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1章 少賠點行嗎?

    第1081章 少賠點行嗎?

    “什么?”羅斯福聞言臉色大變,“威廉,你說的是正式的建議嗎?”

    威廉.萊希是總統參謀長,全面負責參謀長聯席會議的工作。在參謀長聯席會議認為美國打不贏戰爭的時候,他就必須建議總統及早求和。

    打不過也沒辦法啊!就算華爾街一萬個不樂意,也只能求和止損!

    所以羅斯福才會有此一問。

    威廉.萊希有些痛苦地點點頭,說:“總統先生,現在我們肯定沒有辦法在較短的時間內造出原子彈,而德國只需要占領一個加勒比海上的重要島嶼,就可以利用me264裝載原子彈轟炸美國本土了,即便不是紐約和華盛頓遭殃,也會是佛羅里達的什么地方挨炸……所以參謀長聯席會議認為,如果我們的艦隊在太平洋遭遇重創,或許應該以更大的誠意尋求和平。”

    “德國人要5000億歐洲馬克也能給?”羅斯福有些惱火地問。

    “可以爭取少賠一點……”萊希苦苦一笑,“100-200億美金應該還是可以接受的,畢竟美國現在一年的軍費開支也有800多億呢。而且,500-1000億美元再寶貴,也不能和邁阿密市的幾十萬美國人的生命相比啊。”

    這個話說得很重,但卻是可以在美國公開的言論。為了邁阿密人民寶貴的生命而賠錢,在美國來說是相當正確的!

    而且現在美國正在進行大選,任何一個候選人,無論要競選總統還是國會議員,都不敢公開說邁阿密的人民的性命比不上500-1000億美元。

    誰要敢這么說,政治生命就結束了。

    而且就算舍了邁阿密市讓德國原子彈炸,這500-1000億美元就能省得了?只要美國沒有原子彈,也擋不住德國在加勒比進軍的步伐,這個原子彈早晚會落到華盛頓和紐約人民的頭上。

    到那個時候,這錢還得賠啊!

    所以這筆帳,即便是華爾街也算得明白……能混到華爾街大亨的地位,賠本買賣誰也少遇上過,要是不會及時止損,早輸光身家跳樓自殺了。

    “也許可以不用賠償的名義,”看到羅斯福總統沉默著不說話,陸軍參謀長馬歇爾上將補充道,“比如100年低息貸款的名義,200億美元也許是可以接受的……”

    不等馬歇爾說完,羅斯福總統忽然伸手打斷道:“我明白參謀長聯席會議的意思了,和談始終是一個選項,美國也有必要幫助歐洲人民擺脫戰爭造成的苦難。我會讓霍普金斯大使通過墨索里尼去斡旋的。

    但是這樣屈辱的和平……只能在不得已的時候實現!在德國占領特立尼達島之前,我們還不需要考慮真的向歐洲支付金錢。”

    羅斯福可不敢說等德國占領了古巴和波多黎各后再考慮賠錢的話,因為那意味著犧牲好幾個美國南方的州。那些地盤可都是美國民主黨的票倉,他這個民主黨總統要敢這么說,傳了出去非害死民主黨不可。

    不過現在就掏錢還是太早了,羅斯福不甘心,參眾兩院也不甘心,華爾街的后臺老板們更加不會甘心。

    “現在首先是結束夏威夷群島的戰事……即便不能完全結束,也必須暫時有個了斷。”羅斯福說,“為此我會讓霍普金斯去和德國人討論和平的問題,不是真的要賠,而是給日本人造成錯覺,還會說服蘇聯人出動他們的太平洋艦隊。

    同時,軍隊必須全力以赴準備加勒比海作戰!一定要守住委內瑞拉,守住特立尼達島……不惜一切代價!”

    ……

    重重圍困中的蘇聯首都,莫斯科。

    地堡中的斯大林見到了從車里雅賓斯克趕來的莫洛托夫和庫茲涅佐夫。莫洛托夫是代表政z局、人民委員會和最高蘇維埃一起請求斯大林離開莫斯科的。

    同時,莫洛托夫和庫茲涅佐夫還帶來了美國駐車里雅賓斯克的軍事代表團提出一個建議。

    美國人希望蘇聯太平洋艦隊可以利用日本聯合艦隊和美國太平洋艦隊進行決戰的機會,沖出南千島群島“島鏈”,進入太平洋和美國太平洋艦隊并肩作戰,一起打擊日本帝國主義。

    “沖向太平洋?”斯大林吸著煙斗,眉心擰成了一團。“有把握可以成功嗎?”

    “可以的,”庫茲涅佐夫說,“美國人的計劃非常周密,絕對可以成功。而且現在日本海軍主力已經開赴太平洋中部去和美國太平洋艦隊決戰。只要我們可以避開日本岸基飛機集中的區域,從勘察加半島附近突圍,成功的概率是極大的。”

    斯大林又吸了幾口煙,思索著問:“日本會不會因此提前和我們開戰?”

