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4章 女斯大林

    “嗨!奧麗加!”

    尤蘇波夫親王乘坐的奔馳汽車開進冬宮的時候,守衛在大門口的俄羅斯皇家近衛軍的士兵向汽車行了抬手禮,然后高呼起王朝社會黨的口號。

    王朝社會黨是仿照納粹黨的模式建立的,所秉承的是王朝社會主義(其實就是國家社會主義),領袖就是女皇本人。而皇家近衛軍的士兵全都是該黨的成員,黨的旗幟則是一面黃底黑萬字旗,現在和俄羅斯三色旗一起飄揚在冬宮上空的就是這面黃底黑萬字旗。

    在彼得格勒光復后,王朝社會黨在俄羅斯各地的影響力迅擴大——出乎尤蘇波夫這些老牌保皇分子的預料,被g主義教育多年的俄羅斯人居然很容易就接受了王朝社會黨,哦,還有奧麗加青年團和童子軍。

    在彼得格勒州、普斯科夫州、諾夫哥羅德州和布良斯克州這些被白俄統治了幾個月或是更久的地區,恢復的并不是原來沙皇俄國的社會秩序,而是一個由王朝社會黨替代布爾什維克黨的社會秩序——大部分是替代!

    王朝社會黨似乎就是布爾什維克黨的影子,大部分骨干成員干脆就是布爾什維克黨的叛徒,除了分配土地給農民并且允許私有經濟存在(國有經濟依舊龐大),其他的種種幾乎和蘇聯時期完全一樣!

    小媽媽替代了慈父,王朝社會黨替代了布爾什維克黨,王朝社會主義替代了g主義,國家杜馬替代了最高蘇維埃,暗探局替代了內務人民委員部……

    尤蘇波夫有時候甚至覺得現在并不是羅曼諾夫王朝復辟了,而是蘇聯生了一場政變,一個名叫奧麗加尼古拉耶夫娜羅曼諾娃的布爾什維克黨領袖取代了斯大林,然后進行了一些換湯不換藥的改革。

    進入冬宮,走過了約旦階梯,到了二樓金光燦燦的徽章大廳內,尤蘇部分就看見一幅巨大的女皇戎裝半身標準像——女皇穿著土黃色的俄式軍服,臉上掛著一絲微笑,目光慈祥地注視著遠方。

    這是一個長著的斯大林!尤蘇波夫親王心中突然冒出了一個滑稽的念頭。

    “嗨!奧麗加!”

    突然有人大喊了起來,是守衛在徽章大廳的近衛軍軍官在喊。然后就是靴子敲打地板的聲音,穿著一身女式軍服的奧麗加女皇在幾個同樣穿著軍裝的男女陪同下走來。他們每個人的胳臂上都套著一個黃底萬字的袖章,看上去就像是個納粹。

    “嗨!奧麗加!”尤蘇波夫親王連忙行了抬手禮。

    “費利克斯,你一定很不習慣吧?”女皇沖尤蘇波夫揮了下手,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半身像,“畫得還行吧?”

    “還,還不錯。”

    “它會懸掛在所有的政府機構、兵營、學校、國營工廠。”女皇轉過身,看著自己的畫像,“還會印在歐洲馬克上面,在5元面值的鈔票上。”

    “那真是太好了。”尤蘇波夫親王說。

    “但是歐洲馬克不會因為有了我的頭像而變得堅挺,”俄羅斯女皇背著手,在徽章大廳里面踱了幾步。“如果歐洲馬克不能變得堅挺,那么我在俄羅斯的統治就會面臨極大的挑戰!”

    女皇站定了腳步,回頭看著尤蘇波夫,“你知道我們現在面臨最大的困難是什么嗎?”

    尤蘇波夫親王點了點頭,說:“歐洲共同體瓦解……還有日本對遠東的入侵。”

    “是歐洲共同體的瓦解!”女皇加重了語氣,“日本人對遠東的入侵是布爾什維克的麻煩,不是我們的。對我們而言,歐洲共同體內部的離心才是最大的危機。因為我們必須依賴一個強大、團結的歐洲共同體才能生存。

    親王,你應該現俄羅斯被布爾什維克統治了二十多年后生的變化了吧?這個國家和二十多年前,甚至更早些的俄羅斯帝國是不一樣的。現在的人民更依賴國家和政府,或者用鐵腕統治,或者用福利收買。而要做到這兩點中的任何一點,都必須有強大的歐洲共同體作為后盾。”

    “陛下,我明白了。”尤蘇波夫親王有點明白奧麗加的意思——對俄羅斯人,要么花錢安撫,要么鐵腕統治,要么兩者兼有。可是白俄政府現在既沒有錢,也沒有足夠的力量推行鐵腕,必須依賴歐洲共同體的援助。

    如果歐洲共同體瓦解,那么白俄政權馬上就會面臨統治崩潰的難題——沒有錢餉和維持工廠,沒有武器去同布爾什維克作戰,沒有足夠的食品救濟難民,情況會比1917年沙俄崩潰前夕更加糟糕。

    “所以我們必須在歐洲共同體內部給予德國最有力的支持!”俄羅斯女皇最后對尤蘇波夫說。“在措森見到赫斯曼帝國元帥后,就將我的立場告知對方。一定要讓德國人明白,我們俄羅斯是他們真正的朋友!”

