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開宴

    主料、鹽和水,石炊用的跟古爭一樣,至于他比古爭多的東西,分別是:由蜀墟中出產,品級為普通的野雞、小香豬的豬肉和豬骨,還有一些姜蔥,一些枸杞和紅棗。

    野雞、小香豬的骨和肉,古爭明白石炊是要用它們來吊湯。而姜和蔥,古爭看到后,則是暗暗一聲嘆息。

    對于食材的好壞,一般人只能憑借經驗去判斷,不可能像古爭這樣,擁有判斷食材品級極為精準的器靈。石炊所用的姜和蔥,一個的品級是次等,另外一個的品級是低等!

    在主料是普通的情況下,像蔥姜這樣的輔料,品級是次等就可以,只要它處理得當,不僅不會拉低食物的口感,還能起到遮掩、增味之類的作用。

    可如果食材的品級是普通,蔥姜類的輔料,品級只是低等,這就會多少起到一些反效果,用了還不如不用。

    至于說枸杞和紅棗的等級,一個是次等,一個是普通,放這兩種東西在湯中,算是世俗中煲湯常用的兩位藥材,所起到的是一種食補的作用。這才沒有普通人的小圈子里切磋,它們真的是可放可不放。

    石炊的做法很傳統,先用野雞、小香豬肉、豬骨、姜片、紅棗、枸杞吊好了湯,然后將各種主料,有時間間隔的,放入瓦煲里的高湯中燉著。

    雙手捧住很熱的瓦煲,石炊開始以內勁輸入其中烹飪著。隨后,他又在合適的時間里,放入了鹽和蔥。

    古爭對食材的處理,耗時比較長一些,他將八種菌子,該炙烤的炙烤,該清蒸的清蒸,該腌制的腌制,該焯水的焯水。

    做完對食材的處理,古爭在合適的水溫時,將菌子放入瓦煲,同樣是有次序的放入,同樣是合適的時間放入了鹽。而在這段過程中,古爭一直小心看著火,更是不時以吸著鼻子,細細品味著瓦煲中的香味,以此來做出判斷、以此來進行操作,以此來彌補不使用仙術所帶來的弊端。

    古爭留心著瓦煲中的香味,而他的鼻孔中,也必不可免的鉆入了石炊‘菌子湯’的香味。

    石炊的‘菌子湯’已經做好,已經進入了保溫階段。不過,他并沒有出聲打擾,只是靜靜的看著古爭。

    古爭的‘菌子湯’還沒有做好,他不時的憑借餮仙訣,將湯中能夠影響味道的微量物盛出。

    之前使用仙術的時候,將微量物祛除是很簡單的事情,古爭可以使用控水決,將這些東西沉入鍋底,最后不要鍋底的湯就行了。或者是用控水決,讓它們附在湯面上,再由古爭將其盛出。而這樣的操作,自然不會是像現在古爭這樣,需要頻繁的動用勺子。

    香味從古爭的瓦煲中飄出,有別于石炊的‘菌子湯’的香味,使得廚房中的人都在扇動著鼻翼。

    “古掌門,你剛才為什么頻繁盛湯呢?湯中并沒有泡沫啊!”

    “古掌門,你為什么不使用內勁呢?”

    眼見古爭的‘菌子湯’也已經做成,石炊和陳三立刻詢問了起來。

    “頻繁盛湯是為了讓湯的味道更鮮美。不使用內勁,則是我想要挑戰一下自己!”

    古爭在回答問他的時候,將兩人做的菌子湯放在了一起。

    “古掌門,現在兩個湯都已經做好,咱們讓這屋子里的人,誰來做裁判呢?”石炊問道。

    “公平起見,不讓屋子里的人做裁判,你們覺得怎樣?”古爭反問。

    “可以啊,外面有今天專門負責傳菜的弟子,他們一般也都不來廚房,屬于臨時調度過來的。咱們可以喊三人進來,然后三局兩勝如何?”石炊道。

    “好,我也正有此意!”

    古爭應下來后,他和石炊一同來到廚房外面,喊了三名待命的蜀山弟子進來。

    “這里的菌子湯,你們嘗一嘗,究竟哪種更美味?”

