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科幻小說 > 廢土崛起

第463章 為人類和平做貢獻

    一輛裝甲車,四輛武裝皮卡,五根黑‘洞’‘洞’的槍管子,十足煞氣的話語。。 周青峰一幫人被‘英克雷’的巡邏隊抓了個正著,場面氣氛一時冷若寒冰,叫人心跳停止。

    這支港口的武裝巡邏隊出現的相當詭異,它是直接從棧橋附近的一個停車場沖出來。雙方都是一亮相就打了個照面,周青峰等人躲都沒處躲。跟著他的士兵當即想要做出點反應,但周青峰卻說道:“冷靜,別‘亂’動。”

    巡邏隊一開始還沒覺著黑夜冷清的棧橋崗哨有什么不對勁,不就是多了輛‘潘哈德’裝甲偵察車么?在崗哨的路燈照耀下,還有幾名穿軍服的武裝人員站在哪里。可仔細一看地面有血跡,再仔細一看原本的哨卡人員居然被捆著丟在地上。

    巡邏隊領頭的裝甲車當即一個急轉,刺啦一下就沖了過來。帶隊的‘英克雷’軍官是又驚又怒,他仗著自己人多槍多,罵罵咧咧的就想活捉這伙破壞分子好好折磨一番。

    看裝甲車停在十多米外保持距離,再聽對方扯著嗓子要己方舉起手來,跟在周青峰身邊的幾名士兵都心驚膽戰。他們動也不敢動,齊刷刷的看向作為頭領的周青峰。

    而原本被周青峰和‘狗‘肉’’震懾的幾個墨西哥士兵也立刻放棄了為人類和平做貢獻的念頭,都在慶幸自己沒有被敵人蠱‘惑’反叛,卻又頭疼待會要如何向‘英克雷’的長官解釋自己失手被擒的過失。

    倒是對面的‘英克雷’軍官看周青峰等人似乎放棄抵抗,這明顯是被自己的強大實力嚇著了。他當即抓出無線電呼叫港口的治安警衛前來支援,這就是一件大功勞。

    在無線電中通報幾句后,指揮巡邏隊的軍官就朝周青峰大聲喝道:“舉起手慢慢走過來,別耍‘花’招,否則我立刻要你們的命。”

    軍官對自己居然抓住了破壞者還控制住場面深到‘激’動,又在無線電里匯報幾聲后對周青峰喊道:“‘混’蛋,馬上說出你的同伙在哪里?快說,否則我立刻讓你的腦袋炸裂成無數塊!”

    整個過程,周青峰其實一直站著沒動。直到被人‘逼’問同伙了,他才淡淡說道:“我的同伙就在你身后。”

    呀……!

    這么痛快的‘交’代顯然超乎‘英克雷’軍官的預料,可這個答案更讓他極其不痛快。他暴怒罵道:“你想騙我!你以為這里就只有你和我兩個人嗎?難道我扭頭看一下身后,你就能脫身?你當我白癡啊!

    現在可是五輛車五‘挺’機槍對著你,我占據了絕對優勢。別心存僥幸了,你給我老實點‘交’代,你的同伙在哪里?否則我會叫你后悔來到這個世界。”

    ‘英克雷’的巡邏隊軍團叫罵半天,可周青峰卻還是不以為然的表情,他依舊是那句話,“我說了,我的同伙就在你身后。”

    跟著周青峰行動的特遣隊士兵原本都緊張萬分的死盯著他,而就在此時他們全都盯著‘英克雷’軍官的身后了,臉上的緊張氣氛驟然消失,反而是帶著某種希冀的睜大了眼睛。

    而正在心中懊悔自己輕松被俘的墨西哥士兵開始轉而盯著‘英克雷’軍官的身后,同時還面帶驚恐之‘色’。他們想開口又不敢開口,看看周青峰,又看看近在咫尺的‘狗‘肉’’,然后干脆一閉眼,面朝下朝地上一趴,一副聽天由命的樣子。

