而蘇聯這個愛好和平的社會主義國家,完全沒有理由去介入帝國主義的戰爭。蘇聯的目的只是收回原本就屬于蘇聯人民的土地,包括烏克蘭、波羅的、立陶宛,或許還有芬蘭……

    “大臣先生,”在白廳街和英國外交大臣哈利法克斯子爵見了面,李維諾夫毫不隱瞞就亮出了蘇聯的觀點。他說,“我想您很清楚這一點,目前的蘇波邊界是波蘭利用蘇俄內戰的機會發動侵略戰爭,強加給蘇聯的。這是1億6000萬蘇聯人民所不能接受的,必須要進行改正!”

    哈利法克斯子爵看著這個急吼吼從莫斯科飛來的蘇聯特使——秘密的特使,心里揣摩著斯大林的意圖。

    這位紅色沙皇顯然比歷史上任何一位俄國沙皇都要貪婪和無恥!全世界都知道德國是蘇聯的盟友,兩國有20年的友誼。沒有德國的幫助,蘇聯根本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時間內成為世界第四(英國認為他們自己是世界第三)工業化國家。而沒有蘇聯的幫助,德國同樣不可能建立起如此龐大的軍事力量。

    可是現在,面對英法波的同盟,這位gc主義的沙皇感到害怕了,想要出賣德國了。看來德國人很快就要輸掉戰爭了,他們沒有機會了。

    “這的確是個錯誤,”哈利法克斯子爵微笑著說,“但是任何單方面改變現狀的行為同樣是巨大的錯誤,作為波蘭的盟友,英國不會坐視。”

    表態相當強硬啊!

    李維諾夫心想:德國人在9月2號公布的傷亡損失情況和戰果,看來都有很大的水分——這也是工農紅軍總參謀部研究后給政z局的意見。

    德國人有意夸大了勝利,隱瞞了損失,目的就是促使蘇聯盡快參戰。

    “當初波蘭的入侵行為,難道就不是單方面改變現狀嗎?”李維諾夫的語氣已經放沉。雖然政z局希望“和平收復”右岸烏克蘭,但是在“和平收復”希望渺茫的情況下,動用武力就是必然之選了。

    “蘇聯愛好和平,但不等于會為了和平放棄屬于我們的土地!”李維諾夫指出,“波蘭現在正遭到蘇聯的盟友德國的進攻,如果蘇聯在這個時候加入戰爭,和德國一起進攻,那么波蘭的滅亡就不可避免了。”

    “波蘭不會滅亡!”哈利法克斯子爵說,“這是一個勇敢的民族,而且還擁有英國、法國這樣強大的盟友。英國、法國、波蘭可能還有意大利的聯盟,是不可戰勝的!”

    意大利領袖墨索里尼在德國入侵波蘭的當天就在羅馬發表演說,譴責德國的暴行,聲援波蘭人民,并且高調宣布將派10個師去德意邊境。

    當然,意大利領袖在羅馬威尼斯宮的陽臺上滔滔不絕演說了四個小時是有報酬的——四條滿載伊拉克石油的油輪正通過蘇伊士運河駛往意大利。這些伊拉克石油是英國政府白送給領袖的,作為他演說的出場費,大約有42萬噸。領袖一個小時的出場費就超過了1萬噸石油,還是蠻貴的!

    “蘇聯對右岸烏克蘭的主權無可爭辯,”李維諾夫說,“如果我們不能通過和平手段達成目的,那么蘇聯紅軍就會解放右岸烏克蘭!我們會和德國盟友一起戰斗,哪怕對手是英國、法國和意大利!”

    看來蘇聯人鐵了心要拿下右岸烏克蘭了!

    哈利法克斯子爵已經摸清了蘇聯的底牌,他的態度馬上軟化下來了,“特使先生,我們只是反對單方面以武力改變現狀,就像德國入侵波蘭那樣,這是不允許的reads;。但是我們不反對蘇聯通過和波蘭的友好談判,取得右岸烏克蘭的主權。”

    “談判?”李維諾夫問,“什么時候開始,又需要談上多久?”