    石炊將兩人盛好的菌子湯,分別給了三名傳菜弟子。

    三名弟子同時開吃,驚艷從他們的臉上閃過之后,然后便是一通狼吞虎咽。

    “哪種菌子湯更美味?”

    石炊問第一個傳菜弟子。

    “都很美味啊,還沒吃夠就已經完了。”傳菜弟子弟子遺憾道。

    石炊白眼一翻:“必須說出一個最美味的!”

    “這一碗最美味!”

    傳菜弟子拿起的碗,代表著古爭所做的菌子湯。

    “這碗為什么美味呢?”石炊不甘道。

    “我形容不出來,反正就是最美味。”傳菜弟子撓頭道。

    “你呢?”

    帶著不爽的石炊,又問向了第二名傳菜弟子。

    “我也覺得這碗最美味!”

    第二名傳菜弟子拿起的碗,同樣盛放的是古爭菌子湯。

    “理由呢?”石炊有些急了。

    “還沒品出味就完了,要不石廚再給我來兩碗,我好好品品?”第二名傳菜弟子嬉皮笑臉道。

    “好!”

    按理說石炊不該表現出他的在意,更不該再給第二次機會,畢竟傳菜弟子已經給出了一次答案。

    不過,古爭都只是抱臂笑看,這讓有心想要說些什么的胡執事,也只能是緊閉著嘴了。

    “真好吃!”

    兩碗菌子湯下肚,傳菜弟子意猶未盡地舔了舔嘴唇,然后鄭重地舉起了盛放古爭菌子湯的碗:“還是這個最好吃,至于理由我說不好,我只能是說,它給了我一種,如同行走在烈日下山林的感覺,這感覺非常的美妙。”

    “算了吧!”

    眼看石炊更為火大,陳三拉了拉他的袖子。按照三局兩勝的規矩,石炊已經算是輸了,再讓第三個傳菜弟子發言,也沒有了必要。如果第三個弟子,說他做的好吃,還能扳回一點面子,可如果第三個傳菜弟子,仍舊是說古爭的菌子湯更美味,那可是要多難堪,就有多難堪了。

    “不!”

    石炊執著地說了一個字,然后問向第三個傳菜弟子:“到你了!”

    第三個傳菜弟子,手中盛放古爭菌子湯的碗剛想舉起來,一看石炊瞪大的眼睛,趕緊又放了下去。

    “沒事,你就實話實話!”胡執事終是開口了。

    “我也覺得,還是這碗最美味!”

    第三個傳菜弟子,終究還是舉起了原本就想要舉起的碗。

    “好了,你們可以出去了!”

    胡執事讓三個傳菜弟子離開,隨即望向石炊:“石廚,你這樣不收斂臉色可不好啊!本來就是切磋,輸贏很正常,你看開點了。”

    “胡執事說的是!”

    口中雖是這樣說著,可石炊卻是快速盛了一碗古爭做的菌子湯。

    “古掌門,按照約定我石炊是輸了,可蘿卜白菜各有所愛,我輸的有點不服!要不然等你跟陳三比過,咱們再來一場?”

    嘗過菌子湯的石炊,真心覺得古爭做的菌子湯,比他的要差了那么一點點。

    “跟石廚再比一場就免,今天還有正事要做!”

    本來就是降低實力來比試,可誰曾想還遇到個愿毒不服輸的奇葩!跟這種人,古爭自然不會再跟他切磋,甚至還因此取消了,嘗一嘗他菌子湯味道如何的打算。

    “哦,我知道了!”

    石炊眼睛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的他,立刻附耳告訴了陳三一些事情。

    古爭暗暗發笑,等石炊說完了之后,這才沖陳三開口:“陳廚,咱們的切磋可以開始了嗎?”

    遇到石炊這樣人品不咋樣的大廚,其實古爭已不想再跟陳三大廚比試了,畢竟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可奈何有約在前,還是將就著比下去吧!

    “可以,不過我有個條件,下次不選這些傳菜弟子來做品嘗,他們全都是門外漢!這次的裁判只找一個,就選孟長老如何?”石炊說道。

    蜀山孟長老,算得上是最為好吃的長老,古爭雖然沒有見過此人,可也算是聽人提起過他,更是做過跟他有些關系的事情。

    當初古爭跟洛瀟前往蜀山后山,取的那枚五彩羽雀蛋,便是孟長老向馮長老預定的。

    “可以。”

    古爭應下來后,望向胡執事:“看來這件事情還要麻煩胡執事了!”

