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科幻小說 > 廢土崛起

第1614章 和諧的一天

    “鐵鏟,鋤頭,手推車。這是什么呀?居然還有耙子。柴油機一臺,水泵一臺,帳篷二十頂,勞保手套兩百副,膠底鞋三百雙,薄毯兩百床,水桶兩百個,老式軍裝五百套,軍用防潮內褲……。”

    留著大胡子的賽邁特在清點過上級下發的物資后,在接受賬目上簽下自己的名字。運輸的車隊迅速趕往下一個村子,迅速消失在遠方。

    賽邁特的身邊聚集著一百多號墨西哥農民。他們全都衣衫襤褸,骨瘦如柴,飽飯都沒吃幾天,臉上雖然洗的還算干凈,可全都帶著菜色。

    大伙都是剛剛被車隊送來的,看著堆積在路邊的物資,都有些躍躍欲試,去不敢亂動。

    道路的不遠處有一座荒廢的村子,這座村子今后就將是賽邁特及其手下的生產生活的地點了。村子周圍大概一百公頃的土地都是他們的,只多不少。

    “好啦,都別急,這些東西算是我們的了。”賽邁特招呼村民們排好隊,拿出花名冊開始分發。

    賽邁特原本是墨解陣的一名老兵。在迪亞戈政權派出混編第一師清剿尤卡坦半島時,他帶領的小隊被敵人的‘胡狼’部隊擊潰,他自己廢了一只手,只能退役了。

    退役后的賽邁特曾經很擔心自己會被游擊隊拋棄,可實際上他多慮了。統領游擊隊的涅托主席很快成了涅托總統,而他曾經的游擊隊骨干,經過短期培訓后現在成了一名光榮的基層村長。

    占領墨西哥城后,恢復農業生產是極光軍團工作的重中之重,軍團農業部有‘義務’指導墨西哥涅托政府的農業生產。墨西哥城附近就有大片的農田,非常利于管理。

    墨西哥原先的農業其實搞得還不錯,農田水利設施和農機具都還算齊全。只是末世兩年多導致社會大亂,人口銳減,土地拋荒,迪亞戈政權的無效管理和兇狠盤剝更是讓農業根本沒能恢復過來。

    軍團農業部目前的工作就是組織農墾團進行大規模的農莊生產,五千人的農墾團一口氣組建二十個,成員就是現有的墨西哥閑散勞動力。

    周青峰在梅里達市時就組織市內的五十萬墨西哥人進行生產自救。有之前培養出來的基層干部和組織體系,墨西哥城的農墾事業進行的還算順利。

    在加入農墾體系前,賽邁特手下的農民都接受過十來天的基本軍訓。這些人排著歪歪扭扭的隊列,挨個上前領取各自的生活用品。

    每人一套老舊的六五式軍裝,還配有帽子,特土鱉的那種。膠底鞋稍微新一些,尺碼不是很全,湊合著能穿。送來的物資中甚至還有軍用內褲,也是配套的,每人三條,可以換著穿。

    臉盆,茶杯,飯碗,勺子,肥皂,薄被,水桶,等等等等。目前軍團給這些勞動力進行配給,每個人的待遇都一樣。

    在領到生活物資前,賽邁特手下這些農民一個個都跟乞丐似的。其實他們原本就真的是乞丐,一直在城市周邊流竄。

    末世斷絕了商品供應,這些難民似的家伙被組織起來前一個個都穿的極其破爛,甚至很多人干脆就衣不遮體,營養狀況更是糟糕。

    “用水桶到村里弄些水,我們洗個澡,換衣服。”賽邁特簡單的一個命令,讓手下百來號墨西哥村民都激動到落淚。

    兩年多的末世太折磨人了。很多人不是被餓死凍死,而是因為絕望而死。想想自己過去經歷的非人生活,任何一個平凡的人心里都有一肚子苦水。

    一桶一桶的水提過來,一百多個男子脫光衣服直接用肥皂清洗自己常年污垢的身體。他們一個個四肢細弱,肋骨畢露,瘦精精的叫人看著都落淚。

    身上的污垢在化作一道道烏黑的水流,好些人一邊清洗一邊哭。最后包括賽邁特在內都忍不住嚎啕落淚,破爛的衣服被丟在一邊點成一堆篝火,火焰燃起又讓人開心大笑。

    破爛衣服化作飛灰,猶如厄運脫離身體,隨風散去。

    賽邁特一伸手,一塊電子表上顯示著時間。他大喊一聲,“好啦,炊事班,立刻弄午飯。其他人開始清理村子,今晚我們就要住在這里。”

    洗個澡,農墾連的這些幸存者精神面貌都煥然一新。他們雖然還瘦弱不堪,可扛著鐵鍬鋤頭的那股子氣勢卻堪稱雄赳赳,氣昂昂。

    村子是廢棄的,已經沒有人。簡陋的屋舍內大多殘破,就算不殘破也肯定臟亂差。走進村內,就跟走進亂葬崗差不多,遍地荒草中冷不丁就藏著一具尸骨,零零碎碎的殘破家具散落其間。

    一百多號人開始干活,該埋的埋,該燒的燒,該修的修,該補的補。由于體力問題,清理進度不快,有些人甚至還不時的停下來休息。只是這勞動場面卻熱火朝天,眾人對今后的生活都充滿期望。

    “以后這里就是我們的家,軍團會給我們足夠的食物,我們一定要努力工作回報尊敬的軍團長閣下啊。”

    “沒有軍團,我們就什么都不是,我們會像這荒草中的枯骨一樣死的毫無價值。我們的一切都是軍團給予的,所以我們要誓死保衛自己的家,保衛現在的生活,保衛軍團。”

    清理工作中,賽邁特還負責連隊的思想教育。他接受的基層干部短訓就非常強調‘忠誠教育’,要求基層人員思想一致,擰成一股繩。而對于剛剛被解救出來的人來說,現在的生活已經值得他們心懷感恩。

    午餐是陳化糧做的面包,炊事班的手藝還不太行,烤的面包味道一般,但沒人嫌棄。午餐肉罐頭很受歡迎,雖然這些肉罐頭都是幾十年前的了。

    午餐時間,作為村長的賽邁特還把隨隊帶來的收音機打開。軍團目前開設了好幾個電臺頻道,力圖用簡單的娛樂盡可能的安撫整個社會底層的內心。對于社會底層而言,他們過去生活的實在太苦了。

    電臺中,烏瑟曼依舊是最受歡迎的主持人。有更好的播音設備后,她已經不再唱歌,而是以輕松的語氣播報當天的新聞。新聞內容基本上就是學ccav領導很忙,我們很幸福,國外非常糟糕。

    長期的宣傳加上實際的改善,根本沒人對電臺中的觀點表示懷疑。看著手下都在聚精會神的聽著烏瑟曼念新聞稿,同樣捧著飯碗吃午餐的賽邁特樂呵的哈哈大笑在他看來,這一切是多么的和諧。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