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2章 大西洋上有日本鬼子

    法羅群島大海戰后的半個月后,懸掛著一面英國皇家旗幟的“約克公爵”號戰列艦,在1艘輕巡洋艦和6艘驅逐艦的護衛下,遠涉重洋,抵達了圣羅倫斯河畔的魁北克市。

    之所以會懸掛皇家旗幟,是因為這艘嶄新的戰列艦上乘坐著英國王后伊麗莎白和喬治六世國王的小女兒瑪格麗特公主。

    這對母女是在4月7日,伊麗莎白公主從荷蘭返回倫敦的當天下午,登上“約克公爵”號,然后趁著夜色離開了利物浦港的......從此就是母女姐妹天各一方了。

    不過此時的伊麗莎白王后和瑪格麗特公主,以及在魁北克市的碼頭上歡迎她們到來的加拿大人,都沒有想到兩位本土來的貴客會在加拿大長住下來。他們更沒有想到今年只有12歲的瑪格麗特公主會在10年后成為他們的女王——在加拿大的渥太華登基加冕的英國女王瑪格麗特一世!

    “對不起,請允許我問一個有些失禮的問題,她會成為加拿大女王瑪格麗特一世嗎?”

    原來也不是沒有人想到瑪格麗特公主會成為女王,美國總統羅斯福在聽說伊麗莎白王后和瑪格麗特公主抵達加拿大的消息后,就立即把英國駐美國大使哈利法克斯子爵請到了白宮,還當面提出了讓人有些尷尬的問題。

    “不,公主殿下不會成為加拿大女王,她是未來的英國女王!”哈利法克斯子爵沉默了一會兒,然后用細不可聞的聲音回答羅斯福。

    “未來的英國女王?”羅斯福看著哈利法克斯子爵,“那么伊麗莎白公主呢?”

    哈利法克斯子爵用嚴肅的語氣說:“伊麗莎白公主和德國親王弗里德里希的戀情不會被英國人民和政府接受,所以她將被剝奪繼承權。”

    “居然有這樣的事情?”羅斯福有些吃驚地看著英國大使,“剝奪伊麗莎白公主繼承權的消息宣布了?”

    英國大使一本正經地說:“已經決定,但是還沒有宣布,這需要等待時機。”

    “時機?”羅斯福一愣。

    “等國王陛下和政府遷到加拿大后就會宣布。”

    “那伊麗莎白公主會來加拿大嗎?”

    “不會,”哈利法克斯子爵說,“她會留在本土,擔任聯合王國攝政。”

    那你們還怎么剝奪伊麗莎白公主的繼承權?喬治六世一走,伊麗莎白公主不就是聯合王國的女王陛下了!還剝奪個屁繼承權啊!

    美國總統有些無語地看著英國大使,這群大英帝國的精英的無恥和狡詐真是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居然能想出這樣不要臉的方法來保住自己既有的財富和地位。

    恐怕從現在開始,每一個顯赫的英國豪門都要一分為二,一半效忠喬治六世和瑪格麗特公主,另一半留在本土當伊麗莎白女王的忠實臣仆了。

    這倒挺好,不管戰爭誰勝誰負,你們這些英國豪門都能保住榮華富貴,什么損失都沒有!不僅沒有損失,說不定還會有額外的收益……加拿大可比英國本土大多了,資源也豐富多了。如果有了幾百萬英國人口和大量的英國資本、技術的遷入,將來會不會發展起來真不好說啊!

    羅斯福眉頭緊皺,這些英國老爺的盤算當然是精的。可是英國老百姓都是傻瓜嗎?他們會不知道你們這些貴族精英的算盤?你們留好了后路,還準備腳踏兩只船,還想讓他們這些無產階級去當兵送死?這事兒想想也不行啊!

    “你們還要保衛本土嗎?”羅斯福歪著大腦袋,一臉糾結的看著哈利法克斯子爵。

    這些日子他天天和海軍、陸軍還有陸軍航空兵的將領們討論法羅群島大海戰和保衛英國本土的問題。

    其實法羅群島大海戰對美國而言是喜憂參半。英國慘敗當然是憂,本來大西洋方面就是德國為首的歐洲聯合艦隊占上風,現在又英國又丟了4條航母,德國的優勢就更大了。

    不過美國的造艦能力明擺著,不算那些不值錢的護航航母和改裝航母,今年年底前就能有1艘埃塞克斯級和至少2艘獨立級(用克利夫蘭級的艦體改造)完工。到明年年底,埃塞克斯級至少能造8艘,獨立級能造10-12艘。所以這個憂也不是特別大。

    而德國人用有線遙控的滑翔炸彈打軍艦的點子對美國卻是大喜。因為美國的電子工業不比德國差,德國能制造的遙控裝備美國一定也能生產。雖然沒有見到滑翔炸彈的原型,不過美國西屋公司和通用電氣公司的工程師一聽到“有線遙控”的點子就都拍胸脯保證能做出來了。

    另外,美國生產高空重型轟炸機的能力肯定比德國、意大利、日本加在一起還強大。

    所以羅斯福在幾天前又給定了一個小目標——先造它個10000架b-24和b-17掛上遙控滑翔炸彈去炸日本軍艦!