    “客氣了古掌門,我今天的任務就是為你服務!我這就去把孟長老請來,這種事情他肯定會很感興趣。”

    胡執事離開后,古爭和陳三立刻各做各的準備。

    當初在蜀山后山,古爭收獲到的紫色不見天,曾分給了蜀山不少。分給蜀山的紫色不見天,大多數都落在了馮長老的手中,被他用地脈涌泉水,做成了如今落幕宴食材單上的酸筍。

    ‘酸筍炒肉’所用的肉,并非是一般的豬肉或者牛肉,而是來自蜀墟中的一種,名叫做‘地行鳥’的腿肉。

    酸筍的食材等級是普通,地行鳥的肉同樣也是普通,古爭當初從食材清單上點的時候,還點了泡酸筍的那個酸湯,以及地行鳥身上的一些油。

    地行鳥雖是靈獸,可陳三也不是第一次烹飪,駕馭這種食材,他還是非常具有信心。

    在比試前陳三就說過,古爭所用的食材中,有兩種算是輔料,這兩種輔料他不用,他用他自己覺得更好的輔料。而他所指古爭的兩種輔料,正是泡酸筍的酸湯,以及地行鳥胃部的一些網狀油質。

    陳三不用泡酸筍的湯,以及地行鳥的油,這是因為他對這兩樣東西的理解能力不夠!在他看來,泡酸筍的湯味道很酸,并且還帶著一股子怪味!他不知道古爭用泡酸筍的湯來做什么,反正他覺得這東西,根本就不適合出現在這道菜中。

    至于說地行鳥的油,雖然網狀油比較特別一點,看起來格外的白嫩,就如同是半流質似的。可是,這種油質里,飽含著一種地行鳥的體味,著實讓人覺得不適合出現在高品質的菜肴中。

    古爭在著手處理食材,他知道陳三在看著他,也知道陳三不用酸湯和地行鳥油,那是因為他無法駕馭這兩種非常規的輔料。而陳三所用輔料,比起石炊來說,則是更加豐富一些。

    料粉、油、青紅椒、蒜蓉、淀粉。

    陳三所用的輔料,聽起來似乎也不算太多,可經器靈分析以后,單是料粉中就包含了:花椒、干姜、肉桂、良姜、八角、山奈、小茴香、豆蔻、陣皮、白芷、木香、丁香、草果這些香料。

    初時聽到器靈分析的時候,古爭都忍不住有些感慨了,蜀山到底是名門大派,盡管修煉者對于口腹之欲,通常要求的都不高,可廚房中竟然有這些品級還都不錯的香料,這著實不是一般人能夠湊出來的。

    青紅椒和酸筍切絲,地行鳥肉放在料湯里煮過之后,順著紋理撕成肉絲。

    鍋內放油,油熱之后放入地行鳥肉炒至變色,然后撈出。

    以鍋中剩下的油,將蒜蓉爆香,隨后又放入了青紅椒絲和酸筍絲炒至斷生,又將之前炒好的地行鳥肉倒入后絲翻炒均勻。而在烹飪的這段時間,陳三的內勁多次透入鍋內,作用在了食材之上。

    至于古爭這邊,對食材的處理,同樣還是用了不少的時間。

    先將地行鳥肉煮了之后撕成肉絲,然后將其放入燒開斷火的酸筍酸湯中浸泡了一小會。

    泡著地行鳥肉的酸的酸湯,古爭在燒開的過程中,就已經對它進行了微量物的處理,以至于它在真正燒開的時候,廚房中的人,都在用力吸著鼻子,深深的體會著那種醒神,但又不嗆鼻,聞了讓人忍不住想要流口水的酸香!而這種特殊的酸香,已完全不見了陳三心中的那股怪味!

