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8章 通德門危機

    “一起奮斗?”胡佛瞪著大眼珠子看著華萊士,“副總統,您是要我加入勞動黨?”

    “不,當然不是。,: 。”華萊士連忙擺手,“我是一個傳統的美國政客,不是布爾什維克……所以我是尊重司法獨立和軍人不黨的。你是美國最重要的司法官員,而且也不是內閣成員,因此保持政治上的基本中立是必須的。而我們勞動黨,也不是破壞司法中立的政治力量。但是你和聯邦調查局,應該和企圖破壞司法中立的政客進行斗爭,否則聯邦調查局早晚會變成法西斯控制美國的工具。

    埃德加,如果法西斯有朝一日真的上了臺,你一定會失去聯邦調查局的。”

    華萊士的話讓埃德加.胡佛本來稍稍展開的眉頭再一次緊了起來。雖然歷史上有很多人都把胡佛當成一個“準法西斯分子”。但實際上,胡佛和他領導的聯邦調查局是反法西斯的。親德的洛克菲勒家族和林德伯格這樣的美國法西斯頭目都被聯邦調查局整治過。

    不過美國的司法體系比較“低能”,聯邦調查局不能直接把洛克菲勒家的人和各種美國法西斯抓起來斃了。必須通過法庭審理,由陪審團定罪。所以聯邦調查局的努力最后都被手段高明的美國大律師給破壞了,洛克菲勒家族因為通德付出的僅僅是10000美元的罰款這對洛克菲勒來說根本就是個笑話!

    而林德伯格等人雖然一度被搞得身敗名裂,但是也沒有被抓進大牢。到了美國和羅馬帝國和解后,這些人有公然打出了美國國家法西斯黨的旗幟,粉墨登場了。

    如果美國國家法西斯黨在洛克菲勒家族這樣的親德勢力扶植下最后上了臺,那么胡佛這個“反法西斯斗士”毫無疑問會失去他的聯邦調查局。

    他的那些手段主要就是搜集各種丑聞用來對付共和黨和民主黨的“君子”是沒有問題的,但是遇上法西斯可不靈光。墨索里尼和胡安.庇隆的丑聞還少嗎?不照樣牢牢掌握了羅馬帝國和新阿斯巴尼亞聯邦?所以法西斯黨一旦奪取美國的政權,胡佛肯定要倒霉!

    當然了,布爾什維克上臺也一樣,胡佛這些年也沒少禍害美國布爾什維克。

    所以對政治上“中立”的胡佛而言,他能夠接受的美國執政黨,在未來民主黨垮臺后就只剩下共和黨了。

    而要讓共和黨長久執政,就必須讓勞動黨(布爾什維克黨)和法西斯黨保持平衡,互相傷害。

    否則,一旦讓勞動黨或法西斯黨完全取代了民主黨的地位,那么共和黨的瓦解就是時間問題了。而共和黨一旦瓦解,法西斯黨就會把美國變成另一個羅馬或德國。到時候胡佛這個“反法西斯斗士”多半就要倒霉了,“失去”聯邦調查局那是輕的,嚴重一點沒準連命都送掉了。

    至于勞動黨(布爾什維克黨)對胡佛的威脅的確要小得多。因為法西斯黨擺明了有羅馬國家法西斯黨和德國國家社會主義黨這兩個強援,而勞動黨(布爾什維克黨)擺明了是德國和羅馬的敵人,美國人民如果選擇勞動黨,就等于選擇第三次世界大戰……

    華萊士看到胡佛沉默不語,知道對方有點被自己說動了,不過還沒有最后下決心。

    “埃德加,”華萊士說,“你知道杜魯‘門’是什么人嗎?你知道沒有了我這樣的左pai,民主黨又是什么黨嗎?”

    “杜魯‘門’總統是……”胡佛仿佛想起了什么。

    “他是三k黨人,蘇格蘭禮共濟會會員!”華萊士說,“一個典型的老民主黨人。而老民主黨……實際上走的是種族主義路線,老民主黨人和三k黨人,都是一伙的。而且杜魯‘門’背后還有彭德格斯特家族這樣的民主黨老牌豪‘門’的支持,又向來以羅斯福新政的擁護者面目示人。埃德加,你明白我在說什么嗎?”

