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2章 大雷雨 三十六

    雖然法德表面上是一家了,但是要讓高傲的法國人把他們的看家寶貝拿出來幫德國打天下,沒有足夠的好處和必勝的前景恐怕是不行的。

    支持法國將法屬北非本土化的好處是足夠大的,但是蘇聯參戰后德國必勝的前景似乎變得不確定了。

    所以赫斯曼才會想出舉行一次戰俘大游行,以顯示德國在波蘭取得的巨大勝利。

    可是正如魏剛所言,斯大林很快就會在莫斯科舉行同樣的戰俘大游行,而且斯大林手中的波蘭戰俘更多!

    看來靠一萬多個俄國戰俘,還是沒有辦法完全打消魏剛的疑慮,好在赫斯曼還有另外一些可以用來炫耀的黑科技秘密武器。

    “上將,紅軍的確抓到了許多波蘭人,但是那仍然挽救不了蘇聯必將失敗的命運。”赫斯曼顯得信心十足,他對魏剛上將,“因為我們有一些威力非凡的秘密武器很快就要取得成功了,它對戰爭具有決定性的意義。有了它,我們就肯定能取得勝利。”

    決定性意義的秘密武器?馬克西姆.魏剛聽過很多這樣的傳聞,他還知道有很多法國的物理學家和化學家在1940年西線戰役后被德國所控制,很有可能就在從事什么秘密武器研究工作。

    “是什么秘密武器?”魏剛問。

    “一些可以殺死整個城市中所有居民的恐怕武器,”赫斯曼的語調冰冷,“而且無法進行防御!”

    “可以殺死整個城市中所有的居民?還無法防御?”魏剛嗤地一笑,“既然你們有了這樣的武器,那想必用不著我們的大炮了?”

    “上將,”赫斯曼認真地看著魏剛,“我們真的有這樣的武器……但是這些武器太過殘忍,不應該用于人類的自相殘殺。不到萬不得已的地步,我們是不愿意使用的。”

    “哦?”魏剛看著眼前這位相貌只能算普通,沒有多少殺人魔王氣質的德國帝國元帥。“那么您能告訴我那是什么武器嗎?”

    “那是一個武器系統,”赫斯曼,“包括一種殺傷力巨大的毒氣和一種用火箭發動機驅動的飛行速度可達4.8倍音速的彈道導彈,這是無法防御的武器,可以用來毀滅莫斯科!”

    赫斯曼的是沙林毒氣和a系列火箭,a系列火箭也就是歷史上的v彈道導彈。

    “4.8倍音速的彈道……導彈?”魏剛聽到毒氣倒沒什么反應,德國人的毒氣一直很厲害,這沒有什么奇怪的。但是4.8倍音速的彈道導彈卻把他嚇了一跳。

    他知道音速是每時14公里,4.8倍音速就是每時5800多公里啦!要真的能飛那么快,高射炮和飛機肯定攔不住,至少現在的任何一種高炮和飛機都是無法將其擊落的。

    a系列火箭項目開始于19年,由陸軍中懂得一些火箭知識的瓦爾德.多恩伯格上尉(現在是中將了)擔任項目的總負責人,而技術上的負責人是沃納.馮.布勞恩博士。

    在經過了長達10年的研究和實驗后,a系列火箭已經從a-1項目推進到了a-5相目。火箭的重量也從一開始的150公斤,發展到了現在的十幾噸,可以將重達1噸的彈頭發射到0公里外,導彈的飛行速度最快更可以達到4.8馬赫。但a-5火箭還是夠不著莫斯科,最多能攻擊到列寧格勒或是倫敦。

    不過赫斯曼也不必把所有的底牌都交給法國人知道,而且a-5做不到的事情,a-6、a-7早晚可以做到。實在不行,還可以發展空射的v1導彈,用ju88將v1導彈帶到莫斯科附近就行了。

    另外,重達1噸,全長14米,直徑達1.65米的a-5火箭是個大家伙,生產成本自然也不會低。雖然高達4.8馬赫的速度可以突破目前存在的一切防空手段,但是以如此高的成本去投放1噸重的常規炸彈還是有得不償失。

    而且,目前的火箭制導技術很成問題,在之前的a-4火箭實驗中,誤差可能超過10公里!這樣的精度使彈道導彈根本不可能作為一件戰術武器使用。而1噸的載彈量和高成本又讓它無法成為一件價廉物美的戰略武器。

