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4章 丘吉爾之死 十二

    美國最好的坦克將軍喬治.巴頓少將在哈特爾浦-米德爾斯堡戰役*來臨的時候,就被史迪威免了職。

    而在同時,英國最好的坦克指揮官帕雷西.霍伯特少將的生命則到了盡頭。

    他的第11裝甲師根本不是以2個重裝甲營和1個殲擊坦克營為主力的德軍裝甲集群的對手。

    因為英軍第11裝甲師是剛剛從愛爾蘭前線調來的,而且沒有進行必要的整補——在倫敦抗議事件后,原本高效運轉的戰爭機器仿佛一夜間松懈下來,軍隊和政府部門中的很多人都忙著逃亡加拿大,即便是無路可逃之人,心思也不在戰場上了。而且倫敦抗議的風暴還一度波及到了英國的其他大城市,連英國的鐵路系統也發生了短暫的罷工和長時間的管理混亂。

    本來該在13日就運到哈特爾浦-米德爾斯堡前線的丘吉爾坦克和坦克殲擊車,直到16日都還沒有完成裝車,至于什么時候能起運,那就只有上帝才知道了。

    于是,第11裝甲師在16日早上的時候,能夠開動的丘吉爾坦克/坦克殲擊車僅僅只有55輛。而它們面對的虎式坦克就超過了80輛,另外還有45輛火力不亞于虎式的犀牛坦克殲擊車。

    不過造成英國陸軍第11裝甲師迅速崩潰的原因也不是雙方裝甲力量的懸賞,而是英軍官兵崩潰的斗志。第11裝甲師在愛爾蘭島上不是沒有遇到過虎式,也不是沒有打過實力相差懸殊的戰斗。但是他們總能想方設法堅持到最后,就算被迫撤退也是敗而不潰,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一觸即潰!

    當虎式坦克的集群氣勢洶洶出現時,戰場上幾千名不知道為誰而戰和為何而戰的英軍就發生了動搖。坦克拒絕前進,拖著反坦克炮的士兵也磨磨蹭蹭不肯進入陣位,剛剛完成展開的步兵們更是紛紛后退。原本應該督促士兵奮戰的軍官,也不去制止這種消極避戰的行為,不少人甚至已經準備加入其中。

    大概只有霍伯特少將一個人還不肯放棄,他先是氣急敗壞地下達了反擊的命令。看到沒有什么人執行,干脆攔住一輛正在倒退的丘吉爾坦克殲擊車,然后自己鉆進了車廂,用手槍逼著車組成員駕駛車輛發起了沖鋒!

    這種近乎送死的勇敢行為倒是喚起了一部分人的勇氣,十六輛坦克/坦克殲擊車和數百名官兵發動了近乎自殺的沖鋒。不過在壓倒性的德軍裝甲集群面前,這樣的沖鋒沒有任何意義。

    不到10分鐘,包括霍伯特駕駛的丘吉爾坦克殲擊車在內全部十六輛坦克/坦克殲擊車,就被德國人的虎式坦克和犀牛坦克殲擊車打成了碎片。跟隨沖鋒的步兵也被44臺4號f型坦克的短管火炮打出的榴彈覆蓋。

    在霍伯特少將壯烈犧牲后,英軍第11裝甲師也和第3步兵師一樣,迎來了總崩潰的時刻。

    消息傳到了達靈頓的英美聯軍司令部,蒙哥馬利上將卻沒有馬上召集參謀商量對策,而是把自己鎖進了辦公室,然后開始和遠在倫敦的布魯克子爵通電話。

    “子爵,我們被打敗了,部隊沒有一點斗志,根本無法作戰……第3師和第11裝甲師都崩潰了!”

    在電話中,蒙哥馬利將戰場上的危機和盤托出,告訴了帝國總參謀長——這次通話實際上是事先就商量好的,布魯克子爵在倫敦風波暫時平息后就給蒙哥馬利打了電話,讓他在哈特爾浦-米德爾斯堡作戰面臨挫折時,立即打電話通知他。

    “還能收攏多少部隊?”電話線那頭的布魯克子爵問道。

    “如果現在馬上撤退,應該能收攏5-7個師。”蒙哥馬利回答。

    “都是英國師嗎?”布魯克子爵說,“我要的是英國師,盡可能多的撤出英國師!讓美國人去和德國人打一仗,你明白了嗎?”

    蒙哥馬利沉默了一會兒,回答說:“那就把2個美國師拋下,這樣至少能撤出6個師。”

    “可以,”布魯克子爵在電話中說,“別管美國人了,帶上你的部隊撤退。”

    蒙哥馬利似乎有些意外,又是一陣沉默,然后問:“子爵,我們的人要撤去哪里?”

