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再見有毒食材(為盟主小口袋加更)

    第二天一大早,古爭便出門包了個車。

    古爭包的是商務車,包車的時候古爭還想著,他是不是該去學車了,現在的他不像之前,每天宅在家里,出門有地鐵,去哪都有目的地,到地方打聽下當地的情況,找個出租車帶他去就行。

    現在的他,經常有各種考驗,就需要經常的跑,而且還是一開始不知情的去跑,這樣的話,確實不如自己有輛車方便。

    特別是他現在出門要帶一些東西,之前在胡老板那的事情給他提了個醒,出門一些需要的東西還是帶著的好,比如他自己的水,鍋碗瓢盆什么的,這樣不用每次都去解釋,甚至很多東西明明帶著,卻因為人多而無法拿出來使用。

    買車,確實該提上日程了,不過買車之前首先是學車,他還沒有駕照,常豐說過可以幫他直接辦好,但古爭還是想去駕校學學車,以免上了路還是個馬路殺手。

    不過以他現在的靈敏度和反應能力,他成為馬路殺手的可能性很低。

    包商務車,也是因為要帶的東西多,愛吃貓的魚給他提供的線索里面,古爭能用到的有二十三個,其中有十個都在申城周圍。

    愛吃貓的魚本身就是申城美食協會成員,他又在申城美食協會尋找的這些資料,申城周圍的多一些不足為奇。

    古爭要去的第一個地方,是在上平市。

    上平市隸屬蘇城,雖不是蘇城市區,但景色也很不錯,上有天堂,下有蘇杭,自古至今蘇城都是重鎮、要鎮,即使到了現代,上蘇城依然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是本省經濟實力最強的城市。

    上平屬于蘇城,也不差,器靈限制的是古爭去過的地方,蘇城古爭去過,但上平沒有,不在限制范圍內

    古爭去找的,是一家和他的雞血湯店差不多的美食,西安泡饃。

    西安泡饃雖然簡單,但全國出名,本土老孫家西安泡饃做的非常好,雖然不像孫記雞血湯那么出名,但國內外知道他們的人也不少,是有名的傳統名吃,老字號。

    這家泡饃店,名叫廣記泡饃,沒帶西安的名字,但風格和西安泡饃相同,店里面也介紹的也是西安泡饃的歷史。

    這家店的泡饃味道非常好,很受歡迎,店面開的很大,天天是供不應求。

    餐飲行業,有個大家公認的看法,那就是哪家店的生意好,哪家店的味道就不會差,雖說不是絕對,但在大部分餐飲店上還是很適用,那種自己造假的除外。

    對殘影行業來說,生意不好不能代表未帶就不好,但生意好的店,味道基本都差不了。

    這家店開的不小,還能供不應求,說明他們的味道確實好。

    這家店在上平市很有名氣,古爭很快到了地方,很大的門臉,和古爭的雞血湯店差不多大小,不過裝修沒有古爭的好,里面的布置也沒有古爭那邊干凈,寬敞,這邊的布置很緊。

    不是每個飯店都像古爭那樣,店內限制進餐人數,明明可以坐下五百人,卻只讓坐三百人,每天還限制只銷售五千份。很多店是能坐多少就坐多少,能賣多少就賣多少,你只要買,我就敢賣。

    這家店就是這樣,古爭上午出發,午餐時間到的地方,里面已經坐滿了人,外面還有不少人排隊等著拿外賣。

    古爭排了辦小時對,才買到一碗。

    品相看起來很一般,味道也有點怪怪的,古爭眉頭微皺,索性讓器靈先探查下。

    “含有有毒食材的食物,不可食用!”

    器靈突然發出警告,古爭則滿是愕然,有毒食材,除了上次在醫院,他很少鑒定出有毒食材,畢竟沒有一定的毒**靈是不會給這樣鑒定的,只有能夠危急到身體的毒***靈才會鑒定出有毒。

    古爭記得,上次是一個鹵肉,放的化學物質太多了,才被鑒定為有毒食材,其他差點的也就是垃圾而已。

    就是飼料喂養出來的豬肉,也不過是垃圾品質,沒有達到有毒。

    這碗泡饃,竟然含有有毒食材。

    “器靈,;里面含有的是那種有毒食材?”