    這才是斯大林最擔心的,現在是gc主義事業最危險的時刻,蘇聯在西線戰場已經面臨失敗,而日本又對遠東虎視眈眈。

    而遠東所在的位置和氣候還有地形,又決定了冬季作戰是不可能的,那里可比莫斯科要冷多了。一旦進入冬季,零下幾十度那是家常便飯,日本人多半捱不住。

    所以斯大林就想著拖日子,拖得一天是一天。

    “總書記同志,如果太平洋艦隊沖出島鏈,日本人或許會因此推遲進攻。”莫洛托夫對斯大林說,“因為我們的太平洋艦隊是非常強大的,不僅擁有大型水面艦艇,而且還有許多潛艇,對日本海上交通的威脅極大。

    另外……美國人還準備同德國進行和平談判。如果能夠成功,將會使日本處于相當不利的境地,從而放棄侵略遠東。”

    “和平談判?”斯大林頗為不屑地哼了一聲,“不可能成功的。”

    “總書記同志,”莫洛托夫搖了搖頭,“美國人不排除支付賠款。”

    “什么?”斯大林聞言臉色頓時復雜起來了,“美國人愿意接受德國開出的停戰條件?”

    莫洛托夫說:“存在這種可能……現在歐洲的經濟因為長期戰爭處于崩潰的邊緣,情況和1917年非常類似。如果德國不能從美國攫取到足夠的財富,不排除會在戰后發生無產階級革命。”

    無產階級革命什么的,肯定是莫洛托夫的良好愿望,發生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不過歐洲合眾國能不能順利誕生,和美國人的錢還是直接掛鉤的。

    所以美國人如果肯爽快掏錢,還是能買到一個屈辱的和平的。

    可是美國同歐洲的和平,對蘇聯一定是好事情嗎?

    斯大林揉著眉心,他現在真的有點絕望了。如果美國賠錢買平安了,那么蘇聯是不是就得單獨去面對日本的入侵了!即便白俄因為種種原因保持中立,蘇聯恐怕也很難打贏吧?

    可是現在的蘇聯,已經不再是世界爭霸賭局上的玩家,而是變成一張大牌——美國人用來牽制日本的大牌,德國人用來分裂俄羅斯的大牌,同時也是那個該死的白俄女皇用來守住俄羅斯帝國東方領土的大牌。

    只有這三個方面都擺平了,蘇聯才能維持下去!

    ……

    “帝國元帥,這是各條戰線最新的情況變化報告。”長相帥氣的派普中校軍服筆挺的站在赫斯曼身后,將文件夾中剛剛收到的幾份簡報遞給了正在吃早飯的赫斯曼。

    餐桌的對面坐著已經梳妝打扮好了的克洛伊,赫斯曼享用的早飯是她親手烹飪的。雖然家里有幾個仆人,但是只要丈夫在家,克洛伊總是會親自動手準備早餐和晚餐,而且還會非常體貼地詢問赫斯曼對食物的要求,并且根據家庭醫生的建議和配給情況,制訂出一個非常合理和精細的早餐、晚餐制作計劃。通常是一個星期制作一份計劃,使用的食材和調味品都會精確到克……克洛伊就是這樣一個非常嚴謹的德國式妻子。

    不過赫斯曼還是很享受這樣井井有條的生活,所以他總是會在克洛伊的微笑注視之下,將所有的食物吃完——在家里面吃飯,浪費是不允許的!

    簡報上沒有什么要緊的內容,赫斯曼很快就翻看完畢了。現在東線戰場就是高加索和克里米亞還在打,莫斯科是個長圍困,別的地方都已經是摧枯拉朽了,連堅守了很長時間的明斯克也在6月下旬投降了。

    至于大西洋-加勒比戰場,現在是大戰前夜的寧靜,雙方都在調兵遣將,暫時沒有太大的沖突。

    而阿根廷軍隊在巴西的行動進行的不大順利,只是拿下巴西南部的兩三個州,圣保羅和里約熱內盧還沒有占領。不過這并不影響德國在巴西北部和東部沿海地區的行動。

    另外就是印度戰場了,印度布爾什維克黨占據了一大片地盤,還在蘇聯布爾什維克黨的指導下進行了土地革命和種姓革命——這自然動了一部高種姓階層的奶酪,現在印度國內的革命力量和***力量的陣營,已經逐漸清晰起來了!

    就在赫斯曼合上文件夾,準備專心致志享用早餐的時候,他的私人秘書娜塔莉突然快步走了進來,還帶來了一個頗讓人意外的消息。

    “路德維希,外交部剛剛打來電話,美國愿意和我們討論賠款的問題了。”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