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維京軍團 二

    ‘波’蘭的尤利烏什.隆美爾中將比莫洛托夫早一天抵達柏林,他現在是‘波’蘭陸軍副總參謀長,也是雷茲-希米格維的首席幕僚。和德國人、英國人、蘇聯人還有法國人一樣,‘波’蘭人的如意算盤也沒有打成功。

    本來雷茲-希米格維只是打算在布列斯特要塞高舉抗蘇大旗,以便安撫住‘波’蘭國內民族主義者的情緒。

    在他看來,這事兒應該沒有什么困難的。99%的西白俄羅斯都給了蘇聯,這1%還不能讓‘波’蘭人占據?而且布列斯特大要塞是畢蘇斯基防線的最后堡壘,自蘇‘波’戰爭后就不斷擴建加固(因為吞了右岸烏克蘭,‘波’蘭人不敢想象和蘇聯長久保持和平,所以做了充分的防御裝備),現在已經形成了以筑壘防御地帶和要塞相結合的防御體系。蘇聯人想要強攻,一定會損失慘重的。

    可是他卻沒有想到,斯大林同志根本不怕損失!從10月5日開始,蘇聯紅軍就開始連續向布列斯特外圍陣地猛攻了10天。雖然付出了不小的代價,也沒有取得決定‘性’的突破。

    但是也讓‘波’蘭人付出了不小的代價。傷亡失蹤超過了6000,有80多輛7tp坦克被完全打壞無法修復。另外還有上百‘門’大炮在炮戰和蘇軍飛機的轟炸中被毀。

    人員的損失還好補充,畢竟‘波’蘭民族有2000多萬人口,而且德國人還陸續釋放了絕大部分俘虜。雷茲-希米格維手中有足夠的人命可以消耗。可武器裝備的損失,卻讓這位‘波’蘭元帥感到束手無策。

    ‘波’蘭雖然也有一定的工業基礎,但畢竟不能和蘇聯相比。而且現在‘波’蘭又失去了西部的發達地區,利沃夫的煤礦鐵礦(那里變成了德國的原材料采集地)和英法的零部件供應。各種武器裝備的產量,完全無法滿足布列斯特前線的消耗。打上十天半個月還不是問題,如果打上幾個月,‘波’蘭的武器彈‘藥’庫存就要耗盡了。

    另外,‘波’蘭空軍早就被德國一掃而空。現在布格河兩岸的空中,完全是蘇聯飛機的天下。蘇聯紅軍的地面部隊雖然沒有渡河,但是他們的飛機卻沒有這方面的限制。只要天氣情況良好,蘇聯的飛機都會對布格河以西的目標進行狂轟濫炸!

    面對這樣的困境,‘波’蘭元帥雷茲-希米格維只得求助于原本的死對頭德國。

    “隆美爾中將,”赫斯曼在總參謀部的會客廳里對來訪的‘波’蘭中將說,“你們的要求,娜塔莉早就和我說過了。不過我們不能向你們提供我們自己的武器裝備,因為我們和蘇聯的有特殊關系的伙伴。”

    實際上,赫斯曼對布格河以東的戰局是沒有“特定立場”的。如果‘波’蘭自己能堅持下去,那么德國就不能去占領‘波’蘭因為‘波’蘭展示出了充當‘肉’盾的價值!如果‘波’蘭人不行,那么德軍就在‘波’蘭人民的歡迎下和平進駐!

    無論哪種情況都不錯,德國沒有必要太支持‘波’蘭的抵抗。

    “不過我們可以支持你們自己生產武器彈‘藥’去抵抗蘇聯,”赫斯曼笑了笑,又說,“這個意見我之前就通過娜塔莉和你們說過,如果‘波’蘭把兵工廠、飛機制造廠和坦克工廠都‘交’給我們的人管理……不是我們的軍備總局,而是德國的公司。那么我保證,產量一定會在短期內有所提升。”

    ‘波’蘭的隆美爾中將知道,德國人是想借此機會完全控制‘波’蘭的工業,將‘波’蘭變成德國經濟的附庸。

    但是雷茲-希米格維和‘波’蘭政fǔ現在也騎虎難下了,“抗俄救國”的大旗已經舉起來了。現在如果放棄固若金湯的布列斯特,那‘波’蘭政fǔ和雷茲-希米格維怎么下臺?

    而且,就算放棄布列斯特也不意味著戰爭可以結束。割讓西白俄羅斯和右岸烏克蘭的條約是沒有人敢簽的。這樣,戰爭還是得繼續下去……或者‘波’蘭政fǔ“請求”德國保護!

