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6章 gc主義戰士去紐約

    “除了戰斗,別無出路……唔,我喜歡這個澳大利亞總理!不過,澳大利亞人會聽他的話嗎?”

    白宮,美國總統羅斯福正在他的橢圓形辦公室里面召開會議,討論保衛澳大利亞、開始火炬行動和向英雄的蘇聯紅軍發射糖衣炮彈的問題!

    首先拿出來討論的當然是澳大利亞的危機,哈爾西在珊瑚海的奮戰雖然推遲了日軍的登陸行動,為盟軍西南太平洋司令部贏得了更多的時間(因此羅斯福和美國海軍部并不認為哈爾西打了敗仗),但是澳大利亞的形勢依然無比嚴峻。

    日軍的入侵已經迫在眉睫,而美國支援澳大利亞的航線不說完全中斷,至少也斷了八成。現在大規模的船團和普通的貨輪已經沒有辦法前往澳洲了,只能將高速郵輪改成貨輪,在航母編隊的護衛下,走塔斯曼海前往墨爾本——這還是在德國沒有將ju288和遙控滑翔炸彈這兩大殺手锏提供給日本的前提之下才可能實現的。

    所以大規模的向澳大利亞運兵已經變得非常困難了,唯一可行的辦法就只有向澳大利亞和新西蘭輸送武器彈藥,讓澳大利亞人和新西蘭人自己武裝起來保衛家園。

    “總統先生,我想我們不應該低估澳大利亞人和新西蘭人的抵抗意志。”陸軍參謀長馬歇爾上將回答,“英軍中的澳新軍團就是以堅韌善戰聞名,澳大利亞人和新西蘭人同我們美國人很相似,都有民兵傳統,是人人皆兵的國家……而且,那些澳大利亞人和新西蘭人現在別無出路了,如果他們不拼命,日本人征服了澳大利亞后,他們是不會有活路的。”

    馬歇爾的意見是對的,澳大利亞白人本來就挺兇悍的,他們的祖先很多是在英國犯下重罪的壞蛋,本性就比較野蠻。

    而且,此時的澳大利亞和新西蘭還沒有實行嚴格的槍支管理,這兩個殖民地國家奉行的是“人人有槍,上帝都怕”的國策。所以家家戶戶都有槍,還是全民皆兵(民兵)。

    因此真到了拼命的時候,澳大利亞動員出百萬大軍還是有可能的。在原本的歷史上,澳大利亞在面臨日本入侵的時候就動員出了100萬軍隊,另外還有200多萬人以其他方式為軍隊服務!

    所以澳大利亞總理約翰.柯廷的“720萬人總玉碎”方案,在歷史上是實現的。只是因為日本人在中途島和瓜達卡納爾島兩戰皆北,止步于珊瑚海外,才沒有發生慘烈的澳大利亞陸上戰爭……

    羅斯福聽了馬歇爾的話,沉吟了一會兒,點點頭說:“好吧,那么就取消向澳大利亞增派地面部隊的計劃,改為輸送武器彈藥。我們不能讓澳大利亞人拿著燒火棍上戰場!”

    “明白,總統先生。”

    在座的美*方將領聽到了羅斯福決定,全都松了口氣。如果太平洋戰場可以依靠澳大利亞人去拼命,那么美國就能集中精力對付德國了——至少在美國的“餃子航母”大量完工前,太平洋戰場可以先放一放。

    當然,羅斯福總統的“小目標”還是要繼續的!

    “蘇聯人的戰列艦從莫洛托夫斯克出發了嗎?”羅斯福又將話題轉向了北大西洋戰場。

    雖然組成英美蘇聯合艦隊的大原則早就敲定了,但是蘇聯紅海軍的戰列艦卻遲遲沒有從莫洛托夫斯克出發。

    “還沒有。”海軍作戰部長歐內斯特.金上將回答,“現在我們的人和設備剛剛過去,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讓蘇聯人熟悉我們的指揮和通訊。另外,蘇聯紅海軍還在進行思想政治工作。”

    “思想政治工作?”羅斯福皺了皺眉,“難道在蘇聯紅軍中還有親德思想存在?”

