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4章 虎、虎、虎 四

    “總統,今年7月10日舉行的日本御前會議已經通過了名為《適應形勢變化的帝國國策綱要》的新國策大綱,這是副本。”

    美國國務卿赫爾這時將一疊手抄文件擺放在了羅斯福總統面前寬大的辦公桌上。羅斯福總統愣了一下,立即摸出老花眼鏡戴上,然后拿起文件仔細看了起來。

    文件是用日文、俄文和英文三種文字書寫的。日文顯然是原文,俄文和英文是譯文。

    “這是……”羅斯福抬頭看著赫爾,“是李維諾夫給的?”

    “是蘇聯大使親手交給我的!”赫爾說,“李維諾夫說日本政府內部有第三國際的秘密黨員,而且地位頗高,可以接觸到最高的機密。”

    那個第三國際秘密黨員名叫尾崎秀實,是日本前首相近衛文麿的秘書。通過他,第三國際駐日本的情報人員在第一時間就得到了《適應形勢變化的帝國國策綱要》。

    和歷史上的情況不同,現在蘇聯和美國好的快穿一條褲子了,所以斯大林就讓李維諾夫把《適應形勢變化的帝國國策綱要》的副本抄了一份交給美國國務卿赫爾了。赫爾拿到文件,立即就趕到了白宮。

    這個“綱要”主要有兩方面內容,一是加強對蘇戰備。在滿洲和朝鮮境內部署了16個精銳師團,準備在必要的時候強行解決北方問題。

    “科德爾,你知道蘇聯的遠東方面軍有多少人嗎?”羅斯福總統皺著眉頭問。

    赫爾回答說:“李維諾夫和我說了,蘇聯在遠東部署了3個陸軍集團軍、1個空軍集團軍和1個機械化軍。另外還在蒙古部署了1個集團軍。”

    現在蘇聯紅軍的主要備戰方向是西部,因此在遠東的駐軍不多。陸軍只有3個集團軍加1個機械化軍,兵力包括25個步兵師、5個騎兵師和4個坦克旅,另外在蒙古還有3個步兵師、2個騎兵師和1個坦克旅。總共只有35個師又5個旅,而且這些部隊并不滿員,實際上的人數不過50-60萬,擁有的坦克只有區區00多輛,而且也沒有kv1、kv2和t34,都是t-26和bt-5這樣的輕型坦克。另外還1700架作戰飛機,大多都是西部蘇軍淘汰下來的老舊型號。

    不過即便如此,這支武力也不是16個日本師團能對付的。日本人的“必要的時候強行解決”不過是一種日本式的語言藝術,因為“必要的”時候根本不是一個確定的時間蘇聯人在這段文字旁做了注解,說明了日本其實是無意北上或西進。

    赫爾看到羅斯福有些疑惑,又補充說:“李維諾夫還告訴我,蘇聯布爾什維克黨政z局已經做出決定,準備在西伯利亞境內儲存大量淘汰的武器裝備和彈藥,以備不時之需。”

    淘汰的武器裝備主要就是輕型坦克、威力不足的輕型反坦克炮和一些沙俄時代和內戰時代遺留下的老式火炮。將這些武器存放在西伯利亞就是為了在必要時(日本進攻時),就地在西伯利亞擴充紅軍用于抗擊日本。此時的西伯利亞雖然沒有多少居民,但是卻有無數正在接受勞動改造的政z犯,如有必要是可以動員他們參軍的。

    羅斯福輕輕點了點頭,日本陸軍雖然號稱有300萬眾,但是裝備很差,沒有什么機械化和摩托化,整個就是落伍的一戰陸軍。在不適合機械化部隊作戰的熱帶雨林和島嶼上,他們可能是一支勁旅,但是在平原和草原,他們不可能打敗機械化的蘇聯紅軍。

    羅斯福接著往下看,皺著的眉頭已經漸漸松開了。因為他看到了《國策綱要》的第二部分對南方以11月末為限,加強對英美的戰爭準備。而且還確定了“在開戰之初就迅速占領敵方軍事要地和資源豐富地區”的大原則,并且提出了“確保西南太平洋地區戰略要地,保持不容侵犯之態勢,確立長期作戰基礎”的要求。

    而且還明確指出:第一階段作戰的成敗,對長期作戰的成敗關系極大。為使第一階段的作戰有較大成功把握,下述三點是非常重要的。第一,簽于敵我戰斗力的實際狀況,應迅速決定開戰;第二,不要讓對方搶先下手,而要由我方先發制人;第三,為使作戰順利進行,必須考慮作戰地區的氣候條件。

    “11月末!”羅斯福笑了起來,“看來日本人發動戰爭的時間應該是12月初……如果這個消息是可靠,那些蘇聯特務還真是神通廣大啊!”

