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5章 法蘭西不哭 二十五

    “首相,德國人打到英吉利海峽了,在阿布維爾!”

    英國遠征軍司令官,也是新任的駐比利時聯軍總司令維里克上將上了丘吉爾的專機,然后就告訴英國首相一個可怕的消息。

    “哦,上帝啊,”正準備搭乘飛機去比利時的布魯日和利奧波德三世會面的丘吉爾吸著煙,“我們在比利時的軍隊被包圍了?”

    “是的,”維里克上將說,“不過我們在比利時還有相當強大的兵力,如果算上比利時軍隊有近70萬人,而且都是比較有戰斗力的部隊。只要海上的后勤線能夠保持,我們應該可以堅持。”

    “但是法國和比利時如果投降了,我們在那里的部隊還能堅持嗎?”丘吉爾語氣陰沉,“上將,我想你應該知道德國人提出了什么樣的和平條件了。”

    “我聽說了,但是魏剛上將是個堅定的領導者,他不會屈服于德國……”維里克上將說到這里,眉頭已經緊緊皺了起來。

    丘吉爾看了他一眼,用稍稍帶有諷刺的口吻說:“可是現在決定法蘭西命運的不是少數堅定的領導者,而是幾千萬墮落的法國人。上將,你在巴黎呆了不少時間,應該比我更了解現在這些拿著刀叉等待末日的法蘭西人吧?”

    “是的,首相,這的確是個問題。”維里克上將嘆了口氣。“如果法國人不能再振作精神,我們恐怕就要獨自去打敗德國佬了。”

    “獨自打敗德國佬!”丘吉爾哈哈笑了起來,“就是這樣,大英帝國可以獨自打敗任何強敵。”他的語氣又嚴肅起來,“不過在我們打敗敵人之前,首先得保衛大不列顛,而這需要軍隊,需要訓練有素的軍隊,而不是連槍都拿不穩的新兵。”

    英國自從去年9月開始也進行了全面動員,截至目前已經組建了幾十個師。但是真正能打的,還是那些在戰前就成軍的老部隊,而英國遠征軍的10師就占了其中的大半。

    “首相,您的意思是……”

    “我們應該千方百計保住部隊,至少要保住人,有經驗的軍官和士官。”丘吉爾直截了當地說。

    “我已經指示海軍部制訂撤回遠征軍的計劃,”丘吉爾吸了口煙,“這也是我推薦你出任駐比利時聯軍總司令的原因。上將,你明白我的意思,是嗎?”

    維里克上將點了點頭,說:“首相,我要提醒您:這會讓大英帝國失信于友邦。”

    丘吉爾聳聳肩,“失信于友邦是很壞的事情,但現在這么做是必須的。”他輕輕嘆了口氣,“實際上,我們還得去做一些比背信棄義更可怕的事情……但是為了帝國,我們必須那樣做。”

    更可怕的事情?維里克上將馬上就想到了法國海軍!將陷在比利時的20萬人運回國只能保證英國本土不被數量不多的德國空降兵和登陸部隊征服。但要是英國失去了英吉利海峽的控制權,讓德國人的裝甲師源源不斷上到英倫三島,那么有沒有這20萬人英國本土都得淪陷!

    丘吉爾露出了冷酷的一笑,使維里克想到了威廉皇帝或希特勒。英國首相接著說:“大英帝國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而法蘭西帝國和德意志帝國也一樣……他們現在雖然是死敵,但是一旦擁有了共同的利益,他們就會彼此擁抱,一起成為了大英帝國的敵人。”

    “首相,我明白了。”維里克上將說,“我會把大部分的官兵都帶回來的。”

    “很好!”丘吉爾滿意地點點頭,“上將,你打算從哪里撤出?”

    維里克上將稍加思索就有了答案,“從比利時,澤布呂赫、奧斯坦德還有尼烏波爾特都有港口。另外,從德帕內到克諾克-海斯特(靠近荷蘭邊境)的海岸線都有很好的海灘,可以從海灘撤出一部分軍隊。”

    現在是5月20日,比利時戰場的形勢已經非常糟糕了,布魯塞爾在5月17日淪陷,安特衛普在5月18日淪陷,根特(位于安特衛普和布魯塞爾以西,布魯日以東)眼看也要淪陷。但比利時畢竟還沒有投降,因此英法聯軍也沒有被壓縮到敦刻爾克周圍,因此可以用來撤退的港口還有很多。

    ……

    “元帥,”4月21日上午,第二軍需總監哈爾德大將看見赫斯曼腳步匆匆的進來,立即就對他說,“西線總部的報告,第18集團軍已經逼近了根特,比利時人在根特部署了防御。第16裝甲軍今天凌晨就從安特衛普出發,向根特以西迂回。西線總部估計,最晚23日就能占領根特,24-26日就能占領布魯日。”