    古爭沉著臉,心里問了句,有毒食材,那絕對是對人身體有大壞處的東西,別說是餮仙,就是普通民眾也不能食用,想想你做的食物里面,放上幾顆藥丸,哪怕是治感冒的藥,你還敢吃嗎?

    “里面含有一種對神經有強大破害性的毒素,用你們的通俗來說,是罌粟殼和種子。”

    “罌粟殼?”

    古爭猛的一愣,這湯中居然含有這種嚴厲禁止的違禁品,難怪這里的生意那么好,那么多人來買,居然是加了這個東西。

    罌粟殼加在食物中,是會增強味道,讓人吃著很過癮,吃了還想吃,甚至能上癮,但罌粟殼的毒性也不容小視,這家泡饃店里的食物添加罌粟殼的量肯定不會少,少量的罌粟殼對人體無害的話,不會被鑒定出來。

    違禁品,對身體有著極大壞處的違禁品,古爭對這家店的印象一下子降到了冰點。

    這不是開飯店,這是在開殺人館,過量的罌粟殼可不是上癮那么簡單,多了還能致人死亡,而且很容易引發各類嚴重的疾病。

    泡饃古爭一口沒吃,直接離開了店里。

    站在店外,古爭臉色無比陰沉,這家店這么大,生意這么好,就真沒人發覺過嗎?罌粟殼和別的東西不同,吃多了會讓人有一種特殊的感覺,稍微懂點的人,都能察覺。

    而且生意這么好的飯店,衛生監管一般都很嚴,這家店開了可不止一年,生意一直都很好,古爭絕不相信沒人來查過,或者沒人舉報過。

    陰著臉,古爭拿出手機,搜索這家店的新聞。

    果然,曾經有人舉報過,還在論壇上發過貼,但很多帖子都被刪了,一些記錄也都沒了,古爭能找到的,都是一些很偏門的地方,關注點極少的地方的帖子。

    有人舉報,還能一直沒事,說明這里老板的背景不小,至少擺平了這一切。

    “高老,我和您說件事!”

    古爭拿著手機,撥出了個號碼,他沒打給當地食品安全局,他相信早就有人舉報過,要是有用的話,這家店應該早就被封了,而不是一直存活到現在。

    “你說的是真的?”

    高老聽完古爭的描述,立刻變的嚴肅起來,食品安全也是美食協會一直宣揚的重點,美食協會也有對全國美食監察的責任。

    這可是一家被美食協會稱贊的店,高老對這家店有店印象,他還去吃過,沒想到里面卻放了這樣的東西,聽古爭說完還感覺有些惡心。

    “我可以擔保!”

    古爭點頭,器靈說有肯定有,這方面器靈不會騙他,而且古爭早就發現,器靈可以拒絕回答他的問題,但絕對不會說謊。

    或許這也是一個器靈的限制。

    “我馬上讓人去查!”

    “高老,我不建議讓這邊的人去查,有人舉報過,網上還有人發帖,這家店這么多年一直都相安無事,不會那么簡單,我建議拿到實際證據再查,最好是異地的人去查!”

    古爭輕聲的說著,讓上平市本地的人來查,估計明天什么事都沒有,大不了這兩天他們不在放,等風聲一過,還會繼續。

    “我明白,我知道分寸,你放心,我直接通報總部,總部會有人專門來處理這件事!”

