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09章 斯大林要下臺了?

    斯大林的命令似乎是前后矛盾的,一方面命令朱可夫無論如何都要拯救岌岌可危的列寧格勒一方面又命令巴甫洛夫準備保衛莫斯科,還說“莫斯科不能成為第二個列寧格勒”這話的意思顯然是當列寧格勒已經淪陷了!

    “德米特里格里戈利耶維奇,你說總書記同志到底怎么看列寧格勒的淪陷?”

    在最高統帥部的作戰室內,有些摸不著頭腦的朱可夫先將參謀們都打發出去,然后小聲地問巴甫洛夫。

    “列寧格勒守不住了”巴甫洛夫也用同樣細不可聞的聲音回答,“但是沒有人可以下令放棄第二首都。”

    論起體會上級意圖的本事,朱可夫還真是比不上巴甫洛夫的,他想來想去都不明白的事情,被巴甫洛夫一語就點破了。

    現在不是考慮能不能守住列寧格勒的時候,而是考慮誰來背鍋的時候。

    而這個鍋,斯大林是不能背的,所以他不愿意下令放棄列寧格勒。

    朱可夫點點頭:“我明白了,坦克第6集團軍和”

    巴甫洛夫這時卻擺擺手打斷了朱可夫,他說:“格奧爾吉康斯坦丁諾維奇,論起指揮大部隊和德軍決戰,我的能力遠不如你。這一點總書記同志是非常清楚的,所以他讓你去加里寧市而不是列寧格勒市。我現在負責的只是修筑莫斯科外圍防線的工作。將來指揮莫斯科保衛戰的人,肯定是你。”

    這話其實是在告訴朱可夫,列寧格勒的鍋不會讓他來背的,因為斯大林還需要他來保衛莫斯科。

    朱可夫輕輕吐了口氣,他也認同巴甫洛夫的分析。他心想:“斯大林一定不愿意白白葬送2個寶貴的坦克集團軍,他之所以強調把所有的部隊都投進去,不過是表明一個姿態好方便推卸責任。而要為列寧格勒的變故負責的人,恐怕就是弗拉索夫、庫茲涅佐夫和阿巴庫莫夫了”

    “列寧格勒要守不住了!這下我把列寧同志給我們留下的事業給敗掉了”

    這是伏羅希洛夫、日丹諾夫、莫洛托夫、加里寧、米高揚、安德烈耶夫等幾個在莫斯科的政局委員急匆匆趕到克里姆林宮后,從斯大林的口中聽到的第一句話。

    “這都是我的錯,”斯大林抽著煙斗,瞇著眼睛,冷冷地打量著會議室內的人們,“都是我錯誤的估計了形勢,在錯誤的時候發動了世界革命。而且我還在紅軍內展開了大清洗,讓紅軍失去了大批經驗豐富的軍事家所以我應該對目前的失敗負責,我要辭去一切職務。”

    啊!!!

    斯大林要辭職下臺?

    幾個政局委員這下全傻眼了。

    斯大林的目光緩緩掃過幾張呆若木雞的面孔,然后又冷冷地說:“在我正式辭去一切職務之前,我要推薦軍事經驗豐富的伏羅希洛夫代替我擔任黨的總書記。”

    正在發呆的伏羅希洛夫聽到這話,險些沒被嚇暈過去,伏羅希洛夫和斯大林多少年的戰友,還不知道這位爺的心思?

    他會辭職?他會把大權交給別人?

    做夢呢?

    這是在試探啊!要說錯一句話,那是要去見列寧的!

    “我不行,我沒有能力,我不會打仗”伏羅希洛夫馬上從椅子上跳了起來,腦袋搖得跟波浪鼓似的,“而且這次的戰爭沒有打好,我應該負主要責任,戰爭爆發的時候我是國防人民委員啊,都是我不好。我要向政局檢討,我要辭去一切職務。”

    又一個辭職的!

    斯大林也不理伏羅希洛夫,而是將目光投向了原來的列寧格勒州書記兼市書記日丹諾夫,他現在把工作移交給了庫茲涅佐夫,自己跑到莫斯科養病。

    被斯大林的目光一掃,病怏怏的他立馬從椅子上蹦起來,“總書記同志,我應該為列寧格勒的危機負主要責任,都是我這個書記沒有當好所以我要辭去黨內外一切職務。”

    既然要辭職,當然就不能接班當偉大領袖了。

    “莫洛托夫同志要不你來領導蘇聯?”

    “我,我不行,我連外交人民委員都干不好”莫洛托夫也跳了起來,和前面兩位一樣,先是一番深刻檢討,然后也提出了辭職。

    “那么加里寧同志,你來做總書記吧。”斯大林又問白胡子老爺爺加里寧。

    加里寧沒有馬上站起來,因為他根本站不起來不是被斯大林的提議嚇著了,而是他真的又老又病得癌了,來開會都要人攙扶,還當什么偉大領袖啊?

