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9章 沒有永遠的敵人

    在喀布爾機場木頭搭建的ysl風格的候機大樓的貴賓休息室里,有點讓人感到尷尬的一幕正在上演。當化名詹姆斯.邦德的瓦爾t.施倫堡上校正和阿富汗的達烏德親王親切擁抱的時候,拄著拐杖叼著玉米芯煙斗的威廉.埃迪(羅騰堡)帶著幾個看上去松松垮垮的德國大兵突然闖了進來。

    “你,你們是德國人?”瓦爾t.施倫堡上校愣了一下,然后用聽上去非常流利的倫敦腔的英語問。

    “沒錯,我就是羅騰堡上校!”威廉.埃迪說著同樣很不流利的德語。“我是德國國防軍駐阿富汗的席軍事顧問,我是來幫阿富汗王國打布爾什維克的。”

    連德語都說不利索的德國國防軍上校?瓦爾t.施倫堡再瞥了眼跟著威廉.埃迪的幾個穿著德**服的士兵。軍服的式樣倒沒有錯,可問題是幾個家伙看著太松散,不大像德意志的軍人。

    “我是詹姆斯.邦德上校,”瓦爾t.施倫堡淡淡地開口,盡量顯出一點英國紳士的從容淡定,“來自倫敦,很高興在這里和您見面。”

    威廉.埃迪笑了起來,“我也一樣,很高興能在阿富汗見到德國來的朋友,希望我們以后不會在戰場上相見。”

    “或許我們會在反對布爾什維克的戰場上相見。”瓦爾t.施倫堡的腦子轉得很快,已經有點明白對方來歷和到阿富汗方目的了。

    這些松松垮垮的家伙肯定不是德意志軍人,多半也不是英國佬,英國人不會那么無禮和直接,他們多半會在一邊冷眼觀察,然后再得出錯誤并且充滿偏見的結論。所以這些人多半是粗魯野蠻的美國牛仔!

    想到這里,瓦爾t.施倫堡露出矜持的笑容,又往下說:“我也是來幫助阿富汗人的……我想我們在阿富汗有共同的利益,是嗎?”

    “對!”威廉.埃迪往瓦爾t.施倫堡臉上吐了口高檔的古巴二手煙,然后點點頭道,“我們德意志帝國沒有永遠的朋友和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只要利益一致了,敵人也可以成為朋友的。”

    “這也是我們大英帝國處理國際事務的原則!”瓦爾t.施倫堡掃了眼站在一旁好像有點目瞪口呆的阿富汗親王,又說:“我們同你們的戰爭是一場兄弟之爭,要分的是勝負而不是生死。說不定再過幾個月,我們的公主就要嫁給你們的王子了。”

    公主和王子?威廉.埃迪愣了又愣,這是怎么回事?公主是哪一位?不會是伊麗莎白長公主吧?她要嫁給德國的王子……那個是什么意思?不會是英德合并吧?

    威廉.埃迪正瞎琢磨的時候,瓦爾t.施倫堡已經主動伸出了右手,微笑著用流利的德語說:“上校,愿我們兩個偉大的歐洲國家能夠從共同支持阿富汗人民抵抗蘇聯入侵的事業開始,化解以往的矛盾,重新走在一起,共同領導世界。”

    威廉.埃迪皺了皺眉,還是把手伸了過去,和瓦爾t.施倫堡的右手緊緊握在了一起。

    而就在這時,臉色有些陰郁的“美國上校金里奇”突然推開一扇不知道通向什么地方的小門,昂挺胸走了出來,然后用一口比“英國上校詹姆斯.邦德”還正宗的倫敦腔英語說:“阿富汗人民抵抗蘇聯入侵的事業需要的是實實在在的支持,現在兇殘的蘇聯紅軍正在向坎大哈進軍,阿富汗人民急需有力的支持。你們英國人準備怎么幫助阿富汗?”

    “這位是美國來的金里奇上校,他也是我們阿富汗的朋友……”阿富汗親王達烏德連忙把“金里奇”介紹給了“詹姆斯.邦德”。

    “詹姆斯.邦德”非常紳士地沖“金里奇”點點頭,然后說:“我們不僅會向阿富汗人民提供普通的步槍機槍和輕型火炮,而且還會提供幾種為了英國本土而開的秘密武器!”

    保衛本土的秘密武器?“金里奇上校”愣了又愣,這個秘密武器應該是秘密的,怎么能拿到阿富汗來顯擺?這誰都知道了還是秘密武器嗎?

