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2章 美利堅的黑化 四

    “起來,饑寒‘交’迫的奴隸!起來,全世界受苦的人!滿腔的熱血已經沸騰,要為真理而斗爭……”

    高亢而‘激’昂的歌聲傳進了美國國會大廈,這是云集在華盛頓國會大廈前的美國工人階級在高歌。他們都是美利堅勞動黨從美國東北部各個工業城市拉來的罷工工人。

    從1945年7月份開始的全美工人大罷工一直持續到了9月,非但沒有平息的極限,還隨著美國國會開始討論《歐洲共同體-美國和平條約》和《廢除國家勞動關系法提案》而進入了高‘潮’。

    不過工人階級們反對的倒不是《歐洲共同體-美國和平條約》,現在大部分美國人都知道德國有了一種非常可怕的超級炸彈,在芬迪灣中用兩顆炸彈直接廢掉了美國8條航母!所以沒有什么人再想打下去了,因此國會通過《歐洲共同體-美國和平條約》的爭議并不是特別大不甘心的人當然也有很多,但是不至于要到國會山前來鬧事兒。

    真正讓美國工人階級不能容忍的是廢除《國家勞動關系法》。因為這部法律保障了美國工人階級組織工會,并且同資本家進行集體談判的權力。正因為該法案的出臺,美國的工人才在法律上擁有了可以和資本家進行斗爭的手段。同樣的,這部保護勞工權益的法律,也成了美國資本家和企業管理階層的眼中釘,想要廢除或修改該法律的行動一直沒有停止過。

    而在所有的新政立法中,《國家勞動關系法》也就成了代表中上階層利益的美國共和黨(美國共和黨在西奧多.羅斯福帶領進步派出走后就成為了資本家的代理人)第一個想要廢除的法案。同時也是接過“進步”大旗的勞動黨和偽裝成中下層代言人的美國法西斯黨要“死保”的法案。

    不過國家法西斯黨目前的基礎還是南方農業區的種族主義者(40年代美國南方都是種族主義分子),在美國東北部工人階級中的動員能力不足。所以沒有能組織起龐大的游行隊伍,只能在國會的議事大廳里面放嘴炮,還有就是國家法西斯黨的報紙《美國第一》日報上發表文章罵猶太資本家。

    而“美國第一”是報紙的名稱,同時也是個孤立主義口號。美國法西斯黨選擇“美國第一”作為本黨的口號和機關刊物名稱,就是要凸顯自己的孤立主義成‘色’。

    在眼下的美國,孤立主義成了政治正確。知道要賠8000億歐洲馬克的美國人民現在后悔死了,恨不得沒有參加這場該死的戰爭。所以如林德伯格這樣本來臭名昭著的“親德分子”和“頑固孤立分子”,現在都成了睿智和先見之明的代表如果早聽他的話,美國就和德國做朋友了,世界大戰根本不會打成現在這樣子,美國也不會虧了血本。

    至于以華萊士為領袖的“新政進步力量”,雖然在保衛《國家勞動關系法》的斗爭中表現出彩,展現出了極強的動員能力。但同時他們也被視為美利堅戰敗的罪魁禍首,因此在蓋洛普民意測驗所組織的民調中的支持率也不是很高,排在美國民主黨和美國國家法西斯黨之后,位列第四。甚至許多跟著勞動黨一塊兒鬧罷工的美國工人,也在民調中表示不會在1946年的中期選舉中支持勞動黨。

    所以聽著越來越高亢的《國際歌》,在國會眾議院議事大廳中旁聽的華萊士(他本人不是議員)臉‘色’一點都不好看。杜魯‘門’的果斷辭職和國會以及聯邦調查局在調查“通德‘門’”過程中的不作為,華萊士想利用“通德‘門’”拖延國會表決《歐洲共同體-美國和平條約》和《廢除國家勞動關系法提案》的如意算盤已經落了空。

    現在正是工人運動最高‘潮’的時候,勞動黨的支持率都不高,等到明年下半年的中期選舉時候,真不知道勞動黨能拿下多少席位啊!

