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6章 丘吉爾之死——下地獄去了

    倫敦城內到處都在爆炸,查爾斯國王大街、白廳街、唐寧街、攝政街、牛津街、伯靈頓市場街,當然還有白金漢宮外一輛滿載著炸彈的美**用吉普車在白金漢宮外的廣場上爆炸,引發了極大的混亂。

    爆炸聲響起的時候,伊麗莎白長公主正在和未婚夫弗里德里希親王,伯父溫莎公爵還有溫莎公爵的妻子辛普森夫人一起共進午餐,順便討論停戰和伊麗莎白長公主即位的問題公主要成為女王還是有許多手續要辦的。

    這個事情在英國有點復雜,不像在中國只要皇家衛隊的軍官們拿件黃袍往伊麗莎白身上一披,然后山呼萬歲,她馬上就是伊麗莎白二世女王了……這肯定是不合法的!

    而合法的手續,當然得通過議會啦!英國除了有著名的《權利法案》之外,還有一個《王位繼承法》,這部法律同樣也是套在國王或女王頭上的緊箍咒。要沒這部法律,鮑德溫首相也沒辦法把愛德華八世變成溫莎公爵。

    根據《王位繼承法》的規定,王位的繼承是由議會來決定的,而非君主本人!而且在歷史上,英國議會還兩次廢黜國王一位是愛德華二世,一位是查理一世。根據這兩次彈劾國王的慣例,國會可以通過《斥國王書》或《大抗議書》來罷免國王。

    不過伊麗莎白公主不希望弄得那么難看,希望能有一個比較溫和的理由剝奪她父親的王冠。

    弗里德里希親王則提出了一個“敦促國王回國”的建議,可以由議會通過一個《敦促國王回國書》,只要喬治六世拒絕,就可以堂而皇之的罷免了。

    就在溫莎公爵和伊麗莎白公主都覺得這個臺階不錯的時候,一個汽車炸彈就在白金漢宮外幾千米外炸開了。

    “怎么回事?”弗里德里希親王找來了一個皇家衛隊的軍官。

    “長官,有人在詹姆斯公園(白金漢宮外的花園)里面放了炸彈!”

    “知道是誰嗎?”

    “不知道,不過倫敦城內還有許多地方也發生了爆炸!”

    “什么?許多地方都爆炸了?”弗里德里希親王頓時警惕起來了。

    現在可是他能不能既得江山又得美人的關鍵時刻!而對某些居心叵測之徒而言,現在也是他們鬧事造反的關鍵時刻!

    “長官,”就在弗里德里希親王一時不知道該怎么辦的時候,又有一個皇家衛隊的軍官向他報告,“東區的民眾又鬧起來了,十幾萬人上街,還打出了‘丘吉爾政府立即下臺’和‘立即停戰’的標語。”

    “丘吉爾不是已經辭職了嗎?”伊麗莎白長公主聽到弗里德里希親王的報告也擰起了秀眉,“他已經是看守內閣首相了……他要下臺,誰來主持政府?”

    “或者讓外交大臣艾登代理一下?”溫莎公爵仿佛還沒有明白怎么回事,提出讓艾登代理的建議。

    “公爵,他們不是要丘吉爾下臺,而是要丘吉爾政府下臺!”弗里德里希親王皺著眉頭提醒道。

    “可是現在也沒有辦法組織新政府啊。”溫莎公爵一臉無奈。

    “怎么不能?”弗里德里希親王到底才當英國人沒多久,法律意識還比較淡薄。“由公主直接任命艾德禮組織臨時內閣不就行了?”

    “這不合法!”溫莎公爵看了眼德國來的弗里德里希,心說:你老婆還不是女王呢,怎么能指定內閣首相?而且英國君主已經很久很久沒有指定過首相了。如果現在由一個尚未加冕的公主來指定,只怕會引起新的紛爭。

    “而且艾德禮也不一定會接受這樣的委任。”溫莎公爵接著又說,“因為這一委任會極大提升君主的權威……”

    英國君主是橡皮圖章,如果一個攝政公主都可以指定一位平民(因為議會被解散,艾德禮現在不是議員)出任首相,這權威可真是大漲了!如果艾德禮接受了任命,還依靠忠于王室的皇家衛隊平亂,那么以后是議會最大還是國王最大?

    “那就出動皇家衛隊去彈壓!”弗里德里希親王咬咬牙,又提出了個大漲皇室威風的建議。

    “這不行……”溫莎公爵連連搖頭,“你想讓伊麗莎白變成血腥瑪麗那樣的君主嗎?”

    血腥瑪麗是英格蘭女王瑪麗一世,其統治時期對新教勢力和政治上的對手采取了血腥鎮壓的手段,是不為英國人民喜聞樂見的一個強勢女王。

    “成為瑪麗一世有什么不好的?”弗里德里希親王高聲反問。“都鐸王朝難道不是一個黃金時代嗎?”

