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0章 這是奢侈品啊

    “安靜,大家都安靜!”

    服務員在那急的大喊,舒羽不在,她又沒有舒羽那種控制場面的能力,喊的喉嚨都啞了,可惜一點用都沒有。

    當眾人被別有用心的人煽動起來,想平息下去可不容易。

    “我不認同你們說的話,你們說暴利,是因為你們不清楚這個煎蛋里面的成本,知道的話,你們肯定不會這么說!”

    金絲眼鏡突然說話了,他的話讓眾人的目光瞬間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他也不怕,從人群中擠到了最前面的廚房前。

    他先是對古爭笑了笑,隨即對挑事的人說道:“你剛才說,煎蛋不就是一個雞蛋,一點油和鹽嗎,不用人家師傅說,我現在就可以回答你,你說的對,但也不對!”

    金絲眼鏡微笑著,伸出手從窗戶中拿出古爭放在那的鹽袋,看著上面的包裝又露出了絲微笑。

    “這是我們都能看到的,有包裝的東西,就先說這個吧,這是來自秘魯的進口海藻鹽,經過十三道手續提煉,這樣的鹽一包只有二兩,二兩的價格就是接近兩百!”

    金絲眼鏡拿著鹽袋,示意讓所有人看看,有些人還拿出手機來搜,對比金絲眼鏡手上的小鹽袋。

    “某寶賣185一袋,一百克!”

    “某東是190!”

    “某購賣到205,都是一百克一袋的!”

    幾個人的驚訝聲一出,所有人都明白了,這看起來普通的鹽并不普通,平時家里吃的鹽也就幾塊錢一袋,而且一袋還是一斤,眼前的鹽只有二兩卻那么貴,換算成斤的話,等于說要上千塊一斤,基本上是普通鹽的幾百倍。

    幾百倍的差距,真的不小。

    之前他們只是吃煎蛋,并不知道煎蛋的具體用料,現在被金絲眼鏡這么一說,發現連用的鹽都是這么好的鹽,似乎煎蛋這么貴也說的過去,畢竟用的可是最好的原料。

    “就算是鹽很貴,兩百一袋,煎蛋也不能這么貴吧,畢竟每個煎蛋用的鹽不多!”

    最先挑事的人又質疑了聲,他同樣沒想到煎蛋用的鹽居然這么好,差不多一百塊錢一兩,這樣的鹽他在家可從沒有吃過。

    “我還沒說完,這只是鹽!”

    金絲眼鏡微微一笑,伸出手,指了指古爭的煎鍋:“剛才先說鹽,是因為就鹽有包裝,其他都沒有,現在我來給你們說說這些沒有包裝的東西!”

    “這種鍋叫的品牌叫做菲達,產自德國,采用的是最好的納米鋼,可以說是世界上最好的鍋,而且這是特意定制的鍋,這樣一個鍋的價格,估計就要接近六位數!”

    “這鍋這么貴啊!”

    “就這鍋,快十萬?”

    周圍人都愣了下,古爭也很是意外,這鍋是他父親特意定制的沒錯,價格確實不低,但沒到六位數那么夸張,超過五位數卻是真的,不過是七八年前的價格。

    “還有油,這油是香油,具體什么牌子我不知道,但我知道這種油在市場上買不到,需要定制,我只問一句,這種香味的香油,不說有沒有人買到過,就是聞,有誰聞到過嗎?”

    金絲眼鏡笑瞇瞇的說著,很多人都低頭思考,古爭煎蛋用的香油的香味他們確實沒有聞到到,在其他地方也沒有,是真的香。

    這種香味聞過一次,肯定忘不了。

    “至于雞蛋,別的不說,這種味道的雞蛋,你們在哪吃到過?”

    金絲眼鏡說了句,很多人不在說話,那個挑事的人剛想說話,他突然瞪了那人一眼,又繼續說道:“這只是我們能看到的,我在給你們說說我們看不到的!”

    金絲眼鏡走進廚房,王師傅和小徐師傅都急忙讓出位置,他先是對古爭笑笑,然后拿起地上一個箱子,箱子里還有半箱礦泉水。

    “師傅每次煎完蛋都會刷一遍鍋,這點相信很多同人都看到過,可你們知道嗎,師傅刷鍋用的水,是法國進口冰泉礦泉水,這樣的水國內有賣,十八塊錢一瓶,這就是師傅刷鍋用的水,你們可以看看,我說的是不是真的!”

    金絲眼鏡將礦泉水箱子放在了廚案上,又拿出兩瓶,方便大家看到。

    其實古爭手旁邊就有水,金絲眼鏡是故意搬出成箱的,一瓶的視覺沖擊力肯定比不過一箱。

    很多人掏出手機,不是掃描就是拍照,然后搜索,很快礦泉水的信息就出現在他們的手機上,這種水在國內就有賣,網上很容易搜到。

    “還真是啊,刷鍋居然用這么好的水,我平時喝的都沒這么好!”

    “天那,連刷鍋水都這么講究,難怪煎蛋這么好吃!”

    “我之前就注意到師傅每次刷鍋都用礦泉水,還有盤子也是,我還在納悶為什么不直接在水龍頭那洗,原來刷鍋洗盤子都是用的這么好的水!”

    周圍驚呼聲不斷,金絲眼鏡臉上的笑意更濃了,他回過身,輕聲說道:“我先不說師傅的廚藝值多少錢,我也不知道這煎蛋的具體成本,可接近十萬的鍋,兩百一袋的鹽,市場上沒有,需要定制的香油和雞蛋,還有十八塊錢一瓶的刷鍋水,我問你們,煎蛋八十八貴不貴,值不值這個價?”

    “值啊,當然值!”

    “不說煎蛋的味道,單單這些東西就值了!”

    “我說煎蛋怎么好吃,原來所有的東西都是最好的,這不是煎蛋,這是奢侈品啊!”

    周圍人不斷贊同,再沒人去質疑煎蛋的價格,連洗盤子刷鍋都要一二十塊的成本,煎蛋賣到八十八算什么,這還是便宜的了。

    “既然這樣,大家就不要耽誤師傅做煎蛋,以后也不要讓那些使壞的人來耽誤師傅!”

    金絲眼鏡做了個總結,其他人都點頭,迅速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該排隊的排隊,該等的等著,挑事的人在眾人的注視下,灰溜溜的走了。

    眾人不在有意見,反而很是期待,人就是這樣,不知道的時候總感覺別人賺了自己很多,吃了很多虧,等知道后才明白自己買的東西其實很好很好。

    雖說他們不知道煎蛋的真正成本,可金絲眼鏡指出的這些已經足夠了,大家對價錢不在有意見,對煎蛋也就更加的滿意了。

    他們甚至可以對身邊的人進行吹噓,他們吃過最好的煎蛋,不管是鍋,油,蛋,還是其他的東西,用的都是最好的原料。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