    華萊士的這番話,不是美國政治的圈內人物的話是根本聽不懂的。不過胡佛可是美國政治圈子里的大佬級人物,當然明白華萊士的話是什么意思。

    “副總統,”胡佛的眉頭皺了起來,“你認為總統有能力將民主黨保守派、三k黨、法西斯黨和進步派(羅斯福派)中的右pai整合成一個新的法西斯主義政黨?”

    華萊士聳聳肩:“埃德加,我想你心里已經有答案了……實際上民主黨保守派就是三k黨,而三k黨和法西斯黨也是一伙的。而進步派中,也向來有納粹分子存在!”

    “副總統肯尼迪好像就親納粹吧?”埃德加.胡佛說,“他就是新政派中的右pai,不是嗎?如果杜魯‘門’總統被搞下了臺,肯尼迪就會比他好?”

    華萊士哈哈大笑了起來:“埃德加,你怎么問出這么天真的問題?肯尼迪可不是老民主黨人,他是愛爾蘭來的天主教徒。而且他也不是真正的新政派,他是個搞投機的億萬富翁……如果他加入共和黨,倒是更自然一點。”

    老民主黨還有三k黨都有點敵視天主教徒,而且后者更是一度將天主教徒當成敵人!所以肯尼迪是一個**型的民主黨人。另外,他也不是真的擁護新政,只是個“官‘迷’”,想要從羅斯福那里謀個一官半職罷了。

    所以肯尼迪如果當了美國總統,也是個收拾爛攤子的跛腳貨,絕對不可能成為民主黨保守派、三k黨、法西斯黨和進步派(羅斯福派)中的右pai的共主。而杜魯‘門’要是繼續坐在總統寶座上,沒準會在未來幾年折騰出一個強大的美利堅納粹黨!

    胡佛點了點頭,說:“紐約洛克菲勒廣場1號樓第69層……副總統,你明白嗎?”

    “我明白,我不會讓聯邦調查局為難的。”

    ……

    “查爾斯,你看過《歐洲共同體-美國和平條約》的副本和《廢除國家勞工關系法提案》嗎?”

    紐約,洛克菲勒廣場1號內屬于小約翰.洛克菲勒的豪華辦公室內,來訪的美國國家法西斯黨領袖查爾斯.林德伯格的面前,正擺放著兩個文件夾。文件夾里面,正是《歐洲共同體-美國和平條約》的副本和《廢除國家勞工關系法提案》的副本。

    “看過了。”查爾斯.林德伯格回答。

    《歐洲共同體-美國和平條約》現在還沒有公開,屬于國家機密。不過林德伯格已經從他的羅馬導師墨索里尼那里得到副本了。至于《廢除國家勞工關系法提案》雖然還沒有正式拿到國會討論,不過林德伯格曾經是美國孤立主義運動的領袖,同許多共和黨保守派議員關系不錯,而且他爸爸也當過國會議員,所以他本來就是華盛頓權力圈子中的一員。所以拿到《廢除國家勞工關系法提案》的副本也是輕而易舉的。

    “看過了,都已經看過了。”查爾斯.林德伯格皺起金黃‘色’的眉‘毛’,有些氣憤地說,“德國人的要求非常過分……真的很過分!”

    雖然他是法西斯,但并不等于是希特勒的走狗法西斯和納粹都是國家主義者,除非美國加入歐洲合眾國,林德伯格的國家認同變成歐洲,否則他必然會反對德國的勒索。

    “那么……《廢除國家勞工關系法提案》呢?”洛克菲勒皺起眉頭問。

    他其實已經發現林德伯格有些忽視工人階級。和希特勒還有墨索里尼不同,林德伯格這個法西斯是上流社會出身的高富帥。他有個大律師兼國會議員的爸爸,本人又是個機械專家和發明家(他發明了最初的人造心臟),還是個被當成明星的飛行家。雖然不是超級有錢,但也從來沒嘗過貧窮的滋味。

    這樣的人物,自然不會太關注底層的勞動人民。另外,美國法西斯的立足點其實是種族主義主要是仇視黑人和反猶太人,在南部七州的農場主中有很大的市場,對于東北部工人階級的吸引力不是太大。

    “你應該反對《廢除國家勞工關系法提案》,堅決地反對!”看到林德伯格似乎不太在意,洛克菲勒提醒他說,“要不然東北部工業區工人的選票就會落入布爾什維克之手……他們是我們這個國家在未來所面臨的主要威脅。”

    “反對……資本家和共和黨?”林德伯格還是有點不得要領。

    上了年紀的小洛克菲勒搖搖頭,說:“當然是反對猶太資本家了!查爾斯,你是納粹啊,納粹不就是靠反對猶太資本家起家的嗎?”

