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6章 當太陽升起的時候

    平穩、快捷、舒適的福克42型客機飛過了蔚藍色的地中海,掠過北非的海岸線,又在金黃色一片的沙海上飛行了大約2個小時,然后才降落在撒哈拉大沙漠中一塊小小的綠洲附近的一座戒備森嚴的大型機場的跑道上面。

    當飛機的艙門打開的時候,早就已經換上了沙漠軍裝的赫斯曼還感到了難以忍受的熱浪涌了進來。靠近赤道的撒哈拉沙漠光照非常充足,6月份白天的氣溫通常都在35度左右,對于習慣了寒冷氣候的赫斯曼而言,有一種置身火爐的感覺。

    “路德維希,終于把你們等來啦!”

    工程委員會的負責人,也是克洛伊早年的大學老師和赫斯曼曾經的頂頭上司的卡爾豪斯霍費爾陸軍大將看見赫斯曼走下飛機,連忙快步迎了上去。

    “大將,”赫斯曼和豪斯霍費爾握了下手,笑著問,“準備好了嗎?”他又看了看前來迎接的人群,并沒有發現海森堡博士,“海森堡博士呢?”

    “正在進行最后的準備!”豪斯霍費爾笑著回答,“海森堡博士在親自監督裝置的組裝,明天上午一定能按照計劃進行試爆。”

    兩具海森堡裝置早在5月中旬就運到瓦爾格拉綠洲的核試驗基地中進行各種測試了。不過這兩具裝置中并沒有裝藥也就是沒有安放武器級的钚239。

    武器級钚239是德國國防軍手中最寶貴的戰略物資,平時存放在奧地利的阿爾卑斯山區的地堡里面,由一個國防軍山地師層層守衛。

    而為了進行今天的試爆,40公斤豐度在93的钚239,在5月28日、29日、30日和31日,分成4批由福克42運輸機裝載,秘密送到了瓦爾格拉綠洲。

    根據理論上的計算,這40公斤武器級钚239足夠制造出46枚當量在2萬噸左右的原子彈。不過海森堡裝置只是一個初級化的原子彈,技術水平有限,不可能卡著臨界值裝藥,否則很有可能會炸不響。所以工程委員會的科學家就采取了多加保險系數的方法,在用于試爆的海森堡裝置能加入了40公斤的武器級钚239。今天就是將40公斤加工成特殊形狀的武器級钚239裝進海森堡裝置的日子。

    而按照海森堡裝置的裝藥標準,德國在1944年內最多能擁有裝填3枚原子彈的钚239包括用于試驗的海森堡裝置。根據計劃,到1945年底則能夠將武器級钚239的儲存量增加到可填裝8枚海森堡裝置包括試爆的裝置。到1946年,因為有新的更大更先進的生產堆可以投入使用,钚239的儲存量會有較大的增加,足夠德國生產30枚左右的原子彈。而到1947年德國擁有的钚239將可以組裝起60枚以上的原子彈!

    也就是說,最晚到1947年,德國擁有的原子彈就足夠能將一個本土面積在幾十萬平方公里的工業化列強炸成農業國了。

    為了安全起見,最后組裝海森堡裝置的地點并不在瓦爾格拉綠洲的基地內,而是在20公里外的瓦爾格拉核試驗場附近的一個臨時組裝車間。當所有的裝藥都被放進裝置后,重達4噸的海森堡裝置就會被安放到一個幾十米高的鐵塔上等待引爆。

    而在鐵塔周圍,則有一個按照真實的比例和材質修建的小鎮,還會有一些戰壕、掩體和少量的大型武器裝備。這些都是用來檢驗海森堡裝置爆炸威力的。

    就在赫斯曼等人乘坐飛機抵達的時候,幾個技術工人已經在海森堡博士和哈恩博士的監督下,將一個看上去有點肥胖的巨型炸彈狀裝置安裝完畢了。這個東西就是海森堡裝置,或者叫原子彈的好東西了。

    看著海森堡裝置被一臺大吊車吊上了鐵塔,工程炸彈項目的首席工程師海森堡博士輕輕吐了口氣,扭頭對工程能源項目的首席工程師哈恩博士微微笑了一下。

    “它可真大啊!”海森堡仿佛有些不安,“我想他們不會真的把它丟在美國人頭上吧?”

    “應該不會,”哈恩有些不大確定,“帝國元帥保證過,原子彈只是用來威懾敵人的,可能會用在人煙稀少的地區。”

    “但愿如此,”海森堡點了點頭,“用來嚇唬一下美國人就行了,我想那些腐化、墮落、貪生怕死的美國猶太資本家是很膽小的,他們會乖乖把原本屬于歐洲人民的錢交出來的。”

    “對,應該會交出來的!”哈恩說這個話的時候,總覺得自己和海森堡不像是科學家,倒仿佛是兩個攔路搶劫的強盜。

    不過按照赫斯曼元帥一個多月前在奧地利施瓦茨的秘密核基地進行的演說的口徑,原子彈就是用來為歐洲奪取世界金融統治權的工具。

    “好大啊,它有好幾噸重吧?”

