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科幻小說 > 廢土崛起

第1032章 巧克力換親吻

    在廢土,有點抱負的勢力考慮解決自己今后發展中的麻煩。其中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就是男女比例失調。女性在末世的生存能力太差,她們更容易在災難中死去。

    周青峰成立極光軍團后就一直在多多的聚攏女性。他甚至不在乎這些女人的膚色,種族,信仰。只要身體健康還能生孩子就行,他照單全收。

    可說實在話,無論付出多大的努力,軍團的人口比例失調問題不但沒有得到緩解,反而愈加嚴重。尤其是當大批難民涌來時,更是讓這個矛盾愈發尖銳。

    為了解決女人過少的問題,周青峰這個無節操的家伙甚至公然開設妓院。‘貓爪’會所的規模可是一再擴張,妓女數量已經從最初的兩千人升至五千人,原本一條街的風月場已經占地四條街。

    可這有卵用,五千妓女面對至少五十萬單身漢。軍團內爭風吃醋的事時有發生,甚至可以說越演越烈。

    更糟糕的是周青峰還偏向性的照顧自己的同胞,比如入伍服役的男性同胞,早期是一人發四個老婆,現在也想方設法發兩個,很快就只能發一個。

    但如果真的在非洲帶回大量中國人,只怕發一個都難了出海打拼的要么是單身,要么是孤身一人,女人恐怕連百分之一都不到,能活下來的更是鳳毛麟角。這可怎么辦啊?

    軍團內的光棍已經夠多了,再來幾萬光棍,后果不堪設想……。

    而現在竟然在羅安達市的地下發現好幾千女人,秦衛東敢打賭自己老大才不管這些女人到底原本屬于誰,更不會管她們什么來,統統搜羅走再說。

    而像瑪莎一類的幸存者也迫切想要重新過上正常的生活,對于秦衛東的許諾根本沒有任何抵抗力,她們當場就集體答應加入極光軍團。像埃里克等男人根本就無法阻攔。

    不過……。

    “我們暫時只是一個支先遣隊,還沒辦法照顧你們數千人。而且城市內的暴徒還有好幾萬,所以你們必須在地下繼續待一段時間。大概……。”秦衛東估算了一下,“大概兩周左右才能將你們帶走。”

    雖然有些失望,但總歸有個承諾在。地下定居點的婦孺們還是表示理解,小姑娘瑪莎甚至反而過來安慰秦衛東道:“沒關系,我們已經在地下生活一年多了,肯定還能繼續等兩周。”

    秦衛東等人還是要離開,雙方自然留下聯系工具,但最好是能留下聯系人。疤面瘸腿的埃里克跟著秦衛東上地面,秦衛東則把……。

    “秦明,你的英語不錯,留下好好安撫這些婦孺。”秦衛東把這個重擔丟給了自己的養子,“注意不要讓消息泄露,暫時不要告訴其他地下定居點的人,以免引發混亂和騷動。”

    “呃……。”秦明愣了好半天,他很想問‘我怎么安撫這些女人’。可他義父轉身就走,就把一百五十多女人全丟給他這個童子雞了。

    看著這個年輕,陌生,卻又維系自己唯一希望的男孩子,這地下避難所的女人們自然都把目光放在秦明身上。好奇,猜測,探究,各種心思都有。

    我滴個乖乖!

    被一堆女人環繞的秦明頓時坐立不安,他努力讓自己大方點,可這實在大方不起來啊。

    眼前這些女人可不是害羞的小姑娘,她們的目光反而極具侵略性。漫長的地下生活讓她們的思想都有些麻木僵化,在經過哀傷,絕望,悲痛的一系列打擊后,秦明的出現就猶如一道電流將她們統統激活。

    剛剛開始,女人們的大腦還才啟動,思想還不太活躍。可當老哈里斯親自將秦明的生活用品和一大箱吃的送來時,情況就不同了。

    “你義父說,追女孩子不要小氣,遇到合適的更不要手軟。”老哈里斯開玩笑的拍拍秦明的腦袋,又壓低聲音說道:“不過他說最多允許你帶四個回家。”

    “啥?”秦明一頭霧水。

    “需要我給你點建議嗎?”老哈里斯一臉猥瑣的低下身,挨著秦明的耳邊說道:“其實剛剛抓你的兩個妞不錯。一個火辣,一個溫柔。”

    “哈里斯叔叔,你誤會了,其實我跟她們不熟。”

    “是嗎?看來你想當禽獸不如,要把這兩個女孩讓給我嗎?如果等到她們回到地面你還沒搞定,我可是不會客氣的。”

    “呃……,呃……,我……,我再考慮一下。也許當禽獸比較適合我。”秦明頓時有點舍不得。

    老哈里斯大笑離去,把秦明逗了個面紅耳赤。可他回過頭來,瑪莎幾乎臉貼臉的站在他身后,皺著眉頭嫌棄的說道:“你剛剛在說什么?是不是對我們有什么不良企圖?”

    “沒有。”秦明矢口否認,然后就開始貫徹自己義父下達的指示,“請你吃零食。”

    先遣隊帶了大量巧克力作為補給,這些食物由哈瓦那食品廠用庫存可可豆生產的,數量很少,價格奇貴。雖然味道很一般,但對于困居地下的瑪莎來說可是難得的珍品。

    為了提供高熱量,巧克力里加了大量蔗糖,吃在嘴里非常甜。可這濃濃的甜味讓大咬一口的瑪莎當即笑了起來,甜味可是會帶來幸福感的,沁入心扉的甜蜜讓她高興不已,直接在秦明臉上吧唧親了一口。

    這妥妥是因為無法抑制的快樂而爆發。可這一根巧克力換一根吻,似乎……,不虧。

    接下來,高個的瑪麗也跑過來伸手道:“我也要。”

    “給。”

    “謝謝。”

    吧唧……。

    瑪麗收了巧克力也給秦明臉上親一口。這讓秦明又是尷尬又是興奮,感覺挺好玩的。而這示范作用的后果就是……,這地下定居點女人們的大腦被‘獻吻換食物’的模式給徹底激發了。

    在巧克力面前,女人們沉寂一年多的大腦開始高速運轉,這種交換模式很簡單很超值嘛。于是一個又一個女人跑到秦明面前索要巧克力,而付出的代價就是上前吧唧親一口。

    在歡快和愉悅的心情下,獻吻的女人是越來越多。在她們看來秦明簡直就是歡樂的源泉。歡聲笑語之中,這不僅僅是領一根巧克力,而是一場代表希望和解放的游戲和儀式。

    擁吻,濕吻,狂吻,狂熱的女人開始用連番上陣。原本還有些羞澀的大男孩也徹底放開,和一百五十多號女人玩卿卿我我的快樂游戲。哪怕一箱巧克力早就發完了,可大家歡愉的心情卻有增無減。

    這是女人們困居地下一來最高興的一天!

    而就在這歡快的場面旁邊,地下定居點剩下的幾個白人男性卻在發呆。他們舍生忘死,付出極大代價保護的女人,竟然就被一箱巧克力給收買了。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