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5章 根本性的改變

    “帝國元帥。  ”

    “大使先生,橫井少將。”

    在齊亞諾侯爵夫婦,尤蘇波夫親王夫婦,亞歷山大元帥相繼到達措森的海因斯貝格莊園后,日本大使大島浩和海軍武官橫井忠雄也一同到來了。

    雙方在一間拱形圓頂的非常氣派的大廳里面互相問候并且行了軍禮。赫斯曼行的是德意志抬手禮,兩個日本人行了軍禮。

    見面之后,赫斯曼就帶著日本客人穿過一些房間和走廊,推開了一扇木質的淺黑色房門,走進了一間裝潢得非常考究的會客室。一個上了年紀的男仆給他們端上了咖啡,然后就退出了房間還順手關上了房門。諾大的會客廳內只剩下赫斯曼、兩個日本人,還有赫斯曼的私人秘書娜塔莉四個人。

    娜塔莉將兩份件擺在了兩個日本人面前的一張小茶幾上。件并不是正式的,而是赫斯曼口述,娜塔莉手寫的一份《德國對美日議和問題的意見》的件。

    《件》中提出:日本可以在戰爭結束后擁有菲律賓、荷屬東印度、緬甸、暹羅、法屬安南,以及中部和西部太平洋上的一些島嶼。

    馬來亞(含新加坡)地位未定,但可以由日本占領,由英國和日本通過友好談判解決爭議。

    而作為德國支持日本獲取上述權益的條件,日本海軍必須在夏威夷群島附近海域和美國海軍艦隊展開一場決戰,并且將之重創。

    兩個日本鬼子都懂德語,很快就看完了件,然后他們互相交換了一下眼神。海軍武官橫井忠雄說:“帝國元帥閣下,這份《件》中并未提及南太平洋島嶼、澳大利亞、新西蘭和蘇聯遠東地區的歸屬。”

    赫斯曼點了點頭,笑道:“因為南太平洋諸島嶼、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的歸屬同日方無關。”

    “無關?”大島浩的語氣聽上去有些不快。雖然日本并沒有想要占領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南太平洋諸島也是可以討論的——如果日本放棄“澳大利亞和新西蘭中立”的立場,再控制南太平洋諸島是沒有什么意義的。但是日本對于上述地區權益的讓步,應該獲得足夠的補償。比如德國對日本占有遠東、馬來亞(含新加坡)的支持,還有提供技術、資源和武器裝備等援助。

    現在赫斯曼直接將這些地盤列為和日本“無關”,就是封死了在其他方面進行利益交換的可能!

    不過大島浩也沒有因此同赫斯曼翻臉,因為外交談判本來就是互相開出盤口,然后再砍價的。如果德國全盤接受了日本方面的要求,反而顯得不正常了。

    這時大島浩也從隨身帶來的公包里面,取出了一份手寫的件,雙手遞給了娜塔莉。

    這是根據東京的指示開出的外交盤口,算是非正式的試探。

    日方的要求主要是:菲律賓、荷屬東印度、緬甸、暹羅、法屬安南、馬來亞(含新加坡),以及中部、南部和西部太平洋諸島歸日本所有;日本在對美停戰后進入蘇聯遠東地區,德國應該予以支持;德國給予日本必要的資源、技術、裝備支持,以確保日本可以在對美和談期間維持戰爭;日本應當獲取美國所支付戰爭賠償的3o;澳大利亞、新西蘭戰后實行中立化。

    毫無疑問,日本人也在獅子大開口。

    赫斯曼看完了用德語書寫的件,然后將之交給了娜塔莉保存。接著他對日本人說:“6月1日在阿爾及利亞有一次秘密武器試驗,現在邀請二位前去觀摩。”

    “秘密武器?”大島浩顯然對赫斯曼提出的事情卻乏準備,愣了一愣后問,“是什么武器?”

    “是可以改變今后世界大格局的武器!”赫斯曼回答說,“等你們親眼所見后,就會知道世界從此刻起已經完全改變,歐洲在德國領導下的復興趨勢也不可阻擋!”

    “到底是什么武器?”日本海軍武官橫井忠雄有些焦慮地追問。

    “是核裂變武器!”赫斯曼淡淡地說,“相信二位聽到過一些風聲,德意志帝國現在已經擁有了這種威力巨大的武器!”

    兩個日本將軍聞言頓時臉色大變,他們雖然不知道德國研核裂變炸彈的具體情況,但卻知道有這回事兒。因為核裂變的秘密早就已經公開,日本方面也評估過制造核裂變武器的可能性——評估的結果是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有這樣的國力,可以在戰爭期間造出核裂變炸彈!

