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科幻小說 > 廢土崛起

第189章 威風凜凜

    等著隔天周青峰帶著滿員的十六人步兵班進入鋼鐵兄弟會的軍營,惹來的盡是些嘲笑聲。因為兄弟會把優秀的兵員統統招募走了,他手下這些臨時招募的人差不多只能用游兵散勇來形容。

    十六人中,真正能打的估計只有周青峰跟屠夫,艾琳艾莉姐妹倆槍法好,但戰場上能不能發揮出來也是個問題。剩下的大多是炮灰,他甚至都沒能給這些手下準備最好的武器。

    巨大的軍營里,一個帳篷就是一個班。別的班都是清一色的男性,唯有周青峰的雨果班居然還帶著兩個女孩子。一時間口哨聲和嬉笑聲不絕于耳。

    祁光榮跟在雨果班的隊伍中列步走,身上背著的是一支老舊到家的m3a1沖鋒槍,這玩意是二戰時美軍的舊貨,是周青峰在警局總部地下防空洞掏出來。

    莉娜.福克斯一直在對外銷售各種從地下防空洞掏出來的物資,別的東西都好說,哪怕幾十年的斯帕姆罐頭都有人要,可幾百支m3a1‘注油槍’死活沒人要。別人都把這玩意當垃圾。

    祁光榮四十多歲,早年曾經當過兵,十幾年前跑到美國打黑工,在底層慢慢熬的熬成了華人,通過花錢跟人結婚成了美利堅的公民。他是跟著鄭大叔加入周青峰隊伍的華人之一。不過說實話,他也沒覺著美國有多好,現在就更不喜歡了。

    祁光榮其實早就把當兵練就的技能忘光光,只不過他一直在社會底層打拼,能吃苦能服從,周青峰給他一支m3a1,他也就拿著了。試射后他覺著太高級的武器給他也沒用,還是這種超級簡單的武器好些。

    按周青峰的話說,用這槍就像是拿水管子澆人,現在是拿噴子彈的管子澆人。上了戰場只要膽大心細,服從命令聽指揮,讓你朝哪里打,你朝著那個方向扣扳機就可以了。

    祁光榮的任務就是保護一挺m2hb重機槍,整個雨果班除了周青峰,屠夫,還有狙擊小組姐妹倆,其他人都繞著這么一挺重機槍來戰斗。

    機槍組長兼任射手是羅姆,據說是跟隨周青峰挺久的人了。剩下的人要么是副射手,要么是彈藥手,要么是警戒人員。祁光榮就是警戒人員。所有人都配一支m3a1外加三到五個彈匣。

    “嗨,看看這幫黃皮猴子,他們真夠寒酸的。居然用m3a1,這種槍當我爺爺都足夠了。”

    “他們連手榴彈都沒有,難道就打算用這些小水管噴人嗎?”

    “我想他們上戰場第一時間就會死掉。”

    “他們一定會成為炮灰中的炮灰。”

    肆無忌憚的嘲笑讓祁光榮很不自在,他很想說‘我們好歹有一挺重機槍’。可當過兵的他更知道,有一挺重機槍并不代表戰斗力強,尤其是他們壓根沒有配合,甚至相互間根本不認識,這樣的隊伍上戰場,結局可想而知。

    沉重的壓力讓祁光榮都想哭,他一個大老爺們在美國打拼了十多年,結果卻要死的莫名其妙。只是他沒開始哭,旁邊倒是有人已經哭了。

    十幾個人住進帳篷,嗚嗚嗚的聲音就更大了。據說明天就要上戰場,大家都覺著明天就是自己的死期。

    “別哭了,別哭了。”祁光榮好歹年歲大些,自己眼睛里滿是淚,還要負責安慰跟著他來的幾個小老弟。大家都是一根繩上的螞蚱,只能同心協力,“就算死了,好歹給自己家里人留條活路。”

    羅姆面對這種情況,也是束手無策。他只能用自己的經歷給眼前這些陌生的戰友一點安慰,“各位,哭泣是沒有用的,現在的狀況已經很好了。我希望你們都來聽聽如何操作這挺m2hb重機槍,我們能不能活下來,全看它了。”

    祁光榮抹抹濕潤的眼角,主動湊到羅姆身邊,用英語笑道:“我來跟你學。聽說你是哥倫比亞大學的學生,怎么也會用重機槍?”

