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科幻小說 > 廢土崛起

第714章 五角大樓

    一邊是涉及國家安全的重要罪犯,一邊是涉及自己前途和命運的同伙。威廉鮑勃只思考了那么零點一秒,就決定要通知伊曼市長處理好這事。

    發現事情可能涉及美國政壇的克林頓家族,調查組的每個人都變得沉默。幾十號人散開后,還真是各自向自己的老大報告情況。威廉鮑勃就用一臺備用手機給伊曼打電話。

    當得知‘馬克西姆’可能涉及到震驚美國的劫機案,甚至還關系到當前被列為最高機密的ntz項目,作為市長大人的伊曼也有些頭暈目眩。

    該死的,‘馬克西姆’是間諜?還以為哪就是個小**,誰知道背后情況居然如此復雜?原本只想收點錢賺一筆,這下真的要被坑死了。

    “等等……,你們調查組該不會認為我牽連其中吧?”伊曼市長回過神來,頓時感到毛骨悚然。這個時候跟‘馬克西姆’搭上邊都要被調查,如果被認為是‘馬克西姆’的同伙,那個樂子就大了!

    “我只是收了那家伙的錢,幫他聯系國務卿女士,我對他的其他事情一無所知。”伊曼忙不迭的辯解,他也意識到自己可能被拖進渾水中。

    “你跟我說沒用,立刻想辦法如何撇清關系吧。調查組別無選擇,必須將這個情況上報給國會,國會肯定會派人找你問詢的。現在只能期望那個‘馬克西姆’別惹出什么大事來。”威廉鮑勃提醒道。

    伊曼連聲應下,可他忽然喊道:“惹出大事?糟糕,‘馬克西姆’花錢請國務卿女士幫忙聯系五角大樓的軍售官員。我一直覺著他有點太天真,可現在看來他可能另有圖謀。”

    “五角大樓?”威廉鮑勃驚呼一聲,滿身冷汗冒了出來,“那個家伙要去五角大樓?他什么時候要去?”

    “好像……,約的就是今天。”伊曼也是心頭亂顫,可跟著又自我安慰的說道:“五角大樓戒備森嚴,應該不會出事吧?要不,我馬上打電話取消這次見面。”

    “該死的,取消,取消!天知道他要做什么啊?”威廉鮑勃顧不上沉穩冷靜了,直接在電話里喊了出來。他掛斷電話后,立刻又去找調查組的組長,希望能找個合適的方式將這個消息傳出去。

    而不等威廉鮑勃想出辦法,已經有監控人員發回信息——重點監控目標‘馬克西姆’去了五角大樓。

    五角大樓在華盛頓特區的西南,是美國國防部的總部所在。這是一棟建于1941年的大型單體建筑,可以容納四萬人辦公,規模相當龐大。

    而此刻在五角大樓內,國防安全合作局的局長正百無聊賴的待在自己的辦公室內。他昨天接到國防部次長的電話,希望他能抽點時間跟個來自卡塔爾的小伙子聊幾分鐘,這是國務卿女士的要求。

    聊幾分鐘而已,不是什么大事。合作局的局長先生讓自己的秘書聯系上哪位‘馬克西姆’先生的秘書,雙方約定見面——就在五角大樓,上午十點,非常好的時間。

    可該死的,這都已經到十點了,人呢?

    “那個叫馬克西姆的家伙來了沒有?”局長先生按動辦公桌上的通話鍵,詢問待在辦公室外頭的秘書。

    “很抱歉,哪位先生還沒來。也許他迷路了。”秘書輕笑幾聲。

    五角大樓內部的布置相當復雜,關于在大樓內迷路的笑話層出不窮。局長大人只好繼續等,可原本約定的見面時間都過去五分鐘了,還是連個鬼影子都沒看見。

    這人到底來沒來啊?

    “打電話聯系馬克西姆本人或者他的秘書,問問情況。”局長先生很不耐煩了。

    秘書領命打電話,到是很快聯系上了‘馬克西姆’的女秘書。可對方說‘自己boss今天一大早就出門前往五角大樓了,不過他是一個人出去的,沒有帶隨從’。

    一大早出門,可到現在還沒見到人,該不會是半路出車禍了吧?局長大人只能又打電話給五角大樓的保衛局,詢問是否有一個叫‘馬克西姆’的家伙來訪。

    五角大樓有專門的保衛力量,進出這里的人都收到嚴格監視。很快停車場的警衛就回復道——這位馬克西姆先生在一個小時前就到了。

    一個小時前就到了,現在還沒進我的辦公室?這小子該不會真迷路了吧?

    沒道理啊!

    迷路只是個笑話。這可是五角大樓,到處都是警衛和攝像頭。來賓憑證件只能前往專門的地方,無關人等不可能亂跑的。

    就在合作局的局長感到無比疑惑之時,他突然接到來自上司的電話,要求停止跟‘馬克西姆’的見面,并且將他控制住——這小子是個間諜!

    唰……,合作局局長的額頭冒出一層冷汗。間諜居然大搖大擺的跑到五角大樓內部來了,而且還不知去向。這一下可真是雞飛狗跳了!

    首先反應過來的是五角大樓保衛局,跟著幾個國防部情報機構就派特工趕了過來,一起抓這個膽大包天的間諜。

    要知道五角大樓是個可供外界參觀的地方,游客可以在導游的引導下逛逛無關緊要的房間。但實際上只要進入大樓內就會受到嚴密監控,沒道理就這么消失了一個人啊!

    “調出監控錄像來,查看那個混蛋在哪里?一定要把他找出來。”五角大樓保衛局的安全人員有著很高的效率和素質,按照預案處理當前的情況。

    調監控是很容易的事,很快就有七八個腦袋盯著數塊屏幕尋找‘馬克西姆’的蹤跡。

    “這家伙是八點三十分就到了大樓外的停車場,穿著阿拉伯式樣的頭罩長袍。八點三十五分進入大樓,兩分鐘后上了二樓,然后……,他去了廁所。”

    快進十分鐘,沒看到‘馬克西姆’從廁所出來。這家伙到底要尿多久?

    “快去東樓二層的廁所看看,他是不是還在里面?”一名安保人員在內部對講機里喊道。

    很快,另一頭的安全人員回報道:“東樓二層的廁所里沒人,什么也沒有。”

    見鬼了,監控視頻快進到當前時間,也沒看到那個可疑的家伙從廁所里出來。而擴大對視頻的搜索范圍,很快有人看到這個‘馬克西姆’在九點五十分從大樓的西側離開。

    在滿大樓警衛的眼皮子底下從東到西走了一遍,這人怎么做到的?看到視頻上‘馬克西姆’大搖大擺,優哉游哉的溜掉,安保人員頓時感到頭皮發麻,他們遇到對手了。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