    但是現在德國卻取得了突破!如果這個突破是真的,核裂變炸彈也如某些科學家說的那么威力無窮,那么全世界的格局真的已經出現了根本性的改變。

    ……

    “哈羅德,費利克斯,我想你們都已經知道核裂變炸彈是什么東西了。”

    還是在同一間會客廳內,赫斯曼交談的對象已經變成了亞歷山大元帥和尤蘇波夫親王。

    “核裂變炸彈?”尤蘇波夫親王露出了驚訝的神采,“路德維希,難道你們已經有了這種武器?”

    “是的。”赫斯曼說,“6月1日將進行試爆,成功的可能性有9o。邀請你和亞歷山大元帥來這里,就是為了觀摩6月1日的試爆。”

    負責u工程的席科學家海森堡博士在3月份的時候就向赫斯曼做出了保證:試爆成功的可能性在9o以上……這是經過了反復論證和試驗得出的結論。

    赫斯曼接著說:“試爆的威力估計在1萬-2萬噸炸藥當量之間。”

    這并不是海森堡給出的結論,而是赫斯曼根據后世的知識得出的判斷。

    “1枚炸彈會有那么大的威力?”尤蘇波夫親王大吃一驚。

    “它有多重?”亞歷山大元帥問了個更加專業的問題。

    “45噸。”赫斯曼說,“可以用264轟炸機運載!”

    可以裝上264就說明德國人的原子彈——海森堡裝置是具有實戰價值的,這玩意如果重4o噸那可就沒有多大意思了。

    “你們……”亞歷山大元帥的臉色有些白,“你們打算用它摧毀美國的大城市?”

    赫斯曼搖搖頭,說:“不需要這樣的,我們不是殺人狂……我們不想奪取無數美國人的生命。我們的目的其實和你們在戰前想要的東西是一樣的。”

    “我們想要的?”亞歷山大元帥看著赫斯曼。

    “金融霸權!”赫斯曼掀開了自己的底牌,他笑著對亞歷山大元帥說,“你們不是一直想要恢復英鎊的國際儲備貨幣地位,并且保持倫敦作為國際上第一的金融中心嗎?現在雖然沒有了英鎊,但是我們還有歐洲馬克,倫敦也仍然可以成為世界第一的金融中心!只要我們能打敗美國,打倒美元……我們就可以成功,歐洲共同體也可以獲得成功!”

    這是國際印鈔權!

    這是級點金術!

    只要歐洲共同體掌握了點石成金的國際印鈔權,實現真正統一就不是問題了。

    而且國際印鈔權和國際金融中心這兩樣東西,的確是英國的統治階級做夢都想奪回來的。雖然歐洲馬克的行主要由德國控制,但是倫敦可以重新成為國際第一中心的概率卻是很大的。

    別看現在德意志帝國牛逼哄哄的,而且歐洲聯合銀行的總部也放在了法蘭克福。但是德意志第三帝國對銀行家實在是沒有什么吸引力的。因為德國是個政府權力巨大的社會主義國家,從3o年代納粹黨上臺時起,政府就公然干涉銀行運營,強迫銀行向大型軍工企業放巨額貸款。

    另外,在3o年代初的時候還有奪取猶太人擁有的銀行股份的“劣跡”,還驅逐了大量的猶太銀行雇員,這些事件都嚴重影響了法蘭克福在國際金融界的地位。

    所以在未來的歐洲共同體中,可以成為國際金融中心的不是法蘭克福,而是倫敦和巴黎。

    想明白了這些,亞歷山大元帥已經有些動心了。

    “到時候,我們有國際印鈔的大權,”赫斯曼接著說,“有核裂變武器,有團結強大的歐洲共同體,有全球部署的艦隊……世界的霸權就牢牢掌握在我們手中了。元帥,親王,如果我們錯過了這個機會,那么未來,我們歐洲就會淪為美帝國主義的附庸,再也不會有強大的英國、法國、俄羅斯和德國存在了。我們的子孫后代,都會淪落為美國的奴隸!”

    “帝國元帥說得很對!”尤蘇波夫親王遵照俄國女皇的吩咐,開口力挺德國,“俄羅斯帝國愿意和德意志帝國一起為了歐洲人民的幸福而斗爭!”

    赫斯曼笑了起來,別看俄羅斯現在窮得底掉兒,但是俄德只要能真心聯手,英法兩國是根本無力抗衡的。何況德國現在還一手拎著原子彈,一手捧著讓英國和法國的大資本家們垂涎三尺的國際鈔權。

    亞歷山大元帥也點了點頭,“帝國元帥的意思我完全理解……希望6月1日的試驗,能夠取得完全的成功。”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