    “資料上說有45噸!是可以用e264轟炸機投放的”

    “45噸?那里面有多少鈾?”

    “至少有12噸吧?”

    同一時刻,兩個跟隨赫斯曼一起到達瓦爾格拉綠洲的日本鬼子大島浩和橫井忠雄,正站在一枚陳列在展示大廳中的海森堡裝置竊竊私語。

    豪斯霍費爾大將已經用日語將這個裝置的尺寸和重量告知了他們,還允許他們近距離觀察。不過從外部實在也看不出太多的東西,就是一個橢圓形帶有尾翼的超大炸彈的外殼而已。

    外殼里面什么樣就只能靠猜了,兩個日本人想當然的認為45噸的炸彈至少應該有1噸的裝藥。而且他們也不知道有钚,還以為看見的是一個鈾彈。

    德國和美國都發現了钚,但是兩國都沒有公開。而日本自己在在這方面的研究也有限,沒有發現钚的存在,自然也不知道有成本相對較低的钚生產堆。因此才會得出美德等國無法在戰時開發出核裂變炸彈的結論歷史上美國橡樹林核工廠提煉鈾235每年光是耗電量就高達200多億度,日本1943年全年的發電量才377億度,而德國在1943年度的發電量也僅僅只有1000億度出頭,要拿出200多億度來供應一個同位素提煉工廠顯然是不可能的。

    況且,誰也不能保證核裂變炸彈真的能威力無窮。可是現在不可能已經變成了可能!剩下的就只是驗證這枚核裂變炸彈的威力了。

    如果真的如傳說中科學家通過紙面計算得出的結果那么大,那么全世界的格局將從現在起發生巨大的變化了。

    “海森堡裝置”試驗的時間選定在1944年6月1日下午6點,正是撒哈拉大沙漠中最炎熱的時候。

    觀摩試驗的地點就在瓦爾格拉綠洲,距離試驗場大約20公里,隸屬于工程委員會的工程兵在綠洲的邊緣搭建起了一個小小鋼筋混凝土的帶遮陽篷的看臺。

    在混凝土看臺旁邊就是一個被警衛嚴密守衛著的操縱室,海森堡博士將會在那里親自按下原子彈起爆裝置的按鈕。電流信號將通過20公里長的電線傳導到那枚被擺在鋼鐵塔架上的海森堡裝置。

    6月1日下午5點50分,海森堡博士向正在看臺上屏氣凝神等著看爆炸的人們宣布,10分鐘后裝置將會起爆!

    現場的氣氛頓時緊張到了極點,所有的德國人,包括赫斯曼本人在內,都有一種快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赫斯曼戴上了防灼傷的眼鏡,站在看臺上,面對著遠處原子彈將要爆炸的方向,口中默默地數起了數字。從1開始,數到600,就應該是“人造太陽”升起的時候。而每數一個數字,他的心跳就加快了一分。

    因為很快就將是歐共體領袖會議召開的日子了,所以今天試驗的成敗,直接就關系到了歐洲共同體和世界的未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赫斯曼數得太快,當他數到600的時候,閃光并沒有出現,周圍一片寂靜。

    赫斯曼的眉頭已經擰成了一團,滿頭滿臉的都是汗珠子。就在不祥的預感從心底涌出來的時候,遠方昏暗的沙漠突然被一種強度比正午的太陽大許多倍的刺眼光芒照得通亮,那是金色的、深紅色的、紫色的、灰色的和藍色的光芒,無法形容,壯美無比

    赫斯曼沒有聽見一點聲音,除了自己的心跳,就在他懷疑自己是不是耳聾的時候,猛烈的氣浪沖了過來,幾乎立即就隨之響起了強烈、持久而可怕的怒吼,似乎在預示著世界的末日已經來臨!

    看臺上面所有的人都被眼前的場面給怔住了,除了赫斯曼之外的所有人,可是連原子彈爆炸的資料片都沒有見過的。雖然早就有科學家通過計算推出了原子彈可能的威力,從幾千噸當量到幾萬噸當量不等。但是當這些蒼白的,仿佛沒有什么意義的數字,真的化作一個巨大的、比太陽還要耀眼的火球的時候,親眼目睹這一切的人,連思想都被完全凝固,除了震驚,還是震驚。

    在看臺下面的空地上,已經加入了德國國籍的費米在沖擊波來臨的時候突然反應了過來,他猛地撒出了一把紙片,紙片被吹到了很遠的地方,他立即用腳步測算了距離這是他用來測算爆炸當量的方法,然后飛奔上了看臺,大聲宣布:“這次爆炸的強度相當于2萬噸梯恩梯炸藥,我們成功了!”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