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科幻小說 > 廢土崛起

第1461章 狗斗

    當蕭金浪接到匿名警報時,整個人都快被嚇懵了。如果周青峰剛剛說要講清其來歷和諸多秘密,轉眼就被人給干掉了,那么他這個情報頭子基本上可以找根繩上吊吧。

    可說實在的,蕭金浪千防萬防也沒想到有人會想出動用戰機把周青峰的客機干掉的主意。這種事又狠又毒,影響重大,簡直就是等著被一個國家追殺到天涯海角。

    而當周青峰在自己的‘飛行宮殿’上聽到這個消息,也當即高聲叫一句‘臥槽’。這種要么不做,要么做絕的風格跟他很像啊!

    可周青峰也頂多是在廢土才敢這么干,換在現實世界也不敢如此囂張。這只能說是‘一億懸賞’讓很多人徹底昏了頭。

    得知有人要開戰機殺過來,柳宗翰想著要返航也是昏了頭。這時候怎么可能返航?‘飛行宮殿’首要反應就是立刻降低高度找個機場降落,地面總比天空更安全些。

    而單純降落太被動了,天知道自己會不會在降落的途中被人干下來?周青峰這個瘋狂的家伙仗著自己體格健壯,他把空乘人員支開,戴著氧氣瓶和呼吸面罩,背著降落傘打開‘飛行宮殿’的艙門就跳了下去。

    當狂風從打開的艙門卷入,負責開門的屠夫和明斯克就在機艙邊看著周青峰遠離客機后一閃身返回廢土,跟著下一秒這家伙就駕駛重型戰機f-22飛回來了。

    “耶……,我就喜歡這家伙的瘋勁,每一次看著都叫人過癮。”屠夫和明斯克合力再次把艙門關上,再回頭整個‘飛行宮殿’的上層已經狂風吹的一團糟。

    狐貍小姐看周青峰成功把‘猛禽’開了過來,她捋了捋頭發惡狠狠的罵道:“我立馬去查是誰在背后搗鬼,一定要讓這幫家伙付出代價。”

    周青峰的f-22缺乏維護,能飛上天都是靠鋼鐵兄弟會那邊支援來的地勤和專業人員。他的戰機同樣沒掛導彈,因為戴維勞倫斯死活不肯讓他的f-22擁有完整戰斗力。

    所以眼下這架‘猛禽’同樣只有航炮。

    “可老子有美帝的相控陣雷達和大推力發動機啊!”周青峰駕駛f-22已經算熟練了,他在升空后立刻繞著自己的‘飛行宮殿’八字形繞圈。

    相比前來襲擊的奧西波維奇,擁有智能火控的f-22完全可以分辨什么是客機,什么是戰機。當t-50筆直殺過來時,周青峰簡直被對手的這份耿直給氣歪了鼻子。

    “奶奶個熊,你是吃定了老子啊?!”周青峰駕駛f-22示威般的逼近t-50,他在座艙內盯著對手的戰機也是怒罵道:“為了殺我,你居然把毛熊的看家寶給開出來了,幸好老子開的是f-22。”

    對面的奧西波維奇在看清對手的戰機后,也看清對手飛行員沖他比劃了一個拇指朝下的手勢,那惡狠狠的意思顯而易見等著被擊落吧!

    奧西波維奇頓時渾身冒出一陣冷汗,他沒空思考對手這架f-22是怎么來的?他只知道自己再不做出反應的話,就真的要等著被擊落了!

    作為一名試飛員,奧西波維奇有著豐富的戰機駕駛經驗。他的假想敵中,美國人的f-22永遠排在第一位,他不知在夢里想象過多少次和‘猛禽’交手的瞬間,此刻幾乎是下意識的進行反應。

    沒帶導彈,只有航炮,只能拼狗斗了!

    “耶!偉大的斯拉夫人不會害怕的。”奧西波維奇沒空想對手為什么沒有遠距離用導彈擊落自己,他第一時間想的就是快速機動到對手的尾部,用拼刺般的絕殺干掉對手。

    t-50別的不行,機動性還是不錯的。

    奧西波維奇當即操控戰機拉起機頭減速,他以行云流水般的敏捷完成了一個航空特技動作‘眼鏡蛇’戰機機頭仰起,幾乎垂直于地面,迎風面積增大,速度急降,猶若一片落葉在風中飄蕩。

    這個動作過去幾乎是蘇-27特技飛行員的保留節目,據稱可以讓追擊的敵人一瞬間飛到前面去,然后方便進行雷達鎖定和導彈攻擊。

    完成這個動作時,奧西波維奇自己都在心里給自己喊了聲‘漂亮’。他飛行十幾年,還從未像今天這樣如此完美的完成‘眼鏡蛇’動作。這個動作完成后,目標將猶如被毒蛇盯上的獵物。

    可就在奧西波維奇將機頭擺正,重新加速想要給對手來個痛擊時,他愕然發現自己的敵人根本不在前方在他頭頂上。

    而此刻的周青峰正在忍受9g的戰機機動負荷,抗壓服收縮了他大腿的束縛,強迫血液涌向他的大腦,以保證他頭腦的清醒。

    9g的負荷把周青峰的身體死死壓在飛行座椅上,而戰機的飛控拒絕更加粗暴的操作,雖然以他的體格他可以做的更好。

    更高更快更強!

    周青峰的心臟在劇烈跳動,腎上腺素在催動身體進入超負荷狀態, ntz-49的效力強化讓他在狗斗中占盡便宜當奧西波維奇試圖靠減速來獲取主動時,他卻反其道而行。

    “白癡,狗斗拼的是戰機的能量。誰的能量足就是誰贏!”周青峰的應對是發動機開加力,耀眼的藍色火焰從發動機噴口洶涌而出。他同樣是機頭向上,可他卻不僅僅減速,而是機頭向后,向后,再向后。

    ‘筋斗’。

    周青峰駕駛的‘猛禽’幾乎原地向上翻了個筋斗,他爬升后倒轉一圈。f-22落下時機頭正好對準了底下剛剛完成‘眼鏡蛇’機動,才放平的機身準備再次加速的t-50。

    “完蛋了,雜碎!不管你是誰,都給我去死!”周青峰早已完成機炮攻擊模式,f-22左翼根部的航炮蓋板打開,20毫米口徑的m61a2機炮突突突的一個連射。

    幾十發炮彈猶如一條彈鞭,惡狠狠的抽在t-50的機體上,座艙內的奧西波維奇就感覺機身劇震。他心頭一驚,連忙給自己扣上呼吸面罩,朝飛行座椅下一拉。

    嘭的一聲,飛行座椅下的爆炸螺栓炸開,跟著座椅彈射而去。

    一會后……。

    降落傘打開,喪失所有底牌的奧西波維奇在天空像一片落葉般蕩來蕩去。他無力的看著自己的座椅帶著煙霧飛向遠方,然后環顧四周尋找剛剛的對手。

    得勝的‘猛禽’并沒有遠去,它在不遠處稍稍轉了個圈又兜了回來。奧西波維奇冷冷的看著再次逼近的f-22,呼吸再次粗重。

    “他想干嘛?我已經跳傘放棄戰斗了,他還想干嘛?我投降了,我已經投降了!”

    嗵嗵嗵的航炮再次開火,飄在半空的奧西波維奇當即被打了個支離破碎。掠飛而過的周青峰心中暗道:“你不應該來,更不應該看見我和我的戰機!”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