    就在華萊士為勞動黨有些低‘迷’的民調擔憂的時候,眾議院的議長小約瑟夫.威廉.馬丁宣布開始就是否批準《歐洲共同體-美國和平條約》進行表決。投票還沒有開始,華萊士卻已經知道了結果。

    目前控制國會的共和黨和民主黨的大部分議員都會投下贊成票投贊成票的民主黨議員大部分來自南部鐵票區,那些議員只要堅持反對黑人的種族主義路線,躺著都能選上去!所以不怕被人罵賣國。

    共和黨的議員雖然會在投票支持《歐洲共同體-美國和平條約》上失分,但是只要能廢除幾個新政立法,也就完成了后臺老板‘交’待的任務。而且支持他們的選民也不會支持勞動黨這樣的準布爾什維克,更不會投票給“黑化”的民主黨或是法西斯黨,所以他們也是有恃無恐。

    而在《歐洲共同體-美國和平條約》過會之后,就該輪到對《廢除國家勞動關系法提案》進行表決了!

    一想到美國的進步派政治力量奮斗多年的成果,馬上就要被資本家的走狗(共和黨)和種族主義的法西斯(民主黨)聯手廢除了,而美國人民卻沒有真正醒悟,華萊士就感到一陣陣的心痛……

    看來美國勞動黨在未來,還必須全力以赴的斗爭,努力阻止美國變成另外一個法西斯德國!

    可是美國不變成另外一個法西斯德國,又怎么能夠擺脫這場失敗的世界大戰給美國帶來的屈辱和鎖鏈呢?

    ……

    “美國國會通過《歐洲共同體-美國和平條約》啦!我們很快就能拿到黃金和白銀了!我們終于能拿回屬于我們的財富了!”

    阿道夫.希特勒欣喜若狂的聲音從電話線那頭傳了過來:“路德維希,讓你的人趕緊制定一個計劃,得把黃金和白銀萬無一失的運回來,不僅有屬于歐洲共同體的黃金、白銀,還有屬于法國人的2000多噸……都趕緊運回來,免得再出什么變故。”

    8000億歐洲馬克的賠款中,有750億是以黃金和白銀的名義支付的,直接從美聯儲的金庫中提取。另外還有2200多噸是法國人在本土淪陷前轉運去美國的,這些黃金也存在美聯儲的金庫里面,這次都要一并運回。

    根據希特勒和達爾朗達成的協議,價值750億歐洲馬克的黃金、白銀和2200多噸法國黃金,將會一并存放到設在歐羅巴堡(理論上的歐洲首都)的歐洲聯合銀行金庫中保存。

    同時,歐洲聯合銀行將會以這些黃金、白銀為基礎,一次發行4000億歐洲馬克(這些黃金、白銀價值約900億歐洲馬克)的基礎貨幣。其中的800億歐洲馬克歸法國政fǔ,3200億歐洲馬克歸德國政fǔ。而這筆巨款,將會用于償還法德兩國在戰時發行的巨額國債中的一部分(大約可以償還80%)。在還清了大部分戰爭國債之后,德國和法國政fǔ負債率將會大幅下降,就有了再次發行大量國債籌款的可能‘性’。

    而750億歐洲馬克的黃金和白銀只是美國賠款的“頭期”,之后還會有價值7000多億歐洲馬克的物資,陸續支付給歐洲共同體。

    這些物資則會由歐洲共同體進行分配,有些東西會直接‘交’給需要的國家,有些則會在市場上出售套現。而具體的分配方案,則必須由歐洲委員會再次開會討論(因為原計劃只要5000億,現在美國多賠了3000億)名義上是討論,但是德國毫無疑問是說了算的一方!

    “有了這8000億,歐洲合眾國一定可以成立了!”阿道夫.希特勒滔滔不絕地對電話線那邊的赫斯曼說,“誰要是反對,就別想從我們這里拿到一個子兒,一個子兒都不給!”

    “路德維希,你還要盡快去一趟俄羅斯帝國,”希特勒又說,“一定要說服俄國‘女’皇支持我們的合眾國……現在她的態度非常關鍵,是最關鍵的!”

