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8章 細菌戰 一

    身穿著德國海軍航空兵少校軍服的魯道夫馮海因斯貝格赫斯曼和他的好朋友,軍銜同樣是海軍航空兵少校的瓦爾諾沃特尼一起跟著娜塔莉列辛斯卡雅快步走進了國防軍總參謀長的辦公室。

    “帝國元帥閣下!”

    兩個年輕人行了德意志禮,然后筆挺站立在赫斯曼辦公桌的對面。

    “坐吧。”赫斯曼沖兩人招了招手,讓他們坐在自己辦公桌對面的椅子上。

    “瓦爾t,飛過me262t型飛機了嗎?”因為魯道夫的關系,赫斯曼和諾沃特尼很熟在魯道夫到德國后,他就是赫斯曼家的常客。

    諾沃特尼在椅子上端正端坐好,然后答道:“飛過了。”

    “感覺怎么樣?”赫斯曼問。

    me262t系列飛機是me262的艦載型,設計它的目的是為了讓me262型噴氣式飛機上航母。

    這本來是個很難達成的目標,因為艦載噴氣式飛機需要比較大的推重比,而me262采用的ju摸004發動機無法提供足夠的推力。但是在英國本土屈服后,原本停滯的me262t項目就迎來了轉機。

    因為在測試了英國人的勞斯萊斯23維蘭德1型、羅孚公司的德溫特1型和德哈唯特公司的h1型等三款英國最先進的噴氣式發動機(都是試驗型號)后,德國的噴氣式發動機技術有了質的飛躍英國人同樣得到了尤莫、bm、亨舍爾的發動機和他們急需的大筆現金,實際上這是一次讓雙方都獲益匪淺的技術交流。

    很快,尤莫公司就利用從英國獲得的某些技術升級了自己的發動機,推出了ju摸004e型噴氣式發動機,在重量和油耗同ju摸004b型幾無不同的情況下,將推力提升到將近1220公斤。

    而這一突破讓設計艦載型me262t成為了可能.262t0型飛機(原型機)在1943年10月下旬組裝完畢,并且由諾沃特尼少校和蒂爾費爾德少校進行了試飛。

    “那是一款很棒的飛機,推力很大,在液壓式彈射器和仰角飛行甲板的幫助下應該可以從航空母艦上起飛。”諾沃特尼說,“不過要駕駛它著艦可不容易著艦速度會非常之快的,如果不能及時拉住阻攔索,那就要出大事故了。”

    斜角飛行甲板現在還是個機密,諾沃特尼和魯道夫都不知道。

    “已經有辦法了。”赫斯曼仍然在保守機密,并沒有告訴諾沃特尼具體的情況,而是轉換了一個話題,“瓦爾t、魯道夫,海軍航空兵司令部和你們說過幫助日本訓練噴氣式飛機飛行員的事情了?”

    “說過了,只是”諾沃特尼似乎有些不理解。

    “有什么問題就問吧。”赫斯曼說。

    “只是我們自己的噴氣式飛機飛行員都沒有多少,”諾沃特尼說,“我們難道不應該先訓練自己人嗎?”

    因為缺乏緊迫性,現在德國空軍和海軍航空兵仍然沒有正式列裝me262或是任何一款其他的噴氣式飛機。因此也沒有大規模開始訓練噴氣式飛機飛行員這可是非常昂貴的.262就一只吞油的老虎,飛上1個小時起碼燒掉2噸航空煤油。按照100個小時計算起碼就200噸,如果要訓練出5000名噴氣式飛機的飛行員,至少一百萬噸精煉航空煤油就燒掉了(100萬噸其實是遠遠不夠的,因為噴氣式飛機飛行員的訓練淘汰率也不低)。

    而且,5000架常用的me262日常訓練飛行和任務飛行的油耗,也會是一個天文數字。現在的德國空軍和海軍航空兵根本負擔不起。

    所以赫斯曼肯幫助日本人訓練180名“銀色死神”飛彈駕駛員(實際上接受訓練的有400人),真的是下了血本了,光是航空煤油就要燒掉8萬多噸!

    而在這400人完成訓練后。日本不僅可以獲得180名飛彈駕駛員,而且還能得到最多220名(實際上肯定沒那么多,因為會有一些人摔死)可以駕駛噴氣式飛機的飛行員。這個數字很可能會超過德國自己擁有的噴氣式飛機飛行員的數量。

    “我們的噴氣式飛機飛行員訓練工作也在進行啊,”赫斯曼抬手指了指兒子,“魯道夫不是拿到噴氣式飛機證了?”