    羅姆倒是很高興有人響應自己,他跟祁光榮握握手,也笑道:“我在進大學前,曾經在陸軍的后勤部隊當兵賺取學費,所以我對很多武器的使用都很清楚。我甚至還教過雨果先生如何使用重機槍。”

    有羅姆和祁光榮帶頭,其他人好歹也抹抹眼淚,聽一聽如何用這挺看起來很厲害的重機槍。可就當他們這上課上到一半,有個冷冽的聲音傳入這間帳篷。

    “你們就是維克多.雨果的屬下?”一個白人軍官走了進來,傲氣十足的昂起頭,“那個混蛋在哪里?我是三級突擊大隊長扎吉,是他的直接上司,讓他馬上出來見我。我要懲罰他昨天對我的無禮和魯莽。”

    周青峰和屠夫都不在,其他人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坐在帳篷角落的艾琳和艾莉姐妹倆更是驚懼,大家都變得人心惶惶。

    碰到這種情況,羅姆作為這些人的組長,只能硬著頭皮站出來說道:“扎吉長官,我們的班長和副班長外出了。”

    “沒有命令私自外出,這種士兵就應該被槍斃!”扎吉大隊長抽出自己的配槍,很是威武的揚了揚,“他們去哪里了?他們是不是害怕了?他們是不是臨陣脫逃?我要代表鋼鐵兄弟會懲罰他們,懲罰你們所有人。”

    全班人員噤若寒蟬,已經完全愣住了,就連羅姆都沒話說,只能唯唯諾諾。就在這時,有個卑弱的聲音在一旁討好道:“扎吉長官,你看這事是不是只懲罰維克多.雨果一個人就好了?其他人畢竟都是無辜的。”

    “你又是誰?”扎吉大隊長橫眉冷目的偏頭看過來,只見有個華人長相的家伙從自己身邊鉆出來,點頭哈腰。他當即皺眉罵道:“我討厭你們這些黃皮猴子,我真不明白上帝為什么要創造你們?”

    “我叫馬可,我可是正宗美利堅公民,我的家族已經在這塊土地上生活一百多年。”站出來的人赫然是華人街的馬可,他一臉討好的說道:“長官,我是您的警衛啊,我曾經在美軍服役,是您親自把我選中的。您忘記了?”

    哼……,扎吉大隊長理都懶得搭理自己身邊這名華人警衛,他看周青峰和屠夫都不在,于是手指一點角落里的艾琳艾莉姐妹倆,“你們兩姐妹給我出來。我知道你們倆的槍法很好,我需要你們來保障我的安全。”

    沒有周青峰在場,面對作為自己長官的扎吉,姐妹倆已經是面面相覷。她們有心坐著不動,可扎吉大隊長陰著臉,不停冷哼說道:“你們想抗命嗎?我可以就地處決你們。”

    姐妹倆幾乎要哭了,卻只能起身站出來,乖乖的跟著扎吉大隊長走出帳篷。而扎吉大隊長開心大笑,更是得意洋洋,“我說過你們倆要跟我走的,維克多.雨果保不住你們。我一定會替你們的父母好好照顧你們,哈哈哈……!”

    可等扎吉大隊長走出帳篷,就感覺軍營的地面微震,聽著有股隆隆的行駛聲越來越響,應該是一輛沉重的車輛正在快速靠近。隨著這股震動,整個軍營的人都從帳篷里鉆出來,試圖搞清楚發生了什么事?

    很快,一輛高大的‘美洲虎’裝甲車帶著呼嘯的風聲,高速出現在眾人眼中。車頂的機槍塔上,帶著風鏡的周青峰正操控一挺重機槍,威風凜凜!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