    可是今天英國王后和公主突然來了加拿大(美國政府提前不知道),而且看樣子還要在加拿大安居樂業,一下子就把大好的形勢給破壞了。

    因為英國的王室、政府、貴族和精英們一旦開溜去了加拿大,留下一群無產階級窮**絲還肯和德國人死磕?英國本土保衛戰還打什么打?

    而英國本土如果保不住,那么美國就沒有了反攻歐洲大陸的跳板。沒有了跳板,美國人難道還能越過五六千公里的大西洋去歐洲大陸登陸?美國還能造出作戰半徑五千公里的超遠程轟炸機去炸平歐洲?

    “總統先生,我們當然會保衛本土!就像丘吉爾首相在演說中講的那樣,我們會在任何地方同德國納粹作戰,當然包括本土!國王和首相將會在本土戰斗到最后一刻,然后再乘坐超遠程飛機離開。”

    哈利法克斯子爵的話讓羅斯福稍稍感到一些安心,喬治六世和丘吉爾只要不走,英*民的士氣就能維持。

    哈利法克斯子爵接著又說:“雖然國王和首相戰斗的決心可以激勵英*民的士氣,但是……我們不能只靠士氣作戰!”

    “我會立即下令恢復向英國運輸物資。”羅斯福總統也不廢話,馬上拿真金白銀給英國佬打氣。

    “只有物資嗎?”哈利法克斯子爵面露失望的表情,“英國人民期望能和美國人民并肩作戰,對抗世界上最黑暗和最殘暴的納粹政權!”

    “美國會參戰的!”羅斯福咬咬牙,他現在算是被英國佬訛上了,“會先進行護航,理由是防止日本艦艇在大西洋上襲擊我們的英國盟友!我們得到情報,一艘日本破交戰列艦現在已經進入了大西洋!”

    這個理由是相當扯淡,美國的英國盟友都快被德國人掐死了,還用得著日本艦艇萬里迢迢跑來破交?

    不過美國是個講程序正義的國家,只要程序對了,就不怕別人抓小辮子了。

    現在美國和英國雖然不是對德作戰的盟友,但卻是對日作戰的盟友。所以美國以對日作戰為名掩護英國運輸船是合法的,這是羅斯福身為戰時總統的權力。別人要挑刺兒就得舉證大西洋里面沒有日本人,這當然是不可能舉證的。

    但是為英國船只護航的美國艦體是不能主動攻擊德國水面艦艇的。水下可以打,因為水下誰知道你是德國潛艇還是日本潛艇?但是浮在水面上掛著德國旗的戰列艦、巡洋艦不能主動打。除非德國人先開火,當然也不必等到美國艦體真的挨了炮彈再反擊,只需要德*艦沖著美*艦的方向開火打了實彈,就可以確定美*艦遭到了德國的攻擊,那么美*艦就能依法反擊挑起戰爭了。

    ……

    “羅斯福!騙子!”

    一個人在歇斯底里的怪叫!就在德國總理府的會議室里面,當著一大堆內閣部長的面。

    “他居然說大西洋上有日本人的戰列艦,身為一個大國的總統,怎么能這樣不顧事實,胡說八道!美國人怎么能容忍這樣一個滿口謊言的騙子呆在白宮?他們都瞎了聾了嗎?”

    赫斯曼聽著希特勒在胡言亂語,心里面已經有點后悔來接施萊徹爾的班了。如果他現在是總參謀長,根本不用到總理府參加內閣會議,自然也不用三天兩頭聽希特勒講廢話。

    “赫斯!”阿道夫.希特勒怒吼著問,“你不是說羅斯福不會和德國為敵的嗎?你不是說美國在打敗日本之前不會過問歐洲事務的嗎?你不是說我們可以和美國和平共處的嗎?”

    魯道夫.赫斯低著頭,紅著臉,一副羞愧的想要找個地洞鉆下去的樣子,一看就是個被人欺騙的老實孩子。

    “總理先生,”赫斯曼不想再讓希特勒數落赫斯了,人老實是沒辦法的,赫斯一直就是這樣的。“其實我們也不是沒有辦法對付羅斯福……如果我們暫時不想向美國宣戰的話。”

    “什么辦法?”希特勒問了一句,然后仿佛是解釋自己的立場,又補充道:“現在的確不是向美國宣戰的時機……我們現在不是要占領圭亞那作為進入美洲的跳板嗎?就算要宣戰也應該等到占據了圭亞那再宣。”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