    法國和俄羅斯早就表明過支持成立歐洲合眾國的立場,但那時歐洲合眾國還是一個構想,現在則馬上就要變成現實了。所以希特勒想要在召開歐洲共同體大會前,確保俄羅斯不會臨陣變卦。

    而他之所以會有這樣的擔心,則是因為希特勒準備在俄羅斯加入歐洲合眾國的時候提出一個附加條件在20年內限制俄羅斯人進入歐洲合眾國的其他地區。

    他這樣做是因為目前的俄羅斯實在太窮,人均收入只有德國和法國的大約15%。一旦放開人員流動,希特勒擔心俄羅斯人會“占領”西歐。

    “這完全沒有問題,”赫斯曼回答希特勒說,“總理先生,其實在20年內限制俄羅斯人進入中歐和西歐,對俄羅斯的發展是有利的。俄國‘女’皇會明白這一點的……國家的發展需要聚集人口,如果太多的俄羅斯人背井離鄉跑到西歐去了,俄羅斯是發展不起來的。”

    在赫斯曼看來,阻止俄羅斯人大批往西歐和中歐跑,是對俄羅斯有好處,而對德國未必有利。俄羅斯人也是金發碧眼的雅利安種族,而且還信奉上帝。和德國人在血統和宗教上都非常接近,是很容易被德國人融合。根據計劃,在歐洲合眾國成立后,雅利安種族將會成為大部分合眾國公民的民族屬‘性’。

    而人口大量向西歐和中歐大城市的集中,則會推動歐洲合眾國經濟的整合和發展。能夠大量吸引人口的西歐和中歐將會出現大量繁榮富庶的城市。同時,失去了大量人口的東歐(包括俄羅斯的歐洲部分),則會變成富庶的農業區和礦產供應區只要不刻意剝削或是讓農業區、礦產區承載過多的人口,在市場主導下發展起來的農業區和礦業區通常不會貧困劃上等號。

    當然了,從經濟學角度而言,以農業和采礦業為經濟支柱的地區,通常會成為金融中心和工業中心的周邊(說得不好聽就是附庸)。這種周邊和中心的從屬關系一旦形成,從經濟角度而言就有了統一的凝聚力。

    不過希特勒給俄羅斯融入歐洲設個緩沖期也沒什么不好的,俄羅斯也的確需要一個發展和建設的時期。而且俄羅斯的彼得格勒,也的確有條件發展成一個歐洲東部的經濟中心。

    想到這里,赫斯曼對希特勒說:“阿道夫,我下個星期就去彼得格勒,一定能說服‘女’皇在歐洲共同體大會上支持我們。”

    “好的,好的,就這樣吧。我還要打電話把這個好消息告訴皇帝陛下呢!”阿道夫.希特勒說完就掛上了電話。

    赫斯曼也把電話聽筒放了回去,然后扭頭沖著剛剛洗完澡,穿著浴袍走進臥室的克洛伊笑著說:“親愛的,美國人的國會已經批準了條約,戰爭已經完全結束了!”

    “哦,感謝上帝,戰爭終于結束了!”克洛伊也‘露’出了欣喜的表情。

    雖然她并不討厭戰爭,但是這場戰爭持續的時間的確太久了對克洛伊這樣從小被軍國主義洗腦的德意志貴族‘婦’‘女’而言,戰爭并不是從1939年開始的,而是從1914年一直持續到現在!間戰期間,對這些德**國主義者來說,不過是一次20年的休戰而已。

    “我想不會再有第三次世界大戰了吧?”克洛伊坐到了以及半靠在‘床’上的赫斯曼的身旁,用有些擔憂的語氣問丈夫,“有人說現在的美國,就和1919年的我國差不多,也許20年后……”

    赫斯曼展開臂膀,把妻子摟到了懷中,低聲說:“不會的,不會再有第三次世界大戰了。哪怕美國變成了另外一個第三帝國,也不會有世界‘性’的戰爭。因為現在已經是原子彈的時代了,20年后的世界,是無法承擔一場毀滅‘性’的原子戰爭的。”

    他頓了一會兒,然后肯定地說:“所以,我們和我們的子孫后代,不會再遇上一場世界大戰了,最多會有一場長期的冷戰也許會對峙上幾十年,不過最后勝利的一定是我們!”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