    紫色不見天,本來就是古爭發現的,用它制作酸筍的方法,也是他告知的馮長老,所以對于酸筍湯的作用,他有著陳三不可比擬的理解。

    地行鳥肉處理過之后,古爭又將半流質狀的地行鳥油給煉了出來,期間同樣對微量物進行了處理,讓屬于地行鳥體味的微量物完全消失,剩下的也就只有一種說不出香了。

    以地行鳥油翻炒泡好的地行鳥肉,只是稍微炒了一會,古爭便將酸筍絲倒入,一同進行翻炒。酸筍本來就是咸味,所以也不需要重新放鹽。

    沒有了控水決和控火訣可以施展,古爭在火候上的控制上,只能是更下功夫。

    鍋內有酸香味發出,氣味比之前陳三所做的更為濃郁,聞了讓人的肚子,都咕嚕嚕的叫了起來。

    終于,菜成出鍋,原本在忙活的廚子們,也都在這時停下了手頭的事情,看著即將開始品嘗的孟長老。

    孟長老早就已經到了,只不過他看古爭和陳三都在專心做菜,也就沒有出聲打擾。此時見古爭的‘酸筍炒肉’也已完成,他這才開口道:“被酸香的味道折磨了半天,這下我終于能夠品嘗美味了!”

    沒有再多說什么,話音落地的孟長老,徑直向著陳三所做的‘酸筍炒肉走去。

    “孟長老,您還是先品嘗古掌門的菜吧,畢竟他是客人。”

    陳三想起了石炊的交代,之前石炊附耳告訴他的事情,就是說先被品嘗的菜比較吃虧。

    其實石炊這樣告訴陳三也沒錯,畢竟這不是專業的美食點評,專業的美食點評,評委一道菜只嘗一點點,就會立刻對下一道菜進行品嘗。

    可是,之前的三個傳菜弟子,可都是吃完了一道菜,又吃了另外一道菜!吃的東西不少,且有個時間上的間隔,這很容易讓人只對第二道菜的印象深刻。

    孟長老表情古怪的看了石炊一眼,似乎明白石炊心中所想的他,搖頭一笑后,走向了古爭做的‘酸筍炒肉。

    “如果從挑剔的角度上來說,色香味中的色,古掌門所做的‘酸筍炒肉’要次一點,畢竟這里面沒有放青紅椒絲,看起來過于清素了。而食物的色跟味不同,色還是相對鮮艷一點,才更能引起人的食欲。”

    “不過,這對于我最終的評價影響不大,畢竟這不是什么太過專業的點評,其中還有很多別的因素在里面,比如說古掌門連內勁都沒有使用、所用食材多少的不同等等,色因此受到點影響,也算是正常了。”

    孟長老竟然會從色上開始點評,古爭之前并沒有想到。而原本因為石炊輸掉切磋,壓力有點大的陳三,聽了這個無關緊要的點評后,臉上表情舒緩了些。

    孟長老端起古爭的那盤‘酸筍炒肉’,輕輕一嗅便閉上了眼睛,其模樣如同是喝了一口酒,正在細細品味酒中滋味一般。

    “酸,十分通透的一種酸,其中又帶著別樣的香味。”

    孟長老對香做出點評后,拿起筷子加了一絲酸筍放在口中,嚼動一番之后,再次開口道:“老馮泡的酸筍我吃過,味道是沒得說。古掌門這倒菜中的酸筍,味道比我吃過的更好一些,可也不算是驚艷。”

    孟長老的評價,古爭是認同,沒用使用仙術,酸筍的味道能得到一點提升,在一道混合味的菜品中來說,已經算是不錯了。畢竟,炒菜不比燉湯,在不使用仙術的前提下,其中能影響口感的一些微量物,古爭很難做到全部祛除。

    嘗完了酸筍,孟長老夾起一絲地行鳥肉的時候,又補充了一句:“古掌門炒菜用的油,竟然是地行鳥的油,而剛才嘗的酸筍中,竟然沒有一點不好的味道,這一點雖在預料之中,可也讓我還是有些佩服。”

    話音落地,孟長老將地行鳥肉放入了嘴里。

    地行鳥肉入口,孟長老的表情仍舊沒有什么變化,可當他開始嚼動的時候,他的眼睛越睜越大,嚼動的頻率也越來越快。

    一口肉吃完,孟長老的臉上已滿滿的都是驚艷了。

    “果然,‘酸筍炒肉’最出彩的部分是在地行鳥肉中!地行鳥肉我之前也吃過,這種需要撕成絲來吃的肉,通常都有一種偏柴的口感,而這種口感可算不上是多美妙。”

    “古掌門所用的地行鳥油,食材外表倒是沾染的少,這肉質的內部,反倒是多了點,這種不一樣的改變,讓原本偏柴的口感,變得香嫩了很多,也因此更加的好吃!”