    蘇聯紅軍,特別是紅海軍在過去二十多年中和德國的關系很好。許多蘇聯紅海軍的艦艇都是德國人幫助建造的,還有許多紅海軍軍官在德國的海軍學校里面學習過。因此親德思想一直存在,這一點羅斯福也是知道的。

    “不,并不是因為親德思想。”歐內斯特.金上將苦笑了一下,“是因為我們……根據麥卡錫上校的報告,蘇聯大西洋艦隊的政工干部,這段時間主要在進行反對美國資產階級腐朽思想的教育。”

    約瑟夫.麥卡錫上校并不是職業軍人,而是律師出身的共和黨政客,在美國參戰前是巡回法官。戰爭爆發后加入了海軍陸戰隊,謀了個上校軍銜。

    而在美蘇達成關于成立聯合艦隊的協議后,因為聯合艦隊要設立政治委員,美國大西洋艦隊當然也要有相應的人物去應付布爾加寧同志。

    羅斯福本來中意杜魯門參議員,但是有人提出杜魯門是議員不是軍人,不適合擔任軍職,除非辭去參議員職位。而杜魯門當然不愿意辭去參議員,羅斯福就只能另外找人了。

    這個時候共和黨出身的陸軍部長****生向他推薦了在海軍陸戰隊任職的麥卡錫。據****生說,這位麥卡錫是一位對政治思想工作非常敏感的同志,絕對不會讓蘇聯的政工干部把美國大兵的腦子洗壞掉的。

    于是羅斯福就讓他當了大西洋艦隊的“司令部首席牧師處處長”。

    前段時間,麥卡錫處長就作為美國大西洋艦隊司令部的政工干部代表去了莫洛托夫斯克。他的任務是和名義上的上級,同盟國大西洋聯合艦隊政治委員布爾加寧商量怎么合作,怎么避免沖突的問題。

    不過在冰天雪地的莫洛托夫斯克呆了一段時間,麥卡錫處長就發現,現在蘇聯大西洋艦隊的政工干部對美國非常的不友好,每天都在散布不負責任的反美言論!

    “軍事委員先生,”在蘇聯號戰列艦上的政委辦公室內,約瑟夫.麥卡錫又一次提出了強烈抗議,“今天我的人又發現有人在進行反美宣傳了,我真懷疑這里不是蘇聯紅海軍的艦隊,而是德意志帝國的公海艦隊!”

    麥卡錫說著布爾加寧聽不懂的英語,不過也用不著翻譯,他也能知道對方在說什么——無非就是抗議艦隊的政工干部關于“腐朽墮落的美國資產階級”的宣傳。

    其實這樣的宣傳真的不是反美,而是為了給下面的人打打預防針,免得被美國的燈紅酒綠給迷惑了。

    由于紅海軍大西洋艦隊將會把美國紐約作為第二母港(紐約是北大西洋航線的起點,同時那里還有許多船塢可以使用,蘇聯艦艇將會在那里加裝美國的雷達和通訊設備),所以許多艦艇還會在紐約停留較長的時間,紅海軍的指戰員們也肯定會有上岸的時候,而且還會有許多和美國人接觸的機會。

    那么問題就來了,說好的水深火熱呢?為什么美國人看上去個個都像是闊佬,傳說中被壓迫的透不過氣來的美國勞動人民在哪兒?

    為什么美國的生產力那么發達?不是說社會主義可以極大的解放生產力的嗎?為什么生產力被極大解放的蘇聯的商店里面很難買到東西,什么都要憑票,而生產力應該不是很發達的美國商店里面卻應有盡有呢?

    所以布爾加寧同志在擔任大西洋艦隊軍事委員后發現要應付的難題多得要死!

    而且下面的政工干部們發現,他們就是渾身是嘴也很難說清楚革命道理了。

    所以布爾加寧就建議推遲出發日期,同時找來了參加擔任過外交部美國司司長,還在美國大使館擔任過幾年參贊的安德烈.葛羅米柯同志擔任大西洋艦隊政治部副部長,專門研究對策。

    可是這位葛羅米柯同志的到來非但沒有解決問題,反而發現了更多的問題!

    比如,為什么美國沒有紐約戶口和華盛頓戶口?水深火熱的美國勞動人民可以自由遷徙,去繁榮富裕的紐約當工人,而蘇聯集體農莊里面的農民卻不能去莫斯科和列寧格勒呢?

    再比如,美國勞動人民為什么可以購買槍支彈藥!?統治美國的資產階級就不怕持槍的人民造反?對了,持槍的美國勞動人民為什么不革命?這是怎么回事?

    又比如,資產階級美國也是有虛假的選舉和工會活動的。這些活動雖然都不是真正代表美國勞動人民的意愿,但是單純的蘇聯紅海軍戰士還是有可能上當受騙……

    還有,會不會有紅海軍戰士利用在美國停留的機會叛逃?會不會有人利用在美停留的機會去打工賺錢?會不會有紅海軍的帥哥勾搭上美國女人?

    總之就是問題成堆,而且除了進行反美宣傳也沒啥好的預防辦法。可是美國人卻派了個反動透頂麥卡錫牧師(其實麥卡錫不是牧師,只是管牧師),硬說是“美國政委”,要和布爾加寧協調聯合艦隊的政工工作。結果這個“美國政委”什么正事兒不干,整天找茬抗議。而布爾加寧又不能讓特別處的人把他當成反g命逮捕(真要逮捕也不冤枉)了,還得賠著笑臉解釋,這個事情想想都荒唐!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