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科幻小說 > 廢土崛起

第965章 炮擊

    第965章 炮擊

    “長官,你有申請補給的批文嗎?”

    “長官,你得到我們連長許可了嗎?”

    “長官,你……。”

    雖然被忽悠的不輕,但看守倉庫的下等兵還是盡責的問了幾句。可當周青峰確認倉庫周圍沒別人后,下等兵就像死狗似的被打暈丟在一邊。

    極寒低溫不區分人種,雖然美軍有更好的防寒衣物,卻也被凍的夠嗆。雖然長津湖已經開打,志愿軍截斷道路,但古土里的美軍并未受到主動攻擊。

    整個古土里環形陣地內除了四處行走的游動哨,黑夜里沒人特意跑出來注意運輸連倉庫被人給撬開了。

    周青峰一揮手,車上立刻下來幾名士兵負責警戒,剩下的人全都沖進了倉庫尋找必須的物資,“優先是柴油,衣物,食物,電臺,藥品,炸藥,彈藥。動作要快,我們時間不多了。”

    坦克兵也算是技術兵種,在周青峰指揮下干的有條不紊。老趙新加入這個團隊,倒是看得處處驚奇。他走到周青峰身邊問道:“我們就這么輕易殺進了敵人內部?真是不敢想啊!”

    “你以為很輕易么?如果不是你炸了水門橋引出了美國人的工兵,我根本是無從下手。而且只要天一亮,美國人肯定會發現水門橋那邊的情況,會發狂般來找我們的。”

    為了搶時間,連周青峰自己都親自加入搬運的隊伍,一桶又一桶的柴油用拖車搬出倉庫裝上車隊的卡車,接下來就是美軍配發給士兵的衣物和睡袋。

    “排長,我們只找到六桶柴油,汽油倒是不少。衣服和食物也挺多,但炸藥,藥品和電臺什么的沒找到。”一名坦克兵前來匯報。

    才六桶?一桶不過才一百五六十升,太少了!

    周青峰看著黑夜中其他方向還有幾棟好似倉庫的房屋,卻不敢隨意跑過去翻箱倒柜。他看看時間已經接近五點,很快就要天亮,最后只能決定再搬幾桶汽油,然后在剩下的汽油桶上安裝定時炸彈。

    定時炸彈就是小鐘表配點火花電路和炸藥,周青峰當做坦克裝備從現實世界帶了不少過來。它體積小巧重量輕,正好用來搞破壞。

    “定時半小時,然后我們快點走。”雖然不是太甘心,但已經沒有時間繼續拖延下去。周青峰揮手把原先的俘虜全數剝光丟進倉庫,然后帶著車隊迅速離開。

    進入美軍陣地難,想要出去也不容易。車隊開到道路崗哨前,周青峰編造借口說要給前線送補給,結果崗哨的軍官當即打電話向上級詢問是否有這么一支補給隊。

    “團部的值班參謀說今晚沒有組織補給車隊,而且我們通往下碣偶里師部的道路已經被截斷了,上級正在組織特遣隊打通道路,你們現在不能離開。”

    崗哨的軍官用很懷疑的目光看著頭巾裹臉的周青峰,要不是看眼前這家伙開著一輛坦克,他立刻就會拉警報。可就算如此他還是問道:“我認識一團坦克營的所有人,你到底是哪一個?”

    哦……,該死!遇到一個大冬天還無比認真的美軍軍官。周青峰在炮塔上嘆了一句,然后抓起手邊的坦克內通話器喊道:“開炮吧。”

    m4坦克的炮塔輕快的轉動了三十多度,炮口指向前方攔路的美軍士兵。站在坦克下頭的美軍軍官當即驚呼道:“不……,住手!”

    轟……,一發榴彈命中了崗哨的機槍堡壘,將堡壘內的幾名美軍炸上了天。而車體前的機槍也快速開火,噠噠噠的將另一邊的美軍士兵打的血肉直飛。

    惹事的美軍軍官剛要從槍套里抽槍,周青峰已經搶先一步給他腦門上射了一發子彈。不等尸體倒地,他就在步話機里催促道:“運柴油的卡車先走,快速離開不要停留,我來負責斷后。”

    十幾輛卡車開著雪亮的車燈,在坦克兵的駕駛下飛快沖上道路,迅速消失在黑夜中。而周青峰在掃清周圍的美軍士兵后,命令炮塔后轉并對炮長問道:“還記得我們剛剛路過的幾棟大房子嗎?”

    “大概記得。”炮長調整了一下炮口,“但這坦克沒裝夜視儀,我什么也看不見,未必打得中。”

    “沒關系,我來給你校正。”周青峰取出自己卡賓槍上的主動紅外夜視儀,他將紅外探照燈的功率開到最大,眼睛湊在瞄準鏡前喊道:“試射一發!”

    古土里陣地的指揮官是美軍陸戰一團的普勒上校,這會上校閣下正在自己的屋子里睡大覺,能在寒冷的冬天睡得暖暖和和,簡直就是天堂般的享受。可這享受卻被突如其來的炮聲給打斷了。

    “發生了什么事?”上校閣下被炮聲驚醒,從自己的睡袋里鉆出來,而他的副官也跌跌撞撞沖進房間,還帶著一陣刺骨寒風,“見鬼,把門關上!”

    上校閣下被凍的直打哆嗦,而副官焦急的喊道:“長官,我們的崗哨正在被人襲擊。”

    “**軍向我們發起了攻擊?”

    “還不確定,但應該是。”

    上校急急忙忙的穿衣服,忽然就聽到轟的一聲爆響,一發炮彈落在附近。這下他和副官同聲驚呼:“見鬼,有人在炮擊我們。”

    第一發炮彈打的比較偏,可第二發就打成了近失彈,接下來彈雨如下,越打越準。

    普勒上校甚至顧不上穿好衣服就逃出自己的屋子,他在刺骨的寒風中一邊哆嗦一邊大聲咒罵道:“敵人在哪里?敵人到底在哪里?你們這些白癡,竟然讓人摸到我們眼前開炮。”

    古土里環形陣地的幾個山頭上,堅守崗位的美軍都呆呆的看著自己老巢被人狂轟燃起的大火。而只有最眼尖的士兵才能看到,敵人開火的位置就在他們陣地出口的道路上。

    “敵人火炮就在我們眼前,距離我們不到一公里。”山頭陣地上的美軍連忙把迫擊炮調集過來進行射擊。

    察覺自己位置已經暴露,周青峰打了十幾發炮彈后立刻停火,他再次對駕駛員催促道:“走走走,我們離開這里。發動機馬力加到最大,現在是逃命的時刻。”

    五百馬力的柴油發動機開始拼命工作,坦克在土路上快速開動。而坦克的炮塔卻依舊指向后方,炮長開始無目標的隨意射擊身后的古土里河灘。

    這時候驚魂未定的普勒上校才得以稍稍喘口氣,他狂怒的對屬下大罵道:“不管是什么人攻擊了我們?給我立刻反擊,反擊!絕不能讓他逃掉了。”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