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9章 新思維的萌芽

    “布爾加寧同志,那里就是華爾街,資本主義世界的中心。我們現在所在的是百老匯大街,是資本主義最繁華的街道,繁華的都堵車了。堵車是資本主義美國最令勞動人民痛恨的丑惡現象之一,因為這個國家一年要生產幾百萬輛汽車,出現了嚴重的生產過剩,由于車實在太多了,以至于道路不夠用,所以……”

    剛剛在百老匯劇院觀賞了uso組織的低俗下流的文藝演出的布爾加寧同志,現在坐著一輛寬敞舒適的凱迪拉克大轎車準備返回切爾西碼頭。但很不巧的碰上了下班高峰時間,結果百老匯大街上各種轎車排起了長龍資本主義國家中最令人民群眾深惡痛絕的丑惡現象堵車出現了!

    聽著葛羅米柯一本正經的胡扯,布爾加寧只是冷冷應了一聲。他現在已經看穿了葛羅米柯這個紅色官僚的真面目了布爾加寧是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是真的相信gc主義可以實現的,而睜眼說瞎話還說的頭頭是道的葛羅米柯在他看來就是個一心做官的官僚。

    像他這樣的人根本沒有經歷過殘酷的革命斗爭考驗,從來沒有面臨過沙皇的屠刀和苦役,參加布爾什維克黨不是因為相信gc主義,而是因為可以做官。而為了做官,什么樣的瞎話都能講!

    美國這里的情況,明明是資本主義形勢一片大好,是大好不是小好!怎么到了他的嘴里就變成資本主義面臨重大危機了?連堵個車都成了人民群眾深惡痛絕的丑惡現象……蘇聯的人民群眾倒是想堵來著,問題是有車嗎?

    大概是因為不想看到葛羅米柯那張堆滿了諂媚笑容的臉,布爾加寧扭過頭向車窗外面看去,突然發現一群穿著水兵服的蘇聯紅海軍士兵正從華爾街走出來,一邊走還一邊仰著脖子東張西望,還不時有西服革履拎著公文包的華爾街精英從他們身邊匆匆走過世界革命戰士和華爾街精英們走在了一起……怎么看都不像是真的!

    布爾加寧長嘆了口氣,也開始在心里面埋怨起自己了。因為他在11月18日那天被白勞德那個gc主義的叛徒給欺騙了,一時心軟同意讓蘇聯水兵去接受美國勞動人民的慰問那可是美國勞動人民的一點心意啊!gc主義戰士們能忍心拒絕?

    結果……慰問就變成了讓蘇聯水兵分期分批去接受資本主義再教育了。

    曼哈頓市區的繁榮富裕,別說是這些思想不夠進步的普通水兵,就算是紅海軍大西洋艦隊的政工干部見了多半也會羨慕不已。這幾天包括艦隊特別處的同志在內,幾乎所有的政工干部都去曼哈頓吃喝玩樂外加大采購了,回到船上的時候一個個都是大包小包的。

    如果這樣的交流在整個戰爭期間一直維持下去,將來得抓多少反g命才夠啊?

    ……

    “不行,不行的。m4中型坦克打步兵.0坦克殲擊車打坦克的戰術根本行不通。打仗可不是演習,混亂著呢,怎么可能組織得那么好?而且德國人的坦克可不會因為對手是對付步兵的m4坦克就不開火。

    另外,德國人的步兵擁有很強的反坦克火力,他們有鐵拳反坦克榴彈發射器,還有3號突擊炮這是一種對坦克威脅很大的自行火炮,此外他們的反坦克炮也正在逐步實現機械化和裝甲化。所以你們的m4中型坦克未必能碾壓德國人的步兵!

    至于德國坦克的反坦克能力當然就更強了!他們的4號坦克的反坦克威力和你們的m10差不多。虎式坦克在戰場上簡直是無敵的存在,根本不可能用m10這樣的坦克殲擊車去對付。”

    里莫斯基克中將現在得到了他老婆想要的所有東西收音機、女式手表、高檔呢絨、許多絨線、一臺洗衣機和一本做女式衣服的書。這些東西都是布雷德利將軍親自開車送他去布魯明戴爾和梅西百貨公司采購的,而且兩家百貨公司的經理還因為里莫斯基克中將是來幫助美國人民的蘇聯朋友,給打了個很大的折扣。所以里莫斯基克中將現在對美國人民充滿好感,開始真心實意地教艾森豪威爾、巴頓和布雷德利等人打德國佬的竅門了。

    在教給美國人真本事前,里莫斯基克中將先去了紐約長島的美軍第2裝甲師的兵營,見識了一下美國裝甲部隊的氣派。他發現美國裝甲部隊的汽車和半履帶車超多,坦克和坦克殲擊車都很漂亮(做工和蘇聯貨是不能比的)。士兵們穿的衣服,吃的食物,住的軍營等等也都是一流的,看上去不像是要去歐洲和德國佬打仗,倒像是準備出國旅游。

    但是真的上了戰場,里莫斯基克中將百分之百相信這些美國大兵會吃大苦頭的。因為美國人的裝甲部隊犯了和蘇聯人在1942年6月之前相同的錯誤,大大低估了德國人的反坦克戰力!

