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科幻小說 > 廢土崛起

第1191章 惱羞成怒

    第1191章 惱羞成怒

    當t-72的炮口對準周青峰的后背,白宮形勢觀察室內響起沸騰的怒吼——fire……!

    國防部長雙拳緊握,國家安全顧問高舉雙手,副總統咬緊牙關,總統閣下一手按桌霍然起身。

    如果這一刻時間暫停,可以看到這房間內十幾個掌管美利堅命運的大人物都群起激動,情緒興奮而狂躁。他們被‘死神’無人機傳回的畫面刺激的無法安坐,難以自制。

    任誰看到己方人員被屠殺都不會好過,而總統閣下一幫人看到的還不僅僅是屠殺——這簡直就是恐怖片里跑出來的鬼怪殺人,既血腥又殘忍還特別的令人恐懼。

    在戰場,無法躲避的死亡會令人激發莫大勇氣。可對于遠在上萬公里之外的大人物,這種恐懼卻令人喪失膽氣。他們倒是不擔心自己要面對這種恐怖的事情,可他們卻不知道該怎么辦啊?

    當t-72的炮塔轉動,當炮口對準了穩住身形的超級戰士,當勝利仿佛唾手可得,房間內所有人都將自己內心積累的恐懼化作憤怒的大吼——fire!

    ……,然而并沒什么卵用!

    ‘推特’總統擺足了姿勢想要迎接勝利,可大屏幕上的畫面好半天沒動靜,炮口就這么傻傻的停在那里沒有反應。

    難道不是一炮轟出,糜爛數十里么?

    難道不是煙塵四起,強敵灰飛煙滅?

    難道不是歷經艱險,付出巨大代價,最后時刻上帝終究保佑美利堅?

    雖然無人機傳回的畫面沒有聲音,可所有人都早早腦補了一聲驚天動地的炮響!

    可為啥什么都沒有?

    打到最后關頭,敵人愣是沒死,還大搖大擺的走了?

    這一點也不民主,一點也不自由,不符合普世價值,不是主旋律影片啊!

    做足氣勢的總統閣下盯著畫面好一會,沒看到自己想要的結局后只能詢問身邊的工作人員,“為什么畫面定格了?”

    “總統閣下,畫面沒定格。”白宮的實習生們也是傻了,可他們好歹有點常識。“所有設備都工作正常,而且畫面上的敵人也在移動。只是……,坦克沒動而已。”

    總統閣下又回過頭來看看國防部長,再看看國家安全顧問。他的眼神中帶著氣惱,不爽,乃至憤怒。雖然一句話沒說,但意思很明確:誰來給我解釋一下?

    可現在誰能解釋?大家都傻了,好不好?

    ‘瘋狗’國防部長氣急敗壞,抓起和行動指揮部聯系的話筒就問道:“菲德爾,告訴我這是怎么回事?”

    如果是平常被部長大人喊出自己的名字,菲德爾會高興的在心里歡呼幾聲。可現在他恨不得被世界遺忘,因為他現在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明明炮管子都對準了,別告訴我這個關鍵時候沒炮彈或者出了什么機械故障。

    會死人的,明白嗎?

    打了半天卻放水,耍我們cia會死人的!

    菲德爾連忙安撫大佬幾句,然后對前線的謝爾頓問道:“禿鷲一號,到底怎么回事?那輛坦克為什么不開炮?”

    靠在一堵墻后的謝爾頓正在穩住自己的呼吸,他飛快的從墻后探出頭瞄了眼,縮回來的時候也在想:是啊,為什么不開炮?我也在等這一聲炮響啊?

    探頭一次,探頭兩次,探頭三次,二十來米外的殺戮現場已經一片安靜。幾臺鋼鐵戰車都沒了動靜,不單單是那輛t-72,連跟在它身邊的兩輛bmp步戰車也無聲無息。

    謝爾頓抓過身邊幾名努斯拉陣線的士兵命令道:“上去看看怎么回事?坦克里的人死光了嗎?”

    后頭的努斯拉士兵早就被嚇破了膽,一個個腿軟不肯上去,被謝爾頓當場槍斃了兩個才肯行動。而等這批人磨磨蹭蹭好不容易跑到坦克旁邊,打開炮塔艙蓋朝里頭一看……。

    “死了,炮塔里的人都死了。”一個努斯拉士兵哭喪臉匯報道。

    “死了……,真死了?”謝爾頓心里藏著一萬個不理解。他命令將坦克內的尸體拖出看看。結果拖出來幾個口鼻流血的死人。

    相比場外的慘烈死狀,t-72內的坦克乘員死得比較安詳。可他們還是死了,沒有轟出至關重要的一炮就死了。bmp步戰車內的乘員也死了,都是一個死法,莫名其妙。

    這明明是烈日當空的白天,可圍在尸體旁的一幫人卻感覺陰風陣陣,心頭亂顫——隱形的敵人就夠可怕了,隱形還帶激光器并且極度迅捷的敵人更可怕,但再可怕也沒有這殺人于無形的死法可怕啊!

    這連怎么死得都不知道!

    戰場上根本沒人朝次聲波武器方向想,那玩意太科幻!

    次聲波的超強穿透性連坦克的裝甲都防不住。它的頻率和人體內臟的共振頻率相同,可以在瞬間就令人血管破裂,大腦受損,死的毫無預兆。

    面對這種無解的局面,后方指揮的菲德爾也沒了別的主意。他只能向總統等人匯報后對謝爾頓中尉下令道:“帶走坦克成員和己方犧牲人員的尸體,全體撤退脫離巴爾米拉,但維持包圍圈。”

    撤退,不打了?不!

    謝爾頓聽到說撤退沒有半點高興或沮喪,他連忙在無線電里呼喊自己的隊員安排退出城市的街道廢墟。他走之前帶著滿滿的恨意看了看小小的城市,唾罵一聲‘我還會再回來的’。

    而在另一頭,菲德爾向看戰況轉播的高層大人物們承認目前的行動統統失敗,各種手段用盡都沒能殺死可怕的對手。可考慮到目標對美利堅可能造成的巨大威脅,他請求……,“動用最后手段。”

    國防部長一時沉默了,國家安全顧問也低頭不語,形勢觀察室內的眾人都在思索。有些行動是需要考慮后果的,尤其是不能太過刺激毛熊。

    唯有‘推特’總統又找來自己的手機,僅僅過了半個多小時,他發的推特已經被媒體推送到全世界。

    自由和民主的世界正在歡呼,民眾在為美利堅取得的巨大勝利而高興,甚至連‘推特’總統的支持率都在上升,一切看起來是如此的美好。

    歐洲各國都不斷發來祝賀,就連一向不聽話的法德都表現的非常恭順。還有可惡的俄羅斯也閉上了臭嘴,他們應該也在猜測自己的王牌遇到巨大威脅。

    難道要我刪掉自己發的推特?

    不行,不行,美利堅有自己的驕傲!

    總統閣下想明白這些后堅定的命令道:“菲德爾,盡你的能力去做吧。”

    通吃道人.qd說

    糾正自己的一個錯誤。

    我之前說‘佛羅里達’號在阿拉伯海待命,仔細想想它不可能在阿拉伯海,它應該在地中海。

    順便嚷嚷一句:本月底到下月七號都是雙倍月票啊,求保底!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