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0章 海獅行動 八

    “快快快,發射照明彈!準備刺猬深彈和深水炸彈!那些開潛艇的家伙都很膽小,看到照明彈會就會下潛的,這個我最清楚!”z38號驅逐艦的艦長奧托.馮.克雷齊默爾騎士大聲下令發射照明彈。

    曾經的王牌u艇長,德國潛艇部隊的眾多王牌之一,拿過一大堆勛章還獲封騎士的奧托.馮.克雷齊默爾,在幾個月前就成功“通關”,升級為了1936年a型驅逐艦z38號的艦長了。

    按照帝國元帥赫斯曼的說法,這是可以授予一位王牌u艇艇長的最高榮譽!因為這位王牌u艇艇長和他的戰友們實在太能干了,以至于把敵人的船只都打光了,所以不得不改行去當驅逐艦長。

    這當然是玩笑話,不過也蠻有道理的。因為現在北大西洋水面上已經沒有多少英國商船要麻煩德國的u型潛艇去擊沉了。相反,在水下活動的英國和美國的潛水艇數量卻越來越多!

    大西洋戰役的攻守態勢已經改變了!現在輪到曾經的王牌u艇艇長們來領教英國潛艇的厲害了。

    “轟轟轟!”

    幾枚照明彈打了出去,克雷齊默爾望著被照明彈照亮的海面上一片慘白的場景,突然想到了一個很古怪的問題。那些指揮潛艇在多佛爾海峽設伏的英國潛艇艇長們,說不定在12個月前還是一位驅逐艦艦長,搞不好還用深水炸彈攻擊過自己指揮的u艇……

    “照明彈,要被發現了!緊急下潛!”胸前掛著維多利亞十字勛章的麥金泰爾中校真的被德國驅逐艦胡亂打出的照明彈嚇著了。這位負責指揮一艘s級潛水艇的英國海軍中校,在戰爭開始的時候真的是驅逐艦艦長。那個時候他和許多最近才改行開潛艇的驅逐艦長們一樣,奮戰在大西洋上,同萬惡的德國潛艇殊死搏斗。

    可就在英國驅逐艦和德國潛艇斗的難解難分的時候,該死的ju88和意大利駝背飛機加入了戰斗,而且還有“長腿福克”(指福克零式)護航。結果一顆500公斤的炸彈炸沉了麥金泰爾中校的驅逐艦,還讓他受了重傷進了醫院。

    而當他好不容易養好身子出院的時候,皇家海軍已經沒有多余的驅逐艦可以給他指揮了。而且德國、法國和意大利的戰列艦已經在大西洋里面橫沖直撞了,靠驅逐艦就能保護大西洋航線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于是在上級的建議下,他進入了潛艇學校,在完成了幾個月的速成訓練后得到了一條嶄新的s級潛水艇。

    不過成為s艇艇長的他并沒有被派去波羅的海、地中海或是太平洋破交,而是被編入了本土艦隊準備參加英吉利海峽保衛戰。

    在5月1日下午,麥金泰爾中校就奉命指揮自己的潛艇離開樸茨茅斯港,前往多佛爾海峽潛伏。結果在前往多佛爾海峽的途中就被德國人的ju87俯沖轟炸機用炸彈攻擊了幾回,總算運氣不錯都躲過了,但是耽誤了不少時間,到了晚上七點多鐘才趕到指定地點,卻碰上了幾十艘拖著氣球的魚雷快艇,還看見多佛爾的大炮轟擊了那些魚雷快艇。

    不過麥金泰爾卻沒有用潛艇去攻擊魚雷快艇,而是繼續耐心等待,沒等多就等來了一支不知道有多少艘艦船組成的龐大船隊。這回麥金泰爾沒有再猶豫,果斷抓住機會擊沉了一艘四五千噸的彈藥船,結果馬上就招來了驅逐艦。

    看到對方打出照明彈,麥金泰爾連忙放下潛望鏡命令緊急下潛——因為剛才照明彈打過來的時候他的潛艇正好升起潛望鏡,沒準就被德國的“貓眼戰士”給發現了!

    “長官,聲吶發現潛艇,方向度98,深度5-10,距離500,似乎正在緊急下潛。”

    潛艇遇到驅逐艦時常用的戰術肯定不是發射魚雷,而是深潛加靜音。但是在緊急下潛的過程中,有時候會因為噪音過大被驅逐艦的聲吶偵測到。本來是王牌u艇艇長的克雷齊默爾當然知道這個“竅門”,所以剛才他才讓人發射照明彈和刺猬彈嚇唬人。

    克雷齊默爾的虛張聲勢很快就有了收獲,z38號的聲吶偵測到了一條正在下潛的英國潛艇。

    “準備刺猬深彈攻擊,3輪!”克雷齊默爾選用刺猬彈,因為距離較近,克雷齊默爾沒有選擇聲勢很壯的深水炸彈,而是選擇了能夠大范圍攻擊的刺猬深彈。

    發射刺猬彈的發射器安裝在z38的艦艏,24發聯裝,每發刺猬彈重30公斤。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全部發射,并且在驅逐艦前方200多米遠的地方形成一個40米的橢圓形彈幕。只要有一枚刺猬彈碰上了潛艇引發爆炸,另外23枚也會跟著一起爆炸,從而形成一個火網。一般來說兩輪命中就足夠摧毀一艘潛艇了,不過克雷齊默爾為了保險起見,決定先炸個三輪。