    “很好。”赫斯曼的精神看上去非常不錯,昨天他從柏林返回措森后,沒有在總參謀部熬夜,而是回家去陪懷孕的妻子了。兩人度過了一個非常愉快的夜晚,然后赫斯曼還在克洛伊的陪伴下睡了個懶覺。

    他笑著點點頭,“拿下了布魯日,比利時差不多也該投降了,這樣英法聯軍就會被壓縮到敦刻爾克一帶。”

    這是歷史上發生的事情,不過現在情況可能會有所不同。

    哈爾德大將說:“元帥,今天早上的空軍偵察顯示,英法聯軍正在大舉西進,似乎想要突圍。我想……我們會和英法聯軍在敦刻爾克和加萊一線展開決戰。”

    “突圍?”赫斯曼愣了愣。

    “是的,”哈爾德說,“從比利時通往敦刻爾克的公路上擠滿了車輛和軍隊,至少有幾個裝甲師在向西運動。另外,之前已經駐扎在敦刻爾克附近的一個裝甲集群(法軍的第1后備裝甲師)也已經開動,正在向加萊方向前進。”

    “或許他們想從加萊港撤退?”赫斯曼遲疑著問。

    “應該不會,”哈爾德搖搖頭,“空軍和海軍航空兵對加萊、敦刻爾克港口的轟炸非常順利,沒有遇上英國人的‘噴火’,也沒有多少高炮部署在那里。”

    “英國人的‘噴火’在掩護陸軍的調動?”赫斯曼忙問。

    “是的。”哈爾德說,“西線總部認為英法聯軍的裝甲部隊可能要在加萊以南和第19裝甲軍會戰。”

    裝甲會戰?赫斯曼皺起眉頭,走到了地圖臺前。他問:“空襲的結果怎么?加萊港和敦刻爾克港是否遭到了足夠的破壞?”

    “因為沒有‘噴火’飛機的干擾,所以轟炸效果非常不錯。”哈爾德說,“下午空軍司令部就會把照片送過來。”

    “再炸一遍,”赫斯曼命令道。“今天晚上再安排一次空襲,務必要徹底炸癱加萊和敦刻爾克的港口!”

    他現在擔心的是英法聯軍在“加萊會戰”失敗后從敦刻爾克溜走。

    ……

    “首相,第一海務大臣龐德海軍上將和多佛爾軍港司令拉姆齊海軍中將求見。”

    剛剛從比利時的布魯日回到倫敦城內唐寧街10號的丘吉爾,還不及喘口氣,就有兩位負責制訂“發電機行動”的海軍頭頭來拜訪了。而且兩人還給丘吉爾帶來了一個相當頭疼的難題。

    “什么?要征用所有的民船?”丘吉爾看著兩人,“還包括漁船和私人游艇?”

    “是的,”拉姆齊海軍中將說,“我們很有可能無法利用港口撤軍,德國人在今天早上轟炸了加萊和敦刻爾克港,損失非常慘重,所以我們要做好從灘頭撤軍的準備。這就需要民用的小噸位船只參與行動。”

    幾千噸上萬噸的大輪船是不能太靠近海灘的,只能用幾十噸上百噸的小船轉駁,或者干脆用小船把人運回英國。當然,這樣做就必須拋棄全部的重裝備,二十萬人兩手空空回到英國!

    而且,參與行動的英國平民會親眼目睹他們的遠征軍是怎么樣狼狽逃回英國的,這會對國民士氣構成嚴重的打擊。

    丘吉爾沉默了一會兒,終于點了下頭,“好吧,那就動員民間的船只吧……反正人民早晚會知道我們在大陸上遭遇了可怕的失敗!我相信英國人民一定非常勇敢,他們會和我們站在一起,度過難關!”

    拉姆齊海軍中將行了軍禮,就匆匆離開了,可是第一海務大臣龐德卻沒有走開。

    丘吉爾知道對方為什么不走,他掏出雪茄煙,點上了火,抽了一口,然后低聲問:“坎寧安上將怎么說?他要多少兵力才能完成任務?”

    坎寧安海軍上將是地中海艦隊的司令官,現在也有一項非常艱難的任務落到了他的肩頭。

    “他要兩艘航空母艦,‘光輝’號和‘皇家方舟’號。”龐德上將說。

    “光輝”號航空母艦是“光輝”級航空母艦的首艦,現在還沒有交付英國皇家海軍,正在進行海試。而“皇家方舟”號則配備了f2a“水牛”式戰斗機和“劍魚”式攻擊機,是本土艦隊的主力航空母艦。如果在它被調走的時候,德國破交艦隊突入挪威海和丹麥海峽,英國本土艦隊的麻煩可就大了。

    丘吉爾猛吸了口雪茄煙,重重點頭,“可以!立即給‘光輝’號配上人員和飛機……可以從‘鷹’號和‘百眼巨人’號上抽調。‘皇家方舟’號也立即調往地中海!”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