    “斯大林同志,”加里寧雖然老病,但是腦子很清醒的,他知道自己今天必須要說幾句公道話,“作為一個老布爾什維克,我要向你提出嚴厲的批評!”

    批評?這么有種!

    所有的人都呆呆看著加里寧同志,等著他批評斯大林。

    加里寧說:“今天你破壞了黨的集體領導體系,這是一個重大的錯誤!”

    斯大林謙虛地點點頭,同志們則繼續看著加里寧老爺爺。

    “眾所周知,布爾什維克黨不是一個領袖專斷的黨,而是一個擁有完善的民主程序,可以匯集全黨智慧用于重大決策的黨。”加里寧用用沙啞的嗓音繼續說,“所以黨的每一個重大決策,都是全黨智慧的結晶,絕不是任何一個黨的領導人可以單獨決定的。這是從列寧時代就開創的制度,在今天以前一直被良好的遵守著。可是斯大林同志你剛才卻違背了這一制度,將軍事上暫時失敗的責任都攬到了自己身上,仿佛我們這個黨的重大決策都是你一個人做出的。所以這是非常錯誤的行為,是全黨同志都不能允許的行為。斯大林同志,你必須要做出深刻檢討。”

    高!實在是高!

    幾個政局委員都是一臉佩服地看著老前輩加里寧。

    斯大林則非常痛心地點點頭,自我批評道:“加里寧同志說的對,我檢討我的錯誤。”

    加里寧又看了眼黨的組織部長安德烈波夫,“安德烈波夫同志,需不需要給斯大林同志記過?”

    “需要”安德烈波夫馬上接茬道,“斯大林同志,你以后再也不許提出辭職了,這是全黨同志都不能允許的。”

    斯大林又一次謙虛地表示:“我收回辭呈,將來也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了。”

    現在只有負責外貿的米高揚還沒有表態了,不過誰都不會認為他會反對斯大林他也是從格魯吉亞出來的革命家,斯大林的老鄉兼心腹。

    “同志們,”米高揚這個時候開口了,不過他沒有再去批評斯大林,“我建議政局就目前黨和國家面臨的困難做集體自我批評。”

    這就是說大家都有責任,要犯路線錯誤就是人人有份。

    “同意!”

    “同意!”

    “我支持米高揚同志的建議!”

    “”

    政局立即進行了表決,而且一致通過!

    “另外,”米高揚接著又說,“我們還應該設法同敵人進行和平談判,以避免列寧格勒這座光榮的城市落入敵手。必要的話,我們可以考慮割讓東烏克蘭和東白俄羅斯。”

    這下大家不敢馬上表態了。東烏克蘭對蘇聯而言實在太重要了,是煤炭、鋼鐵和機械工業中心。

    如果失去了東烏克蘭,蘇聯連煤炭都很難自給,還談什么強大的工業?

    “這是一個艱難的決定,”斯大林這時發出了陰沉的聲音,“但是我相信我們只是暫時失去烏克蘭,只要我們能夠吸取教訓,在美國的支援下重整軍備,相信很快會恢復元氣。而德國帝國主義在得到了烏克蘭和白俄羅斯后是不會停下擴張的腳步的,他們還會去和美國作戰,這會給他們帶去巨大的損失和災難。所以在不久的將來,我們一定會收復全部失地。另外我們還必須進行一些必要的改革,這是布爾什維克黨能夠生存下去的關鍵!”

    米高揚的建議很快變成了政局的決議,而且在6月14日的上午赫斯曼就得知了蘇聯最新的求和條件赫斯曼的目標已經達成了!

    但是他現在卻沒有辦法馬上建議結束同蘇聯的戰爭,因為列寧格勒的變亂還在繼續,而且還有愈演愈烈的苗頭。

    “帝國元帥,如果我們拿不下列寧格勒,就同意蘇聯的求和,怎么樣?”

    在柏林市內威廉街73號的國防部大樓內,正在參加統帥部緊急會議的希特勒在會議開始的時候,就表面了自己的立場。

    “可以啊。”赫斯曼早就知道希特勒的想法他是很難抵擋住瓦解蘇聯這個巨大的勝利果實的誘惑的。

    “現在列寧格勒前線怎么樣?”希特勒接著又問,“能拿下來嗎?”

    “拿下列寧格勒外圍問題不大,”赫斯曼說,“昨天晚上又有3個蘇軍步兵團倒戈很顯然,列寧格勒城的蘇軍有一部分正在瓦解,現在就不知道列寧格勒城內的情況怎么樣了。

    不過在列寧格勒東南的沃爾霍夫河戰場,蘇軍的抵抗依舊頑強。如果我們真的要和蘇聯戰斗到底,就一定要有兩線開戰和持久作戰的打算。”未完待續。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