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6章 圈套

    “爵士,我們很難打敗擁有5艘航空母艦和2艘超級戰列艦的德國艦隊。”

    在上一次的設德蘭大海戰中丟失了“皇家方舟”號薩默維爾中將眉頭緊皺,顯得有些信心不足。他分析道:“首先用戰列艦去決戰是不行的,即使出動‘納爾遜’號也不可能戰勝2艘‘興登堡’級,更不用說只裝了14英寸大炮的‘喬治五世國王’級了,它們完全不是對手。”

    實際上在去年12月份2艘俾斯麥級突破丹麥海峽的時候,英國皇家海軍就不敢把僅有的幾艘能打的戰列艦拿出去拼了。更不用說現在面對“興登堡”級這樣的龐然大物了,它的406mm巨炮對“喬治五世國王”級的137-147英寸側舷裝甲是能打出“一發入魂”的!

    “不會有戰列艦決戰發生的。”坎寧安說,“從這一次世界大戰開始到現在,所有的大規模海上沖突都表明,制空權才是真正具有決定性意義的。”

    “但是制空權也在德國人一邊!”薩默維爾說,“德國人的福克零式目前在性能上依然領先,而且他們很可能還把性能更強大的fw-190式飛機改裝成了艦載機,我們的f4f根本打不過它們,怎么可能有制空權?”

    “要擺開來打肯定不行,”坎寧安的手指無意識地敲打著辦公桌,“但是皇家海軍在現在這個時候不能退縮,我們必須拿出全部的智慧和勇氣去戰勝敵人。”

    “弄個圈套給德國人鉆?”薩默維爾搖搖頭,表示很不看好。“德國人也有非常優秀的海軍將領,現在的公海艦隊司令官岡瑟呂特晏斯大將就是一位很難對付的艦隊司令,我們在設德蘭大海戰中就沒能讓他中計。”

    實際上岡瑟呂特晏斯在當時被英國人騙過了,但是德國的岸基航空兵實在太強大,福克零式、ju88國sm79幾乎成了“反艦三寶”。無論大英帝國的“百年海軍”制定出多么完美的計劃,遇上“反艦三寶”也只有挨炸的命。

    “現在的情況不一樣,”坎寧安說,“在設德蘭大海戰中,我們的艦隊經常處于德國岸基航空兵的威脅之下。真正給我們造成重大傷亡的是德國的岸基航空兵,而不是他們的艦載飛機。這一次,如果德國艦隊突破丹麥海峽進入大西洋,那么他們就會遠離自己的岸基航空兵。”

    “但是德國人同樣會繞著我們的岸基航空兵的作戰半徑走。”薩默維爾仍舊搖頭。

    這讓坎寧安很有些不滿,身為皇家海軍的高級將領,怎么可以沒有必勝的信念?

    “他們繞不開的,”本土艦隊參謀長利斯特少將插話說,“從蘇格蘭北部出擊的飛機如果在美國控制的冰島降落,那么作戰半徑至少可以增加80%。而且現在是北極的極晝期,丹麥海峽附近的天氣和海況非常有利于航空兵發揮威力。”

    “另外我們還可以用2艘郵輪改裝的大型航母加上幾艘商船改裝的護航航母充當誘餌。”坎寧安思索著說,“就像上次設德蘭大海戰中我們所做的那樣……航母釋放和收回大量艦載機是非常復雜的工作,很容易引起混亂。而從蘇格蘭北部起飛的岸基飛機會給德國人造成更大的混亂。這將會給4艘光輝級創造機會!”

    在坎寧安的計劃中,4艘光輝級艦隊航母才是皇家海軍真正的主力。不僅因為這4艘航母的航速和裝甲都是一流的,還因為這4艘航母上的航空隊集中了整個英國技術最好的飛行員,是精英中的精英——在設德蘭大海戰后的幾個月里,英國皇家海軍就一直在設法提高艦載機部隊的戰斗力,到處搜羅精英飛行員,而且不惜代價加以訓練培養,現在終于湊出了160多個精英機長,又裝備上了美國提供的f4f戰斗機、sbd俯沖轟炸機和tbd魚雷轟炸機。現在總算是有了一戰之力。

    而且現在的英國皇家空軍也有了一款可以和德國人的“反艦三寶”相媲美的飛機——德哈維蘭-蚊式快速轟炸機。

    這種飛機的速度快、升限高,而且航程很大。絕大部分德國現役戰斗機都追不上它——并不是這些德國戰斗機的航速不如“蚊”式,而是它們在高空的航速比不上“蚊”式。

    正由于這樣的特點,這種“蚊”式飛機剛剛服役就成了英國皇家空軍用來騷擾和偵察德國的一張王牌。而皇家空軍的海岸航空隊和皇家海軍航空兵也得到了不少“蚊”式,這些屬于海岸航空隊和海軍的“蚊”式不僅用來偵察德國公海艦隊,而且還經常會攜帶4-8枚500磅炸彈進行水平轟炸。雖然它的轟炸精度不能和ju-88相比,但是對水面目標的威脅仍然有一定的威脅。

    不過最讓德國公海艦隊頭疼的還是作為偵察機的“蚊”式。

    “長官,雷達發現目標!”