    ……

    “侯爵,歡迎你來措森。埃達,沒想到你也來了……”

    赫斯曼和克洛伊在自己的平時居住的莊園里迎接羅馬來客,羅馬帝國外交部長齊亞諾侯爵和侯爵夫人埃達齊亞諾(埃達墨索里尼)。

    “怎么?我不應該來嗎?”埃達今年34歲,是三個孩子的母親,但是看上去仍然非常迷人。她對赫斯曼的話語感到了驚訝。顯然羅馬法西斯的情報機構并不知道海森堡裝置馬上就要試爆,也不知道赫斯曼邀請齊亞諾侯爵前來做客的原因。

    “當然,當然不是,你能來真是太好了。”赫斯曼吻了埃達的手,然后又將它遞給了妻子克洛伊,“埃達,讓克洛伊招待你吧,我有些事情要和侯爵商量。”

    “國家大事嗎?”埃達齊亞諾笑了起來,“你們談吧,我有點餓了,克洛伊,有什么好吃的嗎?”

    “當然有了,跟我來吧。”克洛伊拉著埃達的手往餐廳的方向走去,因為有不少來賓要招待,那里已經布置起了一個自助酒會。

    赫斯曼則和齊亞諾一起去了自己的書房,他要向齊亞諾伯爵提出德國“租借”三艘“亞歷山大公爵”級戰列艦和羅馬帝國提供空軍志愿兵用于對美作戰的事情。

    對于羅馬的6軍,赫斯曼和其他德方高層都沒什么興趣,動用他們去和美國打仗絕對是在堅定美帝國主義必勝的信心。

    不過羅馬的三艘“亞歷山大公爵”級戰列艦和他們的空軍飛行員,還是很有價值的。

    “什么?”齊亞諾侯爵聽完赫斯曼的提議,用一種非常震驚的目光看著對方,“帝國元帥,我沒有聽錯吧?你們想要三艘亞歷山大公爵級?”

    “沒錯!”赫斯曼給了一個肯定的回復。

    “這不可能!”齊亞諾侯爵用震驚中帶著一絲恐懼的眼神看著赫斯曼,“這三艘戰列艦是羅馬帝國的戰略級武器,目前是不可能出售或出租的!”

    雖然戰列艦在赫斯曼看來已經有些落伍,但是在羅馬人看來卻還是具有戰略價值的裝備。特別是三艘在建的“亞歷山大公爵”級幾乎就是羅馬帝國未來在地中海霸權的基礎,怎么可能交給德國?

    “不,不,不,侯爵,你先不要那么快下結論。”赫斯曼笑著拍了拍有些不知所措的齊亞諾的肩膀。

    “可,可這事兒根本不可能!”齊亞諾還是搖頭,“帝國元帥,你們如果反對羅馬退出戰爭就直說,根本不必開出這種不切實際的條件。”

    “我們不反對羅馬退出。”赫斯曼微笑著回答,“我們沒有必要這樣做,因為羅馬帝國已經履行了它對德意志盟友的義務,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可以同意你們退出。而你們將三艘級戰列艦租借給我們,則有利于我們繼續和美國作戰……只有打敗美國,才能最后恢復歐洲的世界中心地位。這對羅馬帝國,應該也是有利的。”

    “但這是不可能的,亞歷山大公爵級戰列艦是戰略級武器,不可能出讓!”

    “不,”赫斯曼搖搖頭,“不再是了!從6月2日開始,戰列艦和航空母艦這樣的武器,不再具有戰略價值了。”

    “什么?”齊亞諾侯爵怔了一下,仿佛想到了什么,“哦,上帝啊,你們……”

    “我們成功了!”赫斯曼非常肯定地說,“6月1日將在阿爾及利亞的大沙漠中進行試驗,我們一起去見證這個偉大的時刻吧……這是歐洲再一次成為世界中心的時刻,羅馬帝國將會在這場戰爭和戰后的世界中揮巨大的作用,因為在這場戰爭中,你們一直都堅定地站在德國一邊!哪怕你們和美國講和,也是有利于我們在未來以最小的代價結束戰爭贏得勝利的。實際上,我們需要一個同美國保持和平的羅馬。”

    這是赫斯曼的真心話,羅馬帝國退出對德國是很有好處,至少可以省掉一年4oo多萬噸的供油義務,而且羅馬帝國的船隊還可以承擔一部分海運工作,安全的將物資從南美洲和非洲運回歐洲。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