    “什么秘密武器?”德國的羅騰堡上校用美式英語問。

    英國的詹姆斯.邦德朝身后肅立的幾個“英國兵”招了下手,馬上有人拿來了兩個皮箱,放在地上小心打開。一個皮箱里面是一對用麻布包裹起來的“圓錘”。“金里奇上校”馬上就認出那是兩枚74號反坦克手榴彈,很坑人的東西。丘吉爾下令造了1oo萬個,但是正規軍因為這玩意兒太容易誤傷所以不肯要,于是就給了國民警衛隊,后來還空投給了所謂的法國抵抗運動。而另一個皮箱里面是幾件仿佛棉背心似的東西。

    “這是防彈背心嗎?”德國的羅騰堡上校這時不解地問。

    防彈背心很多國家都有,不過都沒有大量裝備部隊。一來是因為防彈背心的防彈效果不怎么好;二來則是因為防彈背心太重這年頭的防彈背心大多是以鋼板為防彈材料的,分量十足,穿在身上行動不便。

    “這不是防彈背心,這是‘丘吉爾’式炸彈背心。”

    “炸彈背心?”達烏德親王的眼珠子瞪得老大。“怎么用?”

    “詹姆斯.邦德上校”說:“就是穿在身上,化妝成老百姓,然后混到敵人身邊,再拉一下導火索……”

    “然后呢?”達烏德親王又問。

    “詹姆斯.邦德上校”兩手一攤,“然后就爆炸了唄。”

    “那穿著這個炸彈背心的人……”

    “當然為國捐軀了!”由瓦爾t.施倫堡假扮的“詹姆斯.邦德上校”掃了眼“德國上校”和“美國上校”,語氣鄭重地說:“如果我們英國本土遭到敵人的入侵,46oo萬人民都會穿上這種炸彈背心,和來犯的敵人同歸于盡!所以沒有任何敵人可以征服英國本土!”

    竟然有這樣的事情?德國上校羅森堡仿佛被嚇到了,和同樣驚詫莫名的美國上校金里奇對了一下眼神。

    這個什么炸彈背心也太瘋狂了!這個東西不會真的是丘吉爾相想出來的吧?難道丘吉爾真的要帶領46oo萬英國人民和德國納粹血戰到底,寧愿同歸于盡也堅決不考慮投降輸一半?

    “這個,這個,這個大英帝國的人民果然是不可征服的!”達烏德親王充滿敬仰之情的語調打破了沉默,“但是這樣的炸彈背心對我們阿富汗沒有用啊。”

    “沒有用?”瓦爾t.施倫堡問,“難道阿富汗人會甘心當蘇聯人的亡國奴?”

    達烏德親王無奈地搖搖頭,“我們大部分阿富汗人根本沒有國家的概念,他們只知道部落和真主!”

    “那就讓他們為了部落和真主獻出生命吧!”瓦爾t.施倫堡說,“布爾什維克都是無神論者,如果他們統治了阿富汗,那么阿富汗就不會再有ysl教了。”

    “可是,可是喀布爾和坎大哈怎么辦?”達烏德親王說,“現在蘇聯人正在向坎大哈快挺進,他們很快會占領那里,然后就會來喀布爾了。而我們沒有足夠的兵力守住喀布爾……”

    蘇聯人打進喀布爾是沒有什么問題的,阿富汗的正規軍人數不多,即便得到了英美德的援助,武器裝備仍然非常落后,而且軍隊的訓練也不足,很難對抗人數、裝備和訓練都占絕對優勢的蘇聯紅軍。

    “那就不要堅守喀布爾了。”瓦爾t.施倫堡說,“阿富汗是一個遼闊的國家,土地面積比法國本土還要大,高原和山地占了國土面積的8o%,蘇聯人根本不可能控制全部的阿富汗領土。”

    現在蘇聯人出動了15個師,不到2o萬人入侵阿富汗,打下喀布爾和坎大哈是沒有問題的。可是要對多山的阿富汗進行全面占領卻是不夠的。實際上就是阿富汗政府自己,能夠控制的地方也只是少數城鎮而已,阿富汗的絕大部分土地仍然被無數個大大小小的部族掌握。想要把他們從不計其數的山溝溝里挖出了參加義務勞動,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況且,這個時代布爾什維克和ysl教還是有點格格不入。

    他的觀點得到了德國上校羅騰堡的贊同,羅騰堡說:“沒錯,蘇聯人能夠控制的只是興都庫山脈以北和以西烏茲別克人、塔吉克人居住的地區。另外,就是一條長長的從赫拉特通往喀布爾的交通線。這是一條1o公里的交通線,沿途所經過的地形用歐洲的標準來看也是十分復雜的,而且環境惡劣,非常有利于游擊隊活動。不過……阿富汗的游擊隊需要更多的武器彈藥,我們應該好好的研究一下,怎么才能更有效的幫助阿富汗人民。”

    羅騰堡上校看了眼在場的英國上校詹姆斯.邦德和美國上校金里奇,“邦德上校、金里奇上校,我想我們應該單獨談談……就我們三個人,怎么樣?”8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