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章 被拆穿

    鴨血粉絲湯,主料鴨血以及輔料鴨肝和鴨腸,全都是垃圾食材,他們通過烹飪增強了味道,但是食材的品級卻無法改變,而食材的品級也說明了食材的來源,大多數飼養都是垃圾食材。

    另外一個主料粉絲,則是低等食材,是采用普通紅薯粉以及地下水制作,通過器靈的講解,古爭猜測這些粉絲都是從農村收來,只有農村才能大規模使用地下水,城市是不允許的。

    粉絲湯的水源有點出乎古爭的意料,古爭本以為這里使用的是自來水熬湯,畢竟城市很多飯店都是使用自來水,沒想他們竟然用的是礦泉水。

    品質為低等的礦泉水,雖說是低等,可比垃圾品質的自來水要好的太多,這種水里也沒有漂白粉的味道,可以增加湯的濃度,這是這道湯里面第二種低等原料。

    還有他們用的配料,鹽是海鹽,品質低等,味精則是垃圾食材,各種配料低等垃圾都有,總體來說有兩種低等,三種垃圾。

    整道湯所有的食材,低等占了大概有四成,有這四成的低等食材,加上廚師的廚藝,口味上要提升不少,難怪賣鴨血粉絲湯的小店那么多,這里生意卻是最好,古爭吃的時候已經有人排隊,若不是他進來的早,恐怕也要和這些人一樣去排隊了。

    “就它了!”

    鴨血粉絲湯古爭只吃了幾口,它的味道是不錯,但比起古爭早上吃的煎蛋來還是差的太多,早上剛吃了那么多煎蛋,古爭不想被這這些食物影響太多的余味,只是簡單品嘗,心里明白便放在了那里。

    古爭吃的不多,但不影響他的評價,最終決定給木木交的稿子,就寫這里的粉絲湯。

    拿出相機,古爭偷偷拍了幾張照片,滿意離開,這趟出來的目的全部完成,一是將分成的錢給舒羽,二就是尋找美食,回去好把木木那邊催要的稿子完成。

    兩個任務都完成,古爭的心放松了很多,哼著小曲慢悠悠的向地鐵站走去。

    “古師傅?”

    剛走沒幾步,一道聲音突然叫住了他,路邊有輛車直接開到了他身邊,也不管這里能不能停車就停了下來,車窗是搖下來的狀況,叫他的人腦袋都伸了出來。

    “是你!”

    古爭愣了下,車上的人很快從車上下來,上下打量著古爭,最后才說道:“你沒生病啊,那店里的人怎么說你病了,都不能來店里了,你怎么在這里?”

    下車的不是別人,是第一個發現分食煎蛋方法的金絲眼鏡,也是古爭認識不多的顧客之一,而且印象很深,當初有人質問古爭煎蛋暴利,是他最終幫著解圍。

    “我身體是不舒服,這不特意出來看醫生!”

    古爭眼珠子一轉,快速說道,他之前就擔心遇到吃煎蛋的熟客,特意饒了幾條街,沒想到還是給碰上了。

    “這樣啊,正好我沒事,我來送古師傅去醫院!”

    金絲眼鏡恍然一笑,馬上邀請古爭上車,黑色的轎車,古爭平時對車的研究并不深,但認得這個牌子,這是一輛大眾汽車。

    大眾汽車在申城很多,哪怕再不懂車的人,基本也都知道這個牌子。

    “不用了,我已經看過醫生,醫生讓我回去好好休息!”

    古爭急忙擺手,他根本沒事,怎么可能去醫院,更何況醫院到處都是有毒之物,對他來說無異于刀山火海,在餮仙仙訣沒有晉升第二境界之前,他是絕對不愿意踏進這樣的地方一步。

    “那我送古師傅回家,正好我沒什么事!”

    金絲眼鏡笑了笑,還是邀請古爭上車,古爭只能再次拒絕,說自己家就在附近,不需要麻煩了。

    “古師傅,雖然我不是醫生,但好歹也經商多年,看人總會,您看起來可不像有病的樣子,今天為了吃您的煎蛋,我是一大早就到了店里,現在還派著員工在那等著,您說,我要是讓那員工告訴等待的人,古師傅您沒事,就在大街上閑逛,還從一家鴨血粉絲店里出來,他們會怎么想呢?”

    金絲眼鏡不懷好意的笑著,原來他早就看到了古爭,還知道古爭是從鴨血粉絲湯的店里走出來的,這下古爭的謊言一下子被拆穿了。

    “這位先生,那家店并不是我的,是我同學開的店,我呢,本職是美食評論員,在那做煎蛋純粹是體驗生活,我只在做半個月,這個一開始就說好了的,所以以后我都不會在過去了!”

    古爭無奈,只能把實情告知,只是謊言被拆穿,顯得很尷尬。

    “這么說,你以后都不會再去賣煎蛋了?”金絲眼鏡眉頭皺了皺。

    “確實如此!”古爭點頭應道。

    金絲眼睛嘿嘿笑了聲,繼續說道:“原來是這么回事,那我就不讓我那員工傻等著了,反正古師傅也不會再去!”

    “這樣最好,多謝先生您的理解!”

    古爭沒想到金絲眼鏡那么好說話,馬上感激的笑了笑,這個顧客確實很貼心,是他最先找出規則的漏洞,也是他當初幫著自己解圍,現在又這么通情達理,有素質的人就是不一樣。

    可惜古爭的笑容沒能維持多久,馬上又僵住了。

    “我能理解古師傅,也希望古師傅能理解我,你那煎蛋實在太好吃了,沒遇到你也就算了,可既然遇上了,這就是我們的緣分,我可以幫著古師傅保密,不讓他們知道您沒有生病,也不會再去賣煎蛋,條件只有一個,今天必須要賣給我一個煎蛋!”

    金絲眼鏡伸出一根手指,在古爭眼前晃了晃,就像他說的那樣,真沒遇到古爭買不到煎蛋只能作罷,就好像他之前出差,一樣幾天沒吃到煎蛋。

    可遇到了,就彷佛美食就在面前,這個時候哪還能控制得了,如同一個饑渴多年的漢子,沒有女人也就算了,真有個女人在他面前,還光著身子,他要是還能忍得住那他就不是個男人了。

    這個比喻有點夸張,但心情卻是一樣。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