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科幻小說 > 廢土崛起

第666章 藥廠

    “唉,想當年‘藍晨藥業’還是不錯的,我還給他們做過技改項目呢,現如今卻落到這么個破爛地步。”徐國強翻著手里一本資產項目表,口中不停的發出感嘆。

    周青峰改組‘輻射生化實驗室’,一下子就把實驗室原本的人統統給清掃了一遍。一千多人中超過一半的本科生被趕出去繼續上課,剩下的人中也重新簽合同,加入新的制藥廠籌備組。

    待遇突然降低,原本手拿大把經費的研究人員差點要暴動了。可周青峰根本不為所動,實驗室是他創立的,他想怎么改就怎么改。

    愿意留下的研究人員每人十五到三十萬的年薪,外加分一套房,愛留就留,不留就滾。這個條件對于當前東北的科研狀況已經是不錯留,結果所有人摸摸鼻子都只能留下。

    徐國強成了籌備組的頭,但收購藍晨藥業的事不由他插手。周青峰只要‘藍晨藥業’的殼,員工,廠房,設備全部都在天陽市選地址重新構建。

    不過徐國強當了一輩子教授,還真不懂如何建立一家制藥廠。他原本想把‘藍晨藥業’的那套拿來參考,結果發現一點價值都沒有,“這還不如做成一家實驗室架構的制藥廠。”

    徐國強好歹也是在‘輻射生化實驗室’里磨煉了一年,對于如何管理一個大型實驗室總算是有點心得。他自己都對國企藥廠那套完全看不上眼。

    高科技的制藥企業,員工的最低學歷沒有本科要來有什么用?偏偏‘藍晨藥業’里頭一大堆什么都不懂的中專生。這也是周青峰只要‘藍晨’這張殼的原因。

    現代化的醫藥公司絕對是資金和技術密集型的企業,周青峰將原本‘輻射生化實驗室’百分之九十的設備挪給了制藥廠,立刻就讓這家制藥廠的設備處于國內領先的層次。

    不過徐國強倒是眼饞剩下百分之十的設備,那些都是周青峰從廢土帶來的,絕對尖端貨色。有錢都買不到的珍寶。

    而至于如何將‘藍晨藥業’買到手,這是袁枚和馮婉的工作。‘輻射風投’首先以廢紙的價格在股市上購買‘藍晨藥業’股票,那些被坑到死的散戶就跟抓住救命稻草般,拋售超過百分之十的股份。

    緊接著袁枚控制‘廢土貿易’在媒體上大造聲勢,表示要買下‘藍晨藥業’。‘廢土貿易’可是近一年東北地區的明星企業,一聽到這個消息,好多人都興奮不已。

    市場對此立刻做出反應,都要行將就木的‘藍晨藥業’蹭的一下股價大漲。馮婉又把到手的百分之十股份逐步給賣掉了小賺一筆,好多投機的‘韭菜’被這一把就給坑苦了。

    等著股價再次下跌,馮婉繼續收購,就這么來回兩三次,再也沒人信‘廢土貿易’亂放的煙霧彈。就連最開始很熱心要賣‘藍晨藥業’的政府都懶得搭理,因為有好多官員因為‘內幕消息’虧了不少。

    而這個時候袁枚才跟銀行談,要求折價一半拿到‘藍晨藥業’在銀行手里的股份。這一下銀行的人才明白過來,‘廢土貿易’是真的想要買下‘藍晨藥業’。

    “我們想以十億現金買下‘藍晨藥業’百分之三十的股份,這十億資金我們希望以‘至尊’方便面的品牌和配方作為抵押,貸款來支付。”袁枚完全是空手套白狼,自己一分錢不出就拿到一個上市企業的殼。

    銀行方面原本覺著‘這是在開玩笑吧’,可自己仔細一想這是盤活手里一堆爛賬的唯一辦法。

    現在‘至尊’的品牌是絕對的優質資產,哪怕是注水版的‘至尊’方便面在國內都依舊賣得很好,在國外更是名副其實的資金奶牛一個月凈利潤超過三個億啊!

    僅僅一年的時間,袁枚就已經是年輕企業家和市人大代表,下一步多繳納點利稅就是省人大代表了,這政治地位是飛速上升。她愿意出來解決‘藍晨’的爛攤子,幾乎成了政府方面的唯一希望。

    現在都有個傳言,只要跟‘廢土貿易’搭上關系,就沒有不發財的。而銀行體系內的人更是清楚,之前破產的伊慶卷煙廠就是被‘廢土貿易’的訂單給救活的。

    現在伊慶卷煙廠只用半年時間,就把欠銀行十多年的爛債還了小半,全廠兩百多號職工過的那叫一個美滋滋。不知道多少人想擠進去干活,可人家就是不招工了。

    天陽市的工商和稅務都是明知道‘廢土貿易’在銷售上有問題,可人家就是不查。為什么?人家交稅比誰都多,查人家干嘛?

    這事折騰了一個月,最終政府批準將原本屬于國有的‘藍晨藥業’出售。‘廢土貿易’最終掌握百分之六十的股份,銀行提供十億貸款,外加持有百分之三十股份,股市內還有大概百分之十的散股。

    當‘藍晨藥業’第七次停牌結束后,當天就來了個漲停板。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等著看‘廢土貿易’又要變出什么法術來。

    “老蔣,老蔣,快開門啊!”一陣嘈雜的敲門聲從外頭傳進來。

    已經扶正的伊慶卷煙廠蔣廠子打開門,就看到自己買白酒的朋友馬董事長從外頭撞了進來,“我說你這一把年紀了,怎么毛毛糙糙的還不如個年輕人?”

    “老蔣,你不夠朋友!”馬董事長進門就指著蔣廠子的鼻子罵。

    “這話怎么說的?”蔣廠長一臉的無辜。

    “‘廢土貿易’收購‘藍晨藥業’的事,你干嘛不告訴我?你自己偷偷買了五百萬‘藍晨’的股票,現在他娘*的已經連續三個漲停了,這錢賺的可真爽啊!”馬董事長是恨恨不平。

    蔣廠長是叫天撞屈,“我套牢的時候你怎么不說?我賺錢的時候你倒是跑來了!”

    “你肯定是有內幕消息,是不是?現在‘廢土貿易’插手,搞得這支股票一開盤就漲,一漲就到頂。傻子都知道‘藍晨藥業’要翻身了。”

    “沒有,我真沒內幕消息。我是最早最早‘廢土貿易’放煙霧彈的時候買入的,后來套在手上都讓我后悔死了。”

    “你后悔,我更后悔啊!我當初也買了‘藍晨藥業’啊,后來套牢覺著沒指望就割肉了。現在他娘*的漲的跟飛一樣,可我不但沒賺錢,還賠了一筆!”

    “嗨……,你說你這倒霉的!”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