    這微妙的場面變化讓正在叫罵的‘英克雷’軍官也感覺詫異,他總算是快速回頭看了一眼。原本想著就一眼,戳破眼前這個破壞分子的謊言就要他好看。可這一回頭他就當即驚叫起來,那股瀕死的絕望和恐懼在黑夜中迅速傳揚開。

    軍官回頭的那一刻,五輛車上五名機槍‘射’手都聚‘精’會神盯緊了周青峰,生怕眼前這人真的會趁自己老大回頭的瞬間做點什么。結果對面的人什么也沒做,他們自己的指揮官卻驚叫起來。

    這一聲凄烈的驚叫讓人‘毛’骨悚然,五名‘射’手就感覺自己身后肯定是來了什么可怕的東西,對于未知危險的恐懼讓他們齊齊扭頭朝后看。結果他們也驚聲大叫起來。

    發現敵人的注意力都不在自己身上,周青峰一個閃身就躲到剛剛繳獲的‘潘哈德’裝甲車后頭。原本呆若木‘雞’的特遣隊士兵也無需提醒,躲的躲,縮的縮,都把自己藏的好好的。

    而就在這一刻,一枚‘標槍’反坦克導彈帶著炙熱的噴焰出現在眾人面前。就在周青峰跟‘英克雷’巡邏隊軍官廢話的十多秒鐘,它從小鎮外一路飛過了兩千多米的距離,一個灌頂攻擊扎在巡邏隊領頭的裝甲車上。

    寂靜的夜里轟的一聲劇烈爆炸,躲在‘潘哈德’后頭的周青峰等人死死捂住自己的耳朵,閉上眼睛,就感覺一股火熱的勁風夾雜大量煙塵從自己面前沖過,刺鼻的硝煙味道不停的灌入口鼻之中。

    在周青峰的單兵電臺中,艾琳艾莉姐妹倆嘻嘻哈哈的嚷嚷道:“維克多,這次是我們救了你哦。”

    “謝謝,回去一定好好疼你們姐妹倆。”周青峰一說話就嗆了滿嘴的土,‘弄’得他一個勁的咳嗽。

    整整過了半分多鐘,爆炸氣‘浪’才稍稍平息。周青峰探出頭卻發現棧橋崗哨的燈光都滅了,黑漆漆的夜里必須帶上夜視儀才能看清外面的狀況。

    剛剛那輛牛‘逼’哄哄的裝甲車被炸的四分五裂,跟著它的另外四輛武裝皮卡也倒了大霉。

    距離近的兩輛被各種破片穿的跟螞蜂窩似的,車廂上的機槍‘射’手沒有防護,已經被炸的沒了人影。駕駛座上的司機倒是還在,但也是血‘肉’模糊。

    距離遠些的另外兩輛皮卡稍微好些,但不管是槍手還是司機都受了極大驚嚇,司機在‘亂’開車試圖脫離爆炸現場,槍手則嗵嗵嗵的朝四周開火,試圖壓制周青峰等人的后續攻擊。

    只是由于位置移動,胡‘亂’‘射’擊毫無效果,一輛皮卡甚至從棧橋的護堤上沖了下去,直接入海了。另一輛都不用周青峰動手,同樣帶上夜視儀的特遣隊士兵正憤恨自己剛剛被嚇唬的窩囊,幾支步槍齊‘射’將其干掉。

    這形式的轉折再轉折,讓一直打醬油當觀眾的幾個墨西哥士兵心‘亂’如麻,冰涼冰涼。等著發現威風八面的巡邏隊頃刻間被*干了稀里嘩啦,他們呆愕之余再次肯定還是眼前這人更兇惡點。

    于是墨西哥士兵們從地上抬頭,哭喊著叫嚷道:“我們知道‘英克雷’軍官宿舍在哪里?我們知道軍火庫在哪里?我們早就等著有人來解放我們了。先生,請給我們一個機會為人類和平做貢獻吧。”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