    其實聽古爭一開始說完,高老就明白里面的復雜,這么大一家店這么多年生意一直都很紅火,要是真的是因為加了罌粟殼的原因,不可能瞞的住所有的人。

    之所以還能一直開下去,里面肯定有問題。

    高老直接聯系的美食協會會長,不是申城分會,而是總部,現任會長姓茍,五十多歲,聽了高老的匯報,也很震驚,馬上成立了工作組,前去調查。

    工作組是京城美食協會的人發起,這次美食協會只和食品安全部打了個招呼,讓他們派人加入工作組一起調查,不僅沒通知上平市那邊的同行,連蘇城和省城都沒知會,一行人直接就去了上平市。

    工作組調查的很快,沒多久就拿到了證據。

    他們分不同的時間,去買了十份泡饃,每一份都查出有大量超標的罌粟殼成分。

    罌粟殼不是海洛因,毒性也沒那么大,但畢竟是有毒的東西,大量的罌粟殼一樣對身體有著極大的傷害,這家店就是個黑點,很黑很黑的黑店。

    調查結果讓工作組很是震驚,食品安全部當天就做出決定,然后聯合警察一起行動,是從其他城市調來的警察,而不是上平市。很快泡饃店的人就都被抓了起來,被抓后才真相大白,這家店一個老板就是食品安全局的副局長,舉報能對他有用才怪。

    所有的舉報,其實都是先到他的手里,直接都被他毀掉了。

    其他部門他也打過招呼,特別是警察局,他小舅子就是警察局的領導,有時候掃毒會誤抓他們的食客,這個時候都是放掉。

    以至于上平市一些吸毒人員,第一次被抓都是說剛吃過泡饃,這樣就會放掉,除非多次被抓,又有證據,才會承認吸毒,因為這家泡饃館,還放掉過不少吸毒的人,由此可見他們帶來的后果有多么的惡劣。

    這件事,在美食協會內部引起了很大的轟動。

    那家泡饃店雖然不像西安孫家那樣出名,但畢竟小有名氣,美食協會還給他們發過一些招牌,他們的廚師長也是美食協會會員。

    這樣的人,卻用毒來害人,簡直就是美食協會的恥辱。

    這件事在上平市當地也引起了很大的轟動,很多人才知道,他們一直喜歡吃的泡饃居然是加了罌粟殼,而且還是超量的罌粟殼,一些人還特意去醫院檢查,很多人都在咒罵這家店的老板。

    上平市也啟動緊急應對,這些人肯定要被嚴誠,不僅他們,食品安全,監察,警察等各部門,有一批人跟著落馬,這個黑網就這樣一下子被曝光,全部清除。

    這一切都是后話,古爭也是后來才知道這些,他和高老聯系過之后便離開了上平市,返回了申城。

    古爭先告訴高老,是因為美食協會他只和高老的關系不錯,如果美食協會也擺不平這件事,他下面會告訴常豐,讓他們出面整治這樣的店。

    這樣害人的店,絕對不能留,還好美食協會沒讓他失望。

    如果這次的事美食協會也有人參與,他們又捂著的話,古爭絕對會退出美食協會,中華美食大賽他也不會去參加,他不屑與這樣的人在一起。

    第二個線索,在寧波。

    從上平市回來,古爭休息了一天才出發去寧波,上平市這次的事太惡心了,直接影響了古爭的心情,而且古爭也在關注著這件事,聽高老說上面已經開始調查了,而且還是京城直接派的人,這才放心。