    挪威,卑爾根外海,“興登堡”號戰列艦的司令塔內又一次響起了雷達官的喊聲。

    “2架飛機!方位320度,距離180,高度7000。”雷達官接著報告,“應該是蚊式飛機。”

    “該死的蚊子!”公海艦隊參長兼“興登堡”號戰列艦艦長埃里希貝中將聽到這個報告就忍不住罵了一句。

    雖然這種“蚊子”飛機扔下的炸彈對航行中的水面艦艇威脅不大。但是它們的存在卻讓德意法西四國海軍在天氣情況良好的白天,很難在海上遁形。哪怕在夜間,安裝了機載雷達的“蚊子”照樣有可能找到德國人的大艦隊。

    埃里希貝中將接著問:“司令官,是不是呼叫卑爾根基地,讓他們派出高空飛機?”

    現在的德國也有幾種“高空截擊機”,如bf-109g系列和配備了液冷式發動機的fw-190d-9。這兩款飛機都是根據總參謀部的要求開發的“應急機型”,準備用來對付可能的戰略轟炸。

    不過由于太平洋戰爭的形勢出人意料的好,因此bf-109g系列和fw-190d-9并沒有大量生產并且裝備部隊——它們畢竟是性能不太理想的“應急飛機”,赫斯曼和德國空軍都希望等到真正的“終極飛機”出現再大量裝備。而“終極飛機”的出現的日子似乎也不會太遙遠了。

    福克-沃爾夫公司正在研發的“極高空戰斗機”ta-152和ta-153正在進行試飛。而梅塞施密特公司的“極高空戰斗機”me155a則在1942年1月完成了試飛。一種和英國的“蚊”式性能類似的“極高空多用途飛機”he-219的進度更快,在1942年3月10日就完成了全部試飛工作,正式定型生產了。

    而與這三款飛機配套的安裝了福克公司生產的渦輪增壓器的奔馳公司的db-603系列引擎和尤莫公司的jumo-21e系列引擎。以及同樣擁有良好高空性能的bmw公司的bmw801r(雙排14缸空冷)和bmw802系列(雙排18缸空冷),現在都已經進入了定型和小規模量產階段——想要提高飛機發動機性能,無非就是在耐高溫、耐高壓和高辛烷值汽油這三點上下功夫。說穿了就是拼資源,耐高溫和耐高壓拼的是稀有金屬,高辛烷值汽油則要拼石油資源。

    現在的德國已經不再被稀有金屬和石油供應問題嚴重困擾,自然能夠拿出性能優異的飛機發動機。

    不過ta-152、ta-153、me-155、he-219都是遠水。至于me-262和he-280這兩款正在進行試飛的噴氣式飛機,因為是劃時代的產品,使用了許多先進但不成熟的技術,研制的過程只會比ta-152、ta-153、me-155、he-219等活塞式飛機更加漫長。

    所以現在能用來保衛歐洲高空的還是bf-109g和fw-190d-9,但是這兩種飛機的高空性能還沒有優越到可以對“蚊”式飛機產生很大威脅的地步,通常只能將它們驅逐,而很少有機會把它們擊落。

    “不必驅趕,”岡瑟呂特晏斯大將輕輕搖頭,說,“根據計劃我們現在不需要隱藏自己的蹤跡,就讓英國人的偵察機看個痛快吧。”

    說著話,呂特晏斯大將看了看掛在司令塔艙壁上的時鐘,然后對公海艦隊的通訊參謀吩咐道:“聯絡一下海軍航空兵司令部,詢問他們對法羅群島的大轟炸是否已經安裝計劃展開了?”

    呂特晏斯說的“計劃”名為“海王行動”,目的雖然只是為了保證公海艦隊主力突入大西洋。但是整個行動非常復雜,包括了一連串的佯動和艦隊交戰的預備方案。而佯攻法羅群島,則是“海王行動”的重要組成部分!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