    哈利法克斯子爵笑了起來,“特使先生,我現在不知道什么時候可以談,又需要談多久。因為我不是波蘭外交部長。但是我可以向您保證,蘇聯一定可以通過談判達成目標。”

    李維諾夫點了點頭,不置可否。

    哈利法克斯子爵又說:“我們需要一些時間去說服波蘭,我想10月1日可以在華沙城堡舉行第一輪談判。”他停頓了一下,“而在這之前,我認為蘇聯應該充分向波蘭釋放出善意。”

    “善意?”李維諾夫意識到哈利法克斯子爵想要蘇聯和德國解除同盟關系,他馬上搖頭,“沒有什么善意可以釋放給波蘭!他們正遭到德國的進攻,他們想要生存下去就必須向蘇聯讓步!我希望可以在10月6日之前改正關于右岸烏克蘭的錯誤。”

    蘇聯布爾什維克黨政z局給波蘭的最后時間是10月10日,高明的外交家李維諾夫又掐掉了4天。不過此刻的他怎么也不會想到,10月6日的談判根本不可能舉行,因為那時華沙早就是德國人的天下了。

    ……

    在哈利法克斯子爵和李維諾夫會談結束后的一個小時,一份大英帝國的最后通牒放在了德意志帝國領袖兼總理阿道夫希特勒閣下的面前。

    大英帝國要求德國在2個小時內提供停戰的保證,否則英國和德國就將處于戰爭狀態!

    英國大使當著希特勒還有正在總理府和希特勒討論“鈾工程投資計劃”的赫爾曼戈林,還有陪同英國大使前來的外交部長里賓特洛甫的面宣讀了最后通牒,由希特勒的秘書希米德現場翻譯。

    宣讀完了最后通牒后,英國大使非常紳士地沖希特勒點了下頭,然后就揚長而去。只留下希特勒、戈林和里賓特洛甫三個呆若木雞的“元兇罪魁”。

    這一次,和早就做好準備和英國開戰的軍方(實際上事情也有點出乎軍方大佬的預料,20年盟友蘇聯居然在關鍵時刻背叛了德國)不同,阿道夫希特勒一直在打避免和英法開戰的主意。

    因為在他看來,德國和英國沒有不死不休的利害沖突——德國是大陸國家,英國是海洋國家。德國稱霸歐洲,英國主宰大洋。兩個在血統上非常相近的國家,就能共同主宰世界了……

    不知過了多久,戈林第一個回過神,他回頭來對希特勒說:“假使我們輸掉了這場戰爭,那么上帝英國饒恕我們。”

    希特勒看了胖子一眼,沒有說話。這時,辦公桌上的電話鈴響了,希米德拎起電話聽筒,里面傳來了國防部長施萊徹爾元帥的聲音。

    “領袖,是國防部長的電話。”

    希特勒接過聽筒,他說:“元帥,英國剛剛遞交了最后通牒,現在我們可能要兩線開戰了!”

    電話那頭的施萊徹爾元帥倒是非常鎮定,“領袖,我正是為此事給您打電話的,國防軍希望政府可以立即拒絕最后通牒,向英國宣戰,這樣我們就能在今天晚飯前打敗英國了。”

    “什么?”希特勒愣了一愣,“今天晚飯前?元帥,您不是在開玩笑吧?”

    “不,當然不是。280架轟炸機和魚雷轟炸機(因為生產任務沒有完成和參加波蘭作戰等原因,出動的飛機比原計劃少了幾十架)已經在威廉港海軍機場準備就緒,根據確切情報,英國本土艦隊主力目前正集中停泊于斯卡帕灣,而且戒備松懈。如果現在就宣戰,3個小時后,英國本土艦隊就將陷于癱瘓!”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