    高老在這件事上很支持他,他沒解釋自己怎么發現的問題,高老就幫他頂著,也沒對上面的人解釋怎么發現的,而是用自己的名譽去擔保。

    高老在美食協會有很不錯的人緣,和茍會長本身就是好朋友,這才引來上面的重視,徹查此事。

    寧波,一個沿海城市,沿海城市中有名的代表。

    寧波靠海,而且還有很多島嶼,海味比較多,但這次古爭要找的并不是海味,而是燒雞。

    燒雞,一種整只鹵出來的雞肉,真正的好燒雞香味濃郁,肥而不膩,鹵好的燒雞肉質極為松軟,輕輕一拉就可以和骨頭松開,骨頭清脆,咬碎后骨髓可以滲入口中,非常的美味。

    燒雞也是國內傳統名吃,說起燒雞,最出名的當然是道口燒雞,道口張記全國聞名,不管是火車還是汽車,路過道口的時候,在那里肯定可以看到很多的燒雞。

    燒雞在國內很有名,起源于魯菜,發揚于東北,如今全國很多省份都有燒雞,已經成為家喻戶曉的一道美食,燒雞多了,質量也參差不齊,有好的,也有壞的。

    寧波這一家,叫王家燒雞,不過老板并不姓王,他的師傅姓王,感恩師傅的傳藝,就將自己的店取名為王家燒雞。

    燒雞店位于寧波市中心,是家不大的店,生意非常的好,古爭到的時候不是飯點,但買燒雞的人很多,還要排隊。

    他們的燒雞沒有堂食,就是說沒有地方讓你坐著吃,只能外賣帶走。

    古爭排了幾分鐘隊,便買到了一只,燒雞有一股清香,聞著就讓人很有食欲,古爭很快鑒定了食材,讓他有些失望。

    食材是低等,低等品質的雞肉其實已經不錯了,最基本不是那種大規模飼養出來的雞,這樣的雞本身成本就很高,不過做出來的味道確實比那種飼料催熟的雞好吃的多。

    古爭嘗了一口,味道還可以,食材不達標,除非他的味道能逆天,否則根本不可能達到考驗的要求,這次又失敗了。

    “古爭,古爭大師?”

    古爭把燒雞收了起來,燒雞味道還不錯,但他自己就是**的行家,他有仙雞食材,做出的雞肉比這燒雞好吃很多倍,這燒雞自然引不起他的食欲。

    他正想走,突然有人叫他。

    “你是?”

    叫他的人是從店里走出來的,四十多歲的一個男子,還帶著白帽子,看到古爭很是意外,還有些驚喜的樣子。

    “真的是您,我叫徐松,是這家店的老板,剛才您買燒雞的時候我看著就有點像,特意又上網搜了下,果然是您!”

    徐松顯得稍稍有些興奮,想上前去和古爭握手,可剛伸出手,他又縮了回去,他剛才一直在店里,雖說帶著衛生手套,但手上還是不免粘上了油。

    用滿是油的手去握別人,那是不禮貌。

    “你好!”

    古爭微微一笑,這老板很有趣,看樣子和趙平川他們一樣,都是看過美食大賽直播,認識自己的人。

    “古大師,你可是我們的驕傲,上次比賽結束之后,我就聽說你在申城開了家雞血湯店,我和其他人還商量,改天一定去你那嘗嘗,可惜他們很多人都去了,我還沒過去,下次我一定要去!”

    徐松在那說著,古爭則慢慢瞪大了眼睛,徐松說的是比賽?

    “我也參加了上次的杭城美食大賽,和您一樣都是海選選手,不過我在海選第二輪就被淘汰了,連第三輪都沒進去,后來知道咱們海選的人就你一個進入到了決賽,我和一些同伴還到廣場上去等著您,給您加油,不過那天人太多了,您沒注意到我也是正常!”

    徐松自嘲的笑了笑,古爭本以為這是一個和趙平川一樣的粉絲,沒想到還是和他一起參加過比賽的人。

    更是決賽那天,到現場支持了自己的人。

    決賽那天有好幾千人都去支持了古爭,人確實太多,古爭不可能一一都記得,這個徐松就沒什么印象。

    “不過您做的雞湯味道真的很好,我也分到了一碗,是我喝過最棒的雞湯了,他們說你做的雞血湯味道更好,特別是你親手做出來的,是世界上最好吃的美食,這可是我一直向往的美食!”

    徐松還在那激動的說著,別看他年紀大,他確實是古爭的粉絲,而且是比趙平川他們更支持古爭的粉絲。

    可以說,古爭不僅僅是他們偶像那么簡單,還是他們的驕傲,徐松永遠記得,當初幾千人在決賽會場外面支持古爭的場景,記得古爭對他們承諾,他一定會拿第一,記得古爭真拿第一時候所有人的瘋狂。

    那時候的他,都跟著大喊,嗓子都喊啞了,那天也是他最難忘的一天。

    小小羽說

    第三更,五千字,感謝盟主小口袋打賞加更!
三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