    洛克菲勒不是猶太人,他是金發碧眼的日耳曼超人,當然看不上猶太資本家了。對了,常常被誤傳為猶太人的摩根家族,其實是英格蘭人,所以他們才會親德親羅馬(摩根和墨索里尼是老朋友)。

    “可是……”林德伯格并不特別反猶。實際上他這個法西斯是被冤枉的,他只是親德并且反對和德國打仗他爸爸也和他一樣,堅決反對美國參加第一次世界大戰。

    洛克菲勒擺擺手,笑著說:“我有很多猶太人朋友……我并不反對他們。但你是美國納粹,一定得給白人工人階級找個仇恨的對象。畢竟有人廢除了《國家勞工關系法》,這是很遭人恨的,我本人完全可以理解。但是我們不能讓從民主黨那里流失的選票落到勞動黨手中,你明白嗎?”

    勞動黨現在即將和布爾什維克黨合并,自然是勞動人民的代理人。而洛克菲勒這樣的資本家支持美國法西斯的目的,當然也不是要讓法西斯上臺。資本家喜歡的是共和黨,而法西斯則是用來牽制勞動黨的。

    從某種程度上說,洛克菲勒支持法西斯的目的和華萊士組織勞動黨的目的都差不多。前者是為了擋布爾什維克的道,后者是要堵法西斯的路。

    不過這并不代表勞動黨和法西斯黨之間不會為了爭取更大的政治版圖斗個你死我活。

    就在洛克菲勒和林德伯格的談話接近尾聲的時候,洛克菲勒辦公桌上的電話鈴突然響了起來。洛克菲勒拿起電話聽筒,然后就聽見‘女’秘書又急又快的聲音:“洛克菲勒先生,大樓的第39層好像著火了,有濃煙冒出來了。”

    “什么?著火了?”洛克菲勒被‘女’秘書的報告嚇了一跳。洛克菲勒廣場這樣的摩天大樓是最怕火燒的!

    “情況怎么樣?”洛克菲勒趕緊追問。

    “不是很嚴重,已經控制住了。”‘女’秘書報告,“大樓的經理報告,是美聯社的一個辦公室起了火,似乎是有人故意縱火。”

    洛克菲勒廣場1號是紐約曼哈頓地區最好的辦公樓之一,有不少美國的新聞機構也在這里租用了辦公室,其中就有大名鼎鼎的美聯社。而大樓的保安一向很嚴密,被人縱火還是頭一回呢。

    “故意縱火?燒了美聯社的辦公室?”洛克菲勒皺皺眉頭,似乎察覺到了一些不對,“報警了嗎?”

    “已經報警了。”‘女’秘書回答

    “哦。”洛克菲勒雖然覺得有些不妥,但也沒有再追問,就把電話給掛上了。然后他就和法西斯黨的領袖林德伯格一起乘坐專屬電梯離開自己在洛克菲勒廣場1號的辦公室。

    不過他怎么也不會想到,這起看起來微不足道的縱火案,卻引起了一場讓洛克菲勒家族、杜魯‘門’總統和肯尼迪副總統和都措手不及的政治風‘波’。

    而這場風‘波’的起源,據說是紐約市的某個粗心的法官簽署了一張寫錯樓層的搜查令為了調查美聯社縱火案,紐約市的警察局申請搜查美聯社辦公室所在的洛克菲勒廣場第39層,但是粗心的警察卻把樓層寫成了第69層,而糊涂的法官也照批不誤。

    更讓人匪夷所思的是,申請了搜查令的那個紐約州警探居然真的帶人去搜了洛克菲勒廣場1號的第69層。結果沒有抓到縱火犯,卻發現了一個可以聯絡歐洲的巨大電臺,還找到了來不及燒毀的密碼本和通訊記錄,甚至還發現了一封沒有來得及發出的電報。電報上的內容和正在進行的羅馬和談有關,而且在電報的開頭,還有“尊敬的德意志帝國領袖”這樣的字句,在結尾還用了“哈里.s.杜魯‘門’”的署名。

    而紐約市警察局,還沒有來得及將這些“偶然”但是非常重要的發現報告給聯邦調查局疑似總統通德的案子當然不是紐約市警察局的重案組可以管轄的,必須上報給聯邦調查局紐約市內的不少新聞機構就得知了事件的全部細節!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