    “并且,用酸湯煮過的地行鳥肉,使得原本因油質而變化的香嫩更為突出,也因此多了種通透,但卻不讓人反感的酸味!而這種酸味,比一般的酸味更加的醒神,更加的讓人眼前一亮啊!”

    孟長老聲音一頓,隨即看向了別的的廚子:“米飯蒸好了嗎?”

    “差不多已經好了。”有廚子回答道。

    “好,等下古掌門的這盤‘酸筍炒肉’,我要配著米飯好好享用,這肯定是一種絕妙的體驗啊!”

    孟長老憧憬著隨后的體驗,趕緊漱口之后,端起了陳三所做的‘酸筍炒肉’。

    “色我就不做評價了,至于這香,本來也是挺不錯,可跟古掌門的比起來,明顯是差了一些,那種醒神的通透感不足啊!”

    孟長老搖頭的同時,夾了一絲酸筍放入口中,吃著吃著,眉頭便皺了起來。

    沒有做什么點評,孟長老又夾了一絲地行鳥肉放在口中,那伸著脖子,明顯是難以下咽的模樣,看的陳三想哭。

    “陳廚,你做的‘酸筍炒肉’也算不錯了,至少我能感覺出,你很用心的做了這道菜。香料入肉的味道也很好,只不過在本質上,口感仍舊是柴,兩種食材的影響中,酸味入肉后的感覺,跟古掌門所做的差別更大!我也不再多說了,你自己嘗嘗古掌門做的,就會明白差距了。”

    孟長老已經算是很給陳三面子了,剛才吃酸筍的時候還好,吃地行鳥肉的時候,他差點沒忍住將其吐入垃圾桶中,真是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啊!

    陳三沒有質疑孟長老的話,不過他也仍是嘗了古爭所做的‘酸筍炒肉’。

    “古掌門,我輸了,心服口服!”

    嘗過‘酸筍炒肉’后,陳三滿臉的失落。

    古爭所做的‘酸筍炒肉’突破很大,且還是往好的方面突破,跟古爭的‘酸筍炒肉’相比,他所做的就顯得很中庸了,這是陳三心中的感覺。

    古爭沒有多說什么,只是點了點頭。

    其實,不管是陳三或者石炊,他們的廚藝也都不錯,可還是那句話,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

    “孟長老,你嘗一下,這是我和古掌門之前做的‘菌子湯’,還保溫著呢!”石炊沖孟長老討好地笑著。

    “你不說我也要嘗,有菜有湯,等下我的這頓飯才算是完美。”

    孟長老聲音一頓,隨即似笑非笑地看著石炊:“你想讓我先嘗誰的呢?”

    石炊面現尷尬,但仍舊堅持著他的想法:“先嘗古掌門的吧!”

    “呵呵。”

    孟長老一笑,將兩人所做的‘菌子湯’,分別從瓦煲中盛出。

    “先從色上來說,古掌門所做的‘菌子湯’只有各種菌子。石廚所做的‘菌子湯’中,有紅棗、枸杞和蔥花飄在里面。這個色,不比‘酸筍炒肉’的那個色,‘酸筍炒肉’是道葷菜,顏色鮮艷一點挺好,可‘菌子湯’是道純粹的山珍系素菜啊,你放在里面的蔥花,首先就讓我覺得是個敗筆,一下子沒了靈氣,覺得俗不可耐!石廚,可能是蘿卜白菜各有所愛,這個色,我覺得還是古掌門的‘本色’更好一點!”