    “他們有gc主義信仰可以迷惑人。”

    “那么在我們內部,有沒有gc主義的信徒呢?”羅斯福突然蹙起眉頭問了一句,然后也不等赫爾回答,便自言自語道,“我想一定是有的,這在未來會是個問題,很大的問題!”

    羅斯福說完這話,突然抬頭看著赫爾,“你立即去一趟倫敦,帶著蘇聯給的文件,讓丘吉爾首相也看看。告訴丘吉爾,要做好摧毀婆羅洲和蘇門答臘油田的準備!并且……必須要守住新加坡要塞!”他放沉了語氣,“日本只是打開通往勝利大門的鑰匙,而不是一個拖住我們前進腳步的大麻煩。”

    ……

    日本,鹿兒島軍用機場。

    小赫斯曼駕駛著一架經過減重(拆掉了武器,少裝了燃油)的he-112戰斗機,穩穩地降落在了機場的跑道上面,又滑行了三百多米,才將飛機停穩。他猛地拉開機艙罩,然后從里面鉆了出來。這時一架零式戰斗機也已經降了下來,從機艙里面鉆出了一個三十多歲,五短身材,國字臉,手上還拎著把武士刀的日本飛行員。

    小赫斯曼掃了一眼那把很長的武士刀,微微搖頭。飛行員帶著大刀上飛機這事兒,說實話小赫斯曼在來日本前想都沒想過。一開飛機的帶把大刀干什么?難道還能用大刀去砍敵機不成?

    為此他還向源田實提出過合理化建議機艙里面不應該有礙手礙腳的東西,特別是大刀。如果考慮到跳傘落入敵戰區時的倒霉處境,可以多帶一把手槍,就是帶把沖鋒槍也比帶大刀強啊。那把刀子那么長,帶著它跳傘多不方便?

    不過他后來發現源田實中佐自己開飛機的時候也帶著把大刀……而且還沒帶降落傘!

    那位剛剛和小赫斯曼在天空中模擬格斗了一番的國字臉的日本飛行員,名叫板谷茂的少佐今天同樣沒帶降落傘,拎著把大刀笑呵呵走了過來,看著一手拎著個降落傘的小赫斯曼,開口就是流利的英語。

    “赫斯曼上尉,今天如是實戰,你已經被我擊落了。”

    小赫斯曼今天駕駛he-112模擬美國的p51/p40,不過他駕駛的he-112畢竟是架“老飛機”,發動機的馬力不足,因此速度也比較慢,在減輕了一些重量后只能勉強達到520公里的最快時速。

    但小赫斯曼還是可以利用俯沖攻擊和俯沖脫離這兩個非常簡單的戰術動作,讓日本海航的零式戰斗機飛行員感到頭疼。不過經過了一個月的模擬空戰,駕駛零式的那些日本精英飛行員,已經適應了這種“一擊即離”的打法。

    “如果在實戰中,我會跳傘!”小赫斯曼用嚴肅的語氣說道,“我在歐洲戰場上被擊落過三次,還被比利時人俘虜過一次,這沒有什么丟人的!”

    當了俘虜還不丟人?板谷茂少佐很不理解這些德國飛行員的懦弱想法。

    “飛行員的生命非常寶貴!應該要珍惜!”小赫斯曼一邊和板谷茂往機場的休息室走去,一邊滔滔不絕給板谷這個花崗巖腦袋洗腦子。

    他一邊走一邊說:“所有的人都應該背著降落傘鉆進機艙,而且不能帶那么大的刀,這是一個常識,難道在這里沒有人知道嗎?另外,搜救跳傘飛行員也是非常重要的,應該盡快建立專業的搜救隊,需要配置大型水上飛機……真******見鬼了,這些在歐洲都是常識,怎么在日本都沒有人知道呢?你們馬上就要打仗了,連這些都不知道,這仗要怎么打?”

    小赫斯曼顯然已經有點后悔沒聽媽媽的話了,他到了日本才發現這里的人有點不正常,他們都有自殺的傾向!還會用刀子割開自己的肚皮,并且認為這種肯定會下地獄的行為是勇氣的象征。

    至于日本的飛行員都是一些很糟糕的家伙,喜歡拿著大刀上飛機,還不帶降落傘,還認為這是武士道精神的體現……他們難道不知道自己的技術都是日本普通百姓用血汗錢供出來的,這命早就不是自己的了,怎么能隨便糟蹋掉?

    而且這些人的道德都很敗壞,不管有沒有妻子都熱衷****,鹿兒島基地周圍都是妓院,每天晚上這些妓院里面都滿是摟著女人在胡搞的日本軍官。小赫斯曼和另外幾個德國飛行員加入“赤城”號第2中隊(中隊長板谷茂)的時候,板谷茂還帶著全中隊的日本鬼子在一家看上去很高檔的妓院里面請客喝花酒,還給小赫斯曼找了個12歲的未成年少女陪睡!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