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科幻小說 > 廢土崛起

正文 第146章 打聽

    方如虎陰著臉從居民樓離開,其身后跟著的幾名協警。|幾個人押著面色慘白的小少婦袁枚,以‘協助調查’的名義一同上了警車。整個過程只有沉重的腳步聲,無人說話。

    幾個協警都有些戰戰兢兢,誰也不敢出聲詢問,都知道自家老大這會心情不好。方如虎是這片街區派出所的副所長,一向獨斷專行,蠻橫粗暴。屬于下館子不花錢,睡女人直接上的土皇帝,人送外號‘方老虎’。

    有這么個哥哥照付,方如虎的弟弟自然也是這片街區的小霸王,整天帶著四個嘍啰在街上混,替他哥哥干些不太方便出面的事情。比如說街區的幾家洗腳店,全都有方如虎的干股,每個月能撈不少錢。

    “完了,完了,這下可怎么辦?”郭家明哭喪著臉看著妻子被警察帶走,整個人已經慌了神。周圍的鄰居也一個個的從屋子里出來,看到是平常一向好脾氣的郭家媳婦出事了,全都發出一陣陣嘆息。

    袁枚此刻腦子亂糟糟的,她也不知道自己為啥不開口,可她這個死犟的脾氣一旦做了決定就很難更改。她走到居民樓下時回頭朝樓上看了眼,眾人都以為她在看自家老公,可扶著樓道圍欄的周青峰知道,那個小女人是在看自己。

    事情的發展有點太快了,周青峰原想著自己殺了五個小混混的事情至少得過個好幾天才有人發覺,誰知道這隔天就有警察上門來查,而且死者中居然有人還有個當警察的哥哥。

    “袁枚會不會把自己供出來?”

    “袁枚為什么沒把自己供出來?”

    兩個問題在周青峰腦海里交織不停的問起,他扶著欄桿沉思許久,“必須把這事快刀斬亂麻的給處理了,否則后患無窮。”

    周青峰又不認識官面上的人,也沒有萬貫家財進行疏通,尤其是現在縣官不如現管,他殺的人中有一個還帶著點背景,想要寧事息人只能把方如虎給除掉了。

    可對方是個警察啊,現在還是和諧社會,要怎么才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覺呢?

    “郭家明,還不快跟著去警局,盯著點那些警察,好歹花錢疏通點,免得你媳婦太遭罪。”周青峰一推郭家明的肩膀,結果這個窩囊廢居然跌坐在地上大哭起來。

    郭家明不能出面,周青峰更不方便出面了,可袁枚一直待在派出所,指不定就說出點什么來。思來想去,周青峰居然想起他之前還錢的張大媽來。

    一個電話打過去,周青峰就想請張大媽幫忙以長輩的身份去派出所盯著點,“大媽,想求您幫個事。袁姐被警察帶走了,我擔心她在派出所里受欺負,您幫我去看看行不行?不讓您白跑,肯定給您一筆酬勞。”

    張大媽原本怕事的,可聽著有酬勞,立馬就過來了。一問情況還埋怨了郭家明幾句,然后從周青峰手里拿了一千多來錢,就去街區派出所打聽消息了。

    這一下周青峰又徹底沒錢了,兜里只剩下那么百來塊,連吃飯都不夠。可他還不能待在家里啥事不干,開著那輛外表破爛流丟的奔馳皮卡又跑到市醫院,想問問關于咽喉再造手術的事。

    “咽喉再造手術啊?我們醫院倒是可以做,幾萬塊總是要的。這其中的關鍵其實就是把原本損壞的喉結取下來,換一個人造的上去。人造喉結有國產有進口。最好的是瑞士進口,但那個價錢么……。”

    根據從外科醫生哪里得來的信息,一個瑞士進口的人造喉結怎么說也要十幾萬。周青峰求著說想看看瑞士的喉結什么樣子,當他將樣品抓在手里時,莫名的意識很明確的告訴他——這絕對不屬于低價值物品。

    “醫生,這喉結有便宜的嗎?”

    “便宜就只有國產的,也要幾萬塊。”

    “幾萬啊?太貴了!有二手的嗎?”

    “二手?小伙子,你在開玩笑!這種東西怎么可能有二手的?難不成誰家用了還給你換下來?”醫生都被周青峰這弱智的問題給氣樂了。

    從醫院回到居民樓,周青峰很是心事重重。而把車停樓下時,他很敏感的發現有個便衣警察在樓下小賣部前一直守著,居民樓里進進出出的人全都被其看在眼里。

    不過張大媽倒是從派出所打聽消息回來了,哀嘆著說道:“袁枚這孩子真是不知道遭了什么孽?她這回可受苦了,進了派出所就被方老虎一直審訊,硬說她殺了人。”

    “她招供了嗎?”周青峰問道。

    張大媽說道:“我問了派出所的警察,都說袁枚不說話,就是一直在哭,還被方老虎給打了。我好不容易看她一眼,眼角都黑了,臉上一個大大的巴掌印。這可憐孩子,她到底犯了什么事啊?”

    周青峰沉默了一會,又問道:“大媽,知道方老虎家住哪里嗎?我想去送送禮,疏通疏通。”

    “方老虎也就住這片街區,很大的一棟房子。你要送禮可得多備點錢,聽說方老虎膽子大,脾氣爆。錢給的不夠,他還覺著別人瞧不起他,反而會壞事。”張大媽刻意提醒道。

    “我知道了。”周青峰點點頭,他其實就想知道方老虎家住哪里?方便晚上去收拾對方。

    不過張大媽卻會錯了意,伸手比劃了一下,弱弱的說道:“我都問過了,要方老虎辦事,大概要這個數。”

    周青峰繼續隨意的點點頭,他現在渾身上下就這么百來塊,不管數多數少都給不起。

    偏偏張大媽看周青峰點頭如此輕松,當即咋舌說道:“小周,你可真舍得!郭家明眼看著自己媳婦被抓走,可是一點反應都沒有,你該不會真是喜歡上了吧?”

    周青峰心說:老子這是為了保命!啥喜歡不喜歡?可他卻只能繼續點頭,算是給自己的行為找個解釋。

    張大媽又嘖嘖嘖的笑了起來,“你這孩子,怎么能這樣呢?居然喜歡勾搭別人的老婆?其實你這條件吧,要啥姑娘沒有啊?大媽剛剛可是看見你開著一輛大奔回來。哎呦……,那車可貴了!”

    “其實也沒多貴,又破又爛的不值錢。”周青峰說道。

    張大媽哪里肯信,挪揄的笑道:“小周,你騙誰呢?老實跟大媽說,你是不是特別好這口?”

    “好那口?”

    “就那口啊!”

    “到底那口?”

    “哎呀……,這孩子就是嘴硬。你不就喜歡那種結過婚,知情知趣,外表保守,可床上放得開的女人么?要說這種女人啊,大媽認識的多了去。有空就給你領兩個過來,包你滿意!”

    周青峰真是無語,這誤會算是解不開了!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