    “我們可以讓德國公司來接管兵工廠,”尤利烏什.隆美爾中將沉默了一下,“但是我們沒有可以用來對抗蘇聯的飛機,現在我們最缺乏的就是戰斗機……”

    “你們有p.24,”赫斯曼笑道,“有它就行了。‘交’給安東尼.福克吧……我保證他能讓這款飛機變成能夠對抗蘇聯飛機的雄鷹。你們要做的,就是將飛行員重新召集起來就行了。”

    p.24是p.11的衍生型,擁有更好的發動機(法國貨),因此戰斗力也更強。不過‘波’蘭空軍自己不用,全都出口了,所以德國空軍沒有遇上它們。

    ……

    “元帥,下一個要見的是陸軍政策會副主席羅森堡少將。”阿爾伯特.施內茨少校在‘波’蘭的隆美爾離開后,馬上進了赫斯曼的辦公室。

    “羅森堡少將是緊急求見,他是從奧斯陸直接飛來的。”施內茨少將說。

    阿爾弗雷德.羅森堡就是赫斯曼最早的秘書,跟著赫斯曼加入了軍事情報局和史塔西,一度還當過希特勒的上級。不過希特勒上臺后卻沒有怎么提拔他,現在他還跟著赫斯曼‘混’。是陸軍政策會的負責人,同時還管著國社黨國際的一攤事情。同國外國社類政黨的聯絡,現在是歸他主管的。

    “元帥,”羅森堡一臉興奮地走了進來,剛一進‘門’,就告訴赫斯曼一個特大喜訊。“挪威前任國防部長維德孔.吉斯林希望能在我們的支持下政變上臺!”

    維德孔.吉斯林是挪威國家統一黨的領袖,挪威國家統一黨奉行的也是國家社會主義的路線,是國社國際的成員。而維德孔.吉斯林本人,則在1931-1933年期間擔任過國防部長。

    不過他的挪威國家統一黨卻不是挪威的大黨,不可能通過民主選舉的路線上臺。所以發動政變,就是吉斯林奪權的最可行的辦法。

    “坐下說,”赫斯曼‘露’出了感興趣的表情,沖著羅森堡招招手,讓他坐在自己對面的一把高背扶手椅上。“吉斯林有多少可以依靠的力量?”

    現在德軍已經和平進駐了丹麥,和挪威首都奧斯陸也就一道海峽的距離了,用武力占領挪威是沒有什么難度的。而且因為英國對冰島和法羅群島的控制已經形成了“島鏈”,德國想要突破就必須拿下挪威,然后以挪威為基地對設德蘭群島和法羅群島進行空襲。

    因此控制挪威已經是必然之選,現在的問題只是如何控制?

    “吉斯林有沖鋒隊,而且他在挪威軍隊中也有不少追隨者。”阿爾弗雷德.羅森堡顯得非常興奮,“納爾維克港的駐軍司令康拉德.孫德洛上校就是他的人。”

    可惜他不是奧斯陸的駐軍司令。赫斯曼心想,歷史上德國占領挪威的確沒有費什么勁兒。這個吉斯林的確功不可沒,但是他自己卻沒有足夠力量可以奪權政權。

    “依靠這些力量有可能政變成功?”赫斯曼有些懷疑地問。

    “當然不行,”羅森堡說,“挪威國家統一黨需要我們的幫助。”

    “幫助?”赫斯曼問,“怎么幫助?”

    “勃蘭登堡特種部隊(原來的米烏塔特種部隊)!”羅森堡說,“可以突襲奧斯陸,在吉斯林的幫助下控制挪威政fǔ和國王,然后迫使挪威國王任命吉斯林為首相。”

    計劃倒是可行的,赫斯曼心想,可那不是政變,而是入侵,不符合德國如今的政策。

    “不,先不要這樣,”赫斯曼搖了搖頭,“如果要入侵,僅靠勃蘭登堡特種部隊是不夠的……我們應該設法加強吉斯林的力量。他應該像一個真正的國家社會主義者,而不是一個只能依靠外**隊支持上臺的傀儡。”

    “上將,您的意思是……”

    赫斯曼說:“英國人在幾天前占領了冰島和法羅群島……這是對丹麥的侵略!而他們的下一個目標就是挪威北方港口納爾維克,進而占領瑞典北部的耶利瓦勒鐵礦,以切斷我們的鐵礦石供應。現在,挪威、瑞典、丹麥三國都面臨著遭到英國入侵的可能,德國應該支持他們進行自衛。

    如果挪威和瑞典不想如丹麥那樣,依靠德國的保護生存,那么他們就應該加強自己的國防力量。因為沒有國防的中立是無法維持的!”

    這幾天,德國的宣傳部‘門’和情報部‘門’已經開足馬力到處散布英國很快就要入侵挪威和瑞典的消息了。而且在挪威和瑞典兩國的國內,也有人在擔心會步冰島的后塵,

    赫斯曼斟酌著又說:“而且,由于瑞典、挪威和丹麥在歷史上和現在的親密關系。他們現在應該聯合起來自衛。應該允許丹麥和瑞典的國家社會主義者前往挪威充當志愿兵,可以成立一個維京軍團以保衛挪威。我們德國可以提供經費和軍事顧問,武器裝備可以向瑞典采購。我想吉斯林應該提出這樣的建議,再向瑞典和丹麥的國家社會主義者發出號召。同時,德國政fǔ也會向挪威和瑞典、丹麥提出相應的建議。”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