    魯道夫在基爾港海軍學院參加短期訓練班的同時,又接受了駕駛噴氣式飛機的訓練,并且在10月初拿到了駕駛噴氣式飛機的證。

    因為他在太平洋戰場期間學會了一些日語,可以和日本飛行員交流。所以就被選入了勃蘭登堡噴氣式飛機飛行員學校擔任教官,而諾沃特尼現在是魯道夫的上司,是勃蘭登堡噴氣式飛機飛行員學校的校長(魯道夫是副校長)。

    赫斯曼接著說:“現在的進度之所以不快,是因為目前沒有這個必要190已經足夠應付戰場需要,暫時不必大量裝備噴氣式飛機。而且me262也沒有完全成熟,其他的噴氣式飛機型號同樣不夠成熟。

    而日本人那些日本飛行員要駕駛的不是me262這樣的噴氣式戰斗機,而是這種‘銀色死神’自殺式飛彈。”

    赫斯曼將一張“銀色死神”的照片遞給了諾沃特尼,“就是這種飛彈,是亨舍爾公司設計,由英國的勞斯萊斯公司生產的。”

    亨舍爾公司和大眾公司現在是德國的兩大導彈生產商,前者由hs兩大拳頭產品,后者則有v系列導彈。不過兩家公司的導彈工廠現在都加班加點在進行生產,沒有多少富裕的產能。

    所以拿到訂單的亨舍爾就把“銀色死神”項目的生產轉包給了英國的勞斯萊斯。

    “日本飛行員會駕駛著這種飛彈去撞擊美國的戰艦!”赫斯曼說,“而勃蘭登堡學校的責任就是教會他們駕駛飛彈。國防軍榮譽上尉漢娜萊契也會進入勃蘭登堡學校,她是這枚飛彈的試飛員,會先把你們這些教官教會了。”他看著諾沃特尼和魯道夫,“你們明白了嗎?”

    “明白了,帝國元帥閣下。”諾沃特尼和魯道夫同時答道。

    諾沃特尼和魯道夫離開赫斯曼的辦公室后不久,娜塔莉列辛斯卡雅又帶來了兩個日本鬼子,海軍大將長谷川清和陸軍中將德川好敏。

    后者是日本陸軍航空兵的領頭人,是日本國內第一個飛上天的飛行員。另外,他還是個有頭有臉的貴族,是清水德川家的當主。受過良好的教育,能說流利的英語、德語和法語。目前在德國接受訓練的84個me264機組,就是由他負責管理的。

    經過了幾個月的訓練,84個機組中的58個已經通過了考核(德國不是意大利,從來沒有100%畢業率一說),剩下的26個機組中的15個必須接受延長訓練和補考。

    還有1個機組因為考試成績墊底,機長和副駕駛因為羞愧難當而切腹自殺。現在兩個人都住在德國空軍醫院里面接受治療

    不過德川好敏今天不是來和赫斯曼商量是不是要再派一個機組來德國受訓的,他是來向赫斯曼道別的。此外,他還要帶走42架me264轟炸機。

    “什么?有42架me264飛機要和德川中將一起返日本?”赫斯曼稍微有些意外,“可是這些飛機還沒有完成掛載‘銀色死神’的改裝,機組也沒有接受過相關的訓練呢。”

    “帝國元帥閣下,”德川好敏答,“這些飛機不需要接受這方面的改裝,因為他們很快就要執行作戰任務了。”

    “作戰任務?”赫斯曼問,“是阿留申群島方面嗎?”

    “是的。”長谷川清答。

    實際上這42架me264將用來向美國西海岸投放陶瓷細菌彈!不過這對長谷川清和德川好敏而言都是機密。

    “阿留申群島方面的進展還順利吧?”赫斯曼又問。

    阿留申群島戰役從10月9日開始一直持續到現在(柏林時間10月30日),但是赫斯曼卻沒有得到多少關于這場戰役的信息。

    “目前還算順利。”長谷川清其實和赫斯曼一樣,也不知道阿留申群島前線打成什么樣了,所以他只能含煳其辭。

    “哦。”赫斯曼知道對方是在敷衍,不過他也沒有再追問下去,而是對長谷川清和德川好敏說,“既然你們決定了,那么我方會進行配合,42架me264會進行最后一次廠方保養。另外,2架me262噴氣式飛機也會在拆卸成零部件后,用me264運去日本還會有梅斯施密特公司的技術人員跟隨,負責組裝me262飛機,同時傳授維護保養me262和me264的相關技術。”,各種小說任你觀看

    |

    |

    |

    |

    |

    |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