    “去利物浦、曼徹斯特和謝菲爾德!”布魯克子爵說,“你親自帶一個師去利物浦,那里有許多物資和裝備,必須掌握起來。我會去利物浦和你匯合……記住,你是在拯救英國!我們不能讓這個國家變成1917年的俄羅斯!

    而要救國,我們必須要掌握一些軍隊,只有這樣才能守護不列顛島!你明白我們要做什么了么?”

    很顯然,這位布魯克子爵并不打算陪著丘吉爾去加拿大當寓公,他認為英國才是自己應該呆的地方,而且他還要為英國做一些什么。

    “明白,我明白,子爵,我聽你的。”

    蒙哥馬利的回答讓布魯克子爵非常滿意,他隨后又接通了身在貝爾法斯特的亞歷山大上將的電話。

    “哈羅德,”布魯克子爵在電話中問,“哈特爾浦-米德爾斯堡之戰失敗了,我已經命令蒙哥馬利收攏部隊撤退了。”

    “上帝啊,帝國完了,是嗎?”哈羅德.亞歷山大的聲音聽上去都有些顫抖了。

    “帝國沒有完!”布魯克子爵沉聲說,“帝國還是有未來的,只要我們這些軍人能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哈羅德,你愿意挺身而出嗎?”

    電話線那頭是一陣沉默,然后才是哈羅德.亞歷山大緩慢但是堅定的聲音:“我愿意!子爵,我愿意為帝國而奮斗到最后一息。”

    “好的,派你的人去把貝爾法斯特港內所有的英國船只控制起來。”布魯克子爵說,“同時管好你的軍隊,再挑選一些可靠的部隊,把他們運往利物浦。”

    “利物浦?您說利物浦?”亞歷山大仿佛非常吃驚。

    “是的!”布魯克子爵回答,“將是利物浦。”

    “去那兒干什么?”

    “去打內戰!”布魯克子爵說,“會有一場內戰的,英國布爾什維克黨已經做好了準備,我們也要有所準備!現在……我們要做1918年的德國國防軍了!哈羅德,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明白,我明白了!我們英國陸軍也要像當年的德國陸軍一樣,為了國家未來的復興而努力了。”

    ……

    面對不可免的戰敗,英國陸軍準備向1918年的德國國防軍學習。正在磨刀霍霍,準備大打出手。

    英國布爾什維克黨則準備向1917年的俄國布爾什維克黨學習,也在全力以赴準備一場倫敦大起義。

    而樂觀向上的史迪威中將則被蒙哥馬利派去了斯多東克附近,負責指揮2個美國師堅守陣地……

    蒙哥馬利是這樣告訴史迪威的,他說:“中將,現在的關鍵是阻止德軍的裝甲集群和斯多東克的德國傘兵會師。如果他們攻擊到了斯多東克,我們的2個師和你們的2個師就會被包圍。這樣哈特爾浦-米德爾斯堡之戰的敗局就無法挽回了。

    所以我希望美軍能在斯多東克附近阻擊德軍,擋住他們至少48小時,這樣我們的援兵就會趕到。我希望您可以親自去斯多東克前線督戰,在斯多東克以東的2個英國師也歸您指揮,我想只有這樣才能確保作戰取得成功。”

    他的這個話肯定是騙不了巴頓將軍是,多半也蒙不住愛丁堡的艾森豪威爾,但是史迪威卻是個容易欺騙的老實將軍,而且還擁有過度樂觀的性格,這就注定了他在這個時空的悲劇命運。

    “中將……我們真的不需要考慮撤退嗎?”

    史迪威中將從達靈頓驅車抵達斯多東克附近的美軍司令部的時候,布萊德雷已經感覺出一些不大對頭了。

    “不,目前還不需要。”史迪威說,“雖然形勢有些嚴峻,但是戰線還可以維持。剛才我來斯多東克的途中詢問了從前線撤下來的英軍軍官,按照他們的說法,進攻的德軍最多是一個師級集群。可能有100-150輛虎式坦克,我想我們是能對付的。”

    有那么多虎式坦克!?布萊德雷雖然是步兵專家,但是他也知道德國的虎式坦克有多厲害。蘇聯軍事顧問和他說過的,1輛虎式坦克至少能打10輛t-34坦克!

    布萊德雷提醒說:“中將,第2裝甲師現在只有60多輛m10,而且……m10坦克使用的火炮也很難擊穿虎式坦克。”

    “沒有問題,”史迪威擺擺手,“放近點就能擊穿了,而且我們還有不少反坦克炮。”他頓了頓,又說,“現在必須要快點布防,我們可能還會暫時被包圍,不過英國人會在48小時后組織反擊,只要堅持48小時,勝利就屬于我們了。”

    只要堅持48小時就行了?布萊德雷忽然想起了巴頓的話,史迪威的樂觀他m的是種病!

    看來自己得讓人把巴頓將軍留下老百姓衣服找出來了......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