    被美國人當成寶貝的m10坦克殲擊車和德國的4號h型坦克相比沒有什么優勢,如果遇上虎式坦克鐵定挨打!

    他們的m4坦克也不大行,造得太高大,上了戰場好大一個目標。那門m3型75毫米l/40加農炮的威力和t-34/76型坦克的f-34型坦克炮差不多,打德國的4號h型都超費勁,遇上虎式肯定死路一條。

    而用m3半履帶裝甲車+大炮拼湊出來的所謂自行反坦克炮,在里莫斯基克中將看來只能對付德國步兵。因為美國人安裝在m3半履帶裝甲車上的各種火炮都很難對抗德國的坦克。

    至于美國人的m3型37mm反坦克炮……這種東西根本不用帶去愛爾蘭,因為去了也沒半點用處。蘇聯的45mm炮都是毫無用處的廢品,37mm炮還打什么?還不如直接給m1933型75mm野炮配上聚能裝藥(heta)破甲彈管用這種利用金屬射流效應的化學能反裝甲彈的破甲能力和初速無關,75mm口徑的聚能裝藥彈大約能破90mm的垂直裝甲,而且不會因為距離拉大而衰減效能。乍一看是很厲害的,但是這種彈藥的缺陷也很明顯,就是會被坦克上加裝的附屬裝甲引爆從而失去破甲能力。

    由于“鐵拳”和“紅色鐵拳”反坦克榴彈發射器(這種武器使用的也是聚能彈)的大量使用,現在德國和蘇聯的坦克都開始加裝附屬裝甲,比如裝個裙甲(這樣炮塔以下的側面就不怕聚能彈),或者在坦克正面裝甲鋼板上焊接上幾段履帶。

    不過75mm的聚能破甲彈總歸要比37mm的反坦克炮有效,至于重量和容易被發現這都不是問題……打不了打完幾炮就扔吧!

    “真是太好了!中將,您的意見對我們實在是太寶貴了……”艾森豪威爾聽完里莫斯基克中將的講解,臉上全是虛心接受的表情,雖然這位蘇聯中將比他年輕的多,但是人家是真和德國裝甲師較量過的!

    艾森豪威爾接著又說:“看來我們的人還是太缺乏經驗了,我們的陸軍在不久之前還只有十幾萬人,連一個裝甲師都沒有,真是一點經驗都沒有啊。如果……能有許多蘇聯陸軍的軍官來美國,幫助我們訓練人員,將歐洲東線戰場上的寶貴經驗教給我們,一定能大幅提高美國陸軍的作戰能力。”

    “司令官先生,您的意思是給美國陸軍配上蘇聯軍事顧問?”里莫斯基克中將是上過紅軍大學的精英,能說一口流利的俄式英語,同美國人交流沒有問題,因此不用翻譯,直接就和艾森豪威爾對話了。

    “對,對,對,”艾森豪威爾笑道,“就是顧問……我們兩方面應該多多交流,現在海軍已經走在前面了,我們陸軍應該趕快跟進。我想,這對全世界反納粹、反法西斯事業是很有好處的。”

    里莫斯基克中將想想也對,是應該多多交流……美國看上去并不是那么反動,好東西真的很多,值得蘇聯學習的東西也很多。而且上面已經不怎么提世界革命了,看來暫時不考慮解放美國人民了。那么美國和蘇聯之間有什么理由不能互相學習呢?

    想到這里,里莫斯基克中將笑著反問:“司令官先生,您的意見是不是代表你們的政府?”

    “這也是總統先生的意見。”艾森豪威爾回答。

    羅斯福當然想加強和蘇聯的交流了,他的糖衣炮彈有的是,足夠讓所有的布爾什維克戰士都提前體驗一下gc主義生活……

    “那太好了。”里莫斯基克中將心想,如果真的能行,那以后自己可以常來美國了。“我想你們只要正式提出,我們的總書記斯大林同志一定會同意的。他支持任何有利于世界反納粹、反法西斯事業的行動。如果上面征求我的意見,我也一定會贊成的。”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