    是啊,成為瑪麗一世有什么不好呢?至少不會因為婚姻問題被人輦下臺!瑪麗一世所屬的都鐸王朝可是英國君主專z的黃金時期,在那個時代既沒有《權利法案》也沒有《王位繼承法》,軍隊是國王的工具,議會只負責提供建議,大臣是國王的仆人,民眾絕不敢有事沒事就上街抗議。

    溫莎公爵和伊麗莎白公主互相看看,兩人都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弗里德里希的問題。而就在這時,又有個皇家衛隊的軍官連滾帶爬的跑進來向弗里德里希親王報告。

    “長官,游行的群眾正在沖擊白廳街,還和倫敦郡師的人打起來了!”

    “沖擊白廳街?還打起來了?”弗里德里希皺起眉頭,“打成什么樣了?”

    “不知道,”那軍官搖搖頭,“不過從白廳街方向傳來的槍聲非常密集!”

    “什么?”弗里德里希親王臉色一變,連忙快步走到一扇緊閉的窗戶前,拉開窗簾,然后用力推開了一扇青銅邊框的大玻璃窗,寒風一下灌入了有些悶熱的會議室,所有的人都是一個寒顫,接著就聽見了噼噼啪啪的槍聲和一陣高過一陣的口號聲。

    “馬上就要和平!”

    “打倒丘吉爾!”

    “打倒溫莎王朝!”

    “英格蘭共和國萬歲!”

    民眾的呼聲和著密集的槍彈聲傳到了丘吉爾所在的地堡里面,一陣緊似一陣,也一陣響似一陣。很顯然,圍攻白廳街、查爾斯國王大街和唐寧街這一帶的起義民眾人數正在迅速增加。

    地堡里面也是一片嘈雜,電話鈴聲此起彼伏,秘書、參謀或是級別更高的什么官員都好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要么拿著電話嚷嚷,要么就到處亂竄。只有英國首相,窮途末路的溫斯頓.丘吉爾安坐在他的辦公室里面,點燃了一支雪茄煙,緩緩地抽著,似乎什么都不在乎了。

    丘吉爾的私人秘書約翰.馬丁慌張的推門跑了進來,“首相先生,電話還是都打不通,派出去聯絡的人都沒有回來……”

    電話線已經被切斷了!布爾什維克黨和第三國際在倫敦經營多年,基礎還是有一些的。查爾斯國王大街發生的爆炸就是信號,爆炸聲響起的同時,就有國際主義戰士切斷了電話線路。

    同時,布爾什維克黨的敢死隊還偽裝成英軍官兵,突襲了保守黨、工黨、自由黨、法西斯聯盟的總部和這些黨派的大佬們的住宅。

    這樣的事情在上一次倫敦抗議事件前是不會發生的,那時倫敦處于嚴密的管制之下。但是在倫敦抗議之后,戰時內閣威信掃地,倫敦的民心軍心也開始浮動,東區的工人可以堂而皇之的組建武裝。而且美軍撤離時又將相當一部分武器和食品交給了布爾什維克控制的工會,美國大使館又給了幾百萬美元的造反經費。這些因素湊在一塊兒,就造成了局面漸漸失去控制。

    而丘吉爾對此也不是一無所知,但是他卻犯了一個和1917年時的克倫斯基相同的錯誤,想要通過一場勝利來提高威望。可是英**隊卻沒有給他帶來勝利……

    “白金漢宮呢?”丘吉爾淡淡的問,“他們喊出了打倒溫莎王朝的口號,應該也會派人去進攻那里吧?”

    “首相,白金漢宮不會有事的,那里有12000名皇家衛隊士兵駐守。”

    “但他們還是把矛頭指向了白金漢宮,這是為什么?”丘吉爾提出問題后,并沒有等著自己的秘書回答,而是自顧自地往下說,“斯大林難道不知道英國王室有不干政的傳統嗎?他難道不知道王室手中有一支皇家衛隊?他為什么要讓倫敦的布爾什維克一開始就把斗爭的矛頭指向溫莎王朝?我想……他根本就不認為倫敦的布爾什維克能夠成功!他想要的,只是一個失去了政治基礎和民主制度,完全走向混亂和動蕩的英國,這才是他想要的!”

    “首相先生,”約翰.馬丁哪里有心思聽丘吉爾廢話,聽著外面一陣緊似一陣的槍聲,他忙大聲說道,“快守不住了,叛亂者的火力很猛,人數也太多,倫敦郡師的士兵根本抵擋不住……您必須趕緊離開!”

    丘吉爾苦苦一笑,說:“不,我不離開,我哪兒也不去,除了地獄!”說著話,他從抽屜里面掏出了手槍,“約翰,你自己走吧,如果能進入白金漢宮,請替我轉告公主殿下,如果必須有人雙手沾滿人民的鮮血,我希望那個人是她!”

    交代好了遺言,斷送了大英帝國的首相就揮揮手打發約翰.馬丁離開,自己一人等在辦公室里,等著末日的到來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