    唯一的解決方案,當然就是讓a-5火箭攜帶非常規彈頭,目前德國的“94號炸彈”還沒有研發成功,而且初期的“94號炸彈”的重量也不大可能低于1噸。

    所以由法本公司在198年發明的沙林毒劑就成了比較理想的彈道導彈裝藥。赫斯曼不知道歷史上的希特勒為什么直到滅亡都沒有使用沙林毒劑去對付英美或蘇聯?難道他在擔心敵人用同樣的方法報復德國?看來這位德意志第三帝國的元首還不是真正的瘋子。

    不過赫斯曼可沒希特勒那么善良,他是隨時準備使用沙林毒劑的!只要敵人有可能威脅到德意志帝國生存,那么就沒有什么武器是不能用的。

    而在“94號炸彈”研究成功前,沙林毒劑就是德國兵器庫中最有威懾力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而沙林和彈道導彈的結合,就是一種根本無法防御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了!

    “的確是4.8倍音速,這種導彈現在已經進入了研制的最后階段。”

    赫斯曼背著手,抬起頭向東望去,目光仿佛穿透了厚厚的石壁,一路投放到了遙遠的莫斯科。他:“從波羅的邦東部到莫斯科的直線距離只有700多公里,完全在這種彈道導彈的射程之內。也許只要100枚這樣的彈道導彈將100噸左右的沙林毒劑投放到莫斯科,就能讓布爾什維克的首都變成一座死亡之城!”

    100噸沙林毒劑就能把莫斯科變成死亡之城?魏剛上將將信將疑的看著赫斯曼。

    赫斯曼則用一種殺人狂特有的目光掃了一眼法國陸軍上將,接著又:“不僅是莫斯科,或許倫敦也會成為沙林毒劑肆虐的戰場!如果英國人不放棄毀滅我們的妄想,那么我們也會毫不猶豫的使用威力巨大的殺傷性武器去消滅他們!

    而沙林毒劑的樣品已經準備好了……有100克,理論上可以毒死10萬人,而且不需要吸入,透過皮膚也能侵入人體。上將,你可以把這些毒劑帶回法國,去給法國的科學家研究。”

    100克就能毒死10萬人?這個毒劑真有那么厲害?魏剛上將愣愣地看著赫斯曼,怎么看都覺得對方很有成為變態殺人狂的潛質。

    赫斯曼卻無所謂地一笑,“當然,在實戰中沒有那么厲害。不過我們已經儲備了許多沙林毒劑,有1000噸!其中的100噸是為莫斯科準備的,還有100噸是為倫敦準備的!它們將會用根本無法防御的彈道導彈發射,殺死幾十萬上百萬人!”

    那還有800噸沙林毒劑是給誰預備的?魏剛上將看著赫斯曼,心里直犯嘀咕,該不會有100噸是給巴黎人民準備的禮物吧?

    “上將,7月初我們會試射一枚彈道導彈,在佩內明德的火箭實驗場。”赫斯曼頓了頓,又,“我希望上將您到時候可以代表法國到佩內明德實驗場觀摩火箭發射……這對全人類而言,都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時刻!”

    “一定,我一定要來看看。”魏剛上將不大自然的笑了笑。

    “哦,對了。”赫斯曼突然又,“上將,您知道約里奧-居里夫婦嗎?”

    約里奧-居里是個“聯姓”,就和赫斯曼現在使用的海因斯貝格-赫斯曼一樣。

    這種聯姓在歐洲的高級貴族中非常普遍,一般出現在地位較低的貴族迎娶地位較高的女性貴族繼承人之后。而約里奧-居里這個聯姓則因為法國科學界的“公主”伊雷娜.居里和青年科學家約里奧的結合而出現。

    這對科學家夫婦在195年因為發現了人工放射性同位素獲得了諾貝爾化學獎。而他們在人工放射性同位素方面的理論和實踐對于原子彈的研究也是有重要意義的。

    而在197年后,約里奧.居里夫婦就開始從事超鈾元素研究這是非常容易發現核裂變的研究!

    不過沒有等到約里奧.居里夫婦發現核裂變現象,法國就輸掉了戰爭,他們兩人也被德國人的特務綁架,從法國消失了。

    “約里奧.居里夫婦在德國?”魏剛實際上知道這兩人落到了德國人手里,現在是明知故問。

    “是的,他們現在正在為德國進行重要的科學研究,是秘密武器方面的研究。”

    赫斯曼頭,鄭重地:“您可以在佩內明德見到他們,也可以讓法蘭西科學院院士朗之萬教授(也是一個大師級的物理學家)和他們見面……我想,等您從佩內明德回到巴黎的時候,就會向貝當總統提出立即向蘇聯宣戰的建議了!”

    ...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