    孟長老只是點評了一個色,石炊的臉已經皺得像是苦瓜了。

    “孟長老以素菜的觀點來點評,那么我用心吊出的湯,只怕會適得其反了。”石炊心道。

    ‘菌子湯’中,共用了八種菌子,孟長老每個都嘗了一點,而他臉上的表情,也跟著不同菌子的口感變換著。

    暫時沒有對菌子做出點評,吃完菌子后,孟長老又美美地喝了一口湯,這才開口說話。

    “盡管我沒有看古掌門是如何做‘菌子湯’,可我從菌子的口感中,吃出了不同的食材加工手段,有蒸有烤、花樣繁多,且味道也都非常的不錯。”

    “至于湯水,八種菌子混合后的奇妙口感,如同一場春雨一般,讓人覺得世界似乎都清新了不少。”

    “這道湯菜很出色,可它的驚艷程度,不比之前的‘酸筍炒肉’!但是,它也有可圈可點的地方,至少其中的菌子,很大程度的保留了各自的味道,讓一道菜中有了多種多樣的口感!”

    對古爭的‘菌子湯’做出點評后,孟長老又端起了石炊的菌子湯。

    如果只從氣味上來說,石炊的‘菌子湯’香味,比古爭的要加濃郁一些。

    “石廚,我也愛吃肉,甚至是無肉不歡!可吃慣了肉的時候,猛的出現一種味道別致的素食,還是會引人食指大動。你的湯很香,可卻不如古掌門的純粹。”

    點評了石炊‘菌子湯’的味,孟長老依次嘗過八種菌子和湯的滋味。

    “石廚,你同樣也用了心,不管是通過先后放入的順序,還是通過內勁的控制,你最初的出發點,也都是想讓菌子本身的口感,得以最大程度的保留。然而,在這一點上,你做的不如古掌門,菌子本身的口感仍舊保留,可還沒有脫離‘一鍋燉’的特性,其中兩三種菌子的口感和味道,如不細細體會,幾乎都是一樣!本來它們的味道,還不至于這么的難以區分,可高湯卻將它們模糊化,或者說是統一化了。”

    “至于湯的味道,正常情況下是沒的說,可也看是跟誰比了。所以,我覺得還是古掌門做的好吃!”

    孟長老話音落地,帶頭沖古爭鼓掌,廚房中頓時掌聲一片。

    古爭沖眾人抱拳,然后說了兩聲客套話,便開始了落幕宴的忙碌。

    石炊還有些不服,可也知道,這次的切磋算是到此結束了。

    “米飯,米飯哪去呢?老夫要開吃了,‘酸筍炒肉’配上‘菌子湯’,我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

    廚子們不敢讓孟長老再等下去,趕緊盛上了熱騰騰的白米飯。

    看著孟長老吃的那叫一個香,不少廚子也都暗自吞咽了口水,幻想著一盤‘酸筍炒肉’,一碗‘菌子湯’,再加上一碗噴香的白米飯,究竟會是什么樣的一種體驗。

    “爽,真好吃!”

    孟長老吃的那叫一個香甜,那叫一個不亦樂乎,也終是看得有些廚子忍不住了。

    “古掌門,等下你能不能專門做點這樣的菜和湯,讓我們這些人也嘗嘗啊?”

    “對呀,古掌門,麻煩你了!”

    有廚子帶頭開口,立刻便有另外的幾個廚子附和了起來。

    正常情況下,廚子不差吃的!可誰讓古爭做的這‘菌子湯’和‘酸筍炒肉’是他們做不出來的呢?更加悲催的是,他們不在落幕宴的宴請名單之上,所以要想享用孟長老如今享用的美味,除了央求古箏,別無他法了。

    “這個呀……”古爭拉長了聲音,隨即一笑道:“當然沒問他!”

    “謝謝古掌門,謝謝古掌門!”

    歡呼聲頓時響起一片,古爭自然也是非常開心,一群廚子求著另外一個廚子做吃的,這想想還是挺有趣的。

    “不錯啊小爭子,還真讓你贏了這場切磋。”器靈的聲音響起。

    “拜托,你能不能正常一點?”