    但是很不走運,三輪刺猬深彈拋射出去掉在水里連個響都沒有(刺猬深彈是觸發引信,只有碰到潛艇外殼才能爆炸),顯然沒有命中。就在克雷齊默爾考慮是不是要用深水炸彈碰碰運氣的時候,從多佛爾要塞打來的炮彈已經好像雨點一樣落在z38號驅逐艦附近的水面上了。

    原來英國潛艇的攻擊讓幾艘德國運輸船燃起了大火,從而暴露了整個船隊的方位,讓多佛爾的英國大炮再次找到了攻擊的大致目標。

    但是僅靠火光引導,又沒有校射,根本就是胡亂開火。除了有2艘4000噸級的貨輪中了近失彈而沉沒,其余的炮彈全都打空了。

    倒是埋伏在多佛爾海峽西面出口的英國潛艇倒是又取得了3個戰果,2艘貨輪和1艘滿載著士兵和裝備的t型登陸艇被先后擊沉。

    不過這些英國潛艇也付出了代價,有2艘s級艇被德國人z型驅逐艦用刺猬彈和深水炸彈擊沉。

    ……

    “沉了7條船和2艘魚雷快艇,損失12800多人……”

    聽到西線參謀長赫爾曼.巴克爾中將的報告,一夜未眠的施萊徹爾元帥微微笑了一下。

    “還不錯,損失并不大。”施萊徹爾摸了摸光頭,“現在英吉利海峽上天氣怎么樣?”

    “起了些霧,不過很快就會散開,到時候還會有激戰。”

    “英國人會出動艦隊?”

    “可能性不大,不過空軍和海軍航空兵都已經做好了準備。”巴克爾中將說。“耶順內克大將已經預備好了6000架飛機,隨時可以發動攻擊。”

    耶順內克大將現在是德國空軍第3航空隊司令官,同時還兼任西線空軍聯合司令部司令官。不僅部署在法國、比利時和德國西部的德國和意大利的空軍部隊、海軍航空兵部隊都歸他指揮,就連已經開始漸漸恢復元氣的法蘭西空軍也歸他領導的聯合空軍司令部指揮。

    由于集中了德國、法國和意大利三國的大量航空兵部隊,因此耶順內克現在掌控了空前強大的空中力量。5月1日爆發在海峽上空的激烈空戰僅僅是個開始,真正的大戰,現在才剛剛開始上演。

    “首相先生,德軍沒有在多佛爾登陸,不過他們還是摧毀了多佛爾的8座裝甲炮塔。另外,昨天晚上我們的潛水艇攻擊了試圖穿越多佛爾海峽的德國艦隊,擊沉了至少10艘艦船。”

    “10艘船?一共有多少?”丘胖子是剛剛從火車站回到查爾斯國王大街地下的堡壘當中的。

    他去火車站的目的是送別喬治六世國王,國王將前往位于蘇格蘭高地的威廉堡“度假”,如果德國人真的在多佛爾或是英格蘭別的什么地方登陸,那么這場“度假”將是長期的。

    “恐怕有150艘,甚至更多!”第一海務大臣達德利.龐德回答,“根據潛艇的報告,昨天通過多佛爾海峽的艦隊中至少包括了3條航空母艦和2艘戰列艦和數十艘很可能是登陸艦的艦艇。另外,我們的情報人員還報告,目前在布雷斯特港還停泊著數百艘運輸船,至少有一個裝甲師已經上船。而潛伏在直布羅陀附近的情報人員報告,直布羅陀港口中目前空空如也。我們估計,在布雷斯特以西的大西洋中應該隱藏著所謂歐洲聯合艦隊的主力。”

    “呵呵,大戰在即了。”丘吉爾在自己的座位上安坐下來,“可以確定德國佬的攻擊方向了嗎?”

    “應該是多佛爾海峽以西的某地,”總參謀長布魯克子爵說,“康沃爾郡和愛爾蘭各有50%的可能……首相,我建議您批準陸軍進入愛爾蘭自由邦。”

    “進入愛爾蘭?”丘吉爾點上一支雪茄煙,吸了兩口說道,“現在進入能有多大幫助?登陸或許就在24小時后,如果德國人要空運部隊去科克只需要幾個小時?這么點時間我們能占領愛爾蘭全境嗎?”

    “這不可能。”

    丘吉爾吐出一口煙霧,“既然如此,那么就讓德國人先去……然后我們和他們在愛爾蘭展開會戰!”他看著有些蹙眉頭的布魯克子爵,笑道,“總要有一場大規模陸上交戰的,不是在愛爾蘭就是英格蘭,如果沒有幾十萬上百萬的德國佬登陸,莫斯科的那位還會繼續謹慎地等待下去。如果要我選擇一個戰場,那么與其在英格蘭人的土地上,還不如在愛爾蘭人的地盤上打呢!”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