    古爭滿頭黑線,玄奇子對他的稱呼,竟然被器靈給用去了。

    “咯咯,這名字挺不錯啊!你至于那么大的反應嗎?今天你做的不錯,好好保持喲!”器靈開心道。

    器靈最近的變化真是不小,除了明面上的變化之外,每次跟古爭說話,如果她不想再說下去,就會像剛才她開心的聲音一樣,有一種漸行漸遠的感覺,以此來讓古爭明白她這是遁了。

    “怎么總有種感覺,對于我跟石炊和陳三的比試,器靈這家伙似乎別有用心呢?”古爭暗付,隨即搖頭不再去想,反正類似的疑問,器靈沒有直接說出來,他問也是白問。

    晚上,蜀山宴客廳。

    張燈結彩的喜慶氣氛中,宴客廳里的三十張桌子已經坐滿。

    臨近開席,蜀山掌門秦浩天開始講話。

    “晚宴是為了慶祝,咱們又從蜀墟中收獲到往后幾年的修煉資源,這樣使得咱們能在這個末法時代,混的不那么艱苦。”

    “今年的蜀墟開啟,發生了很多事情,其中有一些弟子,再也不會出現了!不過,他們也算是死得其所,死得有價值,他們是為了我們能夠更好的活著才付出了生命!所以今天的第一杯酒,咱們敬那些死在蜀墟中的弟子!”

    秦浩天和眾人共同舉杯后,全都將酒水倒在了地上。

    “今天的第二杯酒,咱們要敬活著從蜀墟中出來的人!在針對血魂的一路上,他們或多或少的都出了力,他們都是英雄,也是天下正道的楷模!”

    秦浩天話音落地,古爭等人都站了起來,眾人相敬之后,飲下了第二杯酒。

    “第三杯酒是祝愿酒,過多的祝詞我就不說了,只希望蜀山一脈于世同存、繁榮昌盛!”

    眾人再次舉杯,喝了第三杯酒。

    “開宴!”

    秦浩天一聲令下,宴客廳中的樂師們,奏響了古意濃濃的樂曲。傳菜的弟子們,也立刻忙碌了起來。

    之后便是一片吃吃喝喝,熱熱鬧鬧的景象。

    不過,有人歡喜有人愁也是再所難免。其實眾人也都已經知道,這次蜀墟事件過后,紫云宮將會更加的強大,原本在五大分支中墊底了許多年的峨眉,也將因此而崛起。

    石炊和陳三做的菜,其實也都很不錯,如果他們參加古爭在外界參加過的美食大賽,名次應該也會在前十五之內,而他們所做的菜,自然也是贏得了眾人的稱贊。只不過,隨后出現的壓軸菜,讓眾人的稱贊更加的不絕于耳了。

    第二天,臨近中午的時候,楚曉晨來找古爭了。

    楚曉晨的記憶已被古爭‘編織’,可有些事情她仍然記得,她記得古爭幫助過她,也是她的恩人,可這個過程中,卻是少一些感動,以至于讓她不會再像以前那樣,對古爭格外的不同。

    “古爭,這次來找你,我是有事相求。”

    記憶被更改,楚曉晨說話時的表情正常了很多,如同在看著關系稍好的朋友一般。

    “你說吧!”

    古爭淡淡一句,其實楚曉晨會在這個時候來找他的目的,他已經猜到。

    “納貢可以獲得的那個靈劍區名額,這一次有能力競爭的門派,也只有紫云宮和峨眉派了。我想請你放棄這次競爭,將名額讓給紫云宮!”楚曉晨道。

    “可以啊!隨后我會對負責登記納貢的林長老說,峨眉放棄競爭靈劍區的資格。”

    既然已經猜到,古爭答應的也沒有猶豫。

    最初來到蜀山的時候,古爭對于納貢的這個名額,是有必須要得到的打算。

    不過,既然斬殺血魂的獎勵,已經讓峨眉擁有了一個這樣的名額,那么納貢才能得到的這個名額,古爭不要也罷。

    “謝謝你了。”

    道謝后的楚曉晨,又對古爭發出了邀請:“我準備現在去靈劍區試試運氣,你要不要一起呢?”

    “我也要去藏劍峰,不過試運氣的事情,我想等到下午。”古爭推脫道。

    讓楚曉晨不那么感動,古爭就是不想跟他走的過近!本來按照楚曉晨現在的態度,一起去藏劍峰也沒什么。可是,古爭在昨晚的落幕宴上,從蜀山的一名長老那里了解到,楚曉晨的伴侶,可是一個大大的醋壇子,他不想因此生出什么不必要的困擾。

    楚曉晨眉頭一皺:“為什么都去了藏劍峰,反而